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7年03月01日 22:20

 南斯拉夫新共产党:我们的传统是无产阶级国际主义

本文是2017年2月13日“国际共产新闻”对南斯拉夫新共产党总书记亚历山大·班加纳克(Aleksandar Banjanac)的专访。

14745-1

问:我们看到,最近塞尔维亚的民族主义有回潮的情况。战争罪犯沃伊斯拉夫·舍舍利(Vojislav Seselj)的塞尔维亚激进党,最近在议会选举中获得了22个席位。另一方面,塞尔维亚政府试图为纳粹走狗米兰·内迪克(Milan Nedic)之流平反。南斯拉夫新共产党举行了一系列抗议活动,以反对这些企图,并反对法西斯主义组织在大学里的存在。对于继续反对民族主义,你们党有什么打算?

答:自从我们党成立以来,我们就一直反对各种形式的沙文主义、法西斯主义和种族歧视。现在,在塞尔维亚以及“后”南斯拉夫的各共和国,民族主义已经成了服务于统治阶级和帝国主义目的的合法的意识形态。这种思潮把工人阶级分裂为一个个种族,让他们走向了社会的、物质的、阶级的崩溃。另外,这也给恢复纳粹走狗和修正主义的名誉铺平了道路。

我们一直努力揭露和展示民族主义的背景。在抗议中,我们坚持我们的立场,反对给二战中的走狗恢复名誉。在党的纲领、通告和讨论中,在向党的队伍发出号召时,我们也表达了这种立场。

问:塞尔维亚的总统大选,还有另一次议会选举也可能会在今年举行。南斯拉夫新共产党将采取什么样的立场?

答:南斯拉夫新共产党将提名“斯洛加”(Sloga)工会的主席泽里克·维斯利昂维克(Željka Veselinović)同志作为候选人,作为我们有组织的立场。“斯洛加”是世界工会联合会在塞尔维亚的唯一成员。在选举前,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含有10个议题的参选方案。这些议题涉及到(统治集团)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欧盟和北约的勾结,还涉及到私有化和民族主义,并把它们作为靶子。现在谈论议会选举仍然为时过早。

塞尔维亚的选举制度,对每个参与者是不平等的。如果你在选举之前和选举之中没有足够的财力,你就会不可避免地面临困难。在即将举行的选举中,通过与“斯洛加”的合作,我们将会克服这个困难。

在选举中,我们希望建立一个代表工人阶级的新的基金会,并在我们的党员和朋友之间建立更巩固的组织形式。

问:最近新建的从贝尔格莱德通往科索沃米特罗维察的一条铁路线,在几天前被科索沃的官员中断了,因为火车上用21种语言写了“科索沃是塞尔维亚”的口号。这造成了新的政治危机。你们对于科索沃未来的政治氛围有什么预测?

答:“科索沃共和国”是北约在巴尔干中心的基地。“科索沃独立”是1999年北约部队发动扩张主义战争以及干涉南斯拉夫联盟的结果。

与此同时,这种干涉意味着对科索沃和梅托希亚这一具有战略意义的重要地区的占领。另一方面,巴尔干地区处于美国的控制之下已经有很长时间了。该地区最大的美国基地之一是“邦德斯蒂尔”(Bondstil),它位于科索沃的乌罗塞瓦茨(Uroševca)。最近,关于基地内存在战争监狱的证据被披露了出来。换句话说,我们可以称之为欧洲的关塔那摩。此外,预计特朗普政府将会向科索沃提供新的军事援助。

科索沃和贝尔格莱德的两个政府都是处于同等地位的北约仆从。塞尔维亚政府给列车做手脚,是一种选前宣传。同时这也意味着,政府在西方帝国主义的指挥下,正在逐步承认科索沃。当前的局势只能加剧塞尔维亚族和阿尔巴尼亚族的民族主义势头。

最终,这危及了在科索沃的塞尔维亚族。除了他们之外,任何人都不需要这些步骤。他们能够显示的只是他们的无力。这个议程将继续保持软弱,直到帝国主义彻底占领并宣布结束。维持和平并实现阿尔巴尼亚族和塞尔维亚族之间的团结不会是因为北约的仁慈。双方都是北约的受害者。只有当巴尔干属于巴尔干人民时,他们才能决定自己的未来。

问:俄罗斯对乌克兰的立场,导致欧盟对俄罗斯实施禁运。同时,俄罗斯宣布了一个名为“土耳其溪流”的管道计划,其线路也经过了塞尔维亚。不久之后,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了贝尔格莱德,访问期间进行了俄罗斯和塞尔维亚军队的联合检阅。因为与欧盟正在进行的谈判进程,塞尔维亚政府被批评为表现得太实用主义?对于塞尔维亚政府对这些关系的立场,你有什么见解?

答:是的,塞尔维亚政府表现出了实用主义的立场,一面同俄罗斯进行着谈判,一面又支持法西斯高官和非法总统波罗申科。甚至欧盟也因对塞尔维亚施压不够而遭受批评。这显然是证明了欧盟超然于政府之上的主宰地位。

就在普京访问贝尔格莱德并举行阅兵式之后,政府不得不向北约发表声明,说和北约的协议在当时没有被提及。这些协议给了北约在军事和民事领域的若干优先权。在战争状态下,我们必须把我们对基地、医院和机场的控制权交给北约。

我们不需要这样的实用主义。一个俗语说道,“如果你不喂自己的兵,你就是在喂别人的”。

问:不久前,南斯拉夫新共产党举行了党代会。会上一个引人注目的决定,是依靠你们的青年组织南斯拉夫共产主义青年团实现复兴的意向。在共青团的这次转变中,你们希望得到什么?

答:复兴的意向已经被计划了好几年了。它在我们的第五次非常代表大会上得到了实现。在这一次大会上,我当选为党的新任总书记,而我的年龄还不到34岁。在秘书处、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中,我们还有更年轻的同志。我们党有如此年轻的领导层,这种情况在本地区的共产党里是罕见的。

我们的目标是成为一个强大的工人政党,尽管还有很多的困难和限制。我们需要一个能够满足工人需要的南斯拉夫新共产党。我们还需要组织那些和剥削制度决裂的青年,他们不会将社会主义视为一个怀旧时代,而是把它看作反对资本主义的唯一选择。只要党依靠青年,青年就会依靠我们。

问:南斯拉夫已经分裂为许多不同的国家,你们仍然将南斯拉夫而不是塞尔维亚作为你们的政治规模,这是为什么?

14745-2

答:首先,即使南斯拉夫已经分成了好几个部分,其影响力和资源也都被消灭,我们认为它仍然没有失去其历史意义。

我们是触及了南斯拉夫本身的民族问题的唯一的党。尽管民族问题没有如愿得以解决,我们有把这一地区的人民重新塑造为一个整体从而解决这一问题的意愿。另一个过去的问题是,南斯拉夫内部存在着边界。这是它解体之后发生战争的主要原因之一。

此外,很明显,自90年代以来该地区仍未实现和平。前南斯拉夫各国人民和政府之间的摩擦经常升温。

西方帝国主义的干涉,在经济、物质、国家、社会和教育方面分裂了我们的国家。解体后,他们甚至将他们的政策塞给新的政府。

通过使用南斯拉夫一词,我们坚持着它实际上的合法性。在我们使用这个词的同时,我们也记住了北约的占领。我们坚持认为,所有进步力量必须对这一占领持共同的立场。

自认为是南斯拉夫人的人们仍然存在。他们谴责现在的政治氛围,并支持着我们的党。

问:关于苏联和社会主义理念,你们党的立场和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不同。南斯拉夫新共产党的思想来源是什么?

答:对,我们与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有着完全不同的立场。这种立场主要是关于社会主义建设的原则。

由于我们持南斯拉夫共产党的立场,所以我们也说,1948年之后改变党的名字而建立共产主义者联盟,是一次机会主义和修正主义的改变,这使得他们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倒退了。

在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之后,苏联也开始了修正主义时期。然而,在冷战期间,他们同时也表现出对帝国主义的现实的反对。南斯拉夫却选择在这场以阶级为基础的战争中保持中立。正如列宁所说,每个第三条道路,都是反对第二条道路的。南斯拉夫的第三条道路,拒绝了主导的反对派。因此,铁托发起了不结盟运动。根据这一立场,南斯拉夫已经向帝国主义看齐,并在50年代和土耳其、希腊一起建立了“小北约”。

14745-3

铁托和党的干部们在组织民族独立战争时十分英勇,赢得了革命胜利。铁托在这一历史时期的作用是不可否认的。但不幸的是,他们不能坚持他们发起的革命。相反,他们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起到了“特洛伊木马”的作用,并朝着复辟资本主义的方向发展。

我们的传统来自于南斯拉夫社会民主党及其继承者南斯拉夫共产党。在1948年之前,他们是坚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是忠于第三国际、共产党和工人党情报局的,是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

 

来源:International Communist Press

翻译:Tiedaner Lee

文章评论(0)
回复
466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