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7年06月07日 20:43

澳大利亚工人反对加班费下调

抵抗特恩布尔对工人的战争

2017年3月5日

14825-1

(译者注:特恩布尔是澳大利亚现任总理。)

作者Susan Price是一名工会分子,也是“社会主义者联盟”(Socialist Alliance)的一名全国召集人。

最近,“公平工作委员会”(Fair Work CommissionSusan Price)决定下调周末及公共假期加班费的费率。对于大型零售业和服务业企业的老板们来说,这是一次意外的收获。而对于七十万低收入的工人来说,却是工资的大幅下降。

由澳大利亚工会理事会(ACTU)提供的数据显示,餐饮服务业和食品工业工人的平均周薪仅为524澳元,零售行业也只有687澳元。对比全体澳大利亚工人1163澳元的周薪,你就可以看出“公平工作委员会”的这一决定是多么的残酷。

不少企业已经公开宣布,他们仍将向其雇员支付足额的周末加班费。哈维诺曼(Harvey Norman)靠着下调加班费而节约了100万澳元。消费者们抵制这一类零售业巨头的消息,已经在社交媒体上传播开来。

因为感到了压力,小型企业联合会已经宣布,对现有雇员不执行新规定作为过渡。前联合就业部部长艾瑞克·巴贝兹(Eric Abetz)也主张这一方案。

显而易见的是,这一决定十分不受欢迎,也激起了对政府和雇主的不少反对。让我们继续坚决地反对这项措施吧!

作为回应,工党和绿党已经试图提出提案,要求联合政府保护工人的实际收入。

工党提出的“2017年公平就业修正案草案(废除为期四年的复核及其他举措)”,于2月27日提交给了众议院。但到目前为止,联邦政府已经动用了很大力量来破坏对关于这一提案的辩论。

澳大利亚工会理事会主席盖德·科尔尼(Ged Kearney)在2月27日表态说:“公平工作法案可以被改变,一系列新条款的裁决可以给出一个新的决定。总理是知道这些的。但从他最近的评论来看,比起保护那些工人,他对迎合大企业支持者更感兴趣。”

《年代》(The Age)杂志的政治编辑迈克尔·戈顿(Michael Gordon)在3月1日对政府的干预措施提出了一个议案,他写道:“这将涉及两件事情。第一件是建立法律,赋予公平工作委员会签发保护受影响人群的实际所得的命令的权力。”

“第二件是,向这个委员会做出妥协,促使它运用其权力,对这项重大决定进行没有坏处的实际的测试。”

在政府恢复了臭名昭著的澳大利亚建筑建设委员会(Australian Building and Construction Commission)之后,对于加班费费率的降低也开始了。

新的建筑建设委员会,正如旧的委员会一样,是对建筑业工人权利的攻击。这些权利包括人身自由权,工作稳定,为自身权益、健康及安全而组建工会和选出代表的权利。

工会已经表示他们将发起“工作选择式”的运动,以回击执政联盟对工人的攻击。

反对“工作选择法”的名为“你工作中的权利”的运动,为工会分子提供了许多有益的经验教训。积极的一面是,这次运动被工人的大规模动员所强化。然而,这些抗议和行为并不是澳大利亚工会理事会原有计划的一部分。兴起于维多利亚州的激进工会推动了这次运动,也赢得了街头运动的支持。澳大利亚工会理事会原计划搞一次媒体运动,但鉴于形势却不得不走得更远。它一度被迫出面在外面组织运动,以回应潜在选民的关切。情况变化了,运动口号也由原来的“你工作中的权利:值得捍卫”改变成了最终阶段的“你工作中的权利:值得投票”。

如果我们想要迫使老板们和政府在加班费问题上做出让步,那么我们就需要一个激进的群众的运动。主动权已经被新南威尔士州和其他一些地方掌握。3月9日,建筑工人及其支持者将在全国范围内举行集会,以反对澳大利亚建筑建设委员会。

在3月25日,“三月进军”(March in March)将集结全国各团体共同抗议,反对政府。这将是一个重要的机会,来联合我们的力量。

在2014年,全国大约有10万群众 参加了“三月进军”。他们对于反对前总理托尼·艾伯特(Tony Abbott)的紧缩法案是至关重要的。作为结果,410亿澳元被参议院追加进预算案之中。

陆克文(Kevin Rudd)的工党政府跟着“你工作中的权利”运动而攫取了胜利,但他们没有废除“工作选择”法案,而是将霍华德(John Howard)政府制定的许多反工人法案重新命名为“公平工作”。

工党没有解散建筑建设委员会,只是将它重新命名为“公平工作建筑和建设”,建筑建设委员会的许多强制性权利仍然得以保留。他们没有废除臭名昭著的“澳大利亚工作场所协定”(Australian Workplace Agreements),而只是将它们重新命名为“临时就业协定”,同时作为结果,集体协定(企业议价协定)也遭到了破坏。

为了保护工人的权利,保障加班费费率的运动必须将工人的利益放在首位,而且相对于工党和绿党要保持政治上的独立。马尔科姆·特恩布尔(现任总理)之流需要被赶下台,但是工人们决不会简单地满足于重新选举一个工党政府作为博弈的最终结果。基于工党此前的所作所为,工会组织将不再对其选举前景负责:他们需要发起一个将工人、穷人和弱势群体的需求放在首位的运动。

然而最终对于工人阶级而言,要有效地对抗这些攻击,并且开始重新夺回已经丧失的权力,他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动员他们的阶级力量,与受攻击的人们联合起来进行抗争。这样,才能建立一个将工人权益置于企业的贪婪之上的政治替代。

来源:澳大利亚社会主义联盟

翻译:咖啡就大蒜,别忘放香菜

文章评论(0)
回复
469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