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6年04月18日 20:33

不丹红军崛起于最后的香格里拉

图片1

作者 TP Mishr

翻译 Evoling    校对 赤望

不像尼泊尔或印度,不丹毛派仍然不为外界熟知。但是红色的毛主义者刚刚在不丹打出他们的旗帜,就已经敲响了喜马拉雅山东麓的警钟。

跟其他的南亚国家曾经经历的一样,与世隔绝的龙之国(不丹)也开始兴起毛主义运动,旨在通过政治斗争来废除不丹的君主制度。

在过去的几年里,不丹尼泊尔人的主要居住区–不丹南部地区–受到了一系列的炸弹袭击,这是激进的共产主义者在宣告他们要求进行政治变革。

2008年不丹的政治改革–从一个完全的君主制国家变成一个所谓的君主立宪制国家—已经被毛主义者完全否定。不丹红军想要建立一个类似尼泊尔那样的共和国。

不丹共产党(马列毛)于2003年4月22日(列宁诞辰)成立,威卡尔帕(Vikalpa)同志担任第一任总书记。在这个激进的共产主义组织诞生之前,他们已经在尼泊尔东部UNHCR(联合国难民事物高级专员办事处)的七个难民营中利用海报和小册子进行了好几年的宣传工作。

不丹的毛主义运动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因为超过十万说尼泊尔语的不丹人自19世纪90年代初期被强制从他们村庄赶出来后就像“难民”一样在尼泊尔生活。毫无怀疑,难民营里长期无助的生活引发的失望很大程度上导致许多年轻人支持或者参加不丹共产党(马列毛)。

不丹毛派支持者

不丹毛派支持者

2007年3月22日,大约在党正式成立四年后,不丹毛派在给不丹皇家政府传真了他们的13点要求,并宣布发动战争。要求主要包括使用人民民主代替君主专制,实现多党民主,将难民迎接回国并且送回原来所在地以及释放所有的政治犯。

不丹共产党(马列毛)发表的十三点要求(作者摄)

不丹共产党(马列毛)发表的十三点要求(作者摄)

尽管很少有报道,但他们在难民营通过会议,宣传,群众集会和社区文化宣传,成功扩大了党的影响力。在印度教重大节日里,像达善节和排灯节,毛派还多次组织亲民的文化表演来吸引群众的注意力。

不丹毛派同志在加德满都表演人民戏剧

不丹毛派同志在加德满都表演人民戏剧

共产党总是说他们已经可以同时在不丹的十六个地区展开行动。然而,既媒体没有去报道,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件事情,仅仅是威尔卡帕单方面的宣言。

不丹毛派采取和尼泊尔联合共产党(以下简称尼联共)相似的战术策略。旷日持久的人民战争,用他们的话说,分为三个战略阶段——防御,均势和反攻。防御阶段又被分成了三个阶段——准备,开端,延续。准备阶段也被分成了四个阶段—思想上的,组织上的,技术上的,以及与斗争相关的。

不丹共产党(马列毛)需要自己募集资金。他们想出了各种各样的筹集资金的方法,比如文艺演出和向高收入人群募捐等。比如在2007年5月10号,不丹人民文化论坛在加德满都的尼泊尔学院组织了一个文艺演出,演出了一个名为Paristhiti Le Janmaeko Lakshya(bu Circunstance创作)的话剧。这场演出的门票收入就有大约三万卢比。

由于意识形态分歧,不丹共产党(马列毛)分裂成了两部分——一派是威尔卡帕领导,另一派由比拉特领导。在2008年1月20日,中央委员会多数人赞成取消威尔卡帕党首领的职位。他被指控为“机会主义者”。

他们推崇毛泽东的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这也是为什么比拉特派远离了威尔卡帕路线,并在2008年1月3日开始进行农村武装斗争。

联系

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现在是尼联共,领导的长达十年的武装斗争是不丹毛派主要动力来源。尼泊尔最大的杂志之一——《尼泊尔周刊》的迪帕克·阿迪卡里在2007年的一次特别报道中,报道了共产主义在不丹的兴起。不愿透漏姓名的人士称尼泊尔的毛主义者给他们提供物质和思想上的援助。而且,不丹共产党(马列毛)的干部都说:“全世界的毛泽东主义都有同样的理想,他们互相帮助。”

如果《尼泊尔周刊》的调查结果是以事实为依据的话,那么不丹毛派在武器使用,意识形态和文化问题上都接受过尼联共的指导。

这两个毛主义党都参与了南亚毛主义政党组织协调委员会(CCOMPASA),与它直接联系;两个党的成员相互之间也关系亲密,进行着友好的后勤和物资上的交流。在难民营里举行不丹共产党的群众会议时,当地的尼联共领导经常被邀演讲。不丹共产党也积极的参加了2006年12月最后一个星期由尼泊尔的毛主义者组织的国际交流会议。

《尼泊尔周刊》也引用了现任尼联共书记C·P·贾吉埃尔的话,“我们非常亲密,首先我们有相同的理想,第二是他们的尼泊尔血统。”他曾公开表示大部分的不丹共产党领导人在尼泊尔的人民战争中学习他们的经验,受到了鼓舞。根据贾吉埃尔所说,他们正在帮助不丹共产党制定游击战略和工作方针。

2003年的时候,尼泊尔安全部队曾逮捕了几个不丹共产党(马列毛)的干部并进行严刑拷打,因为他们和尼泊尔的毛主义者有着直接的联系,不丹共产党(马列毛)称他们为“支持者”。

对不丹任何政党来说,无论是和平议程或者进行政治变革,来自印度的支持都是必要的,这可以加强不丹民主的诉求.。2008年11月14号BBC报道的印度—不丹的叛军联系清楚的说明了这些事实。

印度分离主义的阿拉姆联合解放阵线和波多兰民族民主阵线,前者为了阿萨姆邦(印度东北部的邦)的独立斗争,后者为了波多兰人民国家独立,在不丹南部有超过30个根据地。但2003年12月在“警报解除行动(Operation All-Clear)”行动期间这些根据地均被不丹皇家军队摧毁。

警察审讯期间,不丹国民大会的一个领导丹增·桑波(Tenzing Zangpo)招供说自从他们和不丹的毛主义运动联系以来,他们就了解到不丹毛派和阿萨姆的反叛者之间存在密切的联系。桑波被阿萨姆邦的警察逮捕,因为他被指控和2008年8月发生在阿姆萨邦的造成84人死亡的爆炸有关。

身在美国的政治分析家,不丹高级领导人R.P.Subba称,在不丹开始兴起民主运动时,印度对不丹的不同政见者采取了宽松政策。作为回应,不丹政权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开始邀请和庇护各种印度的反政府分子。这个联盟是以不丹皇家政府和东北部武装分子的共同利益为基础建立的。

有趣的是,《不丹共产主义运动:本质浅探》的作者,不丹共产党(马列毛)的比拉特派的中央委员会成员Vigyan曾断然否认他们同印度激进势力有联系。但在一次和威尔卡帕的邮件采访中,威尔卡帕承认了他们和印度的激进势力的工作联系。

《不丹的共产主义运动:本质浅探》(Vigyan著)的封面

《不丹的共产主义运动:本质浅探》(Vigyan著)的封面

行动

2008年2月3号晚上,威尔卡帕被驱逐出党不久后,比拉特领导的不丹共产党(马列毛)组织在莎姆奇地区数次引爆了炸弹,震惊了整个王国。爆炸炸毁了不丹皇家政府用于国民议会选举的物资。他们武装反对君主制度的行动,被称作“农村武装阶级斗争”。

威尔卡帕派也用两次爆炸宣告他们武力反抗专政的开始。一次在莎姆奇的奈尼塔小学附近,另一次在2008年六月五号在楚卡的达姆桭油库边。没有人员伤亡报道,但第二次行动时,一名中央委员会成员被不丹皇家军队扣留。

另外两个毛主义的组织,不丹联合革命阵线(United Revolutionary Front of Bhutan ),不丹猛虎组织( Bhutan Tigers Force)也在积极的策划这类袭击事件。

2008年1月20到3月20期间,不丹联合革命阵线在Thimpu,Chunkha,Dagana,莎姆奇引爆了一系列炸弹,以警告不丹政府在进行任何有意义的政治改变前,应该先回应迫在眉睫的问题。

2008年3月20号上午12点45分和下午1点12在Samchi的Sibsoo警察局发生两起爆炸。这是不丹联合革命阵线为了阻止3月24日的第一次国内大选在五天里实施的第三次爆炸袭击。在2008年12月30号Sarpang地区的Singay村附近的一次爆炸造成了4人死亡,2人受伤。

不丹猛虎组织在不丹积极地用宣传海报或小册子提高武装斗争的意识。南方地区频繁的共产主义运动已经被不丹媒体宣传得广为人知。这些“打了就跑”的行动表明,除非尽早提出来一个和平解决方案,否则武装斗争将持续进行下去。

不丹共产党(马列毛)的干部在难民营的一次闭门集会上。

不丹共产党(马列毛)的干部在难民营的一次闭门集会上。

虽然不是很清楚不丹的反政府武装之间有没有合作,但他们共同的最低纲领是发动武装斗争反对君主制。不过,不丹猛虎组织和不丹联合革命阵线都不是以意识形态驱动的。

为了能够立即有效地制止毛派的攻击,12月27日,不丹政府在南部逮捕了39名涉嫌参与激进共产主义运动的激进分子,分别判处5-9年的有期徒刑。不丹共产党(马列毛)宣称承认这些被捕人中没有该党的成员。

2008年早期,不丹皇室政府开始组织志愿者进行晚上的巡逻,每户必须派出一名志愿者参加晚上的巡逻。他们通常检查学校、医院以及其它一些公共场所。不丹政府利用居民抗击反政府武装分子的攻击对居民并不公平,无辜的居民不应在以“与武装叛乱战斗”的名义下被当作护盾。政府应当使用政治手段解决这一问题。

最初,不丹共产党(马列毛)的干部们反对由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和美国政府提出的安置计划,甚至威胁难民营的人去抵制这个计划。比拉特领导的马列毛武装声称几个威卡尔帕的老干部已经在第三方国家安置进程中到达了西方国家。大约有26000难民已经被安置在包括美国在内的七个西方国家中。

如果比拉特同志和他的同志们是正确的,当一部分重新定居的不丹难民在获得经济独立后,全力支持不丹的毛主义组织,这极有可能将不丹引向一场流血的战争。

《阶级斗阵》报,不但共产党(马列毛)威尔卡帕派发行的报纸。在难民营广泛流传

《阶级斗阵》报,不但共产党(马列毛)威尔卡帕派发行的报纸。在难民营广泛流传

君主制 VS 共产主义

如果无法在数年内解决当下政治体制的问题的话,正在崛起的不丹共产主义将会明显威胁到目前的君主体制。即便是正确的决定如果是在错误的时间做出就会引起国家的政治动乱。历史上,君主制和共产主义从来都不可能站在同一个政治平台上。

不丹政府不应该逃避谈判,以达成一个和平解决方案,并且现在正是时候。看看邻国正在发生什么—斯里兰卡,印度,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都在不断地暴力斗争。尼泊尔长达十年的毛主义的斗争更能说明这一点。不丹政府应该在还不算晚之前解决这些政治问题。

尼泊尔高级记者Dhruba Hari Adhikari看到,如果共产主义像这样加速发展下去,不丹君主专制将面临全面的威胁。“同时,新德里正在保护不丹的君主制,但是我认为,一旦人民站起来,就会是不可阻挡的。”

在任何国家建立民主和争取人权的斗争中,任何其它形式的斗争都不能取代和平手段。然而,随着共产主义在最后的香格里拉的崛起,一旦所有的不丹革命武装拧成一股力量,然后发动更大规模的武装斗争,那么就有可能武力终结不丹的君主专制,。

  • 转载自印度南亚月刊“LOOK EAST”
  • 作者Mashra是该杂志的不丹通讯记者,现居住在美国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