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流击水 2011年05月02日 18:36

俄罗斯尘封的历史——98年政变,罗赫林之死与普京上台

    KGB1986译,少年中国独家首发。

    译者按:此次将两篇译文一同发表,前一篇是讲述列夫.罗赫林的生平事迹,后一篇主要用于陈述罗赫林案件和普京有什么关系。希望大家能够通过本文了解到俄罗斯左翼运动中的曲折。

一、忆列夫·雅科夫列维奇·罗赫林将军

    作者:谢尔盖;维克多洛维奇;列别捷夫(哲学博士,俄罗斯乌斯季诺夫波罗的海国立技术“军事技术”大学政治学研究室教授)

    来源:http://panteon-istorii.narod.ru/polk/rohlin.htm

qqe688aae59bbee69caae591bde5908d

    7年前,(文章写于2005年7月21日。译者注:罗赫林被杀害于1998年7月2日晚至7月3日凌晨间的某个时段)俄罗斯忠诚的儿子,苏军优秀的指战员,列夫.雅科夫列维奇·罗赫林永远离开了我们。

    尽管当代俄罗斯人已甚少提起这个名字,然而在动荡不安的20世纪90年代,却很难看到像罗赫林将军那样正直又爽快的人。我们记得,在96年舞弊的总统选举结束后,当备受心脏病折磨的醉鬼叶利钦宣布自己为胜利者之时,俄罗斯爱国主义运动陷入了低潮,并随之分裂。

    有的人消失,有的人退化为“沙发党”(就是那些只会在沙发上夸夸其谈的口头政治活动家),而不久之前他们都还在旗帜鲜明地行动着。车臣战争(译者注,第一次车臣战争)结束后,由于投机者鲁茨科伊和列别德的大肆捣乱,军队丧失了威信,政治生活近乎停滞…

    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俄罗斯出现了一个团体,它近乎成了国家爱国主义的主导力量:97年夏天,罗赫林将军创建了自己领导的组织,并给予了它一个很长的名称——军队,国防工业与军事科学支援运动(通常简称为DPA)。组织名义上仅属于支援性质,实际上却代表着军队和军工联合体中的进步力量,具有反叶利钦主义爱国阵线的特征。97年至98年,罗赫林已初具威望,跻身于俄罗斯主要政治人物的行列。

    罗赫林的确是一个了不起的人。1947年,他出生在哈萨克斯坦咸海城。在他未满一周岁时,父亲就抛下他离家而去了。(译者注,经考证,罗赫林是五口之家中最小的一个,他有两个兄弟。父亲是犹太人,参加过卫国战争,1948年离家去了库班,在那里一直活到70年代)雅科夫列维奇由母亲抚养长大,并成为了一名军人。1970年,他以优秀成绩毕业于塔什干诸兵种军事指挥学校,获得金质奖章,之后一直在苏军中服役。1982年——1984年,奉命参加阿富汗战争,又奇迹般的生还——任期结束归国途中,这位上校指挥官乘坐的直升机被击落。身体多处受伤,摔断了脊椎,但他没有将自己视为残废,坚持留在军队中继续工作。(译者注,实际上他的军队经历很丰富,从塔什干指挥学校毕业后,在东德武尔岑的近卫第20摩托化步兵师242团服役。先后在北极圈,列宁格勒军区,土耳其斯坦军区和高加索军区任过职,最后进入伏龙芝军事学院进修。在阿富汗时,任860摩托化团团长,两次负伤,84年乘坐的直升机被击落,重伤痊愈后留在塔什干工作。)1994年,即将成为将军的罗赫林去了伏尔加格勒,前去指挥近卫第8集团军——当年浴血奋战在斯大林格勒的第62集团军的后继者。(译者注,斯大林格勒战役结束后,第62集团军改编为近卫第8集团军,在崔可夫指挥下一直打到了柏林,战后成为苏联驻东德的精锐部队。两德合并苏联解体后于94年仓促撤回俄罗斯仅被草草安置,后被解散)然而在罗赫林到任前,拥有这般光荣历史的集团军却已处在了崩溃的边缘,其惨状甚至在整个“民主化”俄罗斯的军队中都是前所未见的。新军长设法恢复了秩序,制止了偷窃行为,重新组织起军事训练。这些举措的实施恰逢其时,因为不久之后集团军(所辖的师人数上并未满编)就将作为第一序列被派往车臣。有别于大多数指挥官,罗赫林使自己管辖的部队做好了战斗准备。后来事实也证明,在1995年1月1日指向格罗兹尼的除夕夜攻势中,罗赫林的部队战果最大,损失最小,是他们成功挽救了陷于攻势困境的俄军。罗赫林在格罗兹尼一战成名,叶利钦政府打算授予他俄罗斯英雄称号,但被他一口回绝。罗赫林宣布,内战仇杀中,没有人是英雄。转眼间到了1995年,杜马选举中的各派团队都竭力拉拢军队高层人物加入自己一方,当然,罗赫林本人放弃了唾手可得的候选人位置,没有加入任何一个党派。不过,以政府为后台,以车臣战争肇事者切尔诺梅尔金为首的“我们的家园——俄罗斯”(译者注,该党系根据叶利钦的提议,于1995年5月建立的中右派政党)却跳出来拦在了罗赫林面前。克里姆林宫的头目们以将军的犹太人血统相威胁,同时又以保证政治中立相引诱。最终,罗赫林不得不同意加入“我们的家园——俄罗斯”,作为交换条件,他要求切尔诺梅尔金为近卫第8集团军更新军备,兴建营地。在此后参与集会时,罗赫林也从不为“我们的家园——俄罗斯”助威呐喊,而仅仅是谈论军队和国家所面临的种种问题。

    当上议员后,罗赫林负责领导杜马国防委员会,但很快“我们的家园——俄罗斯”就要为他们当初的选择(让罗赫林入党)而感到后悔不已了。将军在议会上公开谴责军队高层的腐败,并拿出了具体事例作佐证。罗赫林当众指责叶利钦是在瓦解军队,是国家的叛徒。

    1997年7月,就如上文中所说的那样。罗赫林成立了DPA运动,公开反对叶利钦。他改变了过去一如既往的支持态度,开始与俄共领导层站在一起进行斗争。1998年5月,他加入了俄共代表团,但杜马国防委员会主席的职务也随之被撤销。

    当然,这位在车臣战争中能像伏罗希洛夫一样,敢于身披将军制服穿行于枪林弹雨中的人,绝不会就此惧怕退缩。在1997年7月后将近一年的时间里,罗赫林走访了俄罗斯50多个州和共和国,不仅受到了爱国主义积极分子的热切接待,还会见了历次战争的老兵,军工企业经理,教会神父,甚至副州长级别的行政官员。到98年夏天时,DPA运动在俄罗斯63个联邦主体内成立了支部。DPA的成员范围由军人,军工工作者,扩大到了著名学者,矿工工运领袖,哥萨克,甚至98年的“彼得堡小姐”——大学生伊莲娜.卢基杨年科,也加入到其中。

    那时,对俄共妥协方针深感失望的个人和组织开始向DPA聚集。的确,DPA在知识分子和年轻人当中不具有什么特别的影响力。军队也由于车臣战争和高层腐败的原故声名狼藉。但这些都不能表示,人们在未来不会支持DPA。如果说,在当时的俄罗斯有谁能发起军事政变,那么答案只能是列夫.罗赫林。在他身后,有着许许多多的军官,特别是那些来自第8集团军的人们。当意识到无法通过常规手段去推翻议会体系后,罗赫林确实有计划进行军事行动。

    克林姆林宫对此会有什么反应再明显不过。“我们要除掉罗赫林”叶利钦威胁到。1998年7月3日,罗赫林在自家别墅内被枪杀。第8近卫集团军不久后便被解散。DPA虽未被查禁(全拜组织的广泛影响性所赐)但失去罗赫林后,大势已去。

    罗赫林死后,他的妻子塔玛拉遭到逮捕。起先她承认了谋杀罪名,但随后又在调查过程中推翻了自己的口供,称那是迫于外界压力的结果。2000年11月,纳罗-福明斯克市法院查验了罗赫林的尸体,宣布塔玛拉由于家庭不和谋杀亲夫,并判处其8年监禁。2000年12月,经过上述,莫斯科州法院将刑期削减至4年。2001年3月1日,俄罗斯联邦最高法院宣布罗赫林一案的调查程序违法,案件发回重审。7月7日,最高法院宣布施放塔玛拉,但禁止其出境。最后罗赫林一案又回到纳罗-福明斯克市法院再度进行审理。

二、罗赫林曾计划军事政变

    作者:格里高利·姆特尔克强( Григорий Мкртчян )

    来源:http://www.pressarchive.ru/versiya/1999/10/05/23424.html

    1999年10月5日,俄罗斯《Версия》报社报道

    数天前,编辑室接到了一通电话:“我叫谢尔盖,我是罗赫林将军的女婿。如果您能发出报道,我愿意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

    “罗赫林将军是因为他计划通过军事政变推翻现政权才被杀掉的。”——我们与他的对话是从这句令人惊骇的话开始的,持续了约2小时。

    问:请原谅,谢尔盖。您怎么能证明这是真的呢?

    答:我们是将军亲近的人。他有时会向家人谈起一些事。话题一般都是政治,国内局势,他的政治规划。至于政变的事,他的确没有透露过什么——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因此,关于这事我知道的并不多。

    问:那就是说,您知道什么时候策划的政变?

    答:那时已是7月12日,列夫.罗赫林建议大家躲进地窖。而再过两星期,也就是7月25-26日的样子,按他的说法,就会进行政变。那时正是1998年7月中旬——按计划会举行大规模军演。您是知道的,军人们爱戴和尊敬列夫.罗赫林。驻守在俄罗斯不同城市的某些师级部队会率先依据信号行动。当然,计划是从莫斯科最先开始。对现状不满的矿工们会聚集到首都,哥萨克人也会前去支援。预计政府将会采取“激烈”方式驱散正在集会矿工..想必是哪里走漏了风声,于是上面的某个人决定要除掉正准备暴动的将军。

    问:那谢尔盖,您有没有对调查员讲过这些?

    答:在第一次谈话时有讲过。然而事实证明,我的话没有引起注意。请注意下克里姆林宫的种种表现:消除与将军和他妻子有关的一切。并且特别要指出的是,这已成了生活中的常态。“如果你不能毁掉对手,那么就去毁掉或者抹黑他的家人”,这种方法在罗赫林死后也用来对付过叶夫根尼·普利马科夫和尤里·卢日科夫。如果不能战胜反对者,那么就勒索和恐吓他的亲人。我想向总理提下问:在98年7月,罗赫林死前数天,克里姆林宫里是不是开过会?到会的人里边是不是有总统办公厅主任瓦连京.尤马舍夫和他的副手弗拉基米尔·普京以及总统的形象设计师塔季扬娜·季娅琴科(我想她现在的正式称为应该是国父之女了吧。译者注:塔季扬娜·季娅琴科是叶利钦的女儿)?会议上尤马舍夫是不是讲过这样的话?—— 一切与罗赫林谈判有关的尝试均告失败,现在就只剩下一个办法——让将军中立。这个任务是不是被交给普京去完成?作为交换,普京可以坐上联邦安全局局长的位置。

    这些说法到底有无依据,《Версия》不打算查证。我们仅是逐字逐句地将其转述出来。但在这里,我们想让读者们回顾一些与上文有关的事实。

    罗赫林将军死于1998年7月3日。三个星期后——也就是7月25日,普京取代尼古拉·阔瓦廖夫成为联邦安全局局长。值得注意的是,阔瓦廖夫的卸任以创纪录的速度完成,时任总理的谢尔盖.基里延科为了取得总统叶利钦的认命签字,亲自乘飞机前往卡累利阿。(译者注:当时叶利钦正在一个名为Шуйская Чупа的村子里度假

    另外一个可供参考的事实:将军被杀一个月后,大概是98年7月底或是8月初,鲍里斯·叶利钦嘉奖了大批在主要部门任职的军官。在嘉奖仪式上,他也讲了许多令人费解的话:“没有那种势力能颠覆现政权…”。

    尝试制服罗赫林的各种举动早在很久之前就有过。就像将军的女儿伊莲娜和女婿谢尔盖所讲的那样,1998年3,4月份,当时第一次政府危机正愈演愈烈,围绕着切尔诺梅尔金内阁成员的任命问题产生了激烈争论,那时瓦连京.尤马舍夫通过电话向罗赫林提出了要求:要求将内务部长,国防部长,以及安全部门的负责人都替换成他的亲近。将军既不接受讨好,也不作出妥协,自然也没答应他的要求。

    至于最近的事,那就是众所周知的了。

    第二年针对罗赫林案件的调查基本上被弄成了千篇一律的老生常谈。主要的,也是唯一的罪犯——成了罗赫林将军的遗孀塔玛拉。对于此,将军的女儿和女婿证实,在头一天塔玛拉就受到了恐吓:如果她不将所有罪名揽到自己身上,那么全家就要遭殃。而在不久前,按照例行程序,对她的拘禁期被延长到了1999年11月。

文章评论(0)
回复
26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