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 2016年04月25日 19:58

童工之死,谁之过?

文/太平洋的风

最近,一则新闻震惊了所有人:

图片1

出了这么骇人听闻的事情,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是问一问, 悲剧到底是谁造成的?谁应该负责任?一家媒体给网友提供了两个选项:家长VS工厂。投票结果是,认为工厂负主要责任的稍多。

图片2

认为工厂应该负责任很正常。让人觉得奇怪的是,为什么这么多人会觉得家长有问题呢?

因为在他们看来,父母有责任保护孩子。他们应该知道,工厂的工作是很繁重的,如果让孩子去打工,身体很可能会受到伤害。如果父母懂事一点,自己多累两年,让孩子长大一点再去打工,可能就不会发生这个惨剧了。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父母都有能力做到这一点,的确存在连孩子都养不活的情况。比如前几年媒体报道的彝族童工事件。警察解救童工后,孩子和家长都感到很郁闷,“出去打工至少能吃饱饭 ,为什么不让出去?”媒体采访了几位童工:

在大凉山深处的村庄,靠10多岁的少女外出打工挣钱养活一家人的不是少数。昭觉县达洛乡的达洛村情况也是如此。村里51岁的木匠文古九都早年干得一手好活,后来由于干活时身体受伤就不能再出力了,全家人的生活重担全部压在15岁的女儿文古果果身上。 

“文古果果在山东威海一家玩具厂打工,今年是她到山东打工的第二个年头。”妈妈指着墙上张贴着的文古果果2009年上小学时获得的“三好学生”奖状,自豪而又无奈地说:“果果学习很好,从小就很听话,让她外出打工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家里实在是太穷了。她每个月邮寄回家的1000块钱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哥哥文古你格上学读书的钱也是妹妹挣的。 

在这偏远的山区,当地人说女孩儿未出嫁前都会被家人送出去打工 。早点送出去,就能多挣几年钱,这是许多人家的“传统”。(《年幼童工被遣送回大凉山 揭童工的另一种人生》http://news.bandao.cn/news_html/201401/20140124/news_20140124_2355816.shtml)

对于这样的家庭来说,把孩子送出去打工,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他们需要孩子们挣钱,孩子们自己也想要吃饱饭。政府这两年搞的劳务扶贫,本质上也是送人出去打工,只不过输出的劳动力是成年人罢了。

但是,网友们会说,并不是所有童工的家里都穷到这个地步吧。湖南普通农村家庭,有这么穷吗?的确,农村虽然穷,但除了像大凉山这样的边远地区之外,绝大多数家庭还没有到养不活孩子的地步。他们让孩子出去打工,或者认同孩子出去打工的选择,并不是因为贪财到不顾孩子死活的地步,而是没有意识到让十几岁的儿童出去打工是有问题的。而父母之所以没有这个意识,往往是由于他们自己就是这样被教育出来的。

任何有农村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农村小孩童年是很短暂的。从很小的时候,就要开始干活。帮忙做饭,收拾屋子,到地里做一些简单的农活。到了十三四岁,尤其是男孩,基本上算大半个劳动力了。尤其是我们的上一代,在他们的成长环境里,儿童干活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当然,有人会说,那是农村的劳动,跟工厂里的工作能比吗?

当然,农民的劳动相对要自由一些,每天没有一定的工作时间,身体不舒服不下地就行了。所以,几乎没听说过儿童在家干活累死的情况。到了工厂就不一样了。每天都要按时上班,经常要加班,工作节奏也很紧张。孩子的父母当然懂这些,因为他们父母要么自己就在打工,或者曾经打过工,最差也经常听亲戚谈起工厂打工的生活。

农民工觉得打工累吗?当然累。但是,劳累不就是我们这些人的命运吗?如果你因为劳累就拒绝工作,那以后如何生存呢?所以,当他们的孩子要进入工厂打工时,他们并不会如实地告知孩子们工厂工作多么多么辛苦,而是会告诉他们,如何去适应工厂的生活。如果让孩子形成了害怕劳动的心理,他将来如何承担起生活的重担,如何组建自己的家庭呢?最后遭殃的不还是孩子自己吗?

对于多数农村父母来说,如果孩子不愿意读书了或者读书没什么前途,他们的确会让孩子进入工厂打工。这不是因为他们贪财(当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减轻家庭的经济压力),而是为了让孩子能够尽快独立,完成从劳动阶级后备军向正式成员的转变。如果孩子离开学校在家里闲两年,很难预料他/她会变成什么样子。这些父母的选择是理性的,劳动阶级的文化也认可这样的选择,因为这是适应于阶级再生产的,在当前制度下,对无产阶级个体也是有利的。而劳动阶级的孩子自己,也往往愿意早点出去打工,尤其是那些成绩不好的孩子,常常是初中没读完甚至小学都没念完就出去打工了。劳动阶级的子弟为什么不愿意好好读书,改变命运呢?对此,英国学者保罗·威利斯在《学做工》一书中做过细致深入的研究。

笔者是农村家庭出身,对此深有体会。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在初中毕业后,因为没考上重点高中,就出去打工了。那时候,还没满十六岁,算是标准的童工。在工厂里每天干十几个小时,晚上还偷偷出去打游戏(跟小攀一样),白天干活时晕乎乎的,有一次差一点因为瞌睡把手给搞残了。幸亏同乡的工友及时关掉机器,才幸免遇难。过早参加繁重的工作对他的身体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自从进入工厂以后,个子就不长了,背也驼了,一直找不到对象。即使这样,人们似乎也没有去责备父母不应该让孩子去打工。或者说,只是怪父母没有让孩子去稍微轻松点的工作,或者说应该多管一管孩子,不要老打游戏,照顾好身体。

笔者的堂妹也是在初中毕业时就出去打工了。其实早在初中毕业前一两年,她就不爱上学了,整天一些高年级的男孩子混在一起。家里很担心,却又不敢太管,怕管了孩子赌气跑了。最后,她决定跟同乡的女孩一起出去打工,家里人才石头落地。毕竟,在工厂里打工人不容易变坏,每天工作那么忙,也没时间变坏。早几年学习点工作技能,对她自己将来生活也有好处。更重要的是,她还有个妹妹要念高中。出去打工可以减轻家里的负担,甚至能够在经济上有所帮助。而她自己,则是觉得打工能挣钱,除了可以补贴家用,还能剩下一些钱买好看的衣服,而她待在家里的话,是不会有人给她这个钱的。

有的劳动阶级家庭实在是太穷了,如果孩子不去干活就生活不下去。但即使能过下去的劳动家庭,也仍然处于较为贫困的状态,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给孩子一个完整的童年。在当前的社会制度下,童工现象是必然会存在的。最近,据国际劳动组织揭露,在泰国Samut Sakhon约有1万名13-15岁的童工来自其他贫穷国家,联合国组织研究发现,海鲜产业链条中近60%的缅甸劳工被迫从事苦役。这是第三世界的故事。而在第一世界,童工现象依然存在。保护童工运动负责人认为美国2012年农业童工为40万-50万人。有许多工种直接危害儿童的健康与安全,甚至有致命威胁,比如农业机械操作、杀虫剂喷洒等工作。中国的工厂、矿山、建筑工地和农场里更是普遍地使用童工。

图片3

关于美国童工的纪录片揭露了美国农业中大量使用童工的情况。这些孩子之所以到农场里打工,是因为家里实在太穷了,孩子不出来打工,就吃不上饭。

所以,我们有什么理由责备把孩子送去打工的父母呢?社会给他们考虑孩子的身心发展的空间了吗?如果政府把高中也纳入义务教育的范畴,免除学杂费,给农村学生给予大量补贴,甚至让农民工子弟免费在城市里在父母的身边上学,我相信,童工现象会少一些。但最根本的任务是,要提高劳动阶级的收入,只有他们的收入提高了,积蓄多了,基本物质生活满足了,才有可能考虑孩让孩子拥有一个完整的童年。如果不谈整个社会的问题,只是一味责怪父母,那不是冷血,就是伪善。

至于工厂的责任,我们这里不想展开谈工厂该不该雇佣童工的事情。很明显,这是违法犯罪行为,并没有什么好谈的。如果有人想为资方辩护,那良心真的是大大地坏了。这些人可能会说,在工厂打工总比让孩子们吃不上饭好。我们则要说,难道伟大的祖国就这点本事?就不能让祖国的花朵不仅吃上饭,还能免除每天十几个小时劳动的痛苦?国家收那么多税干什么去了?能不能让工厂换个方式做贡献,让他们再多交点税,然后用这个钱来系统性地帮助童工们。工厂是有罪的,但我们的人民政府却站在他们那边,睁只眼闭只眼,从来没有认真想过如何让他们赎罪。所以,政府也是有罪的。群众在新闻下面的留言表明,他们的眼睛是雪亮的:

图片4

但是,话说回来,如果这个小孩再大几岁,是个成年人,这种悲剧就不会发生了吗?我们老是聚焦于逝者作为一个儿童的身份,却没有注意到他的另一个身份,即作为工人阶级的身份。而事实是,正是这后一种身份才是悲剧的真正根源。

在祖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发生了多少劳累猝死的悲剧呢?难道这种事情不是已经多到让我们感觉到麻木的地步了吗?随手一搜,满屏皆是。

图片5 图片6

死者都是20多岁的成年人,你总不能去怪人家父母把孩子送去上班了吧?这时候,你还有什么理由为工厂开脱呢?政府明显的失职,是人们能够回避的吗?

“过劳死”和童工现象之所以如此普遍,正是由于在中国社会里,资产阶级在政治和经济的各个领域全面压制了无产阶级。《劳动法》形同虚设,工人阶级联合起来捍卫自身权益的行为被镇压,这一切,都导致了资本对劳动肆无忌惮地剥削。压榨你白天的时间,再压榨你晚上睡眠的时间,直到把你榨干榨死才罢休。当然,企业压榨工人固然是由于资本家的贪欲,但造成资本家不断积累的贪欲的,不光是他个人的品性,而是资本之间无处不在的竞争。如果他不愿意疯狂剥削工人,那迟早会被其他疯狂剥削的资本家干掉。所以根子还是在经济制度。童工之死,责任不在父母,而在企业,在政府,归根结底,是在整个资本主义制度。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