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6年08月03日 20:06

印度制造:给公司的胡萝卜,给工人的大棒

Tapukera本田工人访谈:剥削与政府的镇压

作者 Thozhilalar Koodam

两体 译    尘沙 校

13973-1

在Tapukera Rajasthan的本田工厂里的发生的让人惊奇的事件没有被报道。2月16日,罢工的工人受到了警察和雇佣打手的攻击。一百多名工人受了重伤,44名工人被逮捕,以用石块袭警、引起骚乱的名义被起诉。上周我们和三名在德里工作的正式工交流,他们的年龄都在22到24岁之间。他们详细地描述了工人在工厂里面临的困境,还有他们在工厂里建立工会的尝试,以及管理层和州政府接下来对他们进行的攻击。我们答应不会公开他们的名字并在下面以K、U、A指代他们。

13973-2

本田工人罢工

问:你能简要地介绍一下你们所在的工厂和你们的事情吗?

U:这座工厂2011年建立,有大约4000名工人,其中只有472人是正式工,其他人都是通过各种代理而来的临时工。算上津贴,目前正式工的工资是22000卢比,临时工的工资大约是10000卢比。虽然他们干的活和我们正式工一样。

A:大多数像我们三个这样的正式工都是在2011年直接从各所技术学校招聘的。我们先是作为实习工工作了三年,又作为临时工工作了六个月,最后才成为正式工。当我们从实习工变成临时工的时候,工资有了“显著”的增长,每个月竟然增长了20卢比!

K:在这段时间里,我们为成为正式工而紧张地工作。不夸张地说,是我们建立了这座工厂,我们为此感到自豪。

 

问:能简单地说一下,是什么样的环境迫使你们去成立工会的吗?

K:我们的工作环境十分艰苦,而且管理层不准备理睬我们一长串的抱怨。我们意识到,只有一个联合了正式工和临时工的工会,才能迫使管理层同我们谈判。

U:从工厂到我们的居住地没有任何班车,所以我们只能去坐小汽车。一辆本应乘坐7-8人的汽车,每天晚上都会塞进超过30人。每天八个半小时工作后,我们在下班途中遇到的困难是你无法想象的。我们的住处附近满是地痞流氓,我们晚上经常被他们敲诈。这是我们一直要求班车的原因,但是管理层从不在意我们的要求。食堂的饭菜真他妈的差,里边经常有蟑螂,如果我们抱怨,上边就告诉我们爱吃不吃。即使不情愿,我们也经常被强制去加班。

A:我们的一个同志连续加了三天班,第四天他拒绝再加班时,监工扇了他一巴掌。在车间里,我们就是这么被对待的。临时工的情况更糟,如果哪个临时工请了一天假,即便是因为生病,他也会被告知一年后不会续约。正式工常常因为一点小事被侮辱,临时工则会被辞退。

K:工厂组装各种像Activa这样的本田摩托车,零件来自外面,组装一辆摩托车仅仅需要22秒。厂里有两条不同的流水线。没有换班,所以除了半个小时的午餐时间和两次茶歇之外,我们得不停地工作。我们一直抱怨的一点是,我们需要劳动保护。厂里没有提供任何劳动保护措施,如果哪个临时工要求这些东西,他就会被辞退。如果是正式工,他就会严重警告,并被教育把注意力放在工作上。有一次在流水线上工作时,一个旋转的棒把砸到我脸上,我的右脸被砸烂。开始我没有意识到这些,但是当血开始涌出来的时候,我的一个朋友发现了。我向一个监工叫喊,他走过来问我发生了什么。当我告诉他发生什么之后,他说他还有别的要忙,让我去人力资源部。去了之后,他们只给了我500卢比,让我的一个朋友带我去私人诊所,还告诉我接下来两天不要来上班了。

A:有时当得知检查员要来检查工厂时,我们就会被要求停止生产和打扫卫生。我们就不得不更快地工作,把组装时间降低到20秒,以弥补工厂停工几个小时的损失。荒唐的是,先让我们花时间打扫卫生是他们,让我们加快工作以弥补损失的还是他们。总之,我们受到的对待是严厉的和没人性的。

 

问: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建立工会的,管理层对此有什么看法?

A:2015年7月26日,我们决定建立包括所有工人的工会,同年的8月6日我们就开始注册。我们已经得到了几乎所有4000名工人支持成立工会的签名,其中有227名主要代表的名字在注册过程中已经被提交。但是注册过程毫无进展。一开始我们就被蒙在鼓里。在最近,通过我们的律师,我们才发现民事法院向我们发了三个关于227名代表签名问题的通知。然而,难以置信的是,在这之前我们没有收到任何通知。通知中说,管理层提交了227个工人中的21个声称不支持建立工会的宣誓书。但那21名工人一直和我们在一起,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宣誓书。我们感到自己被耍了。

K:管理层认为从不同地方招工可以阻止工人的联合。但是他们错了。不仅正式工自己令人震惊地团结起来了,他们还和比他们遭受更深压迫的临时工紧密地团结起来。

U:本田声称他们是世界汽车行业的领导者。但是,当我们要求像安全防护这种最基本的东西时,人力资源部总是回答说他们这没有这些东西。在为工人提供最基本的东西这方面,他们表现得像一个小企业。

 

问:目前你们的情况怎么样?

U:如你所知,我们现在是危险的。44个同志被罗织罪名关进监狱。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2月16日后从家里被抓走。媒体对此默不作声。我们曾多次试图联系劳工部,但是当我们打电话给他们时,他们就说我们拨错了号码。我们感觉到,似乎媒体和政府中的每个人都与本田的管理层狼狈为奸。

在这个时候,本田给所有的正式工发去终止合同通知,让所有正式工停职。同时,所有的临时工都被解雇。他们又从其他地方紧急招了一批临时工,他们中有很多人将要从中学毕业,还没有拿到学位证书。我们得到的第一手消息说,为了训练这些工人(他们还没有经过技术培训),管理层强迫他们24小时留在工厂,还扣留了他们的学位证书以防止他们逃走。但是我们知道生产已经停止,想让他们取代我们不容易,工厂刚建立的时候我们就在这儿工作了。

K:也是在这一天,我们举行了罢工并且遭到了警察的袭击。本田在古吉拉特邦建了一个更大的工厂。这样的话,即使这里停工了,古吉拉特邦更大的工厂也可以弥补本田的损失。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斗争变得更困难了。

A:但是这不会让我们动摇,我们不仅要解救我们的同志(在这个访谈4天后他们得到了保释),而且要要为成立工会而继续斗争。

 

文章评论(0)
回复
468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