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 2010年04月13日 20:28

王小东:关于中国未来政治体制的一些初步思考

       编者按:最近很多左派同志在争论民族主义的问题。对于民族主义,有的人如临大敌,畏之如虎,一定要果断地撇清和民族主义的一切理论的和实践的联系,甚至还要与自由派为伍,厉声批判民族主义这头怪兽;而另外一些同志则拜倒在中华民族这座雕像面前,丢掉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方法,把反美、民族崛起当成自己的主要任务。应该说,这两种观点都是有害的。相比较而言,第一种观点容易使得革命左派边缘化,虽保全了名节,但却会守一辈子的活寡。第二种观点相对说来更容易被大众接受,对内搞阶级调和,对外搞扩张(虽然左派希望一直停留在反美和教训印度人、日本人、韩国人的程度上,但这个往往只是单相思,人家民族主义者志向远大着呢),这本来也是民族主义者的主张。一旦左派丢掉了自己的无产阶级世界观,龟缩到民族主义的旗下,恐怕前途也不会有多么光明。
       这两种观点之所以产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对民族主义思想本身缺乏必要的了解。在民族主义和左派度过蜜期之后,某种程度上的分裂是必然的了。中国的民族主义者到底是要统治全世界,还是仅仅反抗美帝国主义?左派自己猜测是一方面,了解民族主义者自己的观点也是必要的。因此,我们专门贴出王小东这篇关于民族主义的雄文。他自己也说了,左派看了不一定高兴,但是他还是贴出来了,也许是他觉得民族主义真正崛起的时候到了吧。对于这样的文章,同志们不仅要分析作者的主张,同时也要重视他对现时代诸多问题的判断。一个人的思想尤其是政治观点,会影响其对整个世界的认识,比如跟右派相比,左派眼中的世界就要危险得多。所以,综合不同立场的看法,有助于我们提高形势判断的准确性。王小东作为一个有水平的经济学者,他的很多看法还是值得我们借鉴的。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认真分析民族主义者的主张,看看他们跟左派的分歧有多大,离“法西斯主义”又到底有多远。


       
前言:

       这篇文章早就发表在《绿叶》2010年第1、2期合刊上了。据说网上早就有了,所以,早就有网友要求我贴出来供大家讨论。我没有贴出来,拖了这么长时间,也是由于道德制高点的问题——那个杂志看的人还不如我这个博客多,在网上也没有大面积传播开来,我是怕这篇文章的道德制高点问题,不想让它传播太快。说穿了,抢占道德制高点其实往往是私心,而不是真有什么“道德”。当然,另一方面,这些思考确实是初步的,就我现在已经写成的,都比它们要完备一些,等我完全写好了再拿出来。但我既然贴了刘学伟的文章,那就把我自己的也贴出来讨论讨论吧。杂志上的题目《我看好中国》是杂志编辑取的,杂志有杂志的考虑,这是中国国情。其实我现在写在博客上的这个名字更集中表达了这篇文章想谈的核心问题。这是个录音整理材料,比较口语化。


我看好中国


王小东

       摘要:左派右派都是意识形态先行,不看事实,夸大西方的力量,夸大中国的问题,根本无助于认清中国和世界的走势。中国经济发展得很好,这是中国的底气所在。中国外交在进步,这得益于漫长的学习和经验的积累。中国政治的改善,不大可能通过自下而上的革命、社会剧烈的变动来实现,自上而下的改良是惟一可行的道路。中国的文化建设,要反对逆向种族主义,回归先秦:质朴、尚武、追求效率、做工细致;同时也要学习西方的古典和近代资本主义上升时期,而不是颓废的缺乏创造力的现代派、后现代派。


一、外交:不买西方的账没什么

       与过去相比,我认为中国外交在2009年发生了变化或者说叫进步。标志性的事件,首先就是刚刚结束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我认为,这是在近几十年中,中国少有的几次敢于不买西方人账的举动。比如像解振华,口气非常强硬。再比如苏伟,连着就说了三个不高兴。还有对奥巴马的态度,中国敢让一位低级的官员坐到奥巴马面前跟他谈,知道了我们原来是可以不必仰视他的。虽说当中国与印度、巴西、南非四国关起门来开会时,被奥巴马硬闯进去给搅了,但是中国敢甩开美国去开会,这已是很大的进步了。过去的几十年中,中国是很买西方人账的,最起码从礼节上也不敢这么做。当然这个变化肯定是一个长期积累的结果,因为中国并没出现革命,也没出现政权更迭。从领导层来看,这种变化经过了一个漫长的学习过程,它也需要进行经验的积累。
       再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判英国毒贩阿克毛死刑并迅速执行。其实中国已经有50多年没有处决过西方罪犯了,你可以想象50多年当中在中国就没有西方人犯过死刑罪?多半还是有的,之所以没有处决过,恐怕是因为不敢像对待自己的国人一样,在法律上平等地对待外国人。要追溯处决西方犯罪分子的话,除了这件,最晚的是1951年处决炮轰天安门阴谋的主犯,那是一个意大利人与一个日本人。前几年有个日本罪犯被判处死刑,他于2003年被逮捕,2004年被判处死刑,不服上诉,2007年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判处其死刑,可2009年9月19日还没死呢!怎么知道没死呢?是日本的报纸报道的:日本警方于2009年9月13日派员到中国,要在2009年9月19日前对他涉嫌参与一桩在日本的杀人案进行讯问。所以跟那件事对比,这回中国如此快速地处决阿克毛,我认为是一个进步,就是说中国人没有那么怕外国人。
       我们应该注意到英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民众的态度:几乎一边倒支持中国执行死刑,也就是说这些外国罪犯,包括那个日本人,没有什么人会真的支持他,包括他们的同胞,他们在本国也是罪犯。一般的英国人和日本人很可能想说,咱们本国法律太松了,判不了他们死刑,中国把他们杀了太好了。在西方国家,罪犯得不到惩治,好人受害,所以他们才会支持一个被妖魔化的所谓的“专制国家”对他们的同胞执行死刑。
       英国政府这么大声的嚷嚷,根本不是想救他的命,而是想利用这件事做一些文章,如果真要救他命的话,应该是私下交易。中国政府或者中国外交一方面有进步,一方面应该进一步学习。对待外国罪犯,没有什么要客气的,惩治他们外国人民也支持。他们的政府和媒体会作秀,让他们做吧。你看最后,嚷嚷半天,人也杀了,英国干啥了?也就是有个英国妓女宣布要制裁中国,搞笑了。后来英国网民就有人回帖说这个太寒碜了,只能反映英国的懦弱,你说你要制裁中国怎么也应该派个军舰去吧,当然去也是自杀。
       这些外交事件,最起码对中国的领导层、官僚层是一种教育,他们发觉在某些事情上不买西方的账,其实也没事儿。像哥本哈根大会,谈不成就谈不成,你能怎么着呢?你骂中国,根本无所谓。以前老以为只要不买西方的账天就会塌下来,现在不买账了,发现也没什么事。


二、经济:十几亿人想过好日子,要往高端走

       1.左派右派都夸大了中国的问题
       除了多年来的学习和经验的积累,2008年与2009年发生的重大事件更使得中国领导层有了底气。一位了解高级官员的朋友曾告诉我们,现在的高级官员出国,确实感觉更好了,底气更足了,因为过去都是我们求着外国人要钱,现在都是他们求着我们要钱。金融危机令西方国家普遍遭受重大打击,而中国虽也遭受了打击,但确实比他们要小得多。这种形势相对而言使得中国在世界上的实力、地位大幅度上升了。这一事实也回击了左派和右派的一些经济学家的观点,包括郎咸平的观点,什么金融危机中国的问题比美国更严重之类的。2008年10月份我在中国青年报发表的文章《不仅仅是华尔街时代的结束,人类要开拓出新道路》,就指出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的问题比中国要严重得多。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是对的,当时很多人都说中国的问题比美国大,我说美国的问题是不可解决的问题。美国越耍这些金融招,恰恰越说明它的虚弱。我在文章中分析了为什么从经济学的角度看,美国使用宏观经济政策,即凯恩斯主义,来启动经济是很困难的,而中国却是很容易的。事实上中国很容易就用宏观经济政策启动了经济,,2009年经济增长率全球独秀,达到8.7%,2010年伊始甚至担心经济有点过热了。彼消此长,中国相对的力量就加强了,这也给中国领导层在外交上增加了底气。
       在对于中国的经济形势的估计上,我确实跟很多左派和右派的观点都不一样。中国确实存在很多问题,中国的经济确实也存在着很多问题,但是,他们认为中国很快就要垮掉,中国经济很快就要垮掉的估计,是违背事实的。夸大美国的力量,夸大中国的问题,这是长期以来左派与右派的通病,因为两派都对现政权不满,都需要证明现政权处处不行,处处夸大美国的力量也就在所难免。左右两派出于不同的目的、不同的立场,在这个问题上都走到了一起。
       和右派一样,左派也在夸大美国的力量。美国明明栽了大跟头,他们却说这是美国给中国做的套,包括这次金融危机也是美国给中国做的套。似乎在左派们的心目当中,美国永远也是胜利者,是不可能失败的。右派当然更是一如既往,美国栽了跟头,硬说没问题,好得很,中国应该继续给美国当孙子。可问题是美国现在真出问题了。今年中国的汽车产销量首次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美国的汽车销售量2009年跟2008年比,一下子削减了百分之二三十,这意味着什么?汽车对于美国来说是重要的消费品,美国是汽车轮上的国家,当一个重大的消费品一下子减少了百分之二三十的销量的时候,它的生活水平肯定明显降低了。你能说美国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全是为了给中国设个套?当然,美国人应该节约一点了,因为他们没资格生活得那么好,他们现在生活得那么好是依靠从别国掠夺来的,骗来的,抢来的财富。出现这样一个情况,肯定它的生活水平是严重降低了。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这种意识形态先行,完全不看事实的判断,非常的荒唐,根本无助于我们认清世界的走势。
       2.靠人民币缓步升值推动产业升级
       中国经济发展得很好,西方国家实行越来越多的贸易保护主义,对此,首先要反对,同时,也要理解他们。为什么?因为需要低端产业的,不只是中国。西方根本不像咱们想象的那样,老百姓的素质全都是高的。任何一个国家包括西方国家,素质高低都是一个正态分布曲线,高素质劳动力是不可能太多的。低素质劳动力的活都让你中国人干了,他们那么多低素质的怎么办?一定会出现社会问题。低端产业方面他们也有不能再让的底线。
       再说我们没有必要在低端产业这一棵树上吊死。要提高我们产业技术的等级,这话现在说起来好像都成了废话了。李政道曾解释过:为什么中国需要搞基础物理,因为基础物理对高精尖产业还是有影响的,而你十几亿中国人都生产低端东西,绝对是不可行的,这么多人要想过好日子,一定要往高端走。李政道作为一个物理学家都讲过这个话!这是很正确的。怎么往高端走?最起码你得有点刺激性,人民币升值就是刺激手段。人民币升值我认为势在必行。这方面我们也甭跟美国斗气,说美国人要求我们升值,我们就不升,我们就跟美国人顶了。其实中国确实有必要让人民币升值。首先,人民币死扛着不升值,会给中国带来很大的通货膨胀压力。更何况,人民币是跟美元捆在一起的,由于美元不断地贬值,就等于人民币对于其他国家也在贬值,相对于欧元和日元也在贬值,这样的话会给中国形成特别大的通货膨胀的压力。再者,它不利于中国的产业升级。人民币升值就相当于中国工人的工资相对于外国往上涨,用这种办法来挤压中国的低端企业,不升级你不能生存。这等于是用看不见的手来指导,既是看得见的手也是看不见的手,因为国家的汇率政策还是看得见的手,用看得见的手来推那个看不见的手,指导低端企业进行升级。中国在东南沿海的低端产品的出口企业这些年来已经形成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能够对政策施加巨大的压力。中国如果一点都跳不出这个利益集团的压力,则在减少对于外国的依赖方面,在产业技术升级方面寸步难行。不淘汰一点旧的东西,新的就起不来。不吐故怎能纳新?当然这要掌握住度,力度太大、企业垮太多肯定是受不了。升值肯定是要缓慢的,有管制的,我并不主张汇率自由化。
       淘汰后那些工人怎么办?这并不难。淘汰的都是低技术工人,没有什么了不得的技术专长,在别的岗位上照样可以用,我们那么大的基础设施建设规模怎么不能把他们用上?大搞基础设施建设,完全正确。有人说:“美元只不过是一张纸”,这话不是没有一点道理。我们现在外贸顺差那么大,我们老攥着美元这些纸有什么用啊?我们还不如稍微牺牲一点这些纸,这些白条,促一促中国的产业升级。我们可以拿这个去买技术,还可以储存资源。顺便说一下,国家上大项目,比如大飞机项目,我觉得目标可以再高一点,你既然上,但是主要部件还都是考虑向国外买,那就没太大意思了。
       3.环境问题国内优先
       关于排放强度下降40%这个指标,我认为可能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么难。通过两个途径都可以使我们的碳排放密度明显地降下来。中国第三产业一方面可能事实上确实比较小,但是另一方面它确实很可能是像一些经济学家们说的那样,被低估了。把原来漏算的给补进去,碳排放密度就降低了。其次,产业技术毕竟还是在升级当中,当你可以制造附加值高的产品的时候,单位GDP碳排放就会减下来。即使不做太大的努力,也是这么一个趋势,所以说很可能碳排放强度的降低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难。
       即使如此,关于国际碳排放的问题,我们也只能负我们该负的那部分责任,不能替西方国家负它们该负的责任,这才是负责任的大国的正确态度。要是像有些人说的,地球都这样危险了,你们还讨价还价什么,赶紧救吧,那么,西方国家为什么不救呢?你为什么只让我们做活雷锋而你自己却不做呢?我认为中国政府在哥本哈根会议上做得不错。其实也是没办法,因为西方的条件太无理、太苛刻了,我们满足不了他们的要求,按他们的要求,我们就别发展了,像刘力群说的那样,全回到树上当猴子去吧。那样我们就环保了,但是做不到,我们根本就爬不回去了。
       关于环保,我认为中国更重要的任务是自己国土污染的整治。因为污染有两种,一种是全球性的,一种是区域性的。我们首先要解决自己国土上的污染问题,水污染、土壤污染、空气污染等等。这些环保问题才是当务之急。


三、政治:重要的是要提出建设性意见

       1.自上而下的改良是中国目前现状下惟一的道路
       中国在经济形势相当好的同时,又存在很多问题。比如说腐败、贫富差距、缺乏社会保障等等,尤其是政治体制的弊端。许多人常常希望用激烈的根本性的变革来解决,希望中国马上出现社会革命、政治革命,包括最近还有人在宣扬长痛不如短痛。但是,在当前这样一种情况之下,特别剧烈的社会变革,我认为:第一,不可能出现;第二,也未必可取。我不是反对革命,也没说告别革命,我只是站在一个中性的、客观的角度来判断。你把我当成一个科学家在作判断,我说这个事不可能,就好比说这个水会在多少度开,而不是说我希望它多少度开。水100度开,为了节省点能源,我希望它80度就能开,但它开不了。
       中国存在的政治体制等问题,最起码在可预见的将来不大可能是通过自下而上的革命、社会剧烈的变动实现的,只能是通过自上而下的改良实现。改良有没有可能呢?我认为是完全可能的。在改良的情况下,大规模的精英更替不大可能出现,就是说原来的精英绝大部分以后还是精英,不大可能换拨,只有少数人可以换。在这种情况之下,中国的所有政治改革、社会改革,必须得照顾既得利益,不照顾既得利益不现实,只有在充分照顾既得利益的前提之下,才能实现改革和改良。
       那么统治精英自身是否有改良的愿望和动力呢?这里恐怕有个认识问题。只有中国的精英层认识到改革和改良对他们的长远利益是有利的,他们才可能去进行某一项改革、改良。我认为这种愿望和动力是不缺乏的。上层精英还是想整顿吏治的,因为这是符合他们的利益的。做一些改革、改良并不与他们的利益相悖。
       上层精英未必愿意看着腐败现象存在,他们的生活已经非常舒服了,有什么必要护着这些基层贪官呢?当然,整治起来肯定还是有困难,因为底下烂了一大片,毕竟还得需要人在基层跑腿干事,你把它们全整治了,谁替你跑腿干事啊?即便如此,也还是可以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的。在中国促进自上而下的改革,社会改革也好,政治改革也好,我认为还是有可能的。
       中国的领导层、官僚层也在学习的过程当中,我们不必把他们估计得太高、太好,像有些人那样,想象他们全都已经想明白了;但是也不要把他们估计得太低、太坏,说他们或者什么都不懂,或者全都明白,就是因为出于自己的私利,不想往好里干。如前所言,就算是出于自己的私利,把国家治好对他们也有好处。我们要实事求是的去看这个问题。从他们的角度说,他们有没有困难?他们也真有困难。所以你要找出切实可行的东西。一个是提供可行方案;一个是在舆论思想上不仅让他们知道,也要让全社会知道,其实有这种方案可选择。这种方案必须既能维持中国的上层精英,保护他们的既得利益,同时又能吸纳更多的人或阶层进入精英集团,使得全体人民过得更好。按经济学的说法,就是实现帕累托最优了。也就是说,谁的利益都不损害,让大家都赢。我认为这是做得到的,不是做不到的。当然这指的是大面,像一部分中下层贪官的利益恐怕要牺牲了。
        我认为有些事情还是反映了上层精英内部存在着不同的意见。比如说,原本都是由上层精英控制的大众传媒,在具体新闻事件上,在思想理论上,都存在着分歧甚至对抗。坦率说,这些分歧和对抗并不完全是新闻出版宽松和自由的结果。统治精英内部存在分歧和矛盾也是一件十分自然的事。个人利益与集团利益之间会存在分歧和矛盾,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之间也会存在分歧和矛盾。有人说,中国现在的政治共同体分歧太大,认同太少。但至少对于上层统治精英内部从理性的角度来说,在一些关键问题上还是应该相对容易达成认同和一致的,比如说,捍卫“先辈打下来的江山”,就会是他们这个政治共同体的基本一致点。因此,提出一个好的切实可行的政治体制改良方案,我觉得还是有用的,上层精英还是会接受的。当前的问题就是要让上层精英更充分地认识到这种改良的可能性和可行性。
       我支持言论自由,言论自由当中包括允许别人发泄情绪。但是从社会全局出发,从当前的实际情况出发,从对国家认真负责的态度出发,我们就不能都是只图发泄痛快了。你倒是痛快了,你倒是过足瘾了,可你能解决什么问题?这话有什么用啊?
       2.新的制度和实现途径
       要承认既得利益,承认现有精英的既得利益,现有精英再主动将更多的人和阶层吸纳进治国集团,这样改良就有可能了。新的制度和实现路径具体如何呢?
       任何一个国家都是精英治国的,美国也是精英治国。西方国家,特别是欧洲国家比美国还要民粹一些,比如说英国就比美国民粹。因为美国在西方国家不算民粹,所以它这个医疗改革现在才刚刚开始搞,欧洲已经搞了好多年了。但是既使最民粹的西方国家,也还是精英治国的,精英治国这个避免不了。实事求是讲,人类历史上只是这拨精英、那拨精英治国,至少是没有广大人民直接治国这回事。精英治国这一条,既然是人类社会的通例,在中国恐怕也改变不了,因此设计一种制度,前提还是精英治国,只是这个精英治国得比现在治理得更好。
       首先就是精英的选拔机制。既然是精英治国,核心问题就是什么样的人能够进精英集团。前面说了,必须得承认现有精英的既得利益,大规模的搞精英更替肯定是不行的,而且在很多情况下,你也不得不承认现有的精英他确实还算得上是精英。但是逐步地实现精英的替换,使这个国家最优秀的人才进入到这个精英圈子当中来,我觉得还是做得到的。
       我设想,中国将来的治国精英集团应该由三部分人组成。第一部分是学而优则仕的,就是读书读得好就进入精英集团,当然不是说你拿个大学文凭就完了,甚至不是说你名校毕业就可以进入,而是你读书得读的非常好。学而优则仕的精英也没什么功劳,但是也得让他进去。为什么呢?因为很多人为了进入治国精英这个集团,耗费了一辈子的生命,等到挤进去的时候他也废了,他长期所学习的不是怎么治国,而是怎么挤入这个集团,他所有的长处,所有的学到的本事都是挤进这个治国集团的本事,而不是治国本身。为了避免这样的耗费,我们确实需要有一些人,就是根据他的考试、智商等等,让他在很年轻的时候,免去这种挤进治国集团的漫长历程和痛苦,直接进入,从而让他主要的精力放在如何学习治国上,而不是学习怎么挤进这个治国集团。这就是学而优则仕。
       第二部分是功而优则仕。一个人立功就证明他是有本事的,单凭考试未必能检验出一个人全面的才能,立功本身更能说明一个人全面的才能。比如说你立了很大的军功,那你这个人有本事。或者你有很大的经济功劳,你纳税纳得特别多,这就承认你有本事。再比如你管理很大的企业非常成功,这个东西它跟治国还是有共同之处的。这个可能左派会非常反对,那资本家不就掌权了吗?但是资本家也要看是什么样的资本家,最起码得是产业或商业资本家,他还是有本事的,我看对于金融资本家得打折扣,列宁就说他们最腐朽没落。中国古代商鞅的立功的标准,就是奖励耕战,军功和种粮食种得好。那我们现在把种粮食改成广义的经济成功,其体现就是交税多。
       但是光这两类精英肯定是不够的。这两部分精英有能力,但是如果一个社会只是单纯的能人治国还是不行的。因为这个社会中绝大多数的人不是能人,他们的利益怎么代表?不是能人的利益就没人去代表了,这样的社会和谐恐怕也难。因此需要第三部分,即社会各不同利益团体的代表。这个社会各不同集团的代表,到底是实行那种方式选拔呢?这可以探讨。有些人建议,比如说先要有各种各样的社团,当这些社团达到一定规模之后,就承认你的地位,你反映社会当中一种声音,一部分人的利益,因此你可以派代表。
        至于专家,就搁在第一部分、学而优则仕那部分里。或者说专家只提供咨询,不作为代表。
       这样三部分人,具体比例可以谈,但是哪一部分的比例也不能太小。太小的话,就起不到真正的代表作用。比如其中一部分人就5%的份额,那么,你不能说这5%也算一部分,如果这样做,它就成了摆设。
       遵循以上原则形成的治国精英集团的人数到底应该是多少,也可以商讨。我认为,太少了肯定不行,太少了容易搞成宫廷阴谋集团,太多当然就成普选了。比如说有几千人或几万人,这些人就是中国的治国精英集团。在这些人当中,再怎么产生治国领袖?我觉得这些人的水平不会太低吧?你不能说这些人素质太低,搞不了民主了吧?多人掌权,实行程序化决策,人类几千年,也没找到别的什么办法,只有票决,在这个精英集团当中实行票决。比如说立法这种问题,还是投票解决。行政领导,也由这些集团直接选出。最上层的领导由精英集团选出,而不是进行普选。完全民选上去的政客其实也容易出现应对军国大事的能力不够的情况。
       中央、省级这一层应该是这样由治国精英选出的,至于下边,到哪一级政权可以实行普选,这是可以具体考虑的。比如说现在这个村民委员会制度,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就是普选,还是挺民主的,执行得好坏那是另外一个问题。若说执行得不好的话,还真不是法的问题,那是一个习惯、适应的问题。普选能不能在比村民委员会更高的级别实行?比如一直到县里。
       这个制度跟美国或英国的制度有什么区别呢?美国也是精英治国,但是我说的这个制度可能会比美国的精英色彩更浓。为什么比西方民主国家的精英色彩要更浓一点呢?就是因为他们的民粹搞坏了很多事情,包括不思进取和浪费,而且明知这里有问题,也扭转不了。我们不能蹈这个覆辙。当然这样的集团,比起我们的现行制度,肯定是精英色彩降低了的,可以说是一个折中方案,即在当前的高度精英色彩的统治和美国等西方国家那种虽然也是精英色彩但是民粹比较重的统治之间取个折中。说老实话,高度民粹而且可持续的政体,在历史上是很少出现的,历史上出现过的一些短暂的高度民粹时期,都相当失败,也并没有给它声称要帮助的底层真正带来什么福祉。
       这样一种制度下,能够进入中国治国精英圈的这些人,待遇应该是高的,生活应该是体面的。既然我们这个国家、这个社会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了,就要保证你生活得舒适。比如旅行,住房,办公,肯定都要让你舒舒服服的,不能因此耽误你治国。但是不能随便地奢侈和挥霍。一个人如果贪恋于奢侈和挥霍,他根本就不配进入治国精英的档次。就算是自己挣钱的企业家,房子住得好一点是可以,如果他的消费是挥霍型的,这种人就不够治国精英资格,你就自己花你挣的钱吧,公权力不能交给你。治国精英的品味、水平不能低到要炫耀,你都是治国精英了,你还要炫耀什么呀?你在我们国家本来就属于一群有荣誉的人,用不着靠炫耀自己能够花钱来抬高身份。凡是那种特别贪财、特别挥霍的人,不管他是学而优则仕的也好、功而优则仕的也好,若不知道荣誉,不知道为国效忠,不知道为人民服务,就不能进入治国精英行列,必须淘汰出去。


四、文化:反对逆向种族主义,回归先秦

       文化建设,一个是要反对逆向种族主义;一个就是要回到先秦去。同时也要学习西方古典和近代资本主义上升时期。

       对中国的文化建设最大的危害仍是逆向种族主义,就是觉得中国自己什么都不行,中国自己是一群坏人,我们的同胞都是坏人,西方是天使。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国没有希望,认为自己的同胞都是最坏的人,觉得别人都是天使的这么一群人凑在一块,在这个世界上能生存吗?当然不能生存。当然了,现在有这种思想的主要是知识界。老百姓尽管也受他们影响,但是到具体问题上还不至于那个样子,所以中国还能存在,没灭亡。一般老百姓和普通官员都知道我们的利益所在,站在中国这一边,但是就有那么一群自己觉得自己特别聪明,而且特别高尚的知识分子在那里搞逆向种族主义。虽说老百姓不会全信他们的,但是他们还是会在一定程度上误导老百姓。不仅仅是在环保问题上,而且在很多其他问题上,甚至关于婚恋嫁娶的问题,认为外国人就是好的,其实嫁出去的不少倒了霉,但是电视上从来不说那些倒霉的,只说她们嫁了外国人多么多么幸福,误导中国很多女青年受了害。
       中国自己有没有问题?当然有问题。中国这个文明在这个世界上占据优越地位的时间太久了,所以就腐败了。一个文明和一个人一样,太舒服了,就会柔弱,不思进取。中国的文化应该回到先秦那种质朴的风气上面去,像秦国那样,质朴、尚武、追求效率。儒家讲仁爱,讲人和人之间的这种协调,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它有它的作用,但是光讲那个仁爱也不行。儒家为什么能兴盛起来?儒家是中国已经基本统一了天下之后才得势的,那个时候中国已经把仗都打完了。所以它讲仁爱,讲和,不讲尚武精神,在那个时代是对的。当时儒家已经用不着分对内和还是对外和了,因为就一个内啊,基本上囊括天下了。那些没打下来的地方都是中国人不太愿意去的。当时少数民族虽然有时候也能侵犯中国的边界,但对汉朝形不成重大的威胁。在这么一种情况下,光提倡和是可以的,因为对内还是应该和嘛。但是现在中国并不是处于这么一个环境,还处于跟外国要进行争夺的这么一个环境,所以儒家的那些东西,儒家的那种纯粹的和平主义,就不可过分抬高了。中国现在所处的国际环境是一个战国时期,中国只能算是战国七雄之一,还不是老大。不仅不是老大,而且老大还和很多其他大国结盟,联手遏制你。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的文化精神绝对不是儒家这种,而是先秦的那种。其实先秦的那种精神到汉朝还留下来一些。先秦的精神是什么?当然你可以具体讲,比如说什么墨子啊、法家啊等等。但是概括起来,先秦精神我认为就是敢想、敢干、有进取精神,另一方面又讲侠义、讲团结、讲效率、讲实用。你现在看先秦那时候的著作就会觉得,人家写得真好,它就体现了这些东西。
另一方面,除了精神,先秦还非常讲究做工的细致。我们都知道不光秦国,春秋战国时期那些国家制造的兵器都非常精良。中国这个民族本来就是世界上优秀的工匠。当然欧洲也是有很多优秀的工匠的。中国人活可以做得很细很细,这种优点要保持下去。两千多年历史当中,中国一直是很优秀的工匠。鸦片战争之后不断的战乱,让中国失去了优秀工匠的地位。但是现在已经处在恢复之中了。你看看日本就知道了,日本毕竟从种族和文化都是跟中国类似的,日本人是现在世界上非常优秀的工匠,中国人同样也是做得到的。这既是一个经济上的论题,也是一个文化上的论题。
       我们还可以讲中国的艺术品,中国有那么多精美的艺术品、工艺品。比如茶,中国茶的制作工艺和欣赏趣味都远远高于欧洲。西方人喝的是啥茶啊?都是最低等级的茶。立顿红茶能算得上高档茶吗?真正的高档茶的消费者是中国人,包括中国普通人。还有中式家具,它的审美趣味、精良做工,都远远高于西方。到适当的时候,中国是应该把我们自己的优雅文化推到世界上去的。更重要的是,它作为一种文化的方向,应该是可以影响到其他方面的工业生产的。像中国这种传统的精细的工匠的文化,应该恢复起来。这种认真的态度,做细活的能力,可以制作奢侈消费品,同样也可以用在军事工业上
       当然,古希腊和欧洲上升时期的文化我们要借鉴,要学习。坦率地说,我不认为现在欧美的文化有多好,他们那种颓废,那种扯淡,包括什么现代派艺术,明显是没有本事,没有技能的表现。硬说自己这个东西是好东西,然后就炒作,就骗钱。搞现代艺术的,除了少数人,相当一部分都是骗子。有些人不是骗子,如达利,他虽然是超现实主义画家,但有很深的写实功力。可这样的人不多,很多所谓的现代派艺术家连素描都不会,就在那儿瞎涂,水平没有高过黑猩猩。确实现在西方人就让黑猩猩画现代派画嘛!这到底是进步还是退步啊?这叫创造力?美国那个波普艺术,比如把可口可乐罐,排成一大堆,一照相,这就是艺术。这谁不会干啊?英国有家博物馆收藏了一个很贵的艺术作品,一个破铁皮桶,倒上水,里边飘着一个木塞。这种颓废之风中国不能学,没有任何创造力。遗憾的是,中国现在很多人都在学这个。
       现代西方文化尽管还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但是它确实有非常颓废的一面,尤其以欧洲为甚,美国和日本还好一些。但是就是这么一种风习,我们许多人还当宝贝,这是不行的。我们要回到更简单、更质朴、更认真、更尚武、更崇尚精细工作的风习中去,回到先秦文化当中去。


转自:王小东博客

文章评论(0)
回复
276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