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7年06月07日 22:18

土耳其共产党:资产阶级的绝望是无产阶级的希望

资产阶级的绝望是无产阶级的希望

14881-1

凯末尔·奥库因(Kemal Okuyan

(土耳其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

2017年3月

我们说,增强埃尔多安的权力,并没有让后埃尔多安时期的不确定性消失。这是否意味着,存在某种希望消除不确定性的代理人?

在某些方面来说,是这样的。

埃尔多安是一个资产阶级政治家。从广义上来说,他的行动必须符合资产阶级利益,符合这一阶级统治的世界的内在平衡。我们可以用“符合”一词来说明这里的“平衡”和“一致性”。那么,当资本主义的统治遭到质疑时,这种“符合”是否可以作为一种检验方式呢?首先,让我们想一想资产阶级和政治相联系的一些规则。

1、资产阶级,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际范围内,都是一个拥有共同利益和共同敌人(无产阶级)的阶级。然而在资产阶级内部,力量不对等的各方之间也存在竞争。有时这种竞争不可避免地要发展成冲突,此时制造危机的资本主义结构就会遭到质疑。

2、资产阶级政府并不是一个已经为自己准备好处方的医生。在国内这一层面,资产阶级政府所想的是:保持最大限度剥削的平衡并维持它(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为了资产阶级的利益,开发利润地区,以保证对国内资源的利用;发展军事的、意识形态的和经济的战略,以提高国际竞争力;规避国际上的不确定性所导致的威胁和风险;捍卫资产阶级内部的等级制度;解决资产阶级内部的矛盾和纠纷以达到和谐。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做到全部这些事情,对于任何一个政治代理人来说,几乎都是不可能的。资本主义制度是一个不稳定的、危机四伏的、不平衡的系统。

3、国际层面的情况则更加复杂。各个帝国主义中心之间的利益冲突,以及这些中心内部的不平衡,迫使那些没有处于最高等级的资本主义国家实行充满变数的政策。一方面,要尊重从过去传下来的由联盟体系所孕育出来的政治和经济联系,而另一方面,为了能在狮子窝里分得一席之地,为了参与到帝国主义体系中列强的行动和计划中,又必须处于一种挑战的状态,这在任何情况下,都是非常困难的政治任务。

我们不能说,埃尔多安之所以获得权力,是因为他在所有这些问题上符合这一含义的“和谐”。埃尔多安在掌权时扮演这样一个角色,在国内,掌握必要的意识形态和政治能量,以更新面临着历史阻塞的制度,而在国外,则向美国和欧洲做出让他们满意的承诺,即向美国承诺做出积极的区域扩张,向欧洲帝国主义者承诺必要的屈服。通常,这些任务和资本主义政府之间的预期之间的冲突,是不可避免会发生的。然而,埃尔多安为解决国内历史阻滞、增强土耳其在国际舞台上的活跃性而构想出的新奥斯曼主义形式,却带来了新的无法解决的问题。而且,这些问题在短时间内无法得到解决。但是这一图景同时又向着有利于埃尔多安的方向发展。显然,无论土耳其还是整个地区都无法回到原来的状态。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不能指望土耳其资产阶级支持谁去恢复被拆毁了的第一共和国(即成立于1923年的基于世俗主义的土耳其共和国)。土耳其既不能往前走又不能向后退,当前的国家结构颠三倒四,脆弱不堪,而且存在军事政变的可能性。因此就服务于土耳其的资产阶级而言,埃尔多安仍然是不可替代的。问题是,埃尔多安和他的存在使得自己成为这样一位政治行动者,他令土耳其动荡不安,并且让这个国家同时陷入了停滞的状态。

正是在这时,我们有必要对国际范围内的资本主义危机进行审视。当我们关注世界帝国主义体系时,我们会发现以下几点:

1、资本主义结构危机不平衡地反映在各个国家,为克服这一危机进行的努力仅仅是提供了部分解决方案,某些时候最终还加深了危机。

2、美国作为帝国主义体系霸权国家,其经济的结构性问题是无法克服的。特朗普宣称要解决这些问题上台而借此上台。他加剧了国际和国内政治中的资本主义冲突。现在,美国失去了支配和统治帝国主义体系的大部分权力。

3、以德国为首的欧洲帝国主义,既是美国的盟友,又是美国的竞争对手。目前,欧盟在政治上和思想上都没有撼动美国的优势。欧盟计划在很多方面受到创伤,丧失了信任度。

4、中国和俄罗斯这两个资源丰富的国家为了在帝国主义体系中获得一个位置,并抵御美国的进攻所采取的政策,进一步破坏了世界体系的稳定,增加了不确定性。

5、自二战以来,地区冲突转变为全面战争的可能性从未变得如此之高。

如今,洞察西方的土耳其资产阶级明白,不可能通过紧跟美国或德国轴心来维持稳定。他们只是在延长埃尔多安的政治生命。从这个观点来看,我们可以说,土耳其传统的那部分资产阶级在2010-2016年间公开追求一个没有埃尔多安的土耳其,而在7月15日之后,则转而试图控制埃尔多安。土耳其资产阶级需要一个“有影响”的政客,他有社会支持,而且毫无原则的,在暴风雪的天气中更容易瞒天过海。显然,土耳其资产阶级并没有处于要冒险寻求替代的境地。

期待世界图景变得清晰,通过抵制埃尔多安来避免风险,对替代选择做更精细的打算,同时参加国家意识的创造以限制埃尔多安……今天土耳其资产阶级的干预可以用这种方式来概括。

这些干预却遭遇以下的现实:

1、在土耳其,缺乏形成国家意识所必须的方向感。埃尔多安的新奥斯曼计划越想填补这种缺失,这个危机就会变得越深。

2、在土耳其建立国家意识所需的资源也已被消耗殆尽。某些服务于土耳其资产阶级部门的一些干部已经消失了,另一些也停止了工作,其他的则开始专注于他们自己的事情,此外,这些干部的基本参照点已经消失了。在短期内,针对这一问题是难以找到解决方法的。

3、土耳其的资本家将这个社会撕裂成两部分。尽管埃尔多安采取了抑制手段,这种分裂仅仅只能在很短的时期内得到控制。埃尔多安正面临着来自于土耳其人口中受教育群体的反对。更糟的是,在合适的环境下,这种分裂可能会发展出一个愿意接受共产主义先锋队干预的阶级,说得更书面一点,就是产生新的极化。

4、埃尔多安是处于复杂国际情势下的一名筋疲力竭的政治行动者。他很脆弱。土耳其资产阶级希望利用埃尔多安的才能去面对这些不确定性,而埃尔多安本身却是一个非常不稳定的政治行动者,这两者间的矛盾是无法解决的。

现在,我们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已经回答了在文章开头所问的问题,即说“它只能部分解决问题”。

在资本主义的条件下,没有行动者可以独立于社会动力学和阶级斗争做出决定。另外,土耳其社会也经历了一场限制资产阶级的动员与选择的僵局。这一僵局使资产阶级犹豫不决,最终则会让他们自相矛盾

对于这一僵局普遍存在的事实又能说什么呢?

资本主义在国际范围内正遭受冲击。我们毫不夸张地说,在不久的将来发生一场波及多个地区的革命危机是可能的。这一危机前的更深重的混乱,乃至战争将会加深革命危机的严重性。

14881-2

土耳其将是革命危机加剧的地区之一。在这种意义上来说,共产主义者的任务是为国际和国内范围内的革命危机做好准备,为这次危机组织工人阶级,而不是和资产阶级联盟以寻求避风港和追求更加稳定、人道的资本主义。这样做无疑是一种背叛。

资产阶级可能正在面对绝望,而工人阶级解放的希望就在眼下。一百年后,这扇大门正再次被敲响。

来源:土耳其共产党

翻译:桐竹

文章评论(0)
回复
467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