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流击水 2017年01月04日 11:24

人工智能时代,社会主义是劳动者唯一的出路

人工智能时代,社会主义是劳动者唯一的出路

 文/黑夜里的牛

 

法西斯可怕,但还有比法西斯更可怕的

早在经济危机爆发的第二年,齐泽克在《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是闹剧》一书中批评了认为危机一定会造成左翼兴起的机械观点,指出种族主义在欧美世界取得主导地位的可能性。几年过去,种族主义的极右势力已经在法国、奥地利等欧洲国家兴起,今年特朗普在美国的胜选,更是预示着法西斯主义在全球死灰复燃,越烧越旺了。

经济危机推动着阶级斗争的发展,而这种斗争越是发展,传统资产阶级的那套统治术就越来越不能满足需要。为了对抗左翼的兴起,必须有一套强大的意识形态。种族主义、法西斯主义正是这样的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的实质就是把一切问题都推给外国人、外族人,用民族矛盾掩盖阶级矛盾。多数国家里的法西斯主义势力仍然停留在种族主义阶段,还没有向人民的民主权利发起进攻,这是因为他们的敌人相对较弱,还没必要走到这一步。在左翼比较强大的国家比如土耳其,法西斯主义政权已经充分暴露出自己反民主反人民的本质。

3

在二十世纪,人类用了二十多年时间(墨索里尼上台到二战结束),牺牲了几千万人,才战胜法西斯主义,避免了走向恐怖野蛮的前景。到了二十一世纪,人类似乎又不得不与这个怪兽做斗争。在上一次史诗般的斗争中,充当中流砥柱的是苏联这样的工人政权。无论一个人持有什么样的政治立场,都无法否认,苏联做出的牺牲和取得的成就是盟国中最大的。而这一次斗争中,苏联已经不在了。如果在某个阶级斗争激烈的大国,法西斯主义者取得了政权,人类是否还有能力战胜它呢?这是很难说的。即使人民最终能够赢得胜利,也很可能比上一次斗争更加漫长,更加曲折,要付出更大的牺牲。

法西斯主义力量的兴起,很容易造成进步力量把精力聚焦在“保卫民主制度”上。为了避免恶魔上台,只能与伪善的骗子合作。比如在美国,桑德斯为了对抗特朗普,不得不跟希拉里结盟。在二十世纪,类似法国“人民阵线”这样的民主联盟在反法西斯斗争中取得了很大成果。同时,也做出了许多让步。今天,为了对抗法西斯,左翼、劳动者们,是不是也要先把革命的要求放在一边,先保卫民主呢?

我们当然不会反对一切民主力量联合起来对抗种族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本文的目的,是要提醒所有劳动者们,在法西斯之外,还有一个更加恐怖更加野蛮的前景正在靠近。什么东西比法西斯还恐怖呢?那就是机器人。或者更准确的说,是掌握机器人的资本家。

 

机器人尚不能全面取代工人,但走在取代工人的路上

最近几年,人工智能技术取得了较大的进展,无人驾驶汽车初步应用,智能客服机器人的普及,以及更为标志性的阿尔法狗击败人类棋手,都不断地提醒整个社会一个新的时代正在向我们走近。正如资本主义文明中的一切科技进步一样,人工智能技术也具有两面性。一方面,人工智能的发展和应用可以极大地提高生产率,把人类从重复性劳动中解放出来,可以有更多时间去从事创新研究类工作;但另一方面,又会造成大量劳动者的失业,把许许多多普通人抛入赤贫的境地。

机器,自动化技术,从一开始就是资本对抗劳动的武器。人工智能在工业领域和科研领域取得的每一项重大发展,都会被用来恐吓普通劳动者。

体力劳动者的就业面临工业机器人的威胁:

1-jpg

脑力劳动者同样面临人工智能软件系统的冲击:

“持‘相对优势’观点的经济学家不认为机器会对人类劳动力造成威胁,因为每个岗位都是由有专业技能的人或机器从事的。当机器在某些领域胜任的时候,必然会有更加由人来胜任的岗位需要人类来从事。然而这种论调过于乐观了,更有可能发生的是,现有的蓝领工作将被少量的机器取代,而人工智能将会夺走白领的工作。以人工智能平台Quill为例,它已经可以撰写原来由白领完成的新闻和商业报告了。Quill可以快速地从大量的信息平台中精准地搜索到有用的信息,然后组织成一篇完整的文章。专家预测,在未来的15年内,90%的文章将会由类似于Quill这样的算法型软件完成。

商业机构、社会机构以及政府存有大量的信息和数据,而Quill一类的技术平台开启了利用这些资源的一扇大门。以大数据为例,以上机构在运行的过程中,在比如搜索引擎、社交网络、邮件等等渠道上累计了无数的未被探索然后又非常有价值的信息。正是大数据使得‘机器学习’成为可能。我们可以简单的这样来理解机器学习:机器通过探索大数据来自我训练,形成某种算法;算法成型了以后,将会主动去寻找新的数据从而不断的自我进化。‘机器学习’将对以知识技能为依托的职业造成威胁:

从短期来看,大数据会将有些职业和任务变得自动化,比如记者和分析师等等;而从长期来看,大数据将会变革现有的公司和政府的管理方式,随着基于大数据的平台预测能力全面超越人类的判断,原来需要人类去从事的收集与分析信息类的岗位将会消失;同时由于各类组织的结构将会更加扁平,从事分析类、乃至中层管理人员的岗位也会消失。

白领工作的自动化会很快到来,并首先冲击大学毕业生,因为大学毕业生从事的初级工作会是最快被人工智能所替代的。即使是像律师行业这样专业的领域,由于像E-Discoveryz这样软件的存在,年轻的律师也会受到威胁。当然,人类与机器共同合作的阶段一定会有,然而这个阶段会非常短暂,很快,机器将会学会所有人类的技能,并且做的更好,更省钱。

—— 《就像机器人自动化取代部分蓝领 人工智能将会夺走白领的工作!!》http://www.robot-china.com/news/201512/15/28351.html

人工智能真的发展到可以全面代替人的地步了吗?这些报道是不是危言耸听?

其实,人工智能技术在制造业领域的应用很早开始了。日本在上世纪80年代就建造出来无人工厂。但是,日本的劳动者并没有被完全替代。这一波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之所以激起如此大的社会反响,是因为在知识生产和信息处理领域的AI技术,已经驱动着知识和信息生产从小生产或者工场手工业走向“机器大工业”,不仅让许多手工进行信息处理的脑力劳动者失业,同时让许多脑力劳动去技能化,变得很简单,脑力劳动者成为复杂的机器系统的附属品。白领阶层都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自然能想到科技发展和自身生存之间的冲突,这种冲突引发的焦虑又反映到知识界,反映到网络上,造成普遍的焦虑。如同所谓“阶层固化”的问题一样,白领阶层的焦虑是当前这一轮人工智能技术发展受到如此多关注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其实,从技术角度来说,现在的机器人仍然处于从机械的自动化机构向真正意义上的机器人转变过程中。机器人已经有感知能力,也有一定的判断能力,但这种能力仍然未达到普遍化的程度。机器人基本上无法从其主人那里直接获取指令,并自主分析,然后采取行动。通用性机器人的出现,有待自然语言领域、机器感知等领域更进一步的发展。

因此,我们仍然可以把当前的人工智能技术看做是新一波的自动化浪潮。工人阶级从工业革命之初就一直遭受着自动化的冲击,同时又随着自动化技术的发展而发展,这一次自动化浪潮同样不会把工人阶级淹没。资本家使用的大量自动化机器,并不能取消人的劳动。在许多领域尤其是服务业,人的劳动仍然是不可获取的。比如,一个超级市场无论使用多少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但仍然需要工作人员,否则整个超市将变成一个巨大的机器系统。因为资产阶级还需要无产阶级给他们干活,所以传统斗争方式如罢工等,仍然可以发挥作用。

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媒体上谈论的机器人全面代替人的未来前景,并不全是危言耸听。当前的机器人技术的发展,正朝着通用机器人的方向发展。科学家们正试图研究出能够在工厂、超市和医院里代替工人、营业员和护士的通用机器人。

 

通用机器人:资本家的终极武器

科学家们认识到,通用机器人的出现,将会带来人类社会的根本性改变。

2

《专访北航机器人教授、博导王田苗(上):人形机器人未来十年都很难投入商用》http://www.leiphone.com/news/201605/abredIG8bzdR9QiO.html

资产家目前本来就是在发号施令,至于谁来完成,是工人还是机器人,是办公室的白领职员还是人工智能程序,对于他来说区别仅在于成本,在此之外的东西,比如什么人与自然的和谐之类的宏大命题,是根本不会考虑的。

我们知道,工业革命之前的产品基本都是靠劳动者手工完成的,人是生产的核心,随着机器的广泛采用,劳动者逐渐变成机器的附属物,这对于劳动者的体力和智力当然有损害的,马克思、恩格斯以及他们同时代人的著述中记录了很多资本主义大机器工业导致工人畸形发展的事例。但是,资本家为了牟利,同时在竞争的压力下,不可逆转地会日益扩大机器的使用,让越来越多的工人变成机器的附庸,基本不会考虑工人的全面发展之类的问题。二百多年来,资本家老爷们一直是这么干的,从来没有停过,所以我们没有理由认为,他们会为了避免人类因失去劳动机会而遭受毁灭,就拒绝用具有合格职能的机器人代替工人。

资本家媒体一边用仅仅只能算作是自动化程度机器的“机器人”和“AI程序”来吓唬劳动者们,同时,为了打消或者至少是减少人们对那个不可避免的恐怖前景的忧虑,就用这样的说法来宽慰人们:机器人要代替人就必须具备意识或者说自我意识,只要机器人还没有自我意识,那就仍然是为人类所控制的,因此就不用担心。

只要机器人没有自我意识,就不会造反,那么拥有机器人的资本家当然不用担心。但是,人类不是只有资本家这一种,资本家人数少,也代表不了人类。对于人类中的多数即普通劳动者来说,如果研究出了能把他们彻底赶出劳动场所的机器人,就意味着全面失业,意味着死亡。这样的机器人,其实不用具备自我意识,只要能听懂主人的命令,像一个普通工人一样,完成任务的就行了。话说回来,资本家眼里最好的工人,不就是像机器人一样的工人吗?没有情感,没有欲望,除了干活就是吃饭休息补充体力准备第二天继续干活。机器人更好,连休息基本都可以免了。

与“自我意识”这种人类还没有完全搞明白的东西不同,可以代替绝大多数普通体力和脑力劳动者的实体机器人以及人工智能程序所要求的技术,基本都已经在研究之中而且不断取得突破。许多人都会问,什么时候会出现这样的通用机器人呢?其实当我们讨论这个问题时,完全没必要去预测具体的时间,只要知道一点,那就是目前没有任何技术上的困难可以阻止人类制造出这样的机器人。不过,经过与研究机器人的计算机科学家交流,比较合理的估计是50年上下,快的话三十四年,慢一点也就八九十年。即使一百年时间,也不过比一个人的寿命稍微长一点而已。我们这一代劳动者的儿子或者孙子辈,就将面临一个前所未有的敌人,而资本家是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一旦达到这样的技术拐点,劳动和资本长达几百年的史诗般的斗争将被推向最终的决战。如果工人阶级失败了,如果劳动人民没能战胜资本的力量,那么,人类中的多数将会遭受难以想象的灾难,而资本家则会用机器人管家和机器人士兵来打造自己的天堂。就像美国科幻片《极乐空间》中演的那样,有钱人组成一个独立的国家,住在天上,而穷人则住在地球上,自生自灭。《西部世界》之所以是胡扯,因为他们把人都看作是资本家有钱人。机器人取代人类工人之后,最大的社会问题绝对不是无聊。普通工人也根本没有机会去玩弄机器人,因为人类工人在资本家眼里,连机器人都不如了。饥饿,而不是无聊,才构成当时多数人日常痛苦的主要内容。

这样的社会对于人类劳动者来说,绝对是一个毫无希望的地狱般的世界。完全可以想象,有钱人在有机器人士兵守卫高墙之内,不断用生物技术来自我优化,最终制造出一个从智力上和体力上都完全超出当前人类的“新人类”。而生活在外面的那些人,那些工人农民白领乃至相当一部分专家和知识分子的孙子或者重孙子们,能不被消灭掉,在保留地里活着就谢天谢地了。人类在利益面前能表现出什么样的残暴,想一想美国印第安人的命运就知道了。

一些科学家认为,人工智能技术发展会让全部人都过得更好,可以有更多时间来从事创造性劳动。这完全是一厢情愿的想法。美国工厂搬到墨西哥中国之后,当地的工人大量失业,也没见到这些人能够转而搞什么创造性劳动。读了大学想要从事创造性劳动的年轻人,毕业时发现并没有多少创造性劳动岗位提供给他们。现存秩序的辩护士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欺骗普通劳动者,让他们看不到前面的危险,老老实实地走向毁灭和死亡。

不过,通用机器人出现后,并不会马上把全部人类工人都代替了。在一段时间里面,资本家仍然会雇佣人类工人。电影《极乐空间》里一个有意思的情节是,有钱人已经可以用机器人士兵来保护自己,机器人警察来维护地球的治安,机器人医生看病,却仍然让人类来制造机器,观众不免会有疑问:难道机器人不能制造机器人吗?

当然可以。之所以还雇佣人类来制造机器人,是因为人类劳动力太便宜了,比雇佣机器人还划算。一旦资本家可以用通用的机器人工人代替人类工人,原本那些用来维持工资的组织和斗争手段如工会和罢工等都不管用了,劳动力价格当然会压低到很低的水平,远远低于其劳动力价值。在这种情况下,资本家觉得雇佣人类劳动力有利可图,就仍然会使用,就像美国资本家觉得雇佣中国工人划得来,就把美国工厂关闭,跑到中国来开厂一样。区别在于,当前资本家用中国工人代替美国工人,用印度工人代替中国工人,用非洲工人代替印度工人的做法,总是会遭遇地理和人口的限制,当全世界所有人都卷入资本主义生产时,资本家没有地方可以继续转移了,工人阶级斗争的冲击力将会越来越强。而当资本家使用机器人代替人类工人时,就没有这个限制,因为机器人工人可以直接生产出来,不需要谈恋爱生孩子养育教育等诸多环节。这样人类工人的工资就可以一直保持在很低的水平,甚至可能低到无法维持整个工人阶级队伍,最后逐渐因为营养不良而消亡掉。资本家不会CARE,因为他们随时可以用机器人顶上去。

 

社会主义是人类唯一的出路

如此反人类的社会,有没有什么办法逆转呢?

办法有两个,1)防止科技进步到可以制造出通用机器人的水平;2)让通用机器人为劳动者服务而不是跟他们竞争。

对于1),我们知道,资本家们之所以有研发通用机器人的动力,是因为这样的机器人可以使得他们获得比雇佣人类工人的同行更高的利润。对利润的追逐,是最近两百年机械化自动化的基本动力。通用机器人无非是这一历史进程的延续而已。由于现在绝大多数资本(物质形态为工厂厂房、机器、矿山、耕地等等)都掌握资本家的手里,劳动者没有任何权利要求资本家停止科研计划,也没有力量来把这个要求强加给资本家。除非工人把资本家的生产资料夺过来了,自己当决策者,当然就可以决定是否进行某项技术研发了。但是到这个时候,工人还会害怕通用机器人吗?

在当前的私有制下,绝大多数通用机器人都会为少数富裕的个人服务。劳动者如何才能让通用机器人为自己服务呢?只能让所有人都去当所有通用机器人的主人,也就是说,只能通过用财产的公有制代替私有制来实现。因此,要实现2),跟实现1)的条件一样,都是必须让劳动者掌握生产资料,使科技造福全民。

4

在一战的时候,卢森堡曾说,那是一个“不是社会主义,就是野蛮”的时刻。为了避免战争毁灭文明,人类必须走向社会主义:

“有一次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说,资产阶级社会面临着一种两难处境:不是向社会主义过渡,就是向野蛮状态倒退。从我们欧洲文明的高度水平来说,“向野蛮状态的倒退”是什么意思呢?恐怕我们大家迄今都是不加思考地阅读和复述这句话,却没有预感到它所包含的可怕的严肃意义。此时此刻环顾一下我们的周围,就会懂得,资产阶级社会向野蛮状态的那种倒退是什么意思了。这次世界大战就是向野蛮状态的倒退。帝国主义的胜利会导致文明的毁灭。——在一场现代战争的过程中,这种情况是偶而发生的;如果听任现在已经开始的这一世界大战时期不受阻碍地发展下去,直到得出最后的结果,那么文明的毁灭就是彻底的了。因此,正象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在一代人的时间即40年前所预见的,我们今天面临的抉择是:或者是帝国主义胜利和所有文明遭到毁灭,就象在古罗马那样,人烟稀少,土地荒芜,人种退化,一大片墓地;或者是社会主义胜利,也就是国际无产阶级反对帝国主义及其方法即战争的有觉悟的斗争行动取得胜利。这是世界历史的一种两难处境,非此即彼,天平正在上下摆动,要由有阶级觉悟的无产阶级来决定。文明和人类的未来取决于无产阶级是否有刚强的决心把它的革命斗争之剑投放到天平上。在这场战争中帝国主义取胜了。它用血淋淋的剑屠杀人类的残暴行为占了优势,天平倾向苦难与耻辱的深渊。只有我们在战争中并且通过战争学会怎样使无产阶级挺起身来从统治阶级手中一个奴仆的角色变成自己命运的主人,我们才能抵销这一切苦难与耻辱。”——《社会民主党的危机》

同样,我们也一定会走向那样一个时刻:要么是劳动者们起来消灭私有制,把全部科技成果都变成全人类的财富;要么是被资本家击败,变成一个彻底失去未来的物种。

在许多知识分子的眼里,二十世纪的共产主义实践是一场彻底的灾难。一提到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公有制等概念,他们脑海里就立马展现出集中营、大批斗、饿殍满地的图景。在这里,我们无意为共产主义的历史实践做辩护,这样的工作其他人已经做得很多了。在这里,我们想要指出的是:即便财产共有的共产主义制度造成了怎样恐怖的历史,人类仍然必须在这场失败的道路上重新走一次。拒绝走这样的路,或者没有赢得机会走这条路,或者这条路还是没有走通,占人类99.9%的工人、农民、小资产者、大多数所谓的中产阶级都会面临无尽的痛苦和毁灭。

如果谁觉得自己能够不走社会主义道路,同时避免毁灭,那就请问问自己是否有钱买到上流人国家的公民权,或者有什么独到的本领,是人工智能技术无法取代的。部分科学家或者艺术家(取决于有钱人喜欢什么艺术)这么想是合理的,大多数劳动者这么想,就是自我欺骗自我麻醉了。部分知识分子自以为属于能够享受机器人仆人服务的高等人,其实在高等人看来,他们无非就是一些工具而已。如果人工智能也能够开始写评论写书,要这些知识分子做什么呢?不少知识分子帮助统治阶级散播幻想,最后连自己也相信这些幻想了。

在未来的几十年里,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小农和小资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斗争都会越来越剧烈,越来越多的人被抛向无产阶级的队伍,而无产阶级中也有越来越多的人长久地失业。而自动化技术的普及所带来的利润率下降,一定会让危机一次比一次深入,一次比一次更难以复苏。在这种长期的斗争中(反法西斯主义的斗争是这场斗争的组成部分,但工人阶级领导的劳动人民必须把民主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统一起来,不能再为了保卫民主来推迟甚至压制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如果全体劳动者团结一致,在资产阶级掌握可以代替人类劳动者的机器人以前就夺取了权力,那么,一个自由、民主、幸福的未来就一定会在我们面前展开。如果劳动者没能团结起来,或者团结起来斗争失败了,当资产阶级大规模使用机器人代替人时,也一定会激发全面的社会危机,就像当年的砸机器的卢德运动一样,工人为了生存不得不起来反抗。这样的斗争一定会演变为武装起义(当年英国政府为了镇压工人叛乱,把上万对拿破仑作战的军队调回去了),这样的抗争也一定会震撼各个社会阶层,深刻地动摇现存秩序,如果全体劳动者能在这样一个时刻联合起来,仍然有很大希望赢得这场最终的决战,掌握自己的命运,开创新的历史纪元。如果劳动者们输掉一次又一次战斗,连决战也输掉了,那就只能向有钱人祈求施舍,给自己一条生路。但是几十亿劳动者最后能留下多少,就只能听天由命了。因此,劳动人民必须赢得胜利。

充分认识到危险,并不必然导致悲观,相反可以促使人们更好地去战斗。劳动者在人类中占多数,只要他们团结起来,前途就是光明的。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