理论视野 2016年02月18日 21:06

纪念艾伦·梅克辛斯·伍德

译者按:2016年1月14日,加拿大著名学者艾伦·伍德(Ellen Wood)在渥太华逝世,享年73岁。艾伦·伍德是一位杰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和历史学者。曾任教于约克大学政治系,并长期担任新左翼评论和每月评论编委会成员。她撰写了大量著作和文章捍卫马克思主义,批判左翼思想界中的各种错误思潮,在原则问题上毫不妥协。尤其在新自由主义兴起,国际共运陷入低潮,许多人对马克思主义产生动摇怀疑的时期,她的著作鼓舞和警醒了许多人。艾伦·伍德的离去是全世界马克思主义者的巨大损失。本文是《雅各宾》杂志上的一篇纪念文章,读者们可以从其中了解到伍德一生所做的贡献。

图片1

艾伦·麦克辛斯·伍德向我们中的许多人展示了,成为一个坚定的知识分子意味着什么。

作者:韦维·克切伯尔

译者 Lehrer

在与癌症做了长期斗争之后,艾伦·梅克辛斯·伍德于昨天与世长辞。艾伦是一位研究范围十分广泛的思想家。她在古希腊、早期现代政治思想、当代政治理论、马克思主义以及现代资本主义的结构及其演进等方面均享有盛誉。

更为重要的是,她是新左派当中为数不多的几个担负起社会主义政治研究的学者之一。1986年,她凭借作品《从阶级退却》(The Retreat from Class)成为左翼知识分子当中不可忽略的一员。

图片2

这部作品是那时的新左派中较早,同时也是最引人入胜的一部批判后马克思主义学界的作品。在知识上,这部作品用历史唯物主义抵抗了后马克思主义;而在政治上,这部作品则宣告着艾伦对于一代人的谴责——为什么短暂的热情过后,人们就转而强烈地反对社会主义政治。

艾伦始终坚持阶级分析并认为实证研究会带来更加严密准确的阶级分析。在对这些问题的争论上,即便面对自己最亲近的历史学家或理论家,她也从不让步。

在《农民、公民与奴隶》当中,她对格利高里·德·克鲁斯(G. E. M. de Ste. Croix)提出了质疑。这位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古代史学家在《古希腊社会阶级斗争》提出古希腊以及古罗马的剩余产品主要来源于奴隶的劳动力。她认为,格利高里对古代社会中奴隶劳动力重要性的强调当然是正确的,但是他严重夸大了奴隶劳动在剩余生产中的中心作用。

艾伦的研究建立在对原始文献细致考察的基础之上,这种研究不仅对格利高里做出了反驳,同时也对古希腊民主进行了一种极具说服力的唯物主义分析。

就在二十多年前,艾伦结识了罗伯特·布伦那,自此在现代资本主义起源的研究上,他们成为一生的挚友与同志。

尽管艾伦在英国资本主义起源的观点上受布伦那影响很深,但她认为布伦那对低地国家(是对欧洲西北沿海地区的荷兰,比利时,卢森堡三国的统称——译者注)资本主义起源的分析上既缺乏材料的可信性又缺乏理论的完备性。

她的观点全都来源于对于史实的仔细考察。这种考察具有锋利无比的精确性。她对布伦那极具影响力的著作的批判,仍然是最有分量的一种。

人们对艾伦了解最多的也许是她在“政治马克思主义”的发展中所扮演的角色。“政治马克思主义”来源于学者们对于资本主义起源及其结构的一系列争论,最初的争论主要围绕历史学家罗伯特·布伦那的著作展开。

艾伦·伍德2012年德国参加卢森堡基金会活动

艾伦·伍德2012年德国参加卢森堡基金会活动

布伦那以及他的同事们认为真正决定资本主义的是特定的社会财产关系,只有现代社会才有这种社会财产关系,同时也迫使社会经济中的各种角色都不得不依赖于市场。

在过去的每个时代里,生产活动都是为了直接维持生存。而资本主义则迫使所有生产者都转向市场出售产品,而且为了间接维持生存必须参与到竞争中去。

艾伦认为,这种观点有两个重要含义。第一,资本主义是第一个市场起到中心作用的经济体制。所以尽管市场已经存在了上千年,但直到我们的时代市场才足以调整生产与交换过程,并由此带来社会分工。

这并非自然发生的,市场并不存在朝着足以取代过去的生产方式的方向发展的内在动力。而这只有在农民失去自己的土地之后才有可能出现。

第二,艾伦认为尽最大可能追逐利润是生产者维持生存的必要方式。企业赚取利润并非出于贪婪,如果他们不这么做就会被市场所淘汰。

因此,市场并非一套建立在由企业家精神驱动的逐利运动上的机制,而是一套高度强制的机制,无论是无产者还是资本家,都无法摆脱其控制。

在政治上,这就清楚地意味着——只要生产活动是建立在市场竞争之上的,老板和工人之间的矛盾就绝不可能消失。

因为只要老板想要赢得竞争以维持生存,他们就必须得想方设法节省开支。这意味着资本家必须不断压低工人的工资与福利,这是他们生存策略的一部分。市场使得资本家必须与自己的工人为敌。

艾伦最终的结论就是,只要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存在,阶级斗争就会一直是社会争端的中轴线。

在《从阶级退却》出版后的多年时间里,艾伦又发表了很多文章,在这些文章里她不仅深化了自己的观点,还指出政治理论忽略资本主义的特征,结果只能使自己遭殃。

在过去的多年当中,她一直投身于对从古到今各种政治思想发展历程的宏大研究之中。

艾伦试图将每个时代的主要思想家们置身于其特定的社会背景——尤其是阶级背景中,以凸显每个时代的核心冲突与问题是如何与本时代的核心政治动态相关联的。这样她便尝试着将每个时代的政治理想嵌入到潜在的阶级结构当中。

艾伦已经完成了这项研究的两卷,从古希腊一直论述到启蒙运动。介绍当代政治思想的第三卷仍在准备中,但是现在完成不了了。

我和艾伦仅仅见过几面,但像其他左翼同志一样,我对她有深深的感激。

她不仅是一位极具天赋的理论家——在同辈人中出类拔萃,而且即便是在最艰难的左翼低潮中,她也在道德与政治两方面始终坚守着自己的原则。

艾伦·伍德和丈夫埃德·布罗德本特(Ed Broadbent)。布罗德本特是社会民主主义者,曾长期担任加拿大新民主党领导人。

艾伦·伍德和丈夫埃德·布罗德本特(Ed Broadbent)。布罗德本特是社会民主主义者,曾长期担任加拿大新民主党领导人。

艾伦从来都是一个坚定的知识分子,她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人可以如何地坚守道德,不懈奋斗,尽管壮怀激烈但在学术研究上仍一丝不苟,尽管投身运动但又一直保持自己的独立思考。

她毫不费力地完成了所有这一切,而其他人只能试着效仿。她的离去是巨大的损失,在未来的时间里,我们都将深切地体会到这一点。不幸的是,左翼还没有足够的资源来弥补这一损失。

 

作者介绍:韦维·克切伯尔(Vivek Chibber)是纽约大学社会学教授。他最新的作品《后殖民理论和资本的幽灵》(Postcolonial Theory and the Specter of Capital)目前已由Verso出版社出版。

原文标题:Remembering Ellen Meiksins Wood

原文链接:https://www.jacobinmag.com/2016/01/ellen-wood-obituary-chibber-retreat-from-class-origins-of-capitalism-marxist/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