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6年05月23日 08:44

委内瑞拉:最后的警告

图片1

作者:乔治·马丁(JORGE MARTIN)

译者:太平洋的风

 

最近一段时间,对玻利瓦尔革命的攻击加强了。美国和西班牙语报纸的社论和头版都大声叫嚷着委内瑞拉的饥荒,要求除掉“独裁政权”。持续存在的稀缺问题导致了抢劫。右翼反对派正试图触发罢免总统的公投,还威胁采取暴力行动,呼吁外国强权采取行动,包括在某种情况下进行军事干预。委内瑞拉究竟发生了什么?如何面对这些威胁?

5月13日星期五,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延长了“经济紧急状态令”。1月份实施的这一紧急状态令给予了他特殊的权力,进一步颁布了60天的国家紧急状态,包括应对外国军事威胁和食品生产和分配等广泛的权力。

正如预料的那样,当右翼反对派的主要领袖之一卡普里莱斯(Capriles Radonski)公开呼吁不服从经济状态令时,全世界资产阶级媒体加入了谴责的大合唱,叫喊着“独裁”。然而,这一威胁却是真实的。有必要给出几个例子。一个月前,华盛顿邮报的一篇社论中公开号召委内瑞拉的邻国进行“政治干预”。在周末,哥伦比亚前总统阿尔瓦罗·乌里韦(Alvaro Uribe)在迈阿密的“康科迪亚峰会”(Concordia Summit)上,公开号召委内瑞拉武装力量实施政变,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则呼吁对抗“暴政”的外国军事干预。

反对派媒体叫嚣“查韦斯主义的崩溃”

反对派媒体叫嚣“查韦斯主义的崩溃”

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派反复呼吁美国国家组织使用其《民主宪章》,进行针对马杜罗的行动。巴西总统罗塞芙被反对派成功弹劾让他们感到更有底气。他们也想尽快走同样的路,使用任何必要的办法,合法的或者不合法的。很有影响力的委内瑞拉右翼新闻记者和博主弗朗西斯科·托罗(《加拉加斯记事报》的编辑)刚刚写了一篇文章,公开讨论政变的利弊得失。他说政变会在宪法的范围内,“不会是犯罪行为”。

今天,委内瑞拉政府报告了美国军用飞机对该国领空的侵犯。

为了充分利用这个国家正面临的严重经济问题,反革命反对派正忙于尝试造成混乱和暴力的局面,这会让政变和外国干涉变得合理,加快总统马杜罗的免职。苏利亚州和塔奇拉州已经繁盛了暴力事件。一直流传着抢劫和暴乱的谣言,其中多数都是假的。

一场非常严重的危机

我参与捍卫玻利瓦尔革命已经超过13年了。我经常访问这个国家,也定期写关于委内瑞拉的文章。我刚才描述的都不是新的。从最一开始,当查韦斯1998年当选时,尤其是在2001年12月新宪法生效之后,委内瑞拉寡头和帝国主义就一直致力于对委内瑞拉进行骚扰、暴力、破坏稳定、政变、谎言和诽谤、外交施压、经济破坏。凡是你想得到的,他们都干了。

然而这一次,情况有所不同。在之前所有的情况中,工人、农民和穷人等玻利瓦尔群众的革命意愿,击败了反革命想要结束革命的企图。甚至在2002年4月反对政变,以及同年12月石油工业停工和破坏时,情况也是如此,虽然那时革命还没能提供任何生活水平的真正改善。这种改善到2003年政府完全控制国有石油公司之后才开始。

在十年间,革命能够进行广泛的改革,极大地提高了群众的生活水平。与之相伴的是政治激进化的进程,在这一进程中,前任总统查韦斯和革命群众相互推动对方前进。社会主义被宣布为玻利瓦尔革命的目标。取得了广泛的工人管理的经验。工厂被占领或者剥夺,许多公司也被重新国有化了。数以百万计的人在各个层级上活跃着,试图把自己的未来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活跃的政治上自觉的革命群众的革命的驱动力和主要的力量来源,这使得革命能够挫败寡头和帝国主义的任何企图。

当然,在这一时期,石油价格的高企(200年时达到了140美元每桶的最高点)帮了大忙。政府把从石油收入中获得大量的钱用于资助让数百万人收益的社会项目(教育、医疗、食品、住房、养老金,等等)。没有立即提出接管生产资料的问题。

资本主义管制不了

为了反对统治阶级的破坏保卫革命而采取的措施,限制了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经济的正常运行。这包括外汇管制(防止资本外逃)和基本食品价格管制(维护穷人的购买力)。

很快,资本家们找到了避开管制的办法。外汇管制变成了一场诈骗,造成了石油收入带来的硬通货大量直接转移到无耻的资本家的腰包里。这是如何发生的呢?政府甚至了一个受补贴的汇率,按照这一汇率来进口基本产品(食品和医疗用品)以及工业零配件。

相反,资本家阶级申请优惠的美元,然后将其吸进黑市(黑市的产生是外汇管制不可避免的副作用)或者放到离岸银行账户。因此,我们就见到了不可思议的形势:进口的量减少了,但是进口的价值(以美元计)却大量增加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曼努埃尔·萨瑟兰(Manuel Sutherland)计算出了进口医药产品的数字:

图片3

蓝色的列代表医药产品进口(百万公斤),而红色代表这些药品的的美元价值(百万美元)。

来源:http://socialismorevolucionario.org.ve/venezuela-crisis-importacion-dolares-inflacion-escasez-y-el-default-inevitable/

在2003年,委内瑞拉以1.96美元每千克的价格进口医药产品。到了2014年,这一价格涨到了86.80美元每千克。进口的量下降了87%,但是价格却提高了差不多6倍。在所有私人资本家进口产品受到补贴的行业,几乎都能得到类似的数字。

价格管制也造成了类似的情况。在食品生产和基本产品分配方面具有垄断控制的私人部门,拒绝生产任何受到价格管制的产品。因此,为了绕过价格管制,他们开始生产口味或有色的品种,而这些是不受价格管制的。

私人资本家这边进行的生产阻碍,迫使国家承担起整个基本食品生产和分配。国家从世界市场进口食品,用石油美元付款,然后在国营连锁超市以大量补贴的价格出售。

在一段时间里,当石油价格还很高,这一局面还多多少少能运转得下去的。一旦石油价格自由落体下降,经济就进入深度衰退,整个大厦就像纸牌屋一样倒塌了。在2014年,委内瑞拉石油仍然是88美元一桶,到了2015年,就减少了一般,降低至44美元一桶。在2016年,石油价格降低至10年来最低点,仅24美元一桶。

委内瑞拉货币供应。来源:www.tradingeconomics.com

委内瑞拉货币供应。来源:www.tradingeconomics.com

为了持续支付社会项目(包括补贴的食品),国家开始在没有任何支撑的情况下,大量印钱。在1999年到2015年间,以M2(广义货币,流通中的现金+支票存款+储蓄存款——译者注)衡量的货币供给增加了15,000%!

在经济衰退的时期(2014年为-3.9%,2015年为-5.7%),大量资本外逃,巨大美元黑市,加上货币供给的巨大扩张不可避免地造成了恶性通货膨胀。2014年,年度通货膨胀率达到了创纪录的68%,而到了2015年,按照委内瑞拉央行的说法,这一数字甚至达到了180%。必须指出的是,食品和非酒精饮料的通胀比平均水平还要高。

美元的黑市汇率从2015年1月的187玻利瓦尔(Bolivars,委内瑞拉货币)对一美元,涨到了现在的1000玻利瓦尔对1美元(到了今年2月,达到了1200玻利瓦尔对1美元的最高点)。目前大多数产品的价格都是按照这一汇率来计算的。

经济大混乱的另外一个影响是外汇储备的快速下降:

 外汇储备。来源:www.tradingeconomics.com


外汇储备。来源:www.tradingeconomics.com

 

按照委内瑞拉央行的官方数字,外汇储备从2015年的240亿美元,下降到了现在的127亿美元。

这一岌岌可危的局面导致了政府食品和其他基本产品进口的急剧减少。2015年,进口总体减少了18.7%。这就造成按照管制价格出售基本产品的国营连锁超市中基本产品的持续短缺。反对来,这又造成了巨大的基本产品的黑市。黑色的根源是短缺,而黑市自身的存在又加剧了短缺。管制价格(越来越稀缺)和黑市之间的巨大差别,就像一个磁铁那样,不断把产品吸引到黑市中去。这是一些基本产品的价格比较。这些产品是黑市商人三月份在加拉加斯佩塔雷的工人阶级和穷人社区出售的:

来源:teleSUR

来源:teleSUR

在最近两年里,政府多次提高了最低工资,从2015年11月的约10000玻利瓦尔提高至现在的15000玻利瓦尔(还要加上18000玻利瓦尔的食品券)。不过,如果你要在黑市里购买你所需的产品,这些钱仍然是不够的。由于政府的食品进口急剧下降,管制产品的短缺增加了,人们被迫更多地在自由市场和黑市中购买自己所需的东西。

短缺在各个层级造成了大量腐败,把官方运营的供应链引向黑市。从一些排队几小时然后把他们买到的东西再买到黑市的家庭,到把整车的产品送往黑市的官员(与国民警卫队官员合谋),到雇佣人排队数小时购买任何可以买到的补贴产品的犯罪团伙(对超市工人、国民警卫队人员和超市经理等进行威胁并提供回报),再到拜森泰尼亚尔(Bicentenario)国营连锁超市的全国主管把整船的产品送到黑市出售。

委内瑞拉政府最近抓捕了一大批腐败的国营超市官员

委内瑞拉政府最近抓捕了一大批腐败的国营超市官员

我们还可以再举出一千种私人部门打破价格管制的办法。永远不可能以管制价格买到肌肉,但是烤鸡关节却永远不缺。小麦面粉不可能用官方价格买到,面包房以缺少面粉为理由不生产(价格受控的)普通面包,但不可思议地是,他们又能够生产其他种类的面包、蛋糕和饼干,而生产这些东西也是需要面粉的。这种种神秘的背后是什么?私人批发生产商的确供应这些东西,但不是以管制的价格供应。

使用镇压性的措施反对黑市商人,试图管制当前的形势,虽然是必要的,但注定失败。根本原因不在于黑市商人是大或者小,而是政府没有能力提供足够的生活必需品,满足人们的需要,并且填补私人部门不愿意以管制价格生产商品造成的空缺。

这一不可持续的经济混乱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因为资本主义生产者的“自然”反叛。他么反对任何试图管制“自由市场”正常运行的行动。玻利瓦尔政府谴责了“经济战争”多年,然而这才是经济战争的真实含义。是的,毫无疑问,存在有意破坏经济的因素,其目的是打击工人阶级群众以削弱他们对革命的支持。但是,从资本家的角度很容易理解,如果他们在黑市上能获得100%,1000%甚至更高的利润,那他们就不会出售受管制的产品,因为这会让他们收益甚少,有时甚至会亏本。

在委内瑞拉失败的,并不是“社会主义”,而资产阶级媒体喜欢在他们的宣传中突出这一点。恰恰相反,明确失败的是尝试引入管制,让资本主义(哪怕仅仅是部分地)为劳动人民服务。结论是明确的:资本主义管制不了。这样的尝试造成了大规模的经济混乱。

政府的回应:诉诸私人部门

大多数委内瑞拉人在某种程度上都知道,私人企业比如 Grupo Polar,在造成当前的囤积、敲诈勒索、黑市和投机等等局面的问题上,扮演了可鄙的角色。上次访问委内瑞拉时,我在超市的排队队伍中见到了这样的争论:

妇女甲:[轻蔑地说]这就是你美丽的祖国。(意思是:这就是查韦斯主义给你的东西,排队)。

妇女乙:[严厉地说]你认为是政府在生产Harina PAN(委内瑞拉的一个面粉品牌——译者注)吗?(实际上,Grupo Polar在玉米面粉生产商具有垄断地位 )。

问题不在于人们没有意识到是私人部门在破坏经济。问题是,他们看不到政府有能力或者有意愿采取必要措施来应对这种状况。

除了商品短缺和犯罪的问题,还得提到厄尔尼诺现象造成的严重的干旱,使得委内瑞拉的古里水电站(该水电站供应了全国一半以上的电力需求——译者注)的电力生产出现问题。这造成了最近几个月经常出现停电。四月份,政府让公共部门放假两周,作为减少电力消耗的措施。

甚至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必须把故意破坏国家电网的因素考虑进去。数年来,经常发生对国家各个地方的发电厂、电站和变电站的炸弹袭击。这些袭击往往碰巧是在选举活动和政治高度紧张的时刻发生,其目的是造成停掉,造成崩溃、混乱和不稳定的情绪扩散…

政府对这些极端问题的回应是什么呢?自2014年以来,政府公开承认了之前对资本主义管制以及使用石油收入资助社会计划这一模式的失败。前任财政部长希尔达尼(Giordani)于2014年7月退出政府,是一个转折点。自那以后,政府经济政策中的主导路线是与资本家们做更多的妥协,希望能够赢得他们的信任,好让他们与政府配合,扭转形势。这表现在一整套已经付诸实施的具体的经济措施中:外汇的部分自由化、部分解除燃料价格的管制、建立特别经济区以吸引外国直接投资,以及遣返委内瑞拉资本家在国外的资本,开放Arco Minero(11.1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的矿业开发,等等。

这些措施全都没起作用。政府定期与资本家会谈,向他们的利益妥协,呼吁他们投资。在接下来的一轮谈判中,资本家们甚至要求更多的妥协,但是经济却依然处于深度的危机状态。

说句公道话,政府在对私人资本的妥协的同时,经常威胁对他们进行剥夺。但这些威胁从来没有变成行动。因此在5月13日星期五,马杜罗总统延长经济紧急状态并颁布60天的紧急权利时,他明确地警告“对于任何被资本家停工的工厂,他们会进行接管,并将其转交给公社”。不到48小时后,在于路透社的一次访谈中,负责政府经济领域的副总统佩雷斯·阿巴德(Perez Abad)向国际资本保证,“不会接管任何由于缺乏原材料而未开工的工厂”。在同一个访谈中,他强调了委内瑞拉打算继续严格地按时全额支付外国债务欠款。他还说道,这意味着2016年会继续减少进口。

实际上,尽管国际媒体强调了马杜罗的警告,但是委内瑞拉人民却不太注意。同样的没收的威胁,而且是具体地向Grupo Polar的威胁,马杜罗已经做过很多次了。就像狼来了一样。最近一段时间,当工人接管被资本家停工的工厂时,他们不是遇到无穷无尽的官僚障碍,就是收到玻利瓦尔政府警方的镇压。在多数情况下,尽管查韦斯站在工人立场上引入的法律,允许没收和工人管理,但在现实中,多数劳工检查员受到老板们的控制。他们不是加快没收,而是给予所有者更长的时间,好让他们能够支付工资并重新开始生产,这就造成了工人斗争的消沉。

佩雷斯·阿巴德是这一向资产阶级妥协的政策的主要代表。他自己就是个商人,委内瑞拉雇主联合会的前主席。他在今年2月成为负责经济事务的部长,代替了被资产阶级认为是“激进分子”的路易斯·萨拉斯。就在马渡路延长经济紧急状态权力之前,佩雷斯·阿巴德已经在于受到影响的资本家讨论之后,宣布了进一步提高管制产品的价格。

最近,为了解决短缺问题,政府试图推动建立地方供应和生产委员会(ocal Provisioning and Production Committees)。其理念是,有组织的社区自己直接将补贴食品分配至家庭。这是正确的一部,可以加强基层组织的作用。然而,这一措施目前只是部分起作用。而且,它只能解决最终分配的问题,并不能解决更加重要的生产和加工的问题,而这一问题是症结之所在。

对自觉性的影响

我之前说过,这一次情况有所不同。相对之前反革命试图打败玻利瓦尔运动的行动,有什么改变了呢?必须长时间排队才能得到基本产品的压力;短缺和恶性通货膨胀造成的不确定性;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一年多,没有变好反而变得更糟的事实;意识到虽然大众正在受苦但有一些称自己为“玻利瓦尔主义者”的掌握权力的人,通过腐败获得大量的利益;必须与自己运动内部的官僚主义作斗争所造成疲乏,等等,所有这一切都对群众中之前一直支持革命的重要层级的自觉性造成影响。这就是去年12月6日全国议会大选失败的关键原因。十八年来,右翼反对派第一次获胜。同时,玻利瓦尔革命失去了两百万选票,使得反对派在国会中赢得了压倒性的多数。

这一失败造成了体制僵局的局面。右翼主导的国会试图通过一些反动法律(可耻的大赦法案,住房私有化),但这些法案都被总统或者最高法院阻止。同时,总体提出的措施也被国会裁定为不符合规则。

目前,反对派正试图启动总统弹劾公投(查韦斯时期引入的民主保障)。他们需要获得足够的签名才能触发这一程序,然后在选举委员会监督的程序中,获得20%的选民(390万)的签名。然后会仅公投,在公投中,反对派必须获得的选票必须比马杜罗在选举时所获得的选票更多,才能强制让马杜罗免职。如果马杜罗在今年被免职,那么在举行新的总统选举前,右翼的国会主席会接管权力。但是马杜罗会尝试用所有的办法将弹劾公投推迟到2017年后,因为如果那时他被免职的话,那么在他剩余的任期(2019年前),副总统会接管权力。这同样表明,玻利瓦尔运动的领导层似乎纯粹是从法律制度的角度来看待这一斗争。

阿根廷、玻利维亚的选举胜利以及巴西总统罗塞夫的免职,让寡头们变得大胆起来。他们那边正在“获胜”,现在他们想要推翻委内瑞拉政权。他们等不及走完走完整个弹劾公投的程序,更不会说等到马杜罗任期结束。

从群众耐心的角度说,形势已经超出了极限。一个月前,Catia地区(加拉加斯的革命根据地)的一位同志这样描述当前的形势:“一个星期前,你要排4、6、8小时的队,但你可以购物两三个星期。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星期一的时候,我跟我妈妈排队,但是只能得到大米和面团。其他东西都得到黑市上购买。工资不足以应付下去。现在,国民警卫队拿着冲锋枪,在超市外面安排排队,他们必须把队伍往后推几百米,以防止人们抢劫”。在阿拉瓜州和瓜雷纳斯州,已经出现了小规模的抢劫事件了。

媒体报道的委内瑞拉抢劫超市事件

媒体报道的委内瑞拉抢劫超市事件

在这种情况下,呼吁大众动员起来反对反革命威胁是不会有人理睬的。群众已经一次次地表明了自己斗争的决心,把革命往前推进。但是他们完全不相信他们的领袖知道往哪里走,如何到达那里。

军事政变?

制度困境、深度的紧急危机和反对派希望造成的街头暴力局面——这三种情况结合在一起,会推动部分军队进行干预,“以恢复法律和秩序”。在过去几周里,一直流传着将出现政变的谣言。5月17日,反动的反对派领袖卡普里莱斯(Capriles),号召军队反抗总统,“以维护宪法”。当然,普里莱斯对政变并不陌生。他曾在2002年短暂的反动政变中起过作用。军队的最高领导反复向公众声明其对玻利瓦尔主义的忠诚。但凡是总有极限。

对玻利瓦尔革命来说,这是非常危险的关键时刻。无论是来自哪里的军事干涉,都会是向寡头重掌国家政权过渡的前奏。一部分玻利瓦尔领导人,最高层中的腐败、官僚主义和改良主义因素,只要得到某种豁免的保证,就已经准备跳船,准备好参加某种“国家团结”的过渡政府了。

同时,群众已经疲惫不堪,而一些先进分子在十二月的大选失败后,非常愤怒,变得激进化。从下面产生了要求革命激进化的运动。

如果玻利瓦尔领导层能采取坚定和果断的行动以解决短缺问题,这就会重新点燃革命热情的浪潮。这样措施是:外贸垄断;没收食品生产和分配链并将其置于工人、社区和小农生产者的民主管理之下;没收银行和大企业;实施全国民主计划以满足大多数人的需要。如果实施这一计划,将会立即挑起与委内瑞拉寡头及其帝国主义主子的更大冲突,但至少能起到在群众中加强和扩大对政府支持的作用,因为群众能看到他们的问题最终以严肃的形式解决了。

让我们不要心存幻想。如果右翼实现了他们重新获得全部国家政权的目的(无论以何种形式),委内瑞拉会重新回到“正常”的资产阶级民主。不。在这个被大规模经济和社会危机弄得千疮百孔国家,统治阶级的计划将会是向劳动人民反动战争。他们会进一步攻击革命的所有社会成果。但是他们也会面临群众这边的激烈抵抗,因此他们会试图用暴力的方式碾碎运动。在那种情况下,新的加拉加索起义又会在酝酿之中。

1989年2月27日,委内瑞拉加拉加斯和其他城市爆发了反对新自由主义的群众骚乱。这场大众反叛被称为“Caracazo”。当时一般的群众生活在贫困之中,而其中最穷的人甚至吃狗粮。当时的总统卡洛斯·安德列斯·佩雷斯(Carlos Andres Perez)宣布实施IMF的“结构调整方案”(交通燃油等价格会上涨)后,各地爆发了起义。为控制事态,总统宣布了紧急状态,并派军队镇压起义。据估计与300-3000人死于政府的屠杀。许多人都认为这一事件导致了查韦斯的兴起。

1989年2月27日,委内瑞拉加拉加斯和其他城市爆发了反对新自由主义的群众骚乱。这场大众反叛被称为“Caracazo”。当时一般的群众生活在贫困之中,而其中最穷的人甚至吃狗粮。当时的总统卡洛斯·安德列斯·佩雷斯(Carlos Andres Perez)宣布实施IMF的“结构调整方案”(交通燃油等价格会上涨)后,各地爆发了起义。为控制事态,总统宣布了紧急状态,并派军队镇压起义。据估计与300-3000人死于政府的屠杀。许多人都认为这一事件导致了查韦斯的兴起。

托比·巴尔德拉马(Toby Valderrama)和安东尼奥·阿本德(Antonio Aponte)在最近的一片文章中尖锐地指出:“政府必须懂得经济战争、外国入侵、外国代言人的攻击,无论是阿尔玛格罗(美洲组织秘书长),还是乌里韦(哥伦比亚前总统),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资本主义!只能使用一个武器与他们战斗:社会主义。不可能用资本主义与之对抗,因为这不能让任何人信服,也不可能获得胜利。这是决断的时刻。你要么是革命者,要么是资本家。做火药味的演讲,然后又想消防队那样把火扑灭——这种社会民主主义已经到头了。”

这是对的。正如我们已经揭示过的那样,管制资本的努力已经失败了。只有两条出路:要么回到“正常”的资本主义(那就是,让工人为危机买单),要么是继续往前,走向社会主义(那就是让资本家买单)。

还不算太迟。现在是极端危险的时候,坚定地采取极端措施就能够战胜危险。不要再犹豫不决了。将革命进行到底!

  • 原文发表于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 IN DEFENSE OF MARXISM ) 2016年5月20日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