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18天前

手持康乃馨的人——纪念65年前牺牲的希腊共产党人贝洛恩尼斯

14929-1

到今年的3月30日,希腊共产党的英勇战士尼克斯·贝洛恩尼斯(Nikos Belogiannis)和他的同志们已经离开我们65年了。3月27日,尼克斯·贝洛恩尼斯博物馆在他的故乡阿梅利亚达(Amaliada)揭幕。

希腊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季米特里斯·库楚巴斯(Dimitris Koutsoumpas)在揭幕演讲中说:

“贝洛恩尼斯依然活着,因为他发动并教育的运动活着,并且取得了发展。贝洛恩尼斯尽到了自己的职责。他尊敬希腊内战时期全国解放阵线、人民解放军和民主军的死难烈士。他是他们当之无愧的继承者,把一生都献给了社会进步和人民的事业。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仅把他看作是希腊共产党的英雄。在工人-人民运动遭遇挫折时,他的英勇事迹和榜样证明了,即便在最黑暗的时期,道路仍然存在,火焰仍然燃烧。希腊共产党向贝洛恩尼斯等成千上万的英雄学习。在当今全球范围内工人-人民运动正在退却的条件下,希腊共产党以更加苛刻的方式理解了自己的责任。那就是,在政治上唤醒工人阶级和人民大众的力量,让他们把事情掌握在自己手中。”

“为了生动而有创造性的回忆,为了我们定将接过接力棒的子孙后代,让关于尼克斯·贝洛恩尼斯生平和工作的这个博物馆,成为一个纪念他的地方吧。历史知识和回忆将给予我们力量。”

 

希腊共产党员贝洛恩尼斯的一生

 “我们信仰的是人类最进步的思想孕育出的最正确的理论。我们的努力,我们的斗争,正在将这一理论在希腊和全世界变成现实。我们比起诉我们的人更爱希腊和它的人民。正是因为我们的斗争,我们的国家才会变得更好,才会远离饥饿和战争。在必要的时候,我们愿意献出自己的生命。”

——贝洛恩尼斯于军事法庭

14929-2

1915年,尼克斯·贝洛恩尼斯(NikosBelogiannis)出生于伯罗奔尼撒(Peloponnese)阿梅利亚(Amalia)村的一个工匠家庭。在中学和雅典大学学习期间,他就加入了年轻人的进步运动。贝洛恩尼斯先是加入了希腊共青团,后来在1934年加入了希腊共产党。因为参加革命活动,他被雅典大学法律系开除了。1934年至1936年,他组织和领导着伯罗奔尼撒的一些党组织。1936年3月和8月,他因为参加革命活动而两次被捕。1937年7月,他从监狱里逃了出来。1938年5月,他又一次被捕并被判处五年徒刑和两年流放。

▼纳粹占领时期

在希腊被占领之后,亲法西斯的希腊政府把贝洛恩尼斯和其他共产党政治犯交给了德国和意大利的法西斯分子。值得一提的是,原有的一万七千名共产党人,到德国占领开始时,只有不到四千人活着。而在这四千人中间,又有两千人在狱中,或是在爱琴海小岛上的集中营里。然而,在1941年,数百名共产党人利用当局的疏忽从监狱里逃了出来。党的一部分中央委员也逃了出来,但是贝洛恩尼斯不在其中。

需要提到的是,在占领开始之前,国王和资产阶级政党的领袖们就已经离开了希腊。事实上,尽管希腊共产党只有几千人,他们中大多数人尚在监狱和集中营里,然而为了帮助战争和纳粹占领的受害者,党带头创建了第一个全国解放组织“全国团结”(National Solidarity)。参加这一组织的有希腊红十字会和进步的知识分子,还有一部分牧师和很多妇女。在占领当局和傀儡政府的严厉秩序下,这一组织的成员帮助受伤的士兵,并在救助饥饿的人们尤其是儿童方面做出了特殊的贡献。在战争结束前,它一共捐资创建了数百个医疗中心、1200多家人民药店、90个疗养中心和73所人民医院,还创建了许多幼儿园、托儿所和儿童之家。超过一百万人从“全国团结”组织这里得到了帮助。

1941年5月31日,希腊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发出了建立反对侵略者的人民阵线的号召。希腊资产阶级的各大政党立即拒绝了希腊共产党的号召,他们说,拯救人民的最好方式是“等一等,看一看(wait and see)”。工人阶级的群众组织——工会,最先响应了共产党号召。1941年7月16日,工人全国解放阵线(Workers National Liberation Front)建立了。1941年9月28日,希腊共产党和几个小党组建了全国解放阵线(National Liberation Front)。在几年内,全国解放阵线发展成了希腊历史上空前巨大的群众组织。在纳粹占领期间,尽管有禁令和成百上千的受害者,全国解放阵线仍然组织了许多大罢工和群众示威。在纳粹德国占领下的国家中间,他们的规模是最大的。

1942年1月,希腊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全国解放阵线中央委员会决定,建立常备的游击部队——希腊人民解放军(Greek People’s Liberation Army)。全国解放阵线和希腊人民解放军,同德国、意大利和保加利亚的法西斯分子进行了作战。他们盘踞在希腊北部,威胁着它的领土完整。

14929-3

1943年9月,贝洛恩尼斯逃了出来。在1943年至1944年,他担任希腊人民解放军第三师的政治委员,负责帕特雷(Patras)地区的党和游击队的工作。在这一时期(1944年之前),希腊人民解放军解放了希腊的很多山区,在那里建立了人民政府,组织了人民的政权、委员会和法院。1944年的8月至9月上旬,随着胜利的红军进入巴尔干,希腊人民解放军转入了对法西斯势力的总攻。当时希腊人民解放军共有官兵78000人,他们都是经历过战斗磨练的。另外,还有5万人的预备役部队和6000人的民兵。全国解放阵线有150万成员,其中40万人是希腊共产党的党员,还有40万人是青年反法西斯组织的成员。

希腊人民解放军完全地解放了希腊。在希腊解放之后,贝洛恩尼斯成了伯罗奔尼撒地区党组织的意识形态工作部门的领导人。他编辑了《自由莫利亚斯》(Free Morias)杂志。同时,他还写了两本书:《外国资本在希腊》(仅在1998年由“Sinchroni Epohi”出版过)和《希腊现代文学史》。

外国军队,主要是英国军队,在这时陆续抵达了希腊。

▼内战

为了维持二战前的政治和社会经济秩序,英美帝国主义伙同希腊国内的反动势力,将内战强加在希腊人民身上。这对希腊产生了可怕的影响。

在这场不平等的搏斗中,代表人民的力量是希腊人民民主军(People’s Democratic Army of Greece)。为了回应1944年12月资产阶级反革命势力和外国军队对全国反法西斯运动的战士们施加的血腥恐怖,希腊人民民主军于1946年10月建立。

民主军在战斗中保持了主动,直到1947年年底。1947年夏天,“国民军”企图打垮民主军的行动失败了。民主军击退了敌人,对他们进行了一系列的军事打击。总的来说,“国民军”被迫转入了防御。英国没有准备好继续对希腊进行干涉,正当统治阶级担心其计划失败时,美国加入了进来。

1947年6月20日,希腊和美国签订了一项协议。根据协议,希腊的最高权力转移到了美国总统手中。他们宣称,希腊政府将会实施美国总统的任何要求。当然,这是在国家“安全”的名义下进行的。

数百艘装着现代武器的舰船抵达了希腊,用以支援“国民军”。1948年2月24日,美国将军范·弗利特(Van Fleet)到达雅典。他成了“国民军”的首脑。5000名美国军官和顾问开始监督“国民军”,并在军官和士兵中展开清洗。

他们在民主军活动的范围内建立“死亡区”,强迫100万农民离开自己的家园,使得民主军的游击队得不到他们的帮助。“国民军”被重新训练,他们为“山地作战”做了准备。另一方面,面对着新形势,民主军的努力和调整,未能使局势改变:到1948年夏天,当主要的战斗正在进行时,在人数上,民主军和“国民军”的力量对比是1:10,而考虑到军事装备则是1:50。民主军没有飞机和坦克,这对敌人来说是一项压倒性优势。另外,美国人使用了凝固汽油弹,这一武器后来在越南战争中得到了更广泛的使用。仅仅在格拉莫斯(Grammos)战役中,他们就对民主军投下了338枚凝固汽油弹。

尽管力量对比很不平衡,发生在格拉莫斯(Grammos)和维奇(Vitsi)的最后战斗仍然十分激烈。毫不意外的是,在希腊和美国的军事学院里,这场战役仍然被当作案例。

当战斗仍在进行时,尼克斯·贝洛恩尼斯写道:“格拉莫斯战斗的主要特征,是战斗双方的人和物质来源的巨大差别。外国帝国主义给君主制法西斯分子提供了充足的大炮和飞机……这一差别被民主军的战士和干部们在政治和精神上的优势所抵消,他们今天正在书写我们历史上最壮丽的篇章——为人民民主的新希腊而战斗。”

在内战期间(1946年-1949年),尼克斯·贝洛恩尼斯领导了希腊民主军部队中的政治工作。1947年,他担任了民主军宣传部的领导。1948年到1949年,他担任民主军第10师的政治委员。在1948年的战斗中,他受了伤。

内战一直持续到1949年8月。民主军进行了英勇的斗争,这是二战后的第一次反帝国主义斗争。尽管民主军的战士们进行了英勇的战斗,由于双方力量的不对等,内战还是以人民军队的失败而告终。

内战中共有5万人死亡。之后,有6500名共产党人和民主主义者被军事法庭枪决。5万名反法西斯主义者被关进了监狱或被流放,许多人遭到了可怕的折磨。民主军失败后,民主军战士和他们的家属共计10万人被迫流亡国外。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苏联和其他欧洲社会主义国家得到了政治庇护。

1949年9月民主军失败后,尼克斯·贝洛恩尼斯和数千名战士去了中欧和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在希腊,一个暴力的反民主政权建立了起来,它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完全依赖于英美帝国主义。

1950年,贝洛恩尼斯当选希腊共产党中央委员。

▼贝洛恩尼斯的被捕和牺牲

同一年召开的中央委员会第6次和第7次全体会议,决定根据内战失败的新形势调整党的策略。全体会议的决议强调说,把党的工作重心从武装斗争转移到和平的群众政治活动上来是必要的。会议提出了这些政治任务:和解,“为人民的面包”去斗争,反对美国和北约的帝国主义枷锁对希腊的束缚。同时会议强调了,党应该在希腊建立适应地下工作的坚强组织,并且要利用一切可能的合法机会去斗争。

14929-4

1950年6月,按照希腊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决定,靠着假的证件和护照,尼克斯·贝洛恩尼斯非法地返回了希腊。他的任务是,将党的新路线传达给希腊国内的党的力量,并重建国内的地下党组织网络。应该提到的是,贝洛恩尼斯并不是非法返回希腊的党的唯一干部。在那一时期,有数百名共产党人带着各自的任务返回了希腊。很多人在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之后,再次离开了希腊。但也有很多人被当局逮捕。在党内,这一类任务被认为是一种光荣。许多人给中央委员会写信,要求派自己回国内做地下工作。

在给身处国外的领导人发回的第一条消息中,尼克斯·贝洛恩尼斯说:“我已经弄清了已经在这边的力量,把他们重新组织起来,建立了新的组织。机会很多,前景很乐观。”

1950年12月,尼克斯·贝洛恩尼斯被捕了。其中起了重要作用的是新成立的美国中央情报局。1951年1月5日,警方宣布了对他的逮捕。毫不奇怪,在这之前不久,唯一的合法左翼报纸《民主报》(Democrat)也被取缔了。它是在共产党地下组织的帮助下出版的。

尽管存在逮捕,他和整个地下党组织的工作还是结出了果实:要求实行大赦、取消“死亡营”和废除紧急立法的运动,在全国范围内蔓延开来。

尽管存在恐怖和谋杀,1951年3月5日在萨洛尼卡(Thessalonica),在共产党人尼克斯·尼基弗迪斯(Nikos Nikiforidis)的发起下,10万希腊人在世界和平理事会的斯德哥尔摩倡议上签了名。

1951年7月,在希腊共产党地下组织的倡议下,“联合民主左翼”(United Democratic Left)成立了。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是,在1951年9月9日举行的议会选举中,“联合民主左翼”名下有10人当选了,其中7人是政治犯和流亡中的民主主义者,希腊人民解放军的总司令萨拉菲斯(C. Sarafis)和著名的共产党工会领导人艾派提洛斯(Ambatielos)就在其中。在这之后,当局取消了民主派政治犯的议席。

14929-5

1951年10月19日,特别法庭对尼克斯·贝洛恩尼斯的第一次审判开始了。和他一同站在被告席上的还有希腊共产党的其他92名党员。他们都被指控违反了第509条法律。这条1947年12月通过的法律宣布禁止希腊共产党和共产主义宣传。值得一提的是,此时的希腊政府是“中间”力量而不是右翼。11月16日,特别法庭判处贝洛恩尼斯和其他12名共产党人死刑。帕帕佐普洛斯(Papadopoulos)参与了这一审判,后来他成为了1967年至1974年实行独裁统治的军官团的头目。然而,这一判决没有被立即执行,因为很明显,这一过程和判决是纯粹政治性的。

当局不得不再搞一次审判闹剧。他们提出了新的指控,力图证明共产党人在搞破坏活动,还说他们为第三势力服务,反对并出卖希腊的利益。

希腊共产党的地下组织一直用无线电与国外的领导人进行联系。警察在雅典发现了两个相关的设备,从而在审判中捏造了一个新的“贝洛恩尼斯案件”。这一次,常规法庭污蔑他们犯下了间谍罪(违反1936年的第375条法律)。1952年2月15日,第二次审判闹剧开始了。1952年3月1日,尼克斯·贝洛恩尼斯和其他7名共产党人再次被判处死刑。

在希腊和全世界,反对对其死刑判决的运动再次发生了。律师们也请求国王赦免这些被告。同时,美国要求希腊政府和国王执行这一死刑判决。在1952年3月29日星期六的深夜,国王帕夫洛(Pavlos)决定拒绝赦免贝洛恩尼斯及其同志。3月30日星期日凌晨,有数十人在监狱门口“值班”,以阻止这些死刑犯被送到刑场,但是他们还没有意识到国王和政府的决定。因为即便是纳粹德国也不曾在星期日执行既定的死刑,所以人们离开了。在这之后,刽子手来到了监狱,带走了四个死刑犯。他们是尼克斯·贝洛恩尼斯(Nikos Belogiannis)、迪米特里斯·帕西斯(Dimitris Batsis)、尼克斯·卡卢梅诺斯(Nikos Kaloumenos)、伊莱亚斯·阿基里迪斯(Ilias Argiriadis)。在刑场上,他们在军用卡车和吉普车灯光的照射下被枪决了。然而,世界仍然黑暗,以至于在消息传到雅典之前,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14929-6

译者注:在80年代,贝洛恩尼斯的故事被拍成了电影《手持康乃馨的人》。

来源:希腊共产党

翻译:mud cake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