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6年04月05日 14:22

希共:社会民主派的“眼中钉”

13193.1

译者:喵古斯都   校对:太平洋的风

希腊共产党推行的政治路线激怒了希腊社会民主势力——即“老”和“新”的社会民主派,以及它的“左翼同路人”。

当希共正发动一场严肃的政治斗争时,土耳其杂志“Özgürlük Dünyası”发表了一篇名为《现代社会改良主义和希腊共产党》的文章(可参见:http://emep.org/en/modern-social-reformism-and-the-kke/),就再一次证明了这一点。这篇文章随后被翻译成英文并上传到互联网。

这篇文章对希共的“宗派主义”和“政党拜物教”有很多诋毁,我们认为这些诋毁内容是对我们政党的联盟政策毫无根据的引用,歪曲我们党的联盟政策。文章提到自己的立场是反对激进左翼联盟(SYRIZA),当然也反对我们党对希腊革命的社会主义性质的原则立场,更具体地说是反对我党放弃关于“通往社会主义的阶段”(即所谓革命阶段论)的观点。这一观点困扰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几十年来之久。

联盟政策

关于第一个问题即我们党的联盟政策,文章没有根据地宣称,据说希共和全国劳工斗争阵线(PAME,All-Workers Militant Front)以及其他群众大会是一样的。他们是一丘之貉。对我们的这一指责广为人知。新旧社会民主势力和小的极左团体都发出这样的指控,目的是限制这些社会大会(social rally)组织和他们的联盟一直在寻求的推动力。

然而,文章作者稍微做点调查就知道,全国劳工斗争阵线注册会员数比希共在选举中得到的总票数还多。数百工会参加了全国劳工斗争阵线组织的行动,而在这些工会的执委会中,共产党员并不占多数。比如,如果作者能去参观一下农民的行动,就能看到多数与反人民政治路线和欧盟作斗争的农民并不是共产党主义者或者希共的选民。这些农民在公路上设置路障,而在贫苦农民的集会中,PASY起到了领导作用。

2016年2月4日 全国劳工斗争阵线组织了声势浩大的反政府游行示威。

2016年2月4日 全国劳工斗争阵线组织了声势浩大的反政府游行示威。

我们可以提到最近全国劳工斗争阵线于10月22日发起的希腊全国示威游行,以及11月12日反对独立希腊人党—激进左翼联盟的反人民政治路线和欧盟的总罢工。这一提议得到600个工会组织和其他群众运动组织的支持。

因此,文章里关于希共致力于自己的“组织统一”的这一指责,完全是诽谤。

希共从不讳言其全力支持那些为反垄断,反资本主义而斗争的大众社会组织。它也并不隐瞒党对工人阶级,以及普通的城市和农村底层形成的反对垄断和资本主义的社会联盟的支持。我们相信这样一个社会联盟可以和反人民的政策做斗争,争取弥补由于资本主义危机加强资本盈利能力而导致工人收入的损失。这样的一个联盟可以为推翻和瓦解资本主义社会以及帝国主义联盟(比如北约和欧盟)的斗争铺平道路。

当然,我们知道这个联盟政策与“左翼联盟”,“反自由主义联盟”无关——这些联盟政策狭隘地聚焦于团结政治力量而不是社会力量——因此让社会民主主义分子失望了。同样感到失望的还有像新左翼潮流(NAR,New Left Current)和希腊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Antarsya,The Front of the Greek Anticapitalist Left )这种小的极左政治力量。这些极左力量现在奉行社会民主纲领,成了社会民主主义的激进左翼联盟的政治尾巴。而且,这种不愉快已经跨越希腊边界,成了土耳其的一篇文章,还以英文发表。这篇文章误导了你们国家和国际上的工人。工人们没有获得信息和数据的渠道,无法看清别什么是现实,什么是谎言。

对社会民主派的立场

该文建议我们党“建立一个包含工人和公众最紧迫需要的平台,通过这一平台加入与Syriza和其他进步实力的联盟,而且坚持这些需要,把这些需要作为与Syriza联合的先决条件”,同时又评估道,“希腊共产党成为社会改良主义的激进左翼联盟(SYRIZA)领导的政府中的伙伴,当然是错误的。”

换句话说,他们所建议的是,希共把自己从一个致力于推翻野蛮的资本主义的政党,变成一个支持“左翼的”激进左翼联盟和国家主义的独立希腊人党政府,却不直接参与政府的党。正是在希腊的生产资料,经济的关键继续掌握在资本家的手中,在我们国家仍然留在北约这个反动帝国主义战争的组织,仍然留在欧盟中(欧盟决定它的成员国家应该怎样采取措施来通过削弱工人和人民的权利以巩固资本的力量,同时还决定了产什么以及生产的数量和方法)的情况下,他们向我们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然而,社会民主派政府是在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政治框架之内运作的,向这样的政府提供“关键支持”的政府,永远不会为工人带来积极的效果。恰恰相反!这一政策导致工人和广大群众的幻灭,造成群众对政治的反感,使得极右翼和法西斯势力兴起。在我国,这些法西斯势力的力量正在加强。但是希腊共产党并不像文章作者毫无根据地指责的那样,仅仅因为我们不遵从他所提出的政治路线,就应对这种局面负责。这些法西斯势力的兴起是由于资产阶级政党尤其是社会民主派的政治路线。首先,泛希社(PASOK )应负重大责任,他们允诺能够更好地更人性化地管理危机,却完全粉碎了大众阶层在资本主义危机前夕的希望。新的社会民主派即激进左翼联盟(SYRIZA)政府,做了相似的事情。他们在选举前作出“将人民置于利润之上”的乌托邦的承诺,但是最终却实施了老的和新的反人民措施,再一次把人们变成了资本利润的燃料。

在这种条件下,希共的“教育”作用不能像文章作者所提议的那样,通过支持社会民主派树立的幻想来完成。只有通过斗争,阻扰这些幻想和由“左派”政府提出反人民措施,才能发挥这种作用。

伟大的人民社会联盟将会形成,它将反人民措施斗争,并把反垄断和反资本主义的斗争作为其确定的导向。随着这一联盟的形成,人民会受到教育,力量组合也会通过这一斗争而改变。这将加强反抗顺从和宿命论,反抗人们对野蛮的资本主义的新老管理者的工人阶级和其他反大众阶层的组织和战斗性。

一个更加强大的希共无论何时都需要走这条道路,这并不是由于文章归结到我们身上的“政党拜物教”等原因。

关于革命阶段

但是,我们应该指出的是,这篇文章提出的战略一点也不“新”。世界各地许多共产党和工人政党曾经而且现在依旧奉行这种和社民主义保持紧密或松散联盟的政治路线。过去,尤其是在苏共二十大之后,这一政治路线在共产主义运动中盛行。作为其意识形态基础的是,通向社会主义的“和平道路”,“向社会主义的多种形式”,议会道路等等。这一理论通常把社会民主派分成“右翼”(坏的)和“左翼”(好的),还把资产阶级分成“买办附庸”部分和“有爱国意识”的部分。作为统一的革命进程的“第一阶段”,共产党就是试图与“好的”社会民主派和“好的”资产阶级部分结盟,哪怕是为了管理资本主义。

吊诡的是,尽管这篇文章批评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但同时却捍卫了这一盛行于苏共,后来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扩大了的影响力,为革命运动带来了痛苦后果的逻辑。

希共研究过国家和国际层面的历史经验。希共从其成立的那一刻起,就与工人阶级和希腊的贫困农民建立起了历史性的血肉联系。通过反抗外国占领的武装斗争,它已经两度与资产阶级力量进行过直接对抗。我们的党,研究自己近100年的历史,以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经验,得出的结论是,这一中间阶层的具体策略不但没有导致革命手段推翻任何政府(就明显的人们都知道的而言),却成了阻碍革命战略形成的障碍。我们在1996年就抛弃了革命阶段论,甚至早在1980年代,就建立了反对资产阶级政治制度支柱的社会民主派的意识形态—政治阵线。

我们党塑造了自己的战略。这一战略不是由任何特定时刻力量组合的决定,而是由通向没有阶级剥削和帝国主义战争的更高社会形态的物质前提已经形成这一事实所决定。我们党努力奋斗,好让工人阶级获得承担其历史使命的意识。工人阶级的历史使命是废除对自己剥削,并因此废除所有阶级剥削和压迫。但如果采用关于革命阶段过程和资本主义范围内中间势力的形式等理论,这一努力就被抵消跟否认了。

在此基础上,希共是如今唯一能像人们揭示人们所面对的,是旨在造福于资本的统一战略。而不只是像其他政治势力声称的那样,是“坏”政府或领主和殖民主义者所强加的政治路线,是政府的胆怯或不好的谈判导致的后果。

希共向人民揭示了资本主义危机的本质与真正原因。它表明了资产阶级政党(右翼和社会民主派)提出的解决方案是亲资本主义的。

希共向人们解释说,只有一种方案符合他们的而不是富豪们的利益:人民的力量,完全服务于人民需要的另一种发展道路。党的立场和党提出的脱离困境的办法在人民群众中越来越有影响力,这使得资产阶级很难推行其反人民的政治路线。他们开启了帮助人民从资产阶级的政治路线解放出来的进程,就构成了对抗反人民政治路线的大众动员的一极。

13189.3

人民的斗争为实现人民的权利和人民的经济铺平道路。希腊共产党正努力使人民认识到这一斗争的必要性。希共在组织人民的斗争,以反映今天工人阶级和大众家庭需要的形式开展斗争方面,起着领导作用。希共驳斥了资产阶级宣扬的意识形态观念,即人们群众应该一起为危机、资本家的债务和赤字负责,因此要向资本家付钱。

希共在工作场所、社区、教育场所的政治路线和活动的特点是,为了建立强大的人民联盟,努力组织和发展抗争以锻造工人阶级和其他贫苦阶层、中小农民、自雇佣者以及妇女和青年的联盟,这样他们的斗争和诉求就有了统一的表达。这个联盟是推翻垄断势力,建设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斗争胜利的必要条件。

希腊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国际关系部
21.12.2015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