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7年01月18日 21:17

全世界的极右翼政党都在期待川普的总统就职

 C.J. ATKINS

译者:王小嗨

14640-1

2016年8月24日,奈杰尔·法拉奇(英国独立党前领袖和英国脱欧运动的头头)在密西西比州杰克逊市的川普竞选集会发言。| 杰拉德·赫伯特/美联社

在川普当选总统即将就任的前夕,他被指控是俄罗斯情报部门扶植他当选,这个爆炸性新闻让他狼狈不堪。这些在CNN和Buzzfeed上发表的指控,使得总统换届的过渡期陷入动荡。这个丑闻并没有让川普的最狂热的国际支持者退缩。也许川普在美国已经是在水深火热中,但是他那些国际上的右派崇拜者们仍然在期待他在1月20日的总统就职。

自从11月川普取得选举人团胜利,全世界的极右翼与极端国家主义政党的党棍们都在大力给川普唱颂歌,并且丝毫不掩饰对与他们灵魂共秩的川普进驻白宫的兴奋。这些极右派与极端国家主义分子与川普分享了同样的意识形态,所以他们希望川普胜选的经验可以同样应用到他们自己的竞选运动中去。

14640-2
希腊金色黎明党成员在雅典的集会。新自由纳粹组织称赞川普的胜选是所有「纯净种族国家」支持者的一次胜利 |美联社

这些极右翼与极端国家主义的政党都相信川普的总统任期会使全球地缘政治平衡右转,并且会有助于种族主义候选人的竞选。就跟川普一样,这些政党和竞选运动都企图利用工人阶级群众的不满与苦难,声称他们的政纲可以解决这些经济与社会问题。

尽管总统当选人和共和党发言人都试图否认公开性的种族主义和仇外本性,但类似美国的三K党和白人种族主义者的川普海外粉丝后援团则公开称赞川普的伟大在于他的种族偏见。

 

川普粉丝国际后援团

 

希腊雅典的新自由主义纳粹运动金色黎明是川普的早期热忱追随者,在历史上他们曾经谋杀政敌,煽动人们暴力驱逐移民,而现在他们声称川普的胜选是「一个伟大的全球变革的开始」。

他们视川普的胜选为一连串极右翼胜利的开始,称「奥地利的国家主义分子盛行、法国的玛丽娜·勒庞和希腊的金色黎明」将会延续这个趋势。

该党还声称,「这是反全球化、反对非法移民和赞成纯净种族国家的力量的一次胜利」。他们还表示希望川普与俄国的普京建立一个紧密的合作关系。

14640-3

前国家总统候选人玛丽娜·勒庞(左)和荷兰自由党党首海尔特·威尔德斯(右)在欧洲国家主义者的助选川普会议中 | 美联社

佛罗莱恩·菲利浦特是法国国民阵线总统候选人玛丽娜·勒庞的一名顶级战略家,他发布推文说「他们的世界在崩坏,而我们的世界正在创制」。菲利浦特的确有理由感觉兴奋,因为根据最近的民调显示勒庞已经在法国总统竞选中飙升至第一名。选民在4月份举行了第一轮投票。勒庞的主要竞争对手是中右翼参选人弗朗索瓦·菲永。分裂的法国社会党的候选人曼努埃尔·瓦尔斯都已经没有胜算了。

弗劳克·佩特里是反移民和反穆斯林的德国替代党的党首,她同样期待右翼连线可以改变世界政治格局。佩特里称美国大选结果是「鼓舞了德国和欧洲」。她认为川普代表了一个「天翻地覆的政治变革」。

谈到北约对俄罗斯采取的对抗立场,这个德国右翼民粹主义者们的头头相信候任的川普政府有能力「重塑跨大西洋关系」。她认为由川普与普京主导的美俄和解,将会「终结两国在乌克兰和叙利亚的巨大冲突」。

海尔特·威尔德斯,荷兰议会议员、荷兰自由党党首。他称赞川普作为一名领袖承担了政治家与媒体的工作。他说川普「只有一个考量…那就是美国选民们的国家利益,为了这一考虑必须解决移民、全球化带来的失业以及他们社会的伊斯兰化」,他进一步强调说川普入驻白宫将意味着人们在「夺回他们的国家」。而他也承诺,「我们荷兰也会夺回我们的国家」。

奥地利自由党是奥地利二战时期纳粹政党的直系后代,最近该党上了头条。自由党党首海因茨-克里斯蒂安·斯特拉赫在纽约川普大厦会见了候任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将军。斯特拉赫在Facebook上发文说,美国的「政治左派、远离群众的政客和腐败的建制派」已经被川普的选民惩罚。

在英国,奈杰尔·法拉奇是英国独立党前党首,在去年取得成功的脱欧公投中经常抛头露面。他说川普就任总统毫无疑问将会是一场「革命」。他认为英国的脱欧和川普的胜选是2016年的「两场年度政治大革命」,并且预言美国走向川普道路将会「比脱欧更伟大」。

法拉奇受密西西比州政府的菲尔布·莱恩特邀请参加就职仪式,他是确认参加川普的总统就职典礼的第一个外国极右翼领袖。在川普刚刚胜选不久,他就发表声明表示他认为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应该委任法拉奇为英国驻美大使。英国政府对此回应称在这个职位上「没有空职」。

在美国北境外的加拿大,国家主义右翼一直缺乏民意基础,并且在主流政治中也没有立足之地。但就这样一个国家,川普的模仿者都已经出现了。自从2015年10月的总统选举中自由党贾斯廷·特鲁多战胜斯蒂芬·哈珀后,保守党就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境地。在这之后的保守党党首竞选中,凯莉·利奇议员把她自己比作川普。

利奇拿着「加拿大价值」的大棒,试图使政府接纳37,000名叙利亚战争难民成为她反移民政治平台的基础。有鲨鱼坦克之称的凯文·奥利里也是川普的追随者,面对这个真正的电视明星和投资大鳄,另一个川普追随者利奇与他必有一战。

近久,俄国是川普联系在一起最多的一个国家。自从11月川普胜选之后,俄国就充盈着对川普胜选的赞美与欢呼。俄国总统普京公开表示要谨慎对待川普胜选,而且并没有官方的祝贺或者寻求更进一步的关系。这都没有影响普京的政治盟友表达他们的喜悦之情。

在美国大选当晚,俄国议会杜马成员们实时收看了选票统计结果。极端国家主义政党自由民主党领袖弗拉迪米尔·吉里诺夫斯基是普京总统的政治盟友,当晚开了一瓶香槟为川普胜选祝贺干杯。「敬唐·川普」,他说,「在叙利亚、在乌克兰,我们可以成为盟友」。他对北约的改变充满了乐观,并且认为美国将不会援助北约了。

 

国际右翼大团结

 

虽然极右翼和极端种族主义政党之间跨国协调仍然不稳定,它们之间联系也是临时的,但这些团体间的交流正在变得常态化。

候任的川普执政团队中一些人公开表达要加强民主党中的川普系与欧洲种族主义运动的国际联系,史蒂夫·班农就是其中之一。蒂夫·班农被布赖特巴特新闻和白人种族主义「右翼替代」新闻平台称为资深战略家。

同样的意识形态让他们走的更近。如果这些极右党派和运动之间的组织纽带得到加固,它们的活动与运动将更加协调,它们的集体和政客的影响力就会大大增加。

1月20日不仅很有可能成为美国政治的转折点,而且很有可能也是世界历史的一个转折点。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