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6年07月14日 21:45

左翼党如何看待欧洲和德国经济

 

13901-1

贝尔恩德·里克辛尔(左一)和其他左翼党领袖

一个新欧洲从底层产生

作者 卡特雅·凯平

译者 栀

卡特雅·凯平(来自德国左翼党的萨克森联邦议员)在柏林人民大剧院[1]“欧洲民主运动2025[2]”启动会上的演讲。

亲爱的朋友们:

毋庸置疑,我们都来自于一个团结的,民主的欧洲。但悲伤的是,当下的欧盟组织正在毁坏欧洲的一切希望。欧洲难民数量急剧上升,多国政府财政崩溃,而欧盟处理它们的方式仅仅告诉我们自由主义政府是多么道德沦丧。与之形成鲜明对比,一个团结的跨境网络正在逐渐成长起来:沿着巴尔干路线,不仅有希腊人还有柏林人。一个不一样的欧洲,一个贴近底层的新欧洲正在形成。在我们这个时代,如果说欧洲仍旧有希望,这个希望一定不是来自于精英,而是这些泛欧网络的活动家团结的结果。是这些运动告诉我们:但凡支持国家退回到闭关自守的状态——退回到一个单一民族国家把自己紧紧包住的状态——是绝对错误的。难民运动凸显出国际合作的重要性。国家主权问题不能成为忽视人权的借口。难民运动还指出,单一民族国家就能解决人类的重大问题只是一个美好的幻想。

未来不应该是民族主义者和满心祈求回归到所谓“美好的旧时代”中去的那些人想象的那个样子。一个权威的欧盟不值得争取,变成一个单一的民族国家也不值得争取。我们老是在争吵这是一个坏的时代还是我们有一个糟糕的历史传统。但我们从这样的争吵中无法获得激进民主的朋友。

与之相反:我们需要知道更多关于欧洲的事情,而不是固步自封,这样才可以面对更多人类的重要问题。我们的欧洲需要一个重新的开始——去变得团结,民主和长久。这个重新的开始要明确斩断与新自由主义的联系。我们要一个社会主义的欧洲,一个属于每个人的欧洲。我们需要一个Plan C!

计划的一部分可能是一个公民的社会联盟,表达和实践真正的民主理念。因此第一步,我们将基本收入用于缓解国家贫困人口的生活水平。不是仁慈地去施舍给予,每一个人的生活都能够得到保障是一项基本的权利。这一项基本权利应该在每一个国家都得到实行,这项基本的权利应该对每一个生活在欧盟的人都是有效的。这才是一个会让每一个人都觉得安全的社会。

民主不是一项政策而是一个进程——通过这一过程,人民实现自治。还民主于民,把它们从技术官僚们的政治后花园中夺走。那些会被政策决定影响生活的人必须有权利去决定如何制定政策。

环境问题证实了我们身处的世界秩序中民主是多么的缺乏:人们眼睁睁看着他们的家园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但是他们不能发表自己的看法。他们不能影响那些与他们的生活紧密相关的环境政策的制定。任何一个欧洲民主国家必须严肃对待这个问题,必须与其他国家协商合作。人民不能只包含一个民族。

群众之中蕴含着希望。近些年,欧洲有越来越多的人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提倡个体的主动性。在雅典和马德里的广场,有人集会,为环境恶化而斗争;学生在示威,工人也在罢工。他们通过各自的行动去跟 “进一步被剥削”说不。资本主义社会过去常常发生周期性的危机,人们就会站出来拒绝“进一步被剥削”,我想这次危机也不例外。

这个夏天,我们聚在一起,我们看到欧洲正在发生什么呢。

各个国家之间的边界正在消失,各个国家正在联结在一起。

各个政党的人聚在一起,参加组织举办的活动或者集会。在这之中,人们越来越明白——我们能够改变欧洲,让它变得不同,变得更加团结,民主,无界限。

这是一个很好的时机,我们应该抓住它。一场原始的全民公投怎么样?让每一个公民都来参与决定欧洲未来的走向:即拿什么来替代欧洲现有的政策:紧缩政策还是真正的民主政策?

当然,这里没有任何的保证。我们甚至要忍受可能的失去。但我们一定会赢,只要我们坚持。我们应当作出如下的决定:

温柔的抗议活动应该变为跨国的民主运动,在行动之中,我们不拒绝有组织的暴力。

这个有着长期危机和生态破坏严重问题的欧洲需要一个崭新的开始。

我们还在等什么呢?现在正是该做些什么的时候。谢谢大家。

注释

[1]柏林人民剧院(Berlin Volksbühne):建于1913-14年间,位于柏林的市中心罗莎·卢森堡广场。原始建筑正面刻有”人民的艺术”箴言,表明这是一座为人民、为城市里的劳工阶级提供平价但引人入胜的节目的剧院,兼具當代性和政治性。现在的人民剧院是柏林最现代的剧院。2013年德国联邦选举时曾发起一场哥特式海报宣传活动。

[2]Diem25:(Democracy in Europe Movement 2025)欧洲民主运动2025。由希腊的前任财政部部长亚尼斯·瓦鲁法基斯于2016年2月9日在柏林提出的一项方案。提出摆脱当前的欧洲被重工业和农业集团控制的局面,以及欧盟官僚化严重的问题。

欧洲各新老左派政党,包括绿党,Podemos,左翼党,独立候选人,和社会民主党和进步的自由主义组织的少数成员,响应这个方案,组成了一个广泛的联盟。这个联盟希望做一些事情,并提出,“如果欧洲再不民主化,就会瓦解”,“欧洲所剩下的时间不多”。

DIEM25提出试图在将来的10年内还权于民,建立公民的欧盟管理制度。在此之前,积极行动主义者要求立即提高欧盟的透明度,其中包括:

  • 直播欧洲理事会,经济及财政事务理事会和欧洲集团的开会纪要。
  • 发布欧洲中央银行的决策摘要
  • 公开有关的重要协议的所有资料
  • 建立政客的强制性登记制度

 

 

 

充分使用百万欧元盈余—结束财政紧缩

作者 贝尔恩德·里克辛尔

译者 九月迷城

去年,德国的雇员创造了194亿欧元的财政盈余,这是两德统一以来的最高记录。左翼党主席贝尔恩德·里克辛尔(Bernd Riexinger)评论道,现在是扭转社会和经济政策的时候了。不要再实施迫使市政当局进行破坏性地削减和损坏公共利益的财政政策。联邦政府现在需要大力投资未来。

相反,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Minister Schäuble)竟说:“我们不能对一切人大包大揽”。在一个执政联盟加剧整个社会向右翼转变,而且口号变得更加民族主义,要求削减对难民的社会开支和完全隔离的时期,我说:这个国家的大多数人承受不起这样一位财政部长,他坚持削减开支的意识形态,提不出任何经济上的理由。在一个有能力的国家和民主的社会中失去的人民的信任,可以通过明确地投资公共利益和就业的信号来重新获得信任。

迫于“债务刹车”和对公共部门的私有化和裁员执迷的压力,我们已经接受了太多社会住房和工作援助的削减了。移民并没造成这种种问题——只是让这些问题变得特别明显而已。几百亿欧元的预算盈余最终要得到合理的运用。

2016年,我们需要一个250亿欧元的联邦政府的直接行动计划,让我们的国家能够为所有人都提供一个未来:

  • 50亿元用于非盈利,社会住房
  • 50亿元用于教育
  • 50亿元用于加强安全和公共部门
  • 50亿元用于公共就业和一体化
  • 50亿元用于打击资本外逃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