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 2016年02月29日 20:20

资本主义与女性身体

文/王小嗨

“生产的不断变革,一切社会状况不停的动荡,永远的不安定和变动,这就是资产阶级时代不同于过去一切时代的地方。一切固定的僵化的关系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素被尊崇的观念和见解都被消除了,一切新形成的关系等不到固定下来就陈旧了。一切等级的和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人们终于不得不用冷静的眼光来看他们的生活地位、他们的相互关系。”

                                                                                                                                    ——《共产党宣言》

图片1

百度贴吧热门疾病吧情况统计[1]

2016年1月,百度因变现“血友病”贴吧而走上了风口浪尖,一时间“反百度”成了中国互联网的政治正确。早先,百度的竞价排名早已声名狼藉,而在变现“血友吧”之前,百度早就把许多相关的疾病贴吧卖出去了。虽然百度的各种丑陋行径早已为人们所知晓,但这次百度吃的人血馒头上的血太过鲜红,因此引起了公愤。网友谴责百度没有良心,但在我们身处的社会里,“良心能值几个比索”?显然,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会慢慢忘记百度的这场信任危机,身体不舒服时依旧会打开浏览器“百度一下”。这不过是表明了,控制我们的生活和思想的力量,是多么强大,无处不在。

改革开放后,社会主义中国逐步卷入全球资本主义体系中,直至今日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全面渗透。以利润为导向的资本,不仅压榨女性的劳动力以控制成本,还从消费和损害女性身体上找到了利润点,对女性实施全方位的系统性的压迫。女性,尤其是劳动阶级的女性在社会权力结构中所处的位置,决定了她们是被侮辱和被损害的人。

百度这次“营销部门”的失败[2]事件只是冰山一角,而不可见的却更加深刻的伤害像空气一样包裹着我们。车间里灯光下的女工们不仅遭受着身体性病痛;在电台的深夜谈话节目中,在电视台的插播的广告中,在公交车的广播中,在大巴座位印的广告中,在路边的广告牌中,还有“百度一下”的搜索结果中,不孕不育、无痛人流、各种妇科病的广告塞满了我们眼睛和耳朵,像瘟疫一样让人无法躲避。这些资本制造的疾病,使得女性在忍受加班和家暴之后再次受到伤害。

 

被奴役的女性身体

 

富士康工厂:iPhone女孩

富士康工厂:iPhone女孩

时至今日,每逢春节仍然爆出不少“女性不得上桌”的新闻和讨论。这反映了我国农村仍然广泛存在男女不平等的现实。家暴、重男轻女、繁重的家务劳动,在许多农民的眼里,女性仅仅是一个传宗接代的工具。与此同时,从城市透过电波传播过来一个光鲜的城市生活,为女性提供了一个美好生活的想象图景。

这些中国农村女性渴望逃脱父权制家庭的压迫,进入到电波中那个美好生活。在改革开放的初期,大批中国农村女性进入到城市工厂打工。城市的工厂生活并不是如想象中的美丽光鲜,工厂的劳动很繁重,工资却很微薄,商场里玲琅满目的商品并不属于她们。与毛时代的工人不一样,国家权力不承认他们的工人身份。资本与权力系统化地使用来自农村的女性临时工构成了最初中国制造业崛起的重要因素,廉价工业品横扫全球市场的背后是女性所受到的系统性压迫。

资本对于女性的想象,与父权对于女性想象及其类似,她们乖巧、听话。而这些构建出来的女性特质刚好契合了工厂流水线工作的需要。以利润为导向的资本,需要把每一个工人归训成可以随时替换的零件,用以应对工人的流动。打工妹一旦进入工厂,“她就会立刻被安置到一个特定的位置,被牢牢地钉在一个权力和纪律的网格之中。生产机器的技术和权力,迫不及待地开始作用于工人的身体之上”[3]。

在每一个工位上,女工们在流水线的操作下不仅沦为服从机器节奏的没有意识的重复简单动作的机器。“富士康厂房里,17岁的田玉,每天2880次地重复同一个动作:查看产品屏幕是否有损坏”。[4]女性员工占大部分的富士通工厂以台式的准军事化管理而昭著,女工不仅面临在工位上工作上标准化管理,工厂生活亦被标准化管理。

富士康工作时的管理制度包括:1.不准睡觉、不准聊天、不准笑、不准走动;2.离岗要申请,批准后才能离岗,要拿离岗证,离岗时间不能超过5-10分钟;3.椅子整齐,不能超过地上的黄线;4.工作服按要求穿戴整齐。军事化管理甚至被用于控制工人的工作间隙时间,“我们是每两小时工作休息十分钟。只有在这十分钟内才能去洗手间。十分钟之后会有一个预备铃,这时员工要穿好厂服,准备好工具什么的,站在位子前面,不准说话。然后响正式铃,就开始坐下正式开始工作。”在这套森严的纪律下,任何违反生产纪律的行为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在《富士康科技集团员工手册》里,仅仅惩处的规定就有127条之多,惩处的方式包括从警告、记过到开除处分等。

除了生产管理制度,富士康设定了一套严格的工厂制度,对员工的规训从车间一直伸延到整个工厂。从门禁制度、车间日常管理制度、晋升制度、投诉与申诉制度、安保制度、招聘制度和离厂规定中可见一斑。[5]

成为流水线上的麻木零件当然是一件让人痛苦的事情,无论男工还是女工,这种痛苦都是相同的。但是,对于女性来说,这种劳动还会给他们带来额外的痛苦,因为僵化的流水线线性时间和女性生理时间的周期性在本质上是冲突的,如果不从制度上实施专门的保护,将对女性身体造成非常严重的伤害。

…工厂里每个月都会有一、两名女工因为痛经而被送进医护室。工厂里的所有女工,无论其年龄(从初潮到绝经的年龄之间)、所属地方,以及族群,全都要面临这种威胁、这种疼痛,以及这个无法逃避的问题。这种女性的普遍经验无可避免地将工业时间的僵化本质与女性生命之间的冲突暴露无遗。

女性时间是母性的时间。月经周期、婚姻与生育周期、青春期,以及做母亲的周期等都是女性生命中至关重要的身体经验。女性的周期性时间感与男性化的、富有侵略性的线性累进式工业时间之间存在着必然冲突。

工厂中有许多女工都饱尝痛经之苦,尽管疼痛的程度与时间因人而异。她们都说在农村的时候很少出现痛经。大多数女工在工厂工作一、两年之后便开始出现痛经,但也有些人说她们一离开农村马上就出现了痛经。

环境的突然转变、工作时间长,以及压力大等都容易造成女工生理周期紊乱,出现各种经期异常现象。例如,有些女工的经期会推迟5至7天,有些女工的经期会持续一个月以上,还有些女工出现停经甚至绝经。[3]

改革开放初期,资本通过女性以压榨其劳动力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时至今日,女权运动已经变成一个社会运动,但我国妇女仍然享受不到“经期假”。为什么争取立法保护女性权益这么困难呢?因为法律作为统治阶级的意志,它优先保护的统治阶级的利益。而“经期假”意味着劳动成本的提高,资本怎会拱手让渡自己的利润呢?尤其是最近,面对经济下滑的形势,资产阶级政府甚至都开始嫌《劳动法》碍事了,哪里还会愿意往法律里增加几条保护女工的条文呢?

资本主义工厂对女性身体性的损害还包括长时间劳动。我们看看工厂里女性的工作时间到底有多长。

图片3

1995年开始实行的《劳动法》便规定了工人每月加班时间不得超过36小时,每周至少休息一天(注意,是要连续24小时休息)。法律都颁布了20年了,富士康工人加班时间仍高于36小时,甚至出现了每月120个小时的加班的情况,更有极端情况达到了160小时,这也就意味着该员工平时每天加班3小时,周末要达到每天11个小时,全月无休,才有可能达到这个数字。[6]

其他工厂呢?比富士康更为可怕,《南方都市报》爆出新闻女工为加班发展成吸毒。

惠州7名鞋厂女工为加班嗑药提神,最小仅19岁。惠东多名鞋业人士称,惠东有不少鞋厂年轻男女为应对加班,会购买一些止咳水来“提神”,但发展到吸毒的,还是头一次听说。[7]

从家庭到工厂,从农村到城市,这些被奴役的女性身体的病痛、挣扎和反抗是资本主义的征候,它代表着资本主义全面渗透下被压迫被统治的女性的实在创伤,也意味着恢复传统女德的叙述的虚妄。

 

被消费的女性身体

 

“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无情地斩断了把人们束缚于天然尊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它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

          ——《共产党宣言》

我们这一代人对互联网抱有天然的幻想,在媒体的宣传下,互联网似乎是美国六十年代反抗强权与资本所留下的最后堡垒。互联网精神意味着知识的民主化,放佛只要我们连接上网路,就是进入温润的母体可以规避外界的伤害。但”血友吧“的吧友控诉百度的时候却说,“我们能揭穿骗子澄清错误的治疗方法,我们却无法阻止百度把血友病吧卖成钱财”。无疑,现实无情的粉碎了人们对互联网虚幻的想象。今日之互联网已经完全形成资本寡头化,垄断资本掌握着人们接入互联网的入口,这些入口控制我们所获取的信息,而这些信息正是资本所让我们获取的信息。

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发出一份《关于停止所有有偿网络推广的通知》,要求所有会员单位自 4 月 1 日起停止所有有偿网络推广活动。因为百度对“莆田系”医院越来越严格的上线政策,导致“莆田系”很多医院无法再在百度上进行推广。这份通知称,“一旦搜索引擎公司报复性地关闭带头企业账户,总会发动所有力量统一关闭账户,停止合作。” [8]

2015年,莆田系医院与百度的互相指责,使得百度背后的医疗搜索结果的竞价排名浮出水面。福建莆田市委书记梁建勇曾公开表示:“百度2013年的广告总量是260亿元,莆田的民营医院在百度上就做了120亿元的广告。”[9]百度在中国互联网搜索引擎占比高达80%多,百度的垄断地位使得它成为汉语互联网的入口,控制着网民获取信息。莆田系的民营医院在百度上这些广告投入,控制人们对于身体和病痛的理解。

莆田系医院是指最初以福建莆田发家的民营医院,与公立医院不同,他们形成一个紧密的由数个同乡宗族(姓氏)构成的联盟产业联盟——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其机构领导亦是国家权力的中心人物。中国共有民营医院12000余家,其中8600余家属于「莆田(中国)健康总会旗下。[10]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引用邓宁格的话“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会非常胆壮起来.只要有10%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人使用;有20%,就会活泼起来;有50%,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有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而卖药的收入占比1/3的百度和莆田系,也遵循着这个资本运作的法则。妇科是莆田系民营医院的重要项目,透过与百度的合谋它重新规定了人们对于女性身体的知识。而这种知识使得女性身体变成了被消费被损害的对象。

一个实例:宫颈糜烂

图片6 图片5 图片4

上图是搜索结果“宫颈糜烂”的百度搜索结果的第一页,其中带有的“V”代表百度的信誉认证,这些标志意味着是付费的广告,普通网民并不能分辨这样V字标识。其中搜索结果第一页共有20条结果,其中广告有12条,其中百度的自家服务有6条。随后几页的搜索结果大抵相同,广告占比50%以上。百度的搜索具有智能的人性化体验,搜索结果的前三条根据你的地理位置,推荐治疗“宫颈糜烂”的当地医院。

搜索结果有百度自家的百度百科“宫颈糜烂”的词条,点开该链接后跳转到词条“宫颈柱状上皮异位”。该词条页面的第一段这样写道:“宫颈糜烂曾经是一个困扰了很多女性的一个疾病。去做体检,几乎是十有八九会被诊断为宫颈糜烂。2008年,本科生的第7版《妇产科学》教材取消‘宫颈糜烂’病名,以’宫颈柱状上皮异位’生理现象取代。 宫颈糜烂,说到底,实际上是过去对宫颈的一种正常表现的错误认识”。但而紧 接其下的搜索结果是百度健康的自家服务——“百度健康”中,却在其页面中这样标识:“首页>全部病症>宫颈糜烂”,并提供联系医院的导航: “宫颈糜烂|如何治疗|怎么回事|哪家医院好”。而点击“概况”的“查看全部”,则会转条到搜索结果的第八条,由“国家卫生计生委权威医学科普传播网络平 台/百科名医网”提供内容并参与编辑的“宫颈糜烂”的百度百科词条。

这里我们不免发现百度的吊诡之处,自家百科上说“宫颈糜烂”并不是疾病,而是“过去对宫颈的一种正常表现的错误认识”,但在自家的百度健康上却极具误导性的引诱人们去治疗一个不存在的疾病。也 许百度面临质询其社会责任的时候,可以为搜索结果中出现虚假医疗广告辩护,这些医疗机构是具有国家承认的相关医疗资质,其责任在监管部门。但百度的百科与 健康两个服务对比显示出的荒谬,这种荒谬是资本垄断知识的后果,也是资本为自身增值而不择手段的明证。它用消费和损坏女性身体的方式实现自身利润的增长。

宫颈糜烂只是资本合谋垄断知识从而消费女性身体的一个案例。众所周知,妇科是莆田系医院的重要组成,而“人工流产”也是其主要医疗项目之一。百度的“流产”相关搜索结果,广告占比高达90%,点开任何一个搜索结果的超链接,几乎都可以看到类似的“无痛微管超导可视保宫人流”。而事实上,这些看似有着高科技的名词都存在巨大的误导。“流产”对于女性子宫有着不可逆的伤害,但这些广告却告诉人们“堕胎”不仅无痛没有伤害而且还可以“保宫”。这样的广告不仅存在与百度搜索结果中,很多城市的电台和户外屏幕也被莆田系占领。

图片9 图片8 图片7

以上三张图是人流广告的典型。资本透过掌握媒体传递这样的信息:人流不仅无害而且保健子宫。这场甜蜜意外,只要梦中三分钟就可以轻松解决爱情的烦恼,当然还有节日和学生特惠价。“今天做手术,明天就上班。”

医院把“今天做手术,明天就上班”当做一个重要的卖点,引诱懵懂的青少年来消费。但事实上,这样的宣传不仅违背女性的生理规律,更是罔顾法律对于妇女权益的保护:

从法律角度来说:流产后的产假是有法律保护的。2012年国务院颁布的《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有新提出:女职工怀孕未满4个月流产的,享受15天产假;怀孕满4个月流产的,享受42天产假。而从医学角度讲,人工流产后由于潜存的风险和机体内环境的破坏避免劳累是很重要的。[11]

 

图片10

中国每年有统计的接受人工流产手术人次多达 1300 万,重复流产率高达 55.9%,并呈现低龄化的趋势。中国每年有 1300 万次人工流产,即使以相对数“流产率”来分析,中国与发达国家相比,也存在不小的差距。流产率通常是以流产数与育龄妇女人数之比。资料显示,育龄妇女流产率最低是的西欧,平均为 11‰,美国波动在 20‰-30‰,而中国高达 62‰。数据表示,中国流产妇女中,重复流产率为 55.9%,其中 3 次以上频繁流产比例为 13.5%,45% 重复流产的时间间隔为 0.5-1.5 年。半年内重复流产、多次人工流产和 20 岁以下人工流产已经占据了高危流产的前 3 位。[12]

这些数据表明堕胎已经成为避孕的一种常规方法,可更为安全的避孕方法—安全套的广告除了在自媒体之外很少见到,这是因为“1989年,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发布了《关于严禁刊播有关性生活产品广告的规定》,而1998年更进一步明确:‘安全套’(避孕套)是与性生活有关的产品”。事实上,资本与权力的合谋构建出这样一种“常识”,让人们以为堕胎是一种常规避孕方法。这种虚假知识服务于医疗资本,把消费和损害女性身体看做是发财的手段。

整形美容也是莆田系的另一项重要营收。人们对于美的认识,往往源自广告与影视作品。而这些所谓的美的规则制定者实际上是广告与影视作品背后的资本,而女性自身的内在感受往往被忽略。而被资本所规训的女性,她们顺从了资本的所定义的美,并以提供这种美为目标。整形与美容的大规模营收正是这种性别刻板印象的被女性内在化的反映,而这种与资本秩序相适应的美的意识形态使得女性把自己的身体“自愿”地变成资本的消费对象。

西蒙娜·波伏娃在《第二性》中写到“他是主体 (the Subject),是绝对(the Absolute),而她则是他者(the Other)”。资本作为男权社会的主体和绝对,透过社会知识和意识形态想象构成出他者(她)。而女性在现实的资本权力结构中将构建的“他者”想象内化成 自身,变成资本所需要的消费对象。在当下这个已经被资本全面渗透的社会中,女性不仅成为被剥削的对象,而且还成为资本的消费对象。透过女性身体,资本完成 了它的全面统治。这也提醒所有的女权主义者们,要真正解除女性身上的压迫,除了反对男权意识,还要明确抵抗宰制整个社会的资本强权。否则,一切女性解放的 豪言壮语都会沦为空洞的辞说。

 

注释:

1.知乎用户“ytytytyt”上传的《百度贴吧热门疾病吧情况统计》结果称半数热门疾病吧被卖。

2.百度的公开信称为这是他们营销部门的失败,而不是企业价值观的失败。

3.潘毅:《中国女工》

4.对话富士康跳楼幸存女工:每天重复同一动作2880次

http://news.ifeng.com/shendu/nfrwzk/detail_2011_11/11/10592030_0.shtml

5.潘毅、邓韵雪:富士康代工王国与当代农民工

6.富士康“自愿加班”的真相

http://www.groundbreaking.cn/yanyi/sannong/1343.html

7.惠州7名鞋厂女工为加班嗑药提神 最小仅19岁

http://gz.southcn.com/content/2015-09/15/content_132839302.htm

8.百度加大整治力度 部分”莆田系”医院涉嫌违规遭下线

http://news.xinhuanet.com/2015-03/26/c_1114774029.htm

9.俞敏洪炮轰莆田系背后:去年在百度投120亿的广告http://money.163.com/14/0723/17/A1RT46UB002526O3.html

10.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8125771/answer/82386968

11.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524320/answer/15391094

12.http://6d.dxy.cn/article/105780?trace=related

文章评论(0)
回复
468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