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1年05月20日 22:11

与埃及社会主义者的谈话

    译者:赵丁琪

    译者按:这是记者对埃及革命社会主义领袖的访谈,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埃及工人阶级及社会主义者在埃及革命中所起的重要作用,西方媒体一直强调FACEBOOK等社交网站的作用,而社会主义者所起的作用却被他们有意或无意的忽略。1月25日的开罗大游行,是埃及革命社会主义和其他左翼团体共同组织的。而之后在中国媒体的报道中频频出现的埃及最大反对党穆斯林兄弟会,因为自认为无法控制运动的发展,而拒绝参与示威游行的策划工作,只是在形势明朗之后,才参与进来。从运动的第一天开始,工人阶级就一直是运动的中心力量,在示威中死亡的第一位烈士也是工人。

    这篇文章反映出埃及示威者中的几股主要力量。埃及最大的反对派穆斯林兄弟会在示威者中所占人数只有百分之十五到百分之二十,却因为他们严格的纪律性和出色组织工作,在运动的某些阶段起了关键的作用。但现在穆斯林兄弟会有面临分裂的危险,因为党内有一些人力图淡化政党的宗教色彩以争取更多的支持,但保守力量坚决反对。总体来说,穆斯林兄弟会是一个以宗教为基础的政治力量,并不具有很大的进步意义。

    在运动中涌现出了一些代表中产阶级利益的自由主义者,他们反对穆巴拉克的独裁统治,力图推动向军政府施压,进行民主化的政治改革。但他们对工人的要求和运动抱着一种敌视的态度,力图将革命保留在资产本主义的框架内。工人运动的蓬勃发展引起了部分自由主义者的恐慌,他们在FACEBOOK中号召集中力量袭击罢工工人。

    在埃及革命中一直处于中心地位的工人阶级和社会主义者,则不仅要求政治改革,而且要求在政治革命之后,针对资本主义制度,进行深入而广泛的社会改革,这些要求包括没收穆巴拉克及其政权的资产、建立最低工资制度、减少失业、建立独立的公会、提高失业工人福利等。

    埃及的自由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之间的合作和斗争,从一个侧面可以反映出中国的左派和右派在现在和将来的某些关系。为了反对政治上的独裁者以进行政治改革,自由主义者需要取得工人的支持。因此,他们在争取“民主”的过程中,会以代表全社会利益的面目出现,装出一副关心工人的伪善面目,目的是利用工人以达到他们的目的。但是一旦他们的目的达到,政治改革的目标完成,工人和自由主义者的分歧马上会凸现出来。自由主义者们止步不前,力图维护资本主义制度,而工人则要求进一步进行社会革命,对资本主义制度进行彻底的革命的改造。这样,在反对政治专制中结成的同盟便会破裂,工人和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自由主义者之间的阶级矛盾便成为主要的社会矛盾。我对中国自由主义者的看法是,在今天这个时代自由主义者是进步的,但他们总会有一天站在工人的对立面上,他们是工人今天的同盟者和未来的敌人。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埃及的工人阶级和自由主义者仍然是同盟者。因为埃及的政治革命还远没有完成,穆巴拉克的下台并不意味着埃及民主化的实现。穆巴拉克并不是被示威者推翻的,而是因为示威者的压力造成了统治阶级内部矛盾的激化,现在统治埃及的并不是资产阶级民主政府,而是军政府。军队正在整合包括自由主义者在内的反对工人运动的政治力量,而埃及的工人阶级也在迅速积累、扩大自己的力量,并正准备建立一个统一的工人政党。可以预见,工人阶级与包括军政府、自由主义者在内的资产阶级的矛盾将会是未来埃及的主要矛盾。这场革命的最后结果到底如何,我们还要拭目以待。

    Conversation with an Egyptian socialist

    网址:http://socialistworker.org/2011/02/23/conversation-egyptian-socialis

    问:对于埃及所有的革命者来说,这是难以置信的时刻。但是在1月25号,一切都发生了,在这之前,你预见到了这一切了吗?

    答:当然,在理论上,埃及的局势已经动荡了数年,所以革命的爆发时可能的。但我们没有料到它会在25号发生。大量的示威者参加了抗议并且他们的斗争性是史无前例的。

    我们已经习惯人们号召群众大规模示威的要求被扑灭,一般仅仅有一百到两百人出现,并且迅速被国家安全机关击溃。但是在1月25日,抗议的数字迅速在开罗、亚历山大和一座又一座城市迅速膨胀起来。

    抗议者成功的避开了警察一次又一次袭击。他们向警察扔石块。人们纷纷从家里走出来加入我们。妇女向我们仍糖果。在25日晚,我们意识到一个革命的时刻已经开始了。

    问:在1月25日抗议的动员工作中,革命社会主义者和其他左派力量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答:我们和其他左派,与“四六青年运动”在1月25日的行动动员中扮演了一个关键角色。穆斯林兄弟会并没有支持在那天进行行动的号召,因为按通常的情况来说,他们并不喜欢支持他们无法控制的行动。因此左派扮演了一个领导者的角色。

    我们和其他左翼力量详细制定了25日的行动策略。比如,我们决定抗议在埃及不同的地方开始,然后在塔利尔广场游行。我们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国家安全机关集中在我们的行动开始之前,在任何一个中心位置集中他们的力量摧毁我们的行动,就像他们以前做的那样。那是一个有用的策略。

    另外,平心而论,安全机构也确实没有料到最后会有这么多人参加行动。他们措手不及。

    问:西方和埃及媒体一直强调这仅仅是一个青年人通过FACEBOOK 和其他社交网站组织的革命。在那些最初的日子里你能看出这场革命的阶级本质吗?

    答:对专制政权不满的各个社会阶层的年轻人,在鼓动这场革命时起了先锋作用。但是工人阶级从第一天开始,就是革命的中心力量。

    举个例子,在苏伊士,一个有着很长的反英和反犹太复国主义历史的工人阶级的城市,是这场革命的前线。大批的工人从工厂中走出来涌向街头,在第一天他们牺牲了第一位烈士。哈菲兹·谢赫·萨拉马,一位40年代反对英国殖民统治的领导人,在埃及与以色列的战争中,他也曾与街头的革命者一起战斗。他也加入到塔利尔广场的行动中。

    在埃及也有一位类似的工人,Alexandria和Mansoura在从事件开始的所有行动中都扮演了关键角色。但是在那个时候,工人并没有以集体的形式加入革命斗争,因为社会主义者正在进行罢工和关闭工厂。这在2月11日穆巴拉克下台之前即将改变。

    问:在塔利尔、亚历山大有数百万人参加了革命。你呢?作为一名组织和参加革命的革命社会主义者,什么是你的重点目标呢?

    答:从事件开始的时候,社会主义者,纳萨尔主义者和其他左派在领导抗议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但是随着参加者的数目迅速增加并且在开罗、亚历山大等地区超过了一百万,我们必须集中精力重点做一些事情。我们选择了五个要集中精力做的事情。

    我们把工人阶级的要求放到我们进行宣传和鼓动的中心位置。在工人运动中,我们和我们所有的同盟者和联系人联络,力图推动他们通过罢工来推动革命的深入进行。

    我们号召没收与穆巴拉克政权有联系的大公司的资产,并且要求这些资产在工人的控制之下国有化。

    我们号召把这场革命从政治革命变为社会革命。我们号召普遍建立1200英镑的最低工资制度、独立的工会,解决失业问题,提高失业工人的福利以及满足其他工人阶级的要求。

    我们发表了六个声明来详细阐述我们的分析和要求。我们在广场分发了成千上万份声明,并且也使用了我们的网站来使我们的声明能被国家其他部分的人民知道。

    问:穆斯林兄弟会——这个国家最大的反对派,在这次革命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呢?

    答:穆斯林兄弟会的领导者并没有签署1月25日行动的声明。他们通常不支持他们无法控制的行动。但是在第一天之后形势变得明朗之后,他们才决定参加。

    他们在塔利尔和其他地区扮演了重要角色,特别是在2月2日政府派出带着自制的燃烧瓶骑着马的暴徒袭击示威者的时候。并不是他们的人数起了作用——在街头,他们仅仅有不超过百分之十五到百分之二十的政治支持者,13个烈士中仅仅有一个是穆斯林兄弟会的成员。然而,他们出色的组织水平起了作用。他们高度严明的纪律帮助他们保卫广场。

    他们现在正准备公布另一个新的政党的信息。一些人希望他们建立在公民和非宗教的基础上。保守派反对这个提议。也就是说,他们的队伍可能会发生分裂。

    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个更解放的组织的正在形成,Etilaf Shabab Althawra,革命青年联盟,提出了许多政治要求,并且在上周一同军队进行谈判。

    这些成员中包括了许多参加革命的行动者。但是,他们代表了中产阶级中争取解放的一翼,希望把革命限制在争取民主改革的政治革命的范畴内,并不准备质疑和挑战资本主义体制。这些自由主义者把他们的角色定位为通过建议或者向军队施压,用政治的技术专家代替这样或那样的腐败分子。

    许多自由主义者现在敌视工人的罢工。他们说工人是自私的。一些人正在FACEBOOK上组织针对罢工的袭击。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他们只想要政治革命。他们反对工人运动。

    当然,我们支持和要求民主改革。但是我们是为工人阶级的利益被置于中心位置的激进民主而战斗。但是我们作为社会主义革命者在政治革命的时候并不想止步不前,我们要组织埃及工人阶级领导的社会革命。

    问:在埃及有许多其他的社会主义者和激进左派。你们和其他激进左派的关系是怎样的?你正在发表其他政治声明吗?

    答:我们总是和其他左派力量相互配合。举个例子,我们是激进左派前线的一部分。我们一起配合支持罢工,游行,媒体和共同发表公共声明。那是重要的。这是一个新的情况,并且许多左翼和右翼力量正在发表倡议组建政党。

    我们也发表我们的倡议和主张。首先,我们帮助在学生和工人中间组建保卫革命的委员会。我们现在已经在激进工人中间收集了数千份要求组建新的工人政党的签名。这个政党能组织和代表、阐述工人阶级的利益并且推动革命更深入的发展。

    问:埃及工人阶级在数量上是庞大的,并且罢工是人数众多并且广泛的。你们准备从哪儿着手去组建这样一个政党?

    答:是的。那确实是实际情况。但是我们不准备从头开始。我们已经和前些年进行斗争的工人阶级建立了联系。同时,我们精力集中于经济的中心部分:纺织业、邮局、铁路、运输业、通讯和水泥产业。

    我也认为组建独立的激进团体来代替亲政府的同盟的运动将会成功,并且这将会支持我们组建工人政党的努力。这是一个革命的时刻。你将采取主动并且看到将要发生的一切。

    军队正统治着这个国家,发表声明并且解散议会。你觉得军队下一阶段将会做什么?他们将使用暴力反对罢工吗?

    军队是埃及经济的关键部分。在工业、农业和服务业中,它占有了百分之二十五的份额。

    军队强迫穆巴拉克下台并且取而代之,目的是试图延缓革命进程并且解救现在的统治秩序。革命的压力引起了军队领导层的分裂。穆巴拉克,国防部长穆罕默德坦塔维,副总统奥马尔苏莱曼想利用武力结束革命。阿南中将萨米哈菲兹,1月25日在美国的军队参谋长,拒绝使用武力。在那个时候,除了使穆巴拉克下台别无选择。

    现在,军队正在呼吁罢工工人结束运动。这是他们正在做的事情。他们没有禁止罢工和袭击罢工工人。从现在来看,他们还是站在工人一边的。在军队袭击罢工者之前,他们需要一些时间来动员整合反对罢工者的公众意见——不仅仅是中产阶级自由主义者。

    最后,军队现在正在一个困难的处境。埃及革命引起了巨大的宗教和国际影响。世界正在关注我们。革命已经已经引起了巨大的、潜在的向社会革命过渡的趋势。这不同于80年代菲律宾反对费迪南德马科斯和90年代印度尼西亚反对苏哈托的斗争。与上面提到的两次革命相比,埃及工人阶级在我们的革命中处于更中心的位置。

    埃及工人阶级通过从04年以来激烈的阶级斗争,在1月25日的时候,正式登上了政治舞台。因此,统治阶级试图限制政治革命的行动必然会更加困难。

                                                                                                       赵

                                                                                           2月23日

    文章选自赵丁琪人人网日志:http://blog.renren.com/blog/243540793/713413613?from=fanyeOld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