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流击水 2016年05月17日 11:45

无产阶级革命的最高峰

下载

文/黑夜里的牛

今天是文化大革命爆发五十周年纪念日。官方一如既往地保持沉默。他们不提这场运动,不希望人们去研究它,更不希望人们寻找文革的理念和道路。但是,像文革这样一场深刻地影响了中国社会各个阶级的运动,是不可能用置之不理地办法来解决的。不同的阶级会从不同的立场出发,研究和理解这场运动,争夺对运动的历史解释权。

修正主义者炮制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把文革说成“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的内乱”。他们认为,“‘文化大革命’被说成是同修正主义路线或资本主义道路的斗争,这个说法根本没有事实根据”,“‘文化大革命’所打倒的‘走资派’,是党和国家各级组织中的领导干部,即社会主义事业的骨干力量。党内根本不存在所谓以刘少奇、邓小平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

在文革刚刚结束时,这种说法或许还有一点点欺骗性。但是,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无数骇人听闻的阶级压迫的事实教育了广大劳动群众,修正主义者的这套说辞越来越不灵了。

修正主义者说,文革是一场“动乱”。好吧,就算它是一场动乱,那也是劳动人们作为主体的动乱。底层群众把官场、文化界的权威们统统打翻在地,将整个统治机器冲得七零八落。在文革结束后,这样的“动乱”就没有发生过了。统治者会用警棍、手枪乃至坦克来平息“动乱”。在强大顽固的统治阶级的镇压下,想要站起来表达自己意愿的群众,连几个月都坚持不下去,何况是几年呢?八的平方那会儿是这样,最近的工人、高考考生家长所遭遇的,也是这样。有正常智商的人都能认识到,中国社会的阶级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现在中国是有钱有权的人占有一切,反过来,在文革时期,普通的劳动者享受了前所未有的自由和权力。

要解除文革的合法性,最根本的是要否定发动文革的理由。所以,他们才拼命否认自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否认自己构成了一个新的剥削阶级。那么实际情况如何呢?

文革时期的中国是社会主义制度,这是修正主义者和革命派,乃至国际资产阶级都承认的。而现在的中国呢?中国的国有资本占总资本的比重,甚至低于一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而多数劳动者都成了雇佣奴隶,或者用现在的话来说,成了打工仔。有正常政治见识的人都已经认识到,中国已经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了。国际资产阶级已经公开的这么讲了,而(由修正主义者演变而来的)官僚资产阶级则羞答答地接受了这种说法。

既然文革时中国是社会主义,而现在成了资本主义,那谁推动了这种转变呢?当然是走资派。从分田到户到瓜分国企,他们一步步地拆解了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之所以保留社会主义这张皮,关键是为了确立“党的领导”,为了紧紧抓住依靠自己对政治权力垄断所带来的经济利益。

因此,历史已经清清楚楚地说明了,文革时期的领导阶级如今成了被侮辱和被损害的弱势群体,文革时期的社会主义如今也荡然无存。即使你是个反毛分子,即使你不认同社会主义,但不能否认,文革所反对的资本主义道路和“走资派”,都是客观存在的。修正主义者胡说,文革“既没有经济基础,也没有政治基础”。这是不符合事实的,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这一点。

修正主义者的这套说法所反映的,毕竟是刚刚摆脱文革噩梦的官僚特权阶层的思想。随着官僚特权阶层一步步演变为官僚资产阶级,反动性进一步提高。他们需要一些更加简单粗暴的解读。

所以,就有一些良心很坏的聪明人说,毛主席是为了打倒政治敌人才发动群众的。就像历代皇帝那样,为了让自己的江山千秋万代,于是杀兄弟、杀功臣。但是,这种把文革演绎成宫斗剧的做法,只能欺骗文盲。谁都知道,中国历史上下五千年,高层政治斗争从来没有中断过。但是,有哪一场是靠发动最底层的群众来取得胜利的呢?如果毛主席仅仅是要打倒刘少奇一人,需要费这么大的周折吗?如果说毛不是要打击一个人,而是要打击一批人,打击整个党内当权派,那这就不是宫斗戏,而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斗争。我们最近也见识了一场最高统治者打击政敌的高层斗争,但是并没有使用群众运动的方式,为什么?因为他们不敢。他们当然知道自己代表的不是劳动群众而是剥削者,一旦群众发动起来,群众的怒火会把他们吞没。

剥削阶级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说法,证明文革是一场倒退、反文明的运动。但是,真相是抹杀不了的,真理的光芒也是掩盖不了的。历史的风终究会刮走剥削阶级扔在“文革”上的垃圾。

既然现实已经证明,文革的发动并不像官方说的“晚年错误”那么简单,越来越多的人就会追问:为什么要发动文革,它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如何看待文革的阴暗面?

我们要认识到,文革是一场革命。跟历史上所有的革命一样,文革会造成人们生活上的动荡。这是必然的。人类还没有经历过一场不死人的安安静静的革命。从资产阶级的尼德兰革命、英国革命、美国革命以及法国大革命,到无产阶级的巴黎公社革命、俄国革命,每一场革命都造成了无辜的人死亡,造成了混乱。在每一场真正的革命中,人们都会看到“群众的胡闹行为”。但是,如果谁既要革命所带来的好处,又不要革命所造成的负面因素,那他就是名副其实的幻想家。

当千百年来群众第一次独自行使权力的时候,谁也不能奢望他们会一下子就善于使用这种权力。而且,他们不仅要建设(促生产),还要斗争(抓革命)。而与以往的革命不同,敌人往往是跟朋友混在一起的。如何分辨谁是朋友,谁是敌人,这就成了生死攸关的问题。在混乱的局面下,要保持这种辨别力是很困难的,那些缺乏政治经验的底层造反派领袖们,尤其缺乏这种能力。许多在武斗中非要置对方于死地的对手,从修正主义者的监狱出来之后,才认识到原来他们是一个阵营的,自己人的内斗最终让敌人得利,葬送了无产阶级的大好河山。

当然,我们还必须认识到,文革中许多骇人听闻的破坏行为,正是文革所要打到的官僚特权阶层子女干出来的。最近有几位高干子女站出来忏悔自己在文革中的所作所为。也许是因为他们嗅到了中国社会有一点爆发革命的味道了,所以以过来人的身份再咒骂一次文革,拉着全国人们一起告别革命。如果人民群众知道了,文革里面那些最丑陋的事情是他们这群干部子弟干出来的,会怎么想呢?这不是正好说明文革发动得太对了吗?他们现在站出来反对“造反有理”,不正是为了维护现存秩序,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吗?

文革是一场前所未有的革命。不能把文革这段历史抽出来,孤立地看待它。只有把文革放在无产阶级革命的历史之中,才能充分理解文革的历史意义。

从资产阶级革命时代开始,无产阶级就一次次地参加革命。一开始,无产阶级是作为资产阶级的附庸,被资产阶级利用。资产阶级上台后要干的第一件事情,往往是解除无产阶级的武装。直到巴黎公社,法国无产阶级才第一次夺取政权。但他们缺少一个坚强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所以没有保住政权。巴黎公社只存在了两个多月。尽管如此,巴黎公社革命仍然是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伟大事件,因为这是无产阶级第一次掌握政权的实践。

俄国无产阶级把巴黎公社的实践再次往前推进了。他们在列宁的布尔什维克党的带领下,不仅夺取了政权,还长期地掌握了政权。十月革命宣告了世界历史的新纪元。从那时起,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在世界革命发展起来,并最终让三分之一的人类生活在无产阶级专政国家之中。俄国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之后,还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建立了计划经济体系。这是无产阶级第一次建立可以让自己获得最终解放的经济制度,也是人类第一次尝试建立市场经济之外的经济模式,其意义怎么高估也不为过。

但是,俄国革命并没有一劳永逸地消灭阶级,消灭阶级斗争。旧的阶级消灭了,新的剥削者又产生出来了。这些剥削者是否构成一个独立的阶级也许尚需讨论,但他们剥削其他劳动者,并倾向于复辟资本主义这一点,早已为中苏两国的历史所证明。

如果中国没有爆发文革,那么,中国也会跟苏联一样,缓慢地走向修正主义,并最终复辟资本主义。就像苏联人民那样,避免了文革时期的“动荡”,却无法逃脱苏联解体之后的动荡。而俄国资产阶级所制造的动荡,要比中国无产阶级造反所带来的动荡大千百倍,人们群众所遭受的苦难也大千百倍。

如果中国没有爆发文革,无产阶级就只得到一个先锋队带领人们夺权然后自己腐化变质并最终回归资本主义的失败经验。如何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防止资本主义复辟?无产阶级应该怎样反对官僚主义,反对走资派?对这些问题,无产阶级将没有丝毫经验。人们甚至不敢说,让群众抛开官僚集团自己管理自己是可能的。

中国的文革正是在俄国革命的基础上,往前走了一步。文革失败了,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了。一场开辟历史新纪元的革命哪能一次就成功呢?第一次行动往往是失败的。但正如巴黎公社革命为无产阶级提供了夺权的经验,使得俄国工人阶级避免了他们的错误一样,中国工人阶级反对官僚阶层的革命,也为无产阶级提供了宝贵的经验。从这个意义上讲,文革的地位与巴黎公社是等同的。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文革是迄今为止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最高峰。只有在离得远的地方才知道高峰有多高。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会越来越清楚文革的意义,也会有更多的人来纪念文革,研究文革,从这场伟大革命的失败中吸取教训,把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往前推进。

 

文章评论(0)
回复
467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