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流击水 2009年12月07日 13:03

不好笑的激进笑话

    (Ollman:” ‘Radical’ means to get at the roots of whatever is being described, and the roots of our society lie in the capitalist relations that structure and hence loosely determine—whether directly or indirectly—all that happens to us in this society. Jokes are radical when they reveal something important about these little understood relations and criticize their effects on our lives.”)
    水边 翻译自 奥尔曼(Bertell Ollman)的网页
    标题是激进的笑话(radical jokes),不过我看了之后觉得一点都不好笑,所以就改名叫不好笑的激进笑话。奥尔曼同志特别注解了“激进”,在他眼里,激进意味着触及本质。

1.

    小女孩问她爹:家里为啥这么冷啊?

    他爹说:咱家没有煤了啊。

    小女孩又问:为啥没有煤?

    他爹答道:我失业了啊。

    小女孩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又问了一句:那为什么你失业了?

    他爹回答道:因为煤太多了啊……

2.

    老板对员工说:年轻人!你在公司里上升的很快。两年前,你从办公员干起,几个月之内,你就成了会计;然后又当了销售员,助理经理,经理。你现在是这个公司的第二把手了!你有什么感想要说吗?

    员工答道:多谢爹~

3.

    问题:装电灯泡需要多少个资本家?

    答:一个都不需要

4.

    资本主义好比一辆大飞机;飞行员告诉乘客们有一个好消息,有一个坏消息。好消息就是飞机现在运转良好,坏消息就是飞机不知道在往哪儿飞。

5.

    学生问校长:老师在哪里?

    校长回答:全市都闹失业。

    学生又问:我的教材呢?

    校长:州政府开支紧缩了。

    学生:我的助学贷款?

    校长:联邦预算也削减了。

    愤怒的学生最后问道:那我怎么接受教育啊???

    校长也烦了,说道:这就是你的教育!

6.

    一个资本家和他的朋友穿过资本家的工厂。

    朋友问道:你刚才跟那人说啥呢?

    我叫他干活快点,资本家答。

    你付他多少钱?朋友问。

    资本家:一天15块。

    朋友问:那你哪里来的钱付他?

    资本家:我卖货得来的

    朋友问:谁造的货?

    资本家:他(工人)造的。

    朋友问:他一天造多少钱的货?

    资本家:50块钱的。

    朋友总结道:那么,不是你付他钱,而是反过来他付你一天35块钱让你叫他快点干?

    “嗯…”,资本家马上说:机器可是我的啊!

    那你怎么搞到机器的?朋友问。

    资本家答:我卖货的钱买的。

    朋友继续问:那是谁生产的货物?

    这一回资本家对着他朋友(以及媒体和学校)叫道:闭嘴!搞不好他就听到了。

7.

    一群工人进了老板的办公室,宣称他们已经接管了厂子。

    老板说:你没有权这样做,厂子是我的。

    一个工人问道:那你是怎么拥有这个厂的?

    老板说:我老爹留给我的。

    工人继续问道:他是怎么得到这个厂的?

    老板说,那是从他的爹那继承的。

    工人继续:那他爹呢?

    老板说:还是从他爹的爹那里拿来的。

    工人不依不饶:他爹的爹呢?

    饱含着家族荣誉感,老板叫道:他是战斗得来的!

    所有工人都笑了,齐声说道:是啊,我们这次也一样。


原文链接:http://www.nyu.edu/projects/ollman/docs/jokes.php
转自:中国政治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文章评论(0)
回复
276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