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6年05月05日 22:46

土耳其共产党对社会主义的探索

 

作者:刘春元

土耳其共产党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中的一支重要力量,也是土耳其国内具有一定实力和影响的政治组织。对土耳其共产党的状况进行历史回溯和理论梳理,有助于我们对该党的系统认识和把握,有助于从一个侧面对当前欠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共产主义运动发展态势作出分析和判断。苏东剧变沉重打击了土耳其的左派,然而土耳其坚定的共产主义者顶住了国内外的巨大压力,继续高举社会主义旗帜,成立了新土耳其共产党,坚持进行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探索,推动土耳其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

一、土耳其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演变

土耳其共产党成立于1920年,在其90年的风云变幻中,为推动土耳其的民主进步、开展社会主义运动作出了历史性贡献。土耳其共产党认为它继承了土耳其境内所有左派革命运动的全部遗产。因此,土耳其共产党的历史是广义的,左派的历史都属于其历史的一部分。

土耳其的社会主义运动大致可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一)1921-1960年:早期的艰难斗争

早在土耳其帝国时期,就存在各种左派组织和革命组织,然而它们大部分因为民族、宗教的差异而处于分裂状态,不能发展成为一个广泛的群众性组织。在一战中土耳其帝国受到了沉重打击,各城市的工人组织开始起来反对帝国主义占领。在十月革命的感召下,伊斯坦布尔、安那托尔和在国外活动的共产主义组织联合召开代表大会,于1920年9月10日在土耳其的巴库宣告成立了土耳其共产党。在1918-1922年土耳其民族解放运动中,土耳其共产党发挥了重要作用。

1921年1月,土耳其共产党的党组织遭到破坏,党的创始人穆斯塔法•苏菲和其他14名重要活动家被杀害。1923年,土耳其共产党被政府取缔。此后,土耳其共产党转入地下,坚持进行斗争。

土耳其共产党在工人阶级中深受欢迎,工人数量的快速增长为其发展提供了有利的条件。在此期间,许多知识分子加入了土耳其共产党,其中包括著名的共产党员诗人纳济姆•海柯梅特,为土耳其社会主义运动在随后的复兴作出了重要贡献。在二战期间,土耳其共产党领导人民与勾结德国法西斯的土耳其反动政府进行了坚决斗争。二战后,土耳其共产党为消除土耳其对帝国主义强国的依赖关系、争取国家退出军事集团、争取民主和社会进步进行了艰苦斗争。

然而,土耳其当局的镇压和土耳其共产党内部的斗争限制了它的发展。从总体上来说,在1960年以前,土耳其的社会主义运动时断时续,处于艰难阶段。

(二)1961-1980年:土耳其工人党的崛起

1961年,土耳其工人党成立。在工会会员和左翼知识分子的共同努力下,土耳其工人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发展成一个群众性组织,在土耳其的政治舞台上发挥着重要作用。1965年,土耳其工人党参加了全国大选,结果获得3%的选票,在议会中获得15个席位。在土耳其工人党的影响下,1967年革命工会联盟成立,并逐渐发展成为一个革命的群众性工人组织,推动了土耳其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工人们开始热烈地讨论社会主义和革命,关于社会主义理论的著作得以翻译。

然而土耳其工人党内部逐渐发生分裂,形成了主张不同革命道路的两派:“社会主义革命”派主张无产阶级在革命中应发挥主要作用;而“民族民主革命”派认为土耳其的资产阶级革命进程还没有完成,革命的主要目标应是资产阶级革命,此后才能进行社会主义革命。

此时,土耳其的政治环境日益复杂多变。学生们发动了反对统治阶级的武装斗争,但是土耳其工人党与学生运动的关系却日渐疏远。土耳其工人党也不能够领导工人阶级运动。1970年,议会通过决议,禁止革命工会联盟的活动。为了反对这种倒行逆施,成千上万的工人在伊斯坦布尔举行游行示威活动,并占领该城市达两天之久。然而,土耳其工人党内部的思想混乱和犹豫不决使其不能承担领导这次武装起义的使命。

1971年3月12日,右翼分子发动了反对工人阶级和左派运动的政变,使土耳其工人党处于非法状态。土耳其共产党广泛动员土耳其工人党的骨干力量加入土耳其共产党,从而在1973年获得了“飞跃”性的发展。几年之后,土耳其共产党发展成为一个有着重大影响的非法政党,拥有半合法的群众组织,领导着革命工会联盟。土耳其工人党在1974年得以重建,它与土耳其社会主义工人党能够进行合法斗争;“革命道路”党和“解放”党则成为群众性武装组织。为了扼制土耳其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土耳其的资产阶级成立了具有法西斯性质的准军事组织“民族运动党”,该组织在1971年“五一”节期间对在伊斯坦布尔参加游行的工人们发动袭击,导致30人死亡。此后,左派组织与革命斗争逐渐疏远。土耳其左派的主流支持“共和人民党”,而该党在本质上是一个社会民主党。

许多左派组织内部出现了反对派。它们从这些左派组织中分裂出来,其中包括1978年从土耳其工人党分裂出来的“社会主义政权”派。这些反对派从革命的立场对当时的社会运动进行了批评。

(三)1980-2000年:左派的衰落与社会主义政权党的顽强斗争

1980年,土耳其发生了军事政变。这次政变的性质从根本上说是反对共产主义、反对工人阶级的,是土耳其左派运动的转折点。政变后建立的土耳其军事独裁政权对左派组织发动了空前的袭击。在这种不利的环境下,土耳其坚定的共产党人坚持进行英勇的斗争。1983年10月,土耳其共产党召开了五大,批准了新的党纲和党章,强调土耳其共产党必须巩固在群众中的阵地,团结左派力量,推翻军事独裁,建立民族民主政府。1984年12月,包括土耳其共产党在内的六个左派政党宣布建立“土耳其和土耳其库尔德斯坦左派团结”,以便共同进行争取民主的斗争。“社会主义政权”派决定从1986年开始出版理论刊物《传统》,该刊物至今仍是土耳其共产党的理论刊物。1987年10月,土耳其共产党与土耳其工人党合并组成土耳其联合共产党。

苏东剧变和国际上的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对社会主义的攻击给土耳其社会主义运动带来了严重冲击,导致许多左派组织解散,其中包括土耳其联合共产党。1992年10月7日,“社会主义政权”派决定成立一个公开的政党,即“社会主义土耳其党”(Party for Socialist Turkey)。该党坚持革命的、创造性的“正统”政治,而土耳其左派却在总体上士气低落。在宪法法院禁止“社会主义土耳其党”的活动之后,社会主义政权党(the Party for Socialist Power)于1993年成立,该党坚持四项原则:反对帝国主义、坚持集体主义(反对私有化)、反对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独立于资本主义制度及其机构。该党的活动集中于大学和工会两个领域。

20世纪90年代,新自由主义从各个方面对工人阶级发动了袭击。土耳其几乎所有的公共投资都被私有化,工会运动逐渐衰退。在20世纪80年代,土耳其军事政权为了消除左派的思想影响,对伊斯兰原教旨主义采取了扶持政策。90年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更加猖獗,更具有组织性和侵略性。

在整个20世纪90年代,社会主义政权党坚持着一条独特的政治路线,从各个方面反对资产阶级,与美国、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北约进行斗争,并宣扬社会主义的替代方案。1999年,社会主义政权党参加全国大选,获得37680张选票,占总票数的0.12%。2000年,社会主义政权党发动了一次影响广泛的运动,要求为共产主义诗人纳济姆•海柯梅特恢复国籍。社会主义政权党收集了50多万个签名,扩大了党的群众基础。2001年,社会主义政权党发动“人民备忘录”运动,在民众中宣传社会主义的基本要求。

总的来看,整个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期是土耳其社会主义运动的过渡期,社会主义政权党从少数干部的组织发展成为群众性的政党,并在发展和宣传社会主义政策方面获得了重要经验。

(四)2001年以来:新土耳其共产党的成立及其重要活动

社会主义政权党与土耳其资产阶级发动的反共思潮进行了不懈斗争,其内部也在发生着实质性变化。早在1995年,社会主义政权党就决定要尽早采用真正的名字“共产党”。2000年,其党报的名称由“社会主义政权”改为“共产主义政权”。2001年,成立新土耳其共产党的条件成熟。社会主义政权党第六次代表大会决定将党的名称改为“土耳其共产党”。新成立的土耳其共产党虽然不是直接继承了前土耳其共产党,但它宣称要继承前土耳其共产党的全部遗产和经验。“马列主义是普遍的真理,土耳其共产党把马列主义作为自己所有活动的指导思想。”“剥削”、“阶级斗争”和“阶级解放”是土耳其共产党的三个核心概念。土耳其共产党的目标是消除剥削。土耳其共产党认为,只有通过阶级斗争才能消除剥削,而阶级解放是全人类解放的前提条件。工人阶级被剥夺了生产资料的所有权,是唯一能够领导人类解放运动的阶级。因此,土耳其共产党将努力组织工人阶级参加政治斗争,以工人阶级为领导阶级,为消灭资产阶级的统治、建立工人阶级的政权而奋斗。

土耳其共产党参加了2002年12月的全国大选,赢得了59994张选票,占总选票数的0.19%。2003年,土耳其共产党发动群众,成立了“反对占领伊拉克的委员会”和“反对帝国主义战争的委员会”。在土耳其共产党和其他左派组织的努力下,成千上万的人被发动起来反对战争、反对土耳其政府派兵伊拉克、反对攻打伊拉克的美国军队使用土耳其领土。2004年6月,土耳其共产党发动群众运动反对在伊斯坦布尔举行的北约峰会。“反对占领伊拉克的委员会”在许多工厂、中学、大学和社区建立。土耳其共产党也利用2004年的地方选举动员人民反对北约,扩大影响,并在地方选举中获得了8.5万多张选票。2004年6月,土耳其共产党组织了一次反对北约的群众集会。此次集会表明土耳其共产党在发动群众方面取得了重大成就,也显示出土耳其共产党开始在左派中发挥领导作用。在2007年的全国大选中,土耳其共产党获得了77657张选票,占总选票数的0.22%。

二、土耳其共产党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和对社会主义的新探索

2009年1月31日—2月1日,土耳其共产党召开了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来自国内各地的367名代表和来自24个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的34名国际代表出席了会议。大会选举出由27人组成的中央委员会和由7人组成的政治局,通过了新的党纲和一系列决议,对资本主义进行了深刻的批判,并认真反思了社会主义的历史经验教训。在此基础上,土耳其共产党提出了对未来社会主义社会的新构想。

(一)对资本主义的深刻批判

资本主义是一种剥削制度,存在着各种不平等、不公平和暴政。一方面,物质和技术的发展能够使世界成为所有人的天堂。另一方面,反动的社会关系造成了不平等和不公平。这种矛盾只有一种解释:资本主义条件下的“进步”对大多数人来说意味着更多的问题和痛苦。资本家剥削着全世界的工人,不分性别、年龄、肤色和种族。同时,资本家又利用性别、年龄、肤色和种族来分裂工人阶级、加强剥削,并使人类堕落。帝国主义向人类取得的所有成果和价值宣战,它不遗余力地破坏被压迫民族的自卫机制,是最危险的反动势力。

资本主义的弊端具体表现在以下方面:

第一,资本主义制度不断发生经济危机,承受其恶果的却是最不发达的依附国家、工人阶级和劳动者。2007年爆发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证明了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分析。资本过度集中,垄断的趋势窒息一切,资本从生产领域撤出、把重点放在通过投机获利上,资本流动造成生产结构不稳定,服务部门负荷过重,社会生活各方面都被商品化,公共空间被取消,这些是发生资本主义危机的基本因素。在帝国主义世界里,这场危机将导致更反动、更专制政策的增多和军国主义的升温。“自由市场”推动着反动的经济政策、军国主义和全球化,意味着国民经济在面对国际危机的冲击时束手无策。帝国主义对劳工和依附国家的侵略将进一步加强。在危机的冲击下,土耳其的实际失业率已达到20%以上,中小企业纷纷倒闭,工资急剧下降,制造业正在被削弱,公用事业的私有化造成了群众的严重困难。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正在追求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正在不遗余力地把大部分公共开支提供给资本家。因此,土耳其共产党要发动政治斗争、思想斗争和文化斗争,反对资本主义和垄断资本,反对“用公共开支拯救陷入困境的资本家”。

在资本主义的支配下,人类对自然的征服活动走上了一条无法控制的道路,环境被完全破坏,已达到不适合人类居住的程度。

第二,科技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获得了重要进步,然而在资本主义剥削处于支配地位的社会里,科技发明创造的潜力并不能得以充分发挥。一个以利润动机为基础的体制不可能充分发挥物质技术的潜力。资本主义把科技用于创造利润,而不顾科技对劳工的破坏性影响。今天,根除饥荒的所有条件已经具备,生产力可以满足人类衣食住行、教育和健康的所有基本需要,然而地球上大多数人仍在与饥饿和贫穷作斗争。在科技迅速发展,各种信息得以最方便、最快捷传播的时代,人们却处于愚昧和缺乏教育的状态。

第三,资产阶级创造了世界市场,把全世界都卷入剥削制度之中,然而它没有消除民族界限和民族间的仇恨。它削弱了民族国家的自卫机制,使民族国家遭受帝国主义国家更大的剥削,使国家间的敌意更加恶化。只有消除世界的阶级差别和剥削现象,才能消除国家间的敌意,实现地球的和平。

第四,资本主义制度只有阻止工人阶级参与政治才能得以维持。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一小撮人掠夺了工人阶级创造的所有财富。资本主义制度的主要管理方法是安抚群众,降低群众参政的积极性。资本家最担心的是工人组织和团结起来积极参与政治。在今天的资本主义社会,公民投票、选举及议会都没有代表性,它们只是为资产阶级服务的工具。代表机构没有权力,成为无关紧要的机构,而行政机关却拥有实权,这已成为一种潮流。

工人阶级所取得的基本权利和自由正在被破坏。今天,通讯的隐私权、私人生活和住宅免受干扰权、自由表达的权利、工作权利以及自由组织的权利被垄断资产阶级国家所侵害,这些权利都消失了。

(二)对社会主义历史经验教训的反思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充满着曲折和反复。在这个过程中,无产阶级取得了两次伟大的革命胜利:1871年的巴黎公社和1917年的十月革命。在这两次革命中工人阶级都掌握了政权,并采取了社会主义的措施。这些尝试为土耳其共产党提供了极为宝贵的历史经验。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是一个长期复杂的过程,世界正处于这一进程的开始阶段。社会主义国家在健康、教育、交通等领域取得了资本主义国家从来没有取得过的成功,更重要的是社会主义极大地降低了社会的不平等,消除了资本主义国家普遍存在的饥饿、愚昧和失业现象。在帝国主义的围攻下,苏联社会主义制度解体了,为共产主义者留下了深刻的教训,对于防止在未来的斗争中重蹈覆辙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三)关于未来社会主义社会的新构想

共产党与其他左派的区别不仅在于它否定资本主义,而且在于它有替代资本主义的方案——建立社会主义社会。资产阶级指责“社会主义是共同贫穷”,这是极不公平的。社会主义不仅是对现有财富的公平分配,而且要通过公平、自由地利用人类积累的生产力和潜力来创造财富和实现繁荣。社会主义是个自由的社会,每个人都能发挥自己的创造力和潜力。只有社会主义社会才能为每个人提供足量优质的服装、食物、水和住房,并满足所有人的文化需要,从而使每个人都获得自由。社会主义是现实的运动,因为它对于如何利用今天的可能性来实现社会目的的问题给予了具体有效的分析。

土耳其共产党认为,未来的社会主义社会具有以下特征:

1.社会主义社会的政权形式

土耳其共产党主张,社会主义社会在国家政权上将实行社会主义民主。工人阶级通过其社会组织掌握各种权力。国民议会是最高立法机关,决定着政府的组建,并经常检查其决议的执行。社会主义社会将鼓励和确保地方政权机关发挥其积极性,并扩大其权力。各级行政机关、所有组织都将通过自由的选举来决策。选民有权在其所选代表任期结束之前“召回”他们,这种权利的行使由法律所调整和保护。

社会主义社会将在各个单位和社会领域建立地方组织。地方组织在其内部根据法律来决策和活动。地方组织使社会主义社会的个人能够从其所属单位开始参与社会生活。地方组织是个人成长的适当媒介,可以确保群众与政治和法律决策机构(即各级国家机关和议会)之间维持密切的交流、互动和监察的关系。

社会主义社会将对议会或行政机关的当选人员采取特殊的预防措施,确保他们与其生产单位或服务领域保持密切联系;将采取必要的预防措施防止执行机构与工人阶级和社会利益相疏远;将建立沟通机制,使政权机关能够时时刻刻认识到所有社会组织的需要和问题,并接受社会的监督;将确保行政人员履行其责任时公开透明,使社会能够及时了解和监督;在行政、思想、经济和法律方面防止失职、浪费、贿赂、滥用权力和懒散等不法行为。

2.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形式

在社会主义社会里,所有自然资源和主要的生产资料(包括土地)都属于公有财产。土耳其共产党在过渡时期的经济纲领是根据特定的计划逐渐消灭私有制。在这个过渡时期里,不同的财产所有制将并存,其中社会主义经济因素将受到法律和行政机构的特殊保护。银行、保险公司及其他金融机构将被国有化。

社会主义经济的主要目标是促进整个社会的繁荣富强,提高公民的生活水平。在工人阶级统治之下,可以对经济发展进程实行计划。在消灭阶级斗争的过程中,中央计划能够确保经济各个部分的和谐统一,实现为社会福利而生产的目的。在实行计划的同时,要发挥劳动者的积极性,实现生产过程中决策机制的民主化。

在对外经济关系中,独立自主和阶级利益具有重要的地位。政府将按照有利于社会主义经济的标准来管理对外经济关系。与帝国主义国家达成的导致土耳其劳动者陷入沉重债务、使土耳其处于依附地位的所有协议都将被单方面取消。根据国际主义的原则,社会主义的土耳其将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进行和谐的经济整合。新社会将消除农业生产对外国的依赖性,并注重减小城乡差别。当然,社会主义经济的独立自主并非意味着闭关自守。

3.人民的基本自由和权利

人民的演讲自由、宣传自由和组织自由是建立和发展社会主义社会所必不可少的。社会主义社会将在经济、政治、思想文化领域采取措施,防止民族和种族的差别以及性别差异导致隔离现象的发生;将为所有社会组织提供进行文字和视讯交流、召开会议以及举行游行示威的机会;确保旅行自由和住宅免受侵犯,通讯的隐私将被保护;被检举人的辩护权利将受到国家的保护;对于在押人犯不能施加身体或心理的压力,在任何情况下也不能对任何人进行严刑拷打。此外,贩卖人口、卖淫、赌博和贩毒等活动阻碍了社会发展,破坏了道德建设,社会主义社会将禁止此类现象。

4.社会主义社会将创造全新的个人

创造新个人是建设社会主义的标志、结果和途径。社会主义社会将为新个人的健康与和谐发展负责。社会主义社会将综合运用教育、大众传媒、政治生活和文化生活、保健和运动等手段来培养全新的个人,使个人能够在社会上表达自己、具有集体意识、相信所有人的平等以及各民族间的深情厚谊。

社会主义社会将为所有人提供受教育机会,禁止18岁以下的孩子和年轻人参加不属于教育过程的工作。社会主义社会的最基本目标是扫除文盲,为个人提供各种增加知识、提高能力的机会。所有的私人医院和健康机构都将被国有化,所有的医疗服务都将由国家免费提供,包括医药和治疗费用。新社会将为每个人提供满足其需要的住宅,为妇女提供各种参与政治生活和文化生活的机会,为残疾人提供受教育以及参与生产过程和社会生活的机会。

在完善社会主义社会和创造新个人方面,科学活动是至关重要的。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科技的目的是加强剥削,把科学商业化,与群众相异化。社会主义社会将结束这种情况,使科学活动为了整个社会的利益而进行。科学家的研究成果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减少工作时间成为创造社会主义新人的主要途径之一。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目标包括把体力劳动降到最低点,以发挥脑力劳动的潜力。新社会将广泛应用工农业生产的先进技术,使机器从事那些不适宜人类承担的工作。同时,将采取措施预防生产过程中的各种异化现象,尤其是工人与机器、工人与产品的异化。

来源:《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