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 2017年03月08日 21:32

震撼世界的1917年3月8日

震撼世界的妇女节

14780-1

翻译:mud cake

没有人意料到这会发生。

一个月前在苏黎世的一次青年社会主义者的集会上,尚在流亡中的列宁说道:“我们老的一代可能看不到未来革命的决定性战斗了。”

没有人为这一事件做过谋划或者号召。孟什维克苏汉诺夫(Sukhanov)说到,“没有一个政党为这个伟大转变做好了准备。”

社会革命党人晋季诺夫(Zenzinov)报道说,“对我们来说,这场革命是一个巨大而喜悦的惊喜。”

布尔什维克尤卡罗夫(Kayurov)回忆说,“没有人认为,当时有立即爆发革命的可能性。”

在这一天——国际妇女节——出现的仅仅是集会、演讲和传单。即便是在彼得格勒无产阶级中心的布尔什维克党的维堡委员会也反对号召罢工。和警察冲突而可能导致的血腥失败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革命者们走在了事态发展的后面。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一年1月9日(俄历)的意义。这一天是1905年星期日血腥屠杀的纪念日。在这一天,首都发生了对战争、通货膨胀和低工资的大规模抗议,一百家工厂的15万工人走上了街头。

和彼得格勒类似的示威在其他地区也发生了——莫斯科3万人,巴库油田1万4千人,乌克兰哈尔科夫1万人。这一天的抗议发展成了持续数周的、势头越来越大的示威浪潮。

到1月底,大约100万工人,占全体工人的四分之一已经行动起来了。对面包的简单要求,同结束战争、推翻政府、进行第二次革命(译者注:1905年革命是第一次革命)的政治要求混合在一起。

但是,罢工让工人阶级疲惫了。武器必须保持锋利。所以,在2月23日(公历3月8日)到来之前,没有人号召罢工。从三点开始,很多女工就已经冒着寒冷的天气排队等待购买面包。排上4个小时,可能得到两个面包卷,也可能只看到“面包卖光了”的标语而什么都得不到,然后在工厂或者金属加工铺中呆上12个小时。

彼得格勒的女工们忍受着双重压迫:一边在工作场所忍受着恶劣的环境、超长的劳动时间和低工资;一边在家中忍受着每天生活的辛劳和贫穷。

她们中间许多人的兄弟、丈夫和儿子被征入军队。许多人因为饥饿和疲劳而面色苍白。有时,她们两三天吃不到东西。有时买到面包后,她们会在胸前画十字,甚至喜极而泣。当一条面包都会让人落泪的时候,革命就临近了。

开始是俄国无产阶级最底层的那些人。维堡区的7千名低薪的纺织女工走上街头要求得到面包。她们向附近的工厂进发,号召其他人走出工厂。

到上午10点,有2万人罢工了。中午,人数增加到5万。到了下午,随着工程工厂的男工们的加入,罢工人数进一步激增。

在那一天结束之前,有9万人参加了罢工。妇女和儿童的人群把城市中两个区的食品店抢光了。

这意味着什么呢?没有人能够确定。城市里不到四分之一的工人参加了,行动只限于北部的维堡和彼得格勒的几个区。特别是,普梯洛夫的4千名男工,俄国最大的、最有战斗力的强壮的劳动力人群,还没有走上街头。在那里没有发生冲突和伤亡。

当局已经为事态的升级做好了准备。在内政部长亚历山大·普罗托波波夫(Alexander Protopopov)的全面授权下,城市被分成了6个警区。为了应对动乱,建立了3道防线:警察、哥萨克兵、卫戍部队的士兵。警察被武装成准军事部队,其中一部分骑着马。

哥萨克,传统的沙皇铁骑,是从南方草原招募的小绅士和富农中招募的。他们手中有鞭子、军刀、手枪和卡宾枪。据说一共有1万2千名警察和哥萨克。即便他们失败了,后边还有驻扎在城市里的不少于15万士兵。

无论是革命者还是当局,都没有觉得2月23日(公历3月8日)的事件同过去6个星期里的许多事件有什么不同。

前者仍然没有发出行动的号召。后者则仅仅采取了有限的安保措施。多余的面粉被送到一些大的面包店,士兵被部署到整个城市的关键位置,皮鞭被发到了哥萨克手中。这就是所有的事情。

大多数人的可能会同意近卫女诗人季娜依达·吉皮乌斯(Zinaida Gippius)的观点,她认为这不过是一场“饥饿导致的普通骚乱”。当时还没有人意识到1917年妇女节的真正意义。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