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6年04月01日 11:21

印共毛|在“叛乱”中心的日子(四)

13168.1

作者:[印]盖塔姆•纳拉卡

译者:赤望

革命人民委员会(RPC)

2001年,党的第九次代表大会提出了建设人民军队和根据地的主张。经过详细的考虑后,党决定建立游击根据地。用Sonu的话来说:“2001年,经过充分讨论,第一个根据地开始建设。人民政权拥有了具体的形式—革命人民委员会(RPC),每个RPC的辖区根据当地地形和人口进行划分,辖区内有500到3000名村民。人们认识到,没有人民军队,就无法保护人民的权力,人民军队和人民政权是联系在一起的。这种进步的认识,对人民军队和人民政权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帮助。每个分区有2到3个据点,10-12个据点组成游击根据地。MAAD地区成为中央游击根据地。”

“游击区”和“游击根据地”并不是只有字面上的区别,还有实际意义的区别。在游击区内一些区域,仍然存在政府的军事力量,这些地方的控制权经常易手,但是游击区内另外一些地区,这些地方被毛派武装完全控制,党可以不受干扰的开展工作。这些很难进入和被渗透的地区就是“根据地”,RPC就设立在这些区域,这可以看作解放区的雏形。

13168.2

第一步是创建村级的革命人民委员会,最多可以由15个村庄组成。第二步是在每个地区的根据地创建地区革命人民委员会(ARPC),每个ARPC由3-5 个RPC组成。2004年的12月,他们建立了第一个ARPC,到了2005年2月,第二个ARPC形成了。从2005年开始,直到2008年ARPC覆盖了所有据点。党决定在每个分区建立最少一个ARPC,目前还在建设中。为了加速这一过程,他们建立了分区的政权筹备委员会,第一个分区政府成立于2007年3月。在起步阶段,游击根据地对应的是排级的武装力量。现在,随着分区政权的发展,已经形成了连级规模的武装。随着军队规模的增加,营级的武装正在形成。2009年8月10日他们成立了第一个营。

在村一级政权,每个成年村民都参与管理。在更高层级的RPC,就由各村选取代表参加。同样,ARPC由低一级的RPC选出的代表组成,分区革命人民委员会也是如此。考虑到该地区的部落民对这种政权组织形式比较陌生,党在2008年2月举办了一次交流会,党的干部和民众自由的交流经验和观点,据Sonu说这是极富有成效的。另一方面,由于较高级别的人民政权的建立,党积极号召民众抵制政府的议会选举。比如党号召民众抵制2008年11月的恰蒂斯加尔议会选举,以及在2009年4月的第15次人民院(下议院)选举和2009年10月马哈拉施特拉邦议会选举。所有的RPC在村庄举行公共会议,告诉村们,他们已经选举了自己的政府,因此不能同时再选举另一个政府。

政府的军事部队,在过去选举期间被部署在选区,威胁群众投票,但是现在被PLGA和民兵有效地阻止了。在整个游击区只有2-5%的投票率。例如,在gogonda,有700选民,却有1000准军事部队驻扎在那。尽管政府精心安排,但只有10人投票,即使第三次重新投票也是如此。

在吸收人员方面,PLGA从2011年来一直在进行招募活动。不同的是,2005后,招聘工作已经移交给RPC。现在人民政府要对人民军队负责了。RPC鼓励人们加入人民军队。我们被告知,例如,在2008年十二月,在Gangalur地区 ARPC在两地举行了两次集会,有10000多村民参加。ARPC的主席Dias号召人民加入PLGA。集会后,有107青年自愿加入PLGA和党,其中的65仁通过筛选被吸收进来。

现在推动地区社会经济发展是人民政府的责任了。RPC最初有7个部门,后来增加了工贸部和公共关系部。为了确保妇女参与人民政府,设定的目标是政府女性成员要达到50%,这个目标还没有达到,现在女性干部据说占40%左右。其中一个问题是,和党或PLGA的专职工作不同,在政府工作的女性往往还要做家务。除非男性分担这些家务,否则妇女很难承担行政工作。

人民政府开设了流动学校和流动医疗站。令我感兴趣的是政府是如何解决医院和医生缺乏的问题。有人告诉我,他们在游击区内举办了培训班,向RPCS的学员提供基本的医疗培训。由于疟疾、霍乱和象皮病是三个当地主要的疾病,医生向学员讲解了这些病的症状,并把相应的药物配发给他们,每种药物都有不同的颜色,这样,受过培训的医疗人员就可以向病人提供一些治疗。“这些“赤脚医生”不会把这些药物混淆吗?”“不能保证这种情况不会发生。但我们可以通过加强培训或让几个赤脚医生一起诊断来降低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

到目前为止,流动学校是设在营地里的,每一个地方的学生一次上15到20天课程,这取决于当地局势的紧张程度。每门课90分钟,一天4门课。大概有25-30个学生和3个老师。他们已经开始使用一些教学设备,比如在上历史和科学课的时候会播放CD影片,他们通过播放影片的方式展示生物进化,日月食的发生等现象。但在教授科学课程的过程中,他们遇到了一个问题,他们教授的有关进化论,宇宙,太阳,月亮等等的知识与当地的民间信仰起了冲突。教育部门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努力应对教学的挑战。

革命人民委员会是如何运转的?

创建一个政权是一回事,运作它则是另一回事。人们告诉我,RPCs的选举每三年举行一次,由这些RPCs再选举ARPCs的成员。平均每15个RPC组成一个ARPC。RPC举行全体会议,审查和讨论政府工作报告。同样,ARPC举行包括所有RPC的扩大会议,讨论工作报告,如果有需要,RPC和ARPC可以召回任何官员。但我想知道ARPC的预算是怎么样的。在我们所在的地区,有14个RPC,每个RPC有大约160户居民,因此在ARPC大约有3000 +家庭。在ARPC有15个成员。一个女同志NiTi是委员会成员,shivnath是主席,balmati 是副主席。财政部的负责人是Naresh,Sushila是公关部部长和党的地区委员会成员。每个ARPC有常务委员会,主席、副主席、财政部以及武装部的负责人是成员。我要求看2009年的预算。是这个样子:

收入方面,2009年一共收入101000卢比。其中360000卢比是承包商缴纳的税收,500000卢比由上级政府拨派,250000卢比由该地区家庭缴纳。在支出方面,预算显示,他们花了506935卢比,军事,农业的花费一共是140250卢比,卫生事业花费100000卢比,10000卢比用在了教育事业,贸易方面是60000卢比,公共关系是5000卢比。我问,为什么军事支出这么高而教育支出这么少?NiTi解释说,自2004以来,人民政府开始承担为PLGA和民兵提供装备(三件制服、油、肥皂、牙膏、肥皂、梳子、火药、弓箭、和食品)的责任。那么教育支出呢,shivnath说支出少只是因为他们这里没有薪水很高“大师”,因此人员费用很低。教学人员都是党的干部,工资很少,开支主要用于维持学校运转。我问他们,我是否可以看一下在农业领域的开支细节。农业支出主要是发展渔业,收购农作物、种子,以及木瓜、芒果、番石榴、柠檬等水果。政府收购农民产品,部分转售出去,部分赈济贫民,政府也购买渔业用具、种子,用于发展养殖业(这个ARPC有四口用于养殖的池塘和7口井),和为买不起种子的农民提供种子。

印共毛现任总书记加纳帕西(Ganapathy)。他大学毕业后曾经当过一段时间教师,后来在瓦朗加尔继续深造时,受到Nalla Adi Reddy和Kondapalli Seetharamaiah(印共马列-人民战争 的创始人)的影响,投身到毛派运动中。印共马列人民战争和印度毛派共产主义中心合并为印共毛后,加纳帕西成为毛主义党的总书记。

印共毛现任总书记加纳帕西(Ganapathy)。他大学毕业后曾经当过一段时间教师,后来在瓦朗加尔继续深造时,受到Nalla Adi Reddy和Kondapalli Seetharamaiah(印共马列-人民战争 的创始人)的影响,投身到毛派运动中。印共马列人民战争和印度毛派共产主义中心合并为印共毛后,加纳帕西成为毛主义党的总书记。

ARPC的也有司法部门。他们平时要处理一些什么事情?主要是家庭成员之间的土地纠纷,特别是兄弟之间。过去,弟弟分得的土地比哥哥少,女人也比男人少,现在不这样了。RPC推行平等原则,同时他们也处理一些破除迷信的事情。

司法部门遇到的一件棘手的案件是三名商人被杀害的事件。这三名商人随身带了20000卢比,失踪了。一开始这起失踪的案件被提交到当地政府警察局。但是警察无所作为,于是失踪商人的家人找到了RPC。三个月后,他们的遗体被发现。司法部调查后发现,他们是被抢劫后杀害的,尽管流言说他们是被野兽袭击致死的。嫌犯被带到人民法院审判,有1500人出席,其中115人是遇难者家属。遇难者的家人想杀死罪犯。但经过协商,他们最后要求罪犯赔偿60只牛犊,40只山羊,15头猪,20只鸡,300公斤大米。罪犯最后支付了80000卢比赔偿金,死者的遗骨被交给了受害者的家属,进行了安葬。我问为什么对罪犯如此宽大,有人告诉我,80000卢比在森林地区是一个巨大的数额,而且罪犯家庭越富有,支付的罚金越高,假如富裕的农民要支付20000卢比,中间阶层就支付15000卢比,而穷人只支付10000卢比。此外,他们说,他们的宪法并不采取以命抵命的原则。

他们的宪法第5条(h)说,“人民法院遵循阶级路线和群众路线,根据司法程序进行工作。司法部门帮助解决人民群众的问题,通常并不采用惩罚手段。但是地主,僧侣,统治阶级的党派首领,政府官员、警察、武警、军队、警察、阴谋者、破坏者,骗子,暴徒,盗贼,无政府主义者和其他类似的人,将被区别对待,进行惩罚,惩罚行为包括没收他们的财产等。要通过群众来遏制犯罪行为。那些犯下反革命罪行的人会被判处死刑,在实施死刑之前,地方人民政府必须得到高级法院的许可。除了反革命罪,犯下蓄意谋杀,谋杀未遂,对妇女施暴等罪行的人将被送进劳改营。在这些营地里,他们被强制劳动,还被要求学习政治理论。当然司法部门在进行审决时也会顾及当地的传统风俗。

13168.4

第五条(I)说:“每一个案件都必须由法官进行表决,判决必须依据多数人的意见做出。即便只是轻微多数。但是重要的案件的判决必须有三分之二的多数。由司法部委员会主席或主审法官宣布判决。他们必须给予必要的解释。”

因此,与批评者认为毛派喜欢滥杀相反,他们是只保留了“反革命罪”的死刑。“反革命罪行”是什么意思?从我所了解到的这是一种极严重的罪行,如给政府部队带路,伏击游击部队,导致有人员牺牲,这可以招致死刑。不是每个告密者甚至杀人犯都会判处死刑。我曾多次被告知,死刑是罕见的,在判死刑之前会至少会有好几次警告。即使这样,即便是法律上允许他们判某人死刑,除非得到更高级部门的批准,往往要上到邦或分区一级司法部门的批准,否则仍然不会判决死刑。这是为了进一步核实事实,制衡权力的滥用。

战争动员

尽管我很熟悉毛派把政治工作当作“人民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的说法,但是在讨论的过程中,这种“政治性”才清晰起来。这是什么意思。我们的谈话转向了一些由他们完成的令人瞩目的行动。我问了他们在奥里萨邦Nayagarh的行动,总书记说,“军事行动只是行动的一部分。在这之前我们已经在有关地区做了8至9个月的政治工作。几个月来,党员在Nayagarh的群众中工作,建立他们的信心,让他们组织起来。政治动员是成功的,但是军事上并不太成功的。比如,他们的目的是袭击政府军械库,获得武器,但是他们低估了军械库的武器数量,根据侦查他们原来预计军械库里面有400-500件武器和30000-40000串子弹,而实际上军械库有1200件武器和超过100000串弹药。结果是,预先准备的突袭力量不足以完成任务。同样原先计划是在晚上行动,游击队员必须保持隐蔽。而实际行动的时间较晚,结束时已经到了早上,而且有居民看到了游击队的撤退方向。最后他们只能携带300旧武器和50000串子弹离开。然而,行动总体是成功,那是因为毛派成功进行了政治动员,使得其影响力扩展到一个新的地区。这里的关键是,要让每一个军事行动都能扩大党的政治影响力。政治工作这是一个方面,但是还有其它方面。

毛派群众悼念在与政府军的战斗中牺牲的同志

毛派群众悼念在与政府军的战斗中牺牲的同志

当我参观巴斯塔的时候人们告诉我,人民政府开始试验合作农业,这是增强“人民经济”的一个方向。应该记住的是,人民战争不只是军事行动。它最主要的是非军事工作。毛派组织民兵进行经济生产,来满足个人生活需求以及战争补给。因此从事生产活动也是人民战争的内在组成。这是必须仔细理解的,否则人们可能会误解,把人民战争和国家军事化混淆在一起。

如上所述,人民战争也意味着调动资源进行发展经济民生事业,如教育,医疗,给饥寒的民众分发粮食和衣服等。人民政府给民众分发种子,提供农业信贷,还进行了土地改革,我记得2007年7月在《人民的游行》的增刊上记录了在恰蒂斯加尔邦丹德瓦达地区bhairamgarh的土地改革运动,那里是“和平运动”的主要中心,人民政府夺取了地主的768亩土地分给农民,这些村庄分别是:Takilode, Sathva, Dharma, Belnar, Poosal, Neerum, Pidiakot, Pollevaya, Palla, Kodanka, Parkelli, Markapal, Oorsapara and Oothia。因此,党对民众支持自己很有信心,因为经历过土改的民众,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们会保卫这个成果,组织起来抵抗政府。巴斯塔地区的农村,经历了五年“和平运动”的破坏,但是毛派运动没有被削弱反而增强了,这就是明证。在这样的背景下,他们在人民政权区域内引进了合作农场模式,以发展的观点来看,这比土地改革更高了一个层次。

村民在革命人民委员会提倡下清理出一块属于革命人民委员会的土地。村民抽出时间在这片土地上劳作,然后分享收获。合作农场是一种实践,最终将导向集体农业,这种模式下所有土地将归革命人民委员会所有。村户一起耕种,共同收获。大约两年前MAAD地区就引入了这种制度。在一个这样的合作农场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绿辣椒,在种植蔬菜的土地上,有四分之一面积种植了辣椒,其余土地上种植了八角、洋葱、茄子、丝瓜、手指饼、花菜、香蕉、玉米、菠菜、西红柿和冬瓜等…我问种植这些需要多少劳动投入。人们回答首先需要28个农民一个工作日来清理土地,然后附近村里的每户人家里都出一个人来播下种子,接着每八天需要有两个人来浇一次水,最后每一天都要有人轮流站岗防止野生动物毁坏农场。

农业专家narsimha向我展示了一块水稻田。那是一块一英亩半的土地。谷物已经成熟,过几天,村民们将要来收割。他认为这可以使他们自给自足,减少对外部市场的依赖。更重要的是在需要的时候,政府要给民众提供食物。这样的农场的收成是如何分配的?“收成根据阶层来分配,首先分给贫农,然后其他阶层。”蔬菜是供村民自己消费还是用于在市场交易?“原先我们计划在集市出售部分蔬菜,但市场已经转移到了政府的营地,所以已经无法出售了。所以,菜地可能要改成稻田了。”

让我引用一下2009年MAAD地区某个革命人民委员会的农业部门有关作物产量的记录:

水稻:产量共2610公斤,面积三英亩,收获花费60人两个工作日

干豆:15公斤,半英亩。收获花费三人一个工作日。

chavri(蔬菜):30公斤当作种子,100公斤用于消费。

巴尔巴蒂(蔬菜):半英亩,26公斤,收获花费一人一个工作日。

芥末:半亩种植150公斤。收获花费三个工作日,人数不知

油菜:138公斤,三亩土地,花费10个劳动力

芝麻:15公斤,不到半英亩的土地,花费2个人劳动力

南瓜:100公斤,三英亩

红薯:300公斤

番茄:40公斤

黄瓜:200公斤

茄子:20公斤

玉米:870公斤。

赖哈德干豆:10公斤

菠菜:10公斤

甘薯:15公斤

谷物被存储起来以度过夏季,或者分发给穷人。2009年MAAD地区的dumnar革命人民委员会将817.5公斤稻谷发给了10个村的109名村民,这个革命人民委员会在季风期又分发了243公斤谷物。2009年他们还提供了622.5公斤稻谷给 vedammetta 的革命人民委员会。

人民政权区域内有多少这样的农场吗?我无法找到这个数据,但近两年来这样的农场正在在每个村庄和地区的革命人民委员会下推广,因此,数量不会少。在MAAD我被告知每个革命人民委员会辖区内至少有一个这样的合作农场,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更多。但是我遇到的都是成功的例子,也肯定有失败的实践吧?答案是,没有一个合作农场是失败的。但我想,几年以后,我们就会知道这个势头能否一直保持。不管怎样,这些农场在保证粮食安全方面将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党员在讨论中指出巴斯塔土壤较贫瘠,需要化肥来改良,或许这有助于加快农业发展步伐,以满足战争中可能出现的粮食短缺现象。

我需要一些答案

我们谈到党反对印度政府的强制迁移居民,掠夺土地的政策,这使我自然的提出了一个问题,既然这里资源丰富,那么毫无疑问采矿业终究要发展起来,因此,如果他们反对企业的土地掠夺行为,那他们是不是也反对工业化呢?

正因为如此,Raju说,我们很快就会出台自己的矿业政策

那么他们的矿业政策的要点是什么?

这得等RPC正式发布才能知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印度政府现在规定的企业为开采铁矿石所支付的费用太低了,根据品位,开采每吨铁矿石,企业仅支付政府10到50卢比,而在国际市场,铁矿石价格每吨已超过10000卢比。他提到了一本在恰蒂斯加尔邦出版的小册子,那里面着重指出了政府偏袒外国和国内大企业的不公平政策。他说,印度国营铁矿公司供应日本的铁矿石价格是400卢比每吨,本地制造商购买铁矿石的价格是5800卢比每吨。恰蒂斯加尔邦工厂的工人已经举行过示威游行,要求雇主施压政府改变铁矿石的价格歧视政策,增加工人的工资。

根据Raju的说法,党坚决反对把采矿权租赁给跨国企业,也反对将矿产出口而不是供国内产业使用。他说,采矿业应该进行严格的管制。

那么规模生产,能源节约和生态恢复这些问题怎么办?“所有这些问题都将得到解决,我们党并不反对在当地发展工业。”我问他这是否意味着党会把矿山租赁给国内私人企业,如果这样的话,这些企业要遵守什么样的标准,做出什么样的保证?Raju微笑的说,我必须耐心等待细则出台。

虽然我会等待,但是,党已经意识到向公众推出自己的矿业政策的重要性,这就够了。他们似乎已经考虑过这件事。 Raju说,党不反对工业化,但他们坚决反对大工业,他们认为,应优先考虑发展森林制造业如余甘子,竹子、木材等。

另一个困扰我的问题是,党从哪获得财源来满足上述这些所有要求?

他们给了我一份文件,题为“我们的财政政策”,上面这么写道:

“我们主要有三种资源用于满足经济需要。一是党费和人民的捐献,二是没收敌人的财产收入,三是在游击区和根据地按照累进制征收的税收。目前,通过我们自己生产获得的收入还不是主要的收入来源(重点补充)。这只有在根据地建设完成之后才能实现。

我们的收入来源是有限的,但我们的区域正在扩大。战争的强度正在增加,而运动的地域正在扩大。所以我们的需求和支出也在增加。不同地区的收入不同,因为这些地区的运动发展程度也不同,这是自然的。事实上,我们的收入并没有开支增长的快。因此,我们有必要努力实现收支平衡。

要实现上述平衡,满足不断增长的军事和政治工作的开支,以及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就必须增加财源,同时规范支出。因此,实行集中的财政政策和计划是十分必要的。这意味着所有的收入和支出都应该纳入统一的计划,财政政策和计划需要各级政府严格执行。

尽管实行了集中的财政政策,但要在印度次大陆这样广阔的地域内进行革命战争,财政上依然捉襟见肘。而要进行持久的人民战争,实现各区域自给自足也是十分重要的。在实施统一的财政政策时,我们必须考虑到上述所说的因素。因此,只有一方面努力让各地区自给自足,另一方面又能正确地实施统一的财政政策,才能有效地满足战争的需要。为此,国家和区域委员会应该在计划、资金筹措和支出管理中发挥关键作用。”

这是就党的财政政策,我想知道他们一年的财政收入是多少?是印度政府声称的140亿卢比?Raju笑说如果有这么多,他们能够做更多的事情。事实上,如果在和平环境,而且他们能够实现各种建设计划,那有确实可能达到这个数字。大多数的财政收入来自烟叶,山竹,罗望子等森林产品的专利费。依靠抢劫银行或没收财产是远远不够的。他们也对一些在“游击区”内的公司或承包商征税。印度官方称这是一种勒索,而他们称之为税。这种争论总没有结果的,他们的收入来自本地而不是外部,因此印度政府也被迫承认。

还值得一提的是,党三十年不断的干预带来了工资的明显变化,最直接的表现是民众采摘/收集烟叶,山竹和罗望子获得的报酬的显著上涨,因此党对民众的征税并不是很重的负担。有一些未经证实的传言或许可以帮助我们估计他们从鱼类养殖业获得的收入,据说南丹德瓦达的一个革命人民委员会从养殖业获得了500000卢比!这可能意味着其他革命人民委员会也或多会少也有这样的收入?而在我所在的地区革命人民委员会,来自养殖的收入却不到100000卢比,看起来在整个地域内各革命人民委员会的收入不是平均分布的,但是肯定都有收入。这和市场流通也有关系。由于战争封锁,许多本来可以在集市上出售获得收入的商品现在只能内部消费,这肯定影响了人民政府的收入。

我被告知,因为购买和运输纸张现在已经比较困难,所以人民政府正在考虑建设一个造纸厂以满足其需要。纸张原料比如竹子和水在这个地区是很丰富的,他们可以不用或者较少使用漂白剂,唯一的困难是电力的缺乏。如果他们能够确保电力供应或通过建造小水电(技术上不是问题,建设也不困难)发电,这个问题也能克服。他们的这种创新,进取的精神让人印象深刻。

相关阅读:

印共毛|在“叛乱”中心的日子(一)

印共毛|在“叛乱”中心的日子(二)

印共毛|在“叛乱”中心的日子(三)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