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视野 2009年04月03日 18:31

哲学作为革命的武器—阿尔都塞访问稿

路易(一)你可否将一些个人历史告诉我们?什麽引发你去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

一九四八年,那时我三十岁,当上了哲学教师,并加入法共。哲学是兴趣,我努力使它成为我的职业。政治是热忱,我努力成为一位共产主义战士。

引起我对哲学的兴趣是唯物主义及其批判功能:维护「科学的知识」(scieniific know1edge ),对抗所有在「意识形态的知识」(ideological know1edge)的神秘化;反对把神话及谎言仅仅作道德的谴责,坚持对它们作理性及严厉的批判!。鼓动我对政治热忱的,是工人阶级在为实现社会主义而斗争中所表现的革命本能、才智、勇气和英雄主义。大战和长年的俘虏生活使我同工人和农民有活生生的接触,使我认识了共产主义战士们。

政治决定一切。不是政治一般(politic in general):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政治。

起初,我要去寻求和理解马列主义政治。这对于一个知识份子来说,往往是十分困难的,就如在五○和六○年代那样困难,理由是你们熟悉的:「崇拜」的结果;第二十次会议,跟着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危机。此外,对抗当代「人道主义」意识形态的扩散与及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对马克思主义的攻击并不容易。

当我更进一步了解马克思·列宁主义政治时,我开始对哲学也产生了一种热忱,因为我终于明白马克恩。列宁和葛兰姆西的伟大提纲:哲学基本上是政治性的。

我所写的著作一一起初是个人的,后来与年青同志和朋友们的一一除了那些「抽象」外,都环绕这些具体的问题。

〔二〕你可否说得更精确:为什麽要在哲学上成为一个共产主义者通常是这麽困难的?

要在哲学上成为一个共产主义者,就要变成马列主义哲学,即辩证唯物主义的坚决追随者和艺人。

要成为马列主义哲学家并不容易。像每个「知识份子」一样,一个哲学教师是一个小资产者。当他开口时,说话的是一套小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它的来源和计谋是无穷的。

你知道列宁对「知识份子」的看法吗?个别来看,一些知识份子可以(从政治角度上)称为革命者,和无畏者。但作为群众,他们在意识形态上是「无可救药」的小资产阶级。在才能上受到列宁赞赏的高尔基就是一个小资产阶级的革命者。要成为「工人阶级的意识形态者(ideologists)」(列宁)和无产阶级的「有机(organic)知识份子」(葛兰姆西),知识份子需要对自己的思想实行一个彻底的革命:一个长久、痛楚和困难的再教育,而且是一个不断的外在和内在的斗争。

无产者有一种「阶级本能」(c1ass instinct)去帮助他们走向无产阶级的「阶级立场」(c1ass position)。相反,知识份子却有着小资产者的阶级本能,强烈地对抗这种过渡。

一个无产者的阶级立场不单是无产阶级的「阶级本能」;它是跟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的客观现实相一致的意识和实践。阶级本能是主观的和自发的。阶级立场是客观的和理性的。要具有无产阶级的立场,无产者的阶级本能只需要被教育(be educated);反之,小资产阶级化的知识份子的阶级本能则需要被革命化(berevolutionized)。分析到最根本处,这种教育与革命,是决定於以马列主义理论原理为基础所指导的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

正如《共产党宣言》所说,这个理论的知识能协助某些知识份子转到工人阶级的立场上去。

马列主义理论包括一种科学(历史唯物论)和一种哲学(辩证唯物论)。

因此,马列主义的哲学是无产阶级斗争不可缺少的两种理论武器之一。共产主义战士必须消化和使用这个理论的原理:科学与哲学。无产阶级革命需要同时是科学家(历史唯物论者)和哲学家。辩证唯物论者)的战士去协助捍卫和发展这个理论。

要成为马列主义哲学家需要面对两大困难:

第一是政治上的困难。一个加入了党的职业哲学家在意识形态上还是一个小资产阶级。

他一定要把自己的思想革命化才能在哲学上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

这种政治上的困难是归根究底的、决定性的因素」

第二是理论上的困难。为了要在哲学上定义这个阶级,我们知道应朝着什麽方向和基於什麽原则去干。我们必须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这是在理论上和政治上急切要做的。

这个任务是艰巨的,因为在马克思主义理论里,哲学比历史科学〔译者按:指历史唯物论〕落后。

今天,在我们的国家里,这是「具支配性的」(dominant)困难。

〔三〕因此,你就在,马克思主义理论里区分出一种科学和一种哲学?如你所知,在今天,这个区分往往引起争论。

我知道,不过,这种「争论」只是,一种陈腔滥调。

若要积极地从理论架构上划分(schematic),可以这样说:在马克思主义运动的历史中,对这种区分的禁制都表现了一种右倾或左倾的偏差。右倾的偏差压抑了哲学——只剩下科学(实证主义posltivlsm1)。左倾的偏差则压抑了科学——只剩下哲学(主观主义subbjectivsm)。这些也有「例外」(以「倒置」的情况出现),但它们依然「符合」这个规则。

从马克思与恩格斯到今天,马克思主义工人运动的伟大领袖总经常说:这些偏差是马克思主义受到资产阶级意识的影响和支配的结果。对于他们,保卫这个区分(科学、哲学)不单为了理论上的理由,并且还是为了重要的政治里由。看看列宁的《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或《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他的理由是最明显不过了。

〔四〕你怎样证明(justlfy)将马克思主义理论区分为科学与哲学是正确的?

让我陈构一些暂定的和理论架构性的(schematic)提纲作为回答:

(1)马克思主义理论与工人运动的结合,是整个阶级斗争历史——实际上是整个人类历史——最重要的一项事件。(第一类影响:社会主义革命)。

(2)马克思主义理论(科学与哲学)代表着人类知识的历史中史无前例的革命。

(3)马克思建立了一种新科学:历史的科学。打一个比喻:我们所熟悉的科学分别设置在数个巨大「领域」上。马克思以前,这样两个领域会被开放给与科学知识:数学的领域和物理的领域。前者的开发者为希腊人泰利斯(Thales),后者则为伽里略。马克思把第三个领域开发到科学知识去:历史的领域。

(4)这个新领域的开发导致一个哲学革命。这是一个定律:哲学常常连结到科学去的。

哲学的诞生(透过柏拉图)始於数学领域的开发。它被物理领域的开发带来变革(transformed)(透过笛卡儿)。今天,它透过历史领域被马克思所开发而被革命化。这个革命称为辩证唯物主义。

哲学的变革经常是伟大科学发现的回响。因此,在实质上,它们是在事件发生后引起的。因此,在马克思主义理论里,哲学落后於科学。我们还知道右其他理由,不过,在目前,这个理由是具支配性的。

(5)作为群众,只有无产阶级战士才认识到马克思科学发现的革命功能(revolutionary scope),而它改变了他们的政治实践。

接着,我们要谈到当代历史中最大的理论丑闻。

相反,作为群众,知识份子,甚至那些「职业上」有关系的(人文科学的专家、哲学家),都没有真正地、或拒绝去认识马克思科学发现那史无前例的功能。而这个功能被他们所诋毁、藐视和在讨论时被歪曲。

甚至在《资本论》出版一百年后的今天,他们,只有少数例外,依然在「钻研」政治经济学、社会学、民族学、人类学、社会心理学等等……;就像伽里略死后五十年,有些亚里士多得学派物理学家依然在「钻研」古典物理学一样。他们的「理论」是意识形态的落伍者(ideological anachronisms),透过一大堆智能的微细地方(subteties)和超现代数学的技巧来复辟。

但这件理论的丑闻简直不是丑闻。它是意识形态的阶级斗争结果:因为是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和资产阶级「文化;正在当权和运用「霸权」(hegemony)。作为群众,除了一些例外,知识份子,包括很多共产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知识份子,他们的理论被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所支配。在「人文」科学里,除了一些例外,这种情况也是一样。

(6)在哲学上,也出现同样的丑闻。有谁了解马克思的发现所导致的惊天动地的哲学革命?只有无产阶级战士和领袖。相反,作为群众,职业的哲学家甚至没有一点丝毫猜疑。当他们提到马克思时,总是攻击他、诋毁他,「同化」(absorb)他,剥削他或者修订(revise)他,只有极少数例外。

那些捍卫着辩证唯物主义的人,像恩格斯和列宁,在哲学上被看待成毫不重要。真正可笑的是,有些马克思主义哲学家竟然在「反对教条主义」名义下屈服於同一的传染病。

但在此处,原因也是一样的:意识形态的阶级斗争结果。因为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和「文化」正在当权。

(7)在理论上,共产主义运动的主要任务是:

——去认识和了解马克思列宁主义科学和哲学的革命性的理论功能;

——去与那些威胁和强奸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世界观作斗争。这个世界观的一般形态是:经济主义(economism)(今天的专家/技术主义technocray)及其精神上相辅助的道德唯心主义(ethicalidealism)(今天的人道主义humanism)。自

从资产阶级兴起以来,经济主义和道德唯心主义在资产阶级的世界观里,构成了基本的对立。这个世界观的现行哲学形态是:新实证主义(neo- positivism和存在主义现象学的主观主义(ex-istentialist phenomenological subjectivism)。在人文科学上特殊的变种:就是「结构主义者」的意识形态;

——支持科学去征服马克思开发的历史领域,这个领域除了被大部份人文科学外,还被社会科学(除一些例外)所鹊巢鸠占。

——抱着一切应有的严谨态度和勇气,护展新的科学与哲学,并将它们与革命阶级斗争的实践的要求和成果连结起来。

在理论上,目前决定性的连结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哲学。

〔五〕你刚才提及两个在表面上是矛盾或不同约东西:(1)哲学基本上是政治的;(2)哲学与科学是连结的。你怎样理解这个双重关系呢?

我再用理论架构性的和提纲的形式回答

(1)在实践的意识形态(宗教的、伦理的、法的、政治的、美感的意识形态)领域里,敌对倾向的世界观「代表」着在阶级斗争里对峙着的阶级立场:归根究底,表现为唯心主义者(资产阶级)和唯物主义者(无产阶级)。每个人自然地拥有一种世界观。

(2)在理论(科学十环绕着科学与科学家的「理论的」意识形态)的领域里,哲学代表着世界观。哲学代表在理论上的阶级斗争。因此,哲学是一种斗争(kampe ,康德用语),且基本上是一种政治的斗争:一种阶级斗争。每个人都不是天生的哲学家,但都可能成为哲学家。

(3)当一种科学(在严谨的意义下)存在时,即理论的领域存在时哲学也便存在。没

有科学,便没有哲学,只有世界观。我们必须区分战争的重点与战场。哲学斗争的重点就是世界观的两大倾向(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争取霸权的斗争。而这个斗争的主要战场就是科学知识:坚持它或是对抗它。因此,首要的哲学战争就在科学对抗意识形态的战线展开。在那里,剥削科学的唯心主义哲学对抗着服务科学的唯物主义哲学。哲学斗争是世界观之间的阶级斗争的一部份。过往,唯物主义被唯心主义支配着。

(4)在理论领域上,马克思奠定的科学将以往的整个情况改变过来。它是一种新的科学:历史科学。所以,自第一次后,它使我们认识到,在理论上哲学代表着的种种世界观;它使我们认识哲学。它提供了改造世界观的手段(根据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引的革命性阶级斗争。因此,哲学是双重革命性的。「历史上唯心的」,机械唯物主义,变成了辩证唯物主义。力量的平衡倒转过来:现在,唯物主义可以在哲学上支配着唯心主义,并且,如果政治条件落实的话,它能够带动整个为世界观争取霸权的阶级斗争。

马克思列宁主义哲学,即辩证唯物主义,代表着在理论上的无产阶级斗争。当马克思主义理论与工人运动结合时(理论与实践结合的最终实现),哲学便如马克思所说一样,停止「解释世界」。它变成一种武器去「改变世界」:革命。

〔六〕是否这些理由使你认为阅读《资本论》是必要的?

是,阅读③和研究《资本论》是必要的:

——为了在所有它的范围及其科学与哲学的结果上,去真正地理解无产阶级战士在实践上早已理解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革命性质。

——为了捍卫那些对抗着所有资产阶级及小资产阶级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曲解(即修正)的理论。这些曲解在今天对马克思主义构成极大的威胁:经济主义/人道主义的对立是首号大敌。——为了在我国〔指法国〕及其他国度里,发展马克思理论及创造分析现今阶级斗争不可缺少的科学概念。

阅读和研究《资本论》是必要的。我应补充:阅读和研究列宁及所有不论新与旧的,对国际工人阶级阶级斗争经验有关的伟大著作,是需要和必须的。从革命工人运动的现实、问题和矛盾,即它们的过去及现在的历史,去研究它们的实践工作是必须的。

在我们现今的国家里,存在不尽的革命的阶级斗争的泉源。但必须在它们所在之处一一被剥削的阶级一一去寻找它们。不跟群众紧密接触和没有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的武器,阶级斗争不会被「发现」。「工业社会」、「新资本主义」、「新工人阶级」、「富裕社会」、「异化」和各种千变万化的名词,这些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观念是反科学和反,马克思主义的、是用来与革命者对抗的。

因此,我必须补充多一个备注:最重要的一个。

为了真正去明白这些理论,政治和历史著作里所「阅读」到的是什麽,一个人必须从两个现实去考验自己,而这两个现实反覆地规定它们:在理论实践(科学、哲学)现实的具体生活中的和在与群众紧密接触下,革命性阶级斗争的实践现实的具体生活中的现实。因为如果理论令我们能够理解历史的规律,创造历史的并不是知识份子甚至不是理论家,而是群众本身。从理论去学习是必要的,但同时,从群众学习也是决要的。

〔七〕你非常着重於对任何事物的严谨态度,包括严谨的用字。为什麽?

单一个语词可把哲学实践的主要功能总结起来:在真与假的观念之间「划上一条分界线」。(列宁语)

但同一的语词也把阶级斗争在实践方向上必要的运作之一总结起来:在敌对的阶级之间,即在我们的阶级战友与阶级敌人之间,「划上一条分界线」。

这是同一的语词。真与假观念之间的理论分界线。人民(无产阶级及其盟友)与人民公敌之间的政治分界线。

哲学代表着人民在理论上的阶级斗争。反过来,哲学帮助了人民在理论上和在一切观念上(政治的、伦理的、美感的等等)去区分真与假的观念。原则上,真的观念经常服务人民;假的则经常服务人民的敌人。

为何哲学要争取语词呢?阶级斗争的真实是由「观念」「代表」的,而这些「观念」则由语词所「代表」。在科学和哲学的推理上,语词(概念、范畴)是知识的「工具」。

但在政治的、意识形态的与哲学的斗争里,语词也是武器、炸药或是麻醉药与毒药。偶

然地,整个阶级斗争可以总括为一个语词对另一语词的斗争。某些语词则敌对地互相斗争。其他的语词则处于含混的处境:就如在一场决定性而未分胜负的战役中的一支旌旗。

举一个例:共产主义者为了消灭阶级与及为了一个共产主义社会而斗争,在那里,全人类将获得解放和亲如兄弟。然而,整个古典马克思主义传统则拒绝把马克思主义说成是人道主义。为什麽呢?因为实际上,即事实上,人道主义这个名词被一种意识形态所取用来攻击,即扼杀另一真正的,是无产阶级命脉的语词:阶级斗争。

另一个例:革命者知道,归根到底,一切并不是决定於战略和武器等,而是在于战士,他们的阶级意识,投身和勇气。然而,整个马克思主义传统拒绝说:历史是「人」创造的。为什麽呢?因为实际上,即事实上,这个语词被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取用来攻击,即扼杀另一真正的,是无产阶级命脉的语词:历史是〔劳动〕群众创造的。

同时,哲学,甚至在最抽象和艰深的长篇大论里,也为语词而战斗:支持正确的语词,对抗着虚假及含混的语词。它跟「主张的阴影」战斗。

列宁说过:「只有短视的人,才觉得党派纠纷和对主张的阴影佗严格区分是多馀和不合时宜的。俄国社会民主党未来多年的命运可能决定於一个或另一「阴影」的强大。」(《怎麽办?》)

在哲学上,跟语词的战斗是政治战斗的一部份。,马克思·列宁主义哲学只能在这样的条件下才能完成它抽象的、严谨的和系统化的理论工作:它与十分「学究式」的语词(概念、理论、辩证、异化等)与及十分简单的语词(人、群众、人民、阶级斗争)战斗。

转自:哲学在线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