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流击水 2011年09月12日 00:35

张宏良讲座现场记录——马前卒原创

前天有人在我的QQ群里宣传张宏良讲座,正好我在北京,就点了一下链接(百度快照)。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201109/259961.html

20110912
这个链接标题早上还可以在乌有之乡的栏目里看到。


但是已经点不开了。

e69caae591bde5908d
中午的时候,已经消失了。

    总之当时这个网页里面有讲座时间地点还有网络视频直播的地址。我看了一下,发现演讲地点不在海淀,而是改到了工体附近,离我两站地铁的路程,于是决定抽空去看看。

    讲座在一个中型会议室进行。椅子是临时摆的,纵向12列,横向大概不到15排。后面还有几排零散的加座。但是前面也有没坐满的空隙,总人数大概140-180之间。会议室中部坐着一位60多岁的老人,身穿灰蓝色红军制服,八角帽,喜欢模仿毛主席说话。还有十几个年轻人穿白色宣传衫,散坐在在听众中,上面基本是毛泽东的头像。我前面的年轻人背后写着:“山川在我脚下 大地在我怀中”。环顾了一下,中老年人占多数,但不是绝对多数。年龄与我相当,或更小的人应该有40%左右。十分之一的听众是女性。

    人群中间有网络直播的机器,演讲的同时应该是可以在网上直接看到,还有一些is聊天群也直播。门口处有两张桌子,是个小书摊,大概有四五种纪念毛泽东和张宏良的书。我挤进去,找个空座坐下,听讲。

    在现场听,张宏良的声音还不错,属于适合演讲那种类型。但是一上来还是有点不适应,因为很有故作激情的意思。只是这样比较消耗体力,所以慢慢地,他的嗓音开始恢复正常说话的调子。再加上听着听着就习惯了,在过了头5分钟之后,开始的略微不适感开始消失。

    张宏良的讲座内容可说的不多,他最近几次演讲的视频都在网上,只是这次的还没有。大家到乌有之乡的“文章中心”用关键字张宏良搜索即可。还有他最近几篇文章,综合起来就是这次演讲的内容。比如下面的地址: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20/201109/259858.html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0/201109/259916.html

    不过,既然网上还看不到这次的视频,我说说一下这次演讲的新增内容。演讲一开头,结合日期,说昨天是毛主席忌日,今天教师节,明日便是911,后天是中秋节,所以日子很特殊,很适合一起来纪念毛泽东,一起学习革命新形势。接下来,重新讲述了一遍世界革命的大好形势。从智利的卡米拉说起,着重强调卡米拉是共产党员的女儿,是:“红二代”。所以能领导这场革命。话题转回国内,加入了高铁、刘志军冤枉、康菲漏油,最后还是强调利比亚危机等时事。

    这些话题的先后顺序我记不太清了,无法给大家一个连贯的逻辑。我只说我印象深刻的一些具体言论。如果有读者有兴趣看全篇,还是等乌有之乡或者张宏良重新放出视频,或是向其他当时看直播的朋友询问。

1 国内的人抢(我们老百姓)也就罢了,毕竟是中国人;实在不行,让黄皮肤的来抢,比如李嘉诚也就罢了;凭啥还让外国人来抢?蓝眼睛的也来,太不像话了!

这句话,我得说算是很失败的民族主义言论,尤其是这个民族主义言论还要披一张平等主义的皮的时候。

2 虚拟经济时代来了!过去的财产,比如一座大楼,没法共同占有。现在我们可以搞股份制,人人有份。用共同持股来达成公有制。

人人有股份的想法不新鲜,新鲜的是说只有虚拟经济时代才能达成这个目标。从上下文听来,我模糊地理解张宏良说的虚拟经济貌似是一个和网络时代挂钩的经济方式。但这显然不是我平时理解的金融业游戏。最后,我还是觉得虚拟经济不是个好词,任何新设计的社会制度最好都别用这个词给自己增光。

3 西方的革命都太激烈,太惨,没有东方式的温柔。法国大革命,一天签发了1400份死刑令。

我不知道东方式的温柔是啥样。反正反革命从来不温柔,革命要是温柔了就没得玩了。

4 革命一定会有四分五裂和内战,我们要革命,但一定要争取一个有序的革命。

这大概就是东方式的温柔吧。

5 美国普通人2-3年收入就能随便买套房子。

我知道中国现在房价高,但我们也不能这样美化美国。

6 美国bp公司漏油,奥巴马半小时就到了!中国高官谁去渤海漏油现场了?bp石油公司不用人催,立刻拿出200亿美元!

这两个段子说明,张宏良自称共产主义者,号召世界革命的时候表示厌恶美国的邪恶制度,这只是个招牌。本质上张宏良和他所厌恶的自由派一样,都在无限美化一个幻想中的美国,希望中国变成美国。只是张宏良希望通过打败美国来变化,贺卫方希望交好美国来促成这个变化。资本主义学者找共同点还是不难的。

7 海上明珠完蛋了!渤海现在污染了三分之一,而且还在扩展,渤海从此毁灭了!

污染是污染了,但我真不知道有这么厉害。

8 (世界危机-革命的大潮中)中国人民必然是最先受不了的的民族。为什么?因为重庆提出了共富的口号,人民听到了!有了对比,人民必将受不了!

各位可以问问周围的人听到重庆,最先想到的是火锅还是啥。当然了,也可以说火锅党都是吃货,不是人民。

9 毛主席有三个孩子,一个死了一个疯了一个丢了。

我这句话听的还是比较清楚的,说的是孩子不是儿子。而且说完之后并无纠正。也许是口误吧,但是我还是觉得,潜意识比较说明真实想法。保守主义者一般都不认为性别应该平等。

10 (卡扎菲过去和西方领导人通信),信里称呼人家:“亲爱的”,这是男人和男人写信的方式么?这不是同性恋么?

保守主义者一般也不在乎公开歧视同性恋。而且这个耻辱貌似比政治上让步还要大。

11 北约从来没打过利比亚军队,全部轰炸都是打平民!北约的战术是用糖衣炮弹打军队,暴力给人民。

这话其实有些道理,统治者之间容易妥协,贵族军官,不管是什么颜色的贵族,都容易带着本钱倒戈。毕竟部队是自己的家产,打光了没本钱。但是呢,不能为了正确的观点去制造论据。

12 官僚制度比私有制还落后,所以新自由主义利用这一点搞宣传,舆论上占上风!

官僚制度,企业层级制度是无可回避的事实。没了这个就没有现代社会。不过呢,所谓浑身破绽就没破绽,说的就是这种理论。

13 人民唱红歌就是对共产党有信心,至少是期盼这个党向好的方向转化,所以党有希望 一定会变好!

按照这个逻辑,追不上妹子的人都是因为不肯去女生宿舍楼下唱歌。学习音乐很重要。

14 人民的意愿(重庆模式)已经体现出来了,我们必须顺应,不能落后于人民,要抓住这次机会! 退一万步讲,蒋介石比汪精卫好,XXX(没听清)比吴三桂好。

退的心虚。

15 理想主义最伟大!日本靠理想主义者一路走下来,打中国,打俄国,最后还敢打美国!我们中国也要依靠这种理想主义!

见第六条评论。顺便得替腐败、现实主义的明治寡头财阀谢谢张老师。最后,我觉得狂妄和理想应该不太一样。

16 现在的问题是公有制缺位。分配方式是先企业,再国家,后个人。我们的新思路就是要把这个分配顺序反过来!在经济高涨之前,先让人民手里的股票高涨。自然分配就和谐了。

小生产者自作聪明的煽动。

17 网络带来了新时代,人人都能发表意见,人人都能投票。所以政治体制要变了,这就是大民主。文@革就是这样的。

文@革要是这么简单,毛泽东也就太弱了。不过我不想扯宏大话题,只说一点,议会是不是橡皮图章,和电子投票器无关。

18 “911”给美国带来巨大利益,没有911,美国凭啥全世界动武,凭啥理由?

我一直以为,动武的理由就是因为我武力比你强。真理从来在大炮射程内。

19 “911”一定是美国自己干的。我才不信阿拉伯人有这本事,否则为啥以色列不倒?

就是因为只有恐怖主义的本事,所以被以色列按着打。
20 “911”是个阴谋,否则为啥恐怖分子来自哪个航校都找不到?

我记得是找到了,但不确认所有人都找到了来路。这个存疑。

21 我们有8000万党员,必须对这个党有信心。

不如“全民党”给力。

22 30年来,我们不生孩子,光盖房子,为啥还是没有房子住?

这个,故意把现实说的比实际情况惨,其实是替房产商遮掩——你看,反对房产商的都是啥人?

23 不要太计较领导人的小节,纠缠细节没意思。我们要识大体。

不说还没那么心虚。

24 不要求全责备,不要指责重庆不搞公有制。要看到希望。

大事不成,我觉得还是看看小事吧………

25中国的崛起是民族的崛起,传统文化的复兴!

    感谢文@革砸了孔家店,孔子回来也站不住了。值得注意的是,张宏良的发言,用到排比的话,民族和传统文化一般要排在党前面。记忆基本就这些,如有错漏,请补充指正。当然最好的方法是看原始视频,人的回忆总是有偏差的,我有自知之明。演讲完毕,主持人接过话筒,说以往张宏良演讲,有些听众抱怨没有互动。所以这次演讲特意加入了互动提问,希望大家踊跃提问。我第一个站起来提问,内容如下:

张老师,一直看您的文章,听您的视频,未缘一见,今日有机会到北京。想请教您几个问题:

1 您今天的演讲用了两个小时,其中大概1小时40分钟是说现在的制度问题,10分钟说西方问题,最后用了10分钟给出一个结论——我们要支持重庆模式,要支持现在的党。我觉得,这是高考应试教育的思路——做选择题用排除法。我觉得人民——比如我,需要论证才能有结论,而不是说现在不好,重庆就一定好。您为啥不讲讲到底重庆是个啥思路呢?这样我们才知道好不好。
(我的微博也提过类似的问题http://weibo.com/2001863161/xn68576K3#a_comment)

2 您激烈反对房产商,反对土地财政,同时赞美重庆经验。可在我的记忆里,国内最先公开提出“经营城市”理念,要求政府不管经济,只经营城市,卖地收税的人就是大连薄书记。您觉得这个反差如何解释?

3 您说对8000万党员有信心,我请在座的同志配合一下。凡是认为8000万党员大多数靠得住,是共产主义者的请举手。(大概30人举手)。您如何解释3/4的同志不举手的事实?

4 您说不计领导人的小节。我请教一下,儿子读英国贵族学校,是大事还是小事?大事的话,该不该计较一下? 小事的话,为啥不建议薄书记顺手把这事儿办了呢?

5 您多次使用:“张春桥的最后一次讲话”。请问您对这个文章什么看法?是否能说说出处?

    问到这里,张教授做了唯一一句回答:“我是转载,不是引用!”我说:我问的是出处,您知道谁是作者么?——是我。主持人抢走话筒:“请勿追究版权问题”,我的提问结束。提问过程中,话筒有几次出问题,被打断过几次,不排除有问题没有说清的可能。但张宏良不太可能只听到张春桥三个字。在我提问的同时,有个中年人冲上来:“我来告诉你为啥重庆好!”,然后拿出一摞传单分发。我收起了,回家打开一看,是一个上访文件,河南一个诊所用药后,患者死亡。和重庆无关。远处还有一个年轻点的要冲过来,被拉住了。身边十几个老年人也围拢了一下,但主要是文斗不武斗,说:“不要用提问展示你的观点!”。整个会场同时也在骚动,但没听清具体的言论。接下来,张宏良始终保持沉默。下一个人提问,拿出一篇稿子念,开头是女大学生什么的。声音小,没听清。然后主持人说太冗长,他回答:“有背景资料才能提问!”。于是提问也被中止。又一个青年提问,说他80年生人,昨天去了毛主席纪念堂,向往革命。请问张宏良教授指教年轻人该怎么做。张宏良简短回答了几条,大概就是要有信心,要主动宣传革命思想,不要闲着。青年又问,如何和自由派为主的社会气氛相处,这个问题有没有回答我忘了。这时刚才被取消提问权的中年人试图重新跑到讲坛上发言,被阻止后高喊口号(方言,听不清)。会场气氛涣散,大多人激烈讨论。有人到我身边要我的id和常去的网站。又过了一会,见张宏良始终端坐不言,我还有别的事情就先走了。一直没听到张宏良的回答。

    以上是我昨天的见闻。错漏之处,请自行寻找视频。

    综合听下来,张宏良的确是民族主义里面水平最高的几个人之一。前几天朋友说,某个官方主流媒体里所有人都认为08危机和11年危机是两回事,不能混淆了。张宏良就不会有这样的困惑,坚持说这次危机是08年爆发,拖到现在的。这个见识不错。而且,张宏良懂得上网看bbs。网上bbs 讨论的一些数据,而不是像许多老左派那样只会拿着环球时报来演讲。谈起时事来,张宏良很注意与时俱进。比如说,这次几乎一字未谈转基因,我也就没就此提问。

    张宏良的演讲技巧也很熟练,能够在每个话题中插入能调动情绪的细节。在演讲中能够把握节奏,即便时间紧,也必须在话与话之间留下空隙,塑造一个凝重的气氛。不过,这都是枝节问题。比起其他民族主义者来,最重要的一个优点是意识到了世界正在进入一个拐点。不论是对这次危机深刻性的认识,对网络时代改变思考方式的认识,还是对普通人心态的把握,都比那些几年如一日诅咒美帝国主义的人要强的多。

    但是,张宏良的问题也正在于此,即便站在民族主义的角度上说,他也只把新时代当做一个噱头,一个用来支持政治投机的噱头。这倒还不是致命的问题,致命的问题是他以不完全的认识非要撑起一个宏大的论证。他根本没有深入理解新时代意味着什么。比如,说他满嘴新词,却对虚拟经济这种词食古不化的利用,他演讲中充满了生动的细节,却对网络信息不加验证地采信。

    最重要的是,他还没适应网络论辩的方式。虽然他很欣赏网络带来的信息廉价化,但他没有意识到,一旦从单向传播变成双向交流,宣传的关键就不再是如何堆砌信息来轰炸神经,而是如何准确地组合信息,进行严密的论证,同时寻找对手的破绽——不严密的论证是给对手送武器。从这个角度说,张宏良只学会了用搜索引擎,只知道用廉价信息来加强党报八股的口号,却完全不知何为bbs,何为现代人需要的政治体系。从技巧上说,他甚至不知道及早认错是最好的防御。“张春桥演讲”事件,是他的一次碰壁,但绝不是他的教训。

    眼下的世界的确要迎来转折,不过,这个转折太新,太剧烈,完全不是任何旧势力能轻松利用的。当年封建贵族在反资本主义的浪潮中也试图推出“封建社会主义”,结果是被历史踩着脸踏过去。眼下社会矛盾激化,平民参政意识增强,红色贵族也免不了在解决内部矛盾中迎合一下新时代的浪潮。所以就有了张宏良这种满嘴共产主义的贵族保守派存在。半只脚踏进了新时代的大门,转身招呼旧贵族赶快来霸住门口建收费站。

    这种事能不能成暂且不论,但可以肯定的是,张教授(虽然不清楚是哪里的教授)以半吊子政治水平来替红色贵族论证合法性。好比一个瘸腿的残疾人非要弃文学武,一刀一枪给老爷卖命博个出身。我很赞赏张教授的壮志,也同情他的未来。

    最后,还是以共产党宣言中预言一般的文字结尾:

    法国和英国的贵族,按照他们的历史地位所负的使命,就是写一些抨击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的作品。在法国的1830年七月革命和英国的改革运动中,他们再一次被可恨的暴发户打败了。从此就再谈不上严重的政治斗争了。他们还能进行的只是文字斗争。但是,即使在文字方面也不可能重弹复辟时期的老调了。为了激起同情,贵族们不得不装模做样,似乎他们已经不关心自身的利益,只是为了被剥削的工人阶级的利益才去写对资产阶级的控诉书。他们用来泄愤的手段是:唱唱诅咒他们的新统治者的歌,并向他叽叽咕咕地说一些或多或少凶险的预言。

    这样就产生了封建的社会主义,半是挽歌,半是谤文;半是过去的回音,半是未来的恫吓;它有时也能用辛辣、俏皮而尖刻的评论刺中资产阶级的心,但是它由于完全不能理解现代历史的进程而总是令人感到可笑。

    为了拉拢人民,贵族们把无产阶级的乞食袋当做旗帜来挥舞。但是,每当人民跟着他们走的时候,都发现他们的臀部带有旧的封建纹章,于是就哈哈大笑,一哄而散。

    一部分法国正统派和“青年英国”,都演过这出戏。

    封建主说,他们的剥削方式和资产阶级的剥削不同,那他们只是忘记了,他们是在完全不同的、目前已经过时的情况和条件下进行剥削的。他们说,在他们的统治下并没有出现过现代的无产阶级,那他们只是忘记了,现代的资产阶级正是他们的社会制度的必然产物。

    不过,他们毫不掩饰自己的批评的反动性质,他们控告资产阶级的主要罪状正是在于:在资产阶级的统治下有一个将把整个旧社会制度炸毁的阶级发展起来。

    他们责备资产阶级,与其说是因为它产生了无产阶级,不如说是因为它产生了革命的无产阶级。

    因此,在政治实践中,他们参与对工人阶级采取的一切暴力措施,在日常生活中,他们违背自己的那一套冠冕堂皇的言词,屈尊拾取金苹果,不顾信义、仁爱和名誉去做羊毛、甜菜和烧酒的买卖。

    正如僧侣总是同封建主携手同行一样,僧侣的社会主义也总是同封建的社会主义携手同行的。

    要给基督教禁欲主义涂上一层社会主义的色彩,是再容易不过了。基督教不是也激烈反对私有制,反对婚姻,反对国家吗?它不是提倡用行善和求乞、独身和禁欲、修道和礼拜来代替这一切吗?基督教的社会主义,只不过是僧侣用来使贵族的怨愤神圣化的圣水罢了。

    补充一点,在整个演讲中,张宏良和气氛的配合很好。在会场左前方第三排的地方,每次张宏良出现需要鼓掌的停顿,都会在那里率先爆出掌声。偶尔会有一个男生在那个位置领喊口号:“打倒汉奸!”。这说明张宏良和主持方能够很熟练的操纵信息单向发布。但是主持人明显对主持互动活动无经验,在我发言完毕后,才想起要建立规矩:“不经我允许不能提问!”。当然,我承认规矩是必须的。但是很明显,他们连规矩都没想到。他们自以为能够像过去的演讲一样,把提问也操纵为单向的信息发布过程。

    这个细节很有意思,非常有意思。网络时代是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但更是个互动的时代。乌有之乡也罢,张宏良也好,他们的问题是都只看到了廉价信息可以用来增强八股文的可读性,增加口号的可信性,没看到互动带来的新型宣传方式。更不懂啥叫科学社会主义,不懂一个普遍教育的时代人民到底需要什么。我这里把我此前的两段文字贴过来看看:

    既然肉食者谋之,那么肉食者就大大方方的建立了一套体制。基本模式是在核心搞寡头贵族专政,中层技术官僚高薪管理,下层自由主义或者说社会主义民主快乐的打酱油。这套体制表面上自由民主平等讲足,但对着一盘散沙,被鼓励用荷尔蒙思考和投票的人民,其实就是该干啥干啥。日本、美国、中国、德国………。各大国的体制从未在实质上如此相像过。同时有一批媒体充当永恒的反对派,本着农业时代剩下的普世价值骂街。骂街内容千奇百怪,共同点是有了普世价值就不必管具体情况,不必论证替换方案的可行性。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南方系、绿党和各国在野党。  这种情况的来源是啥呢?刚才说了人民比以前更有闲,获得信息更廉价。所以积极的参与政治,不管是不是去打酱油。这当然是历史的进步。但信息的廉价,主要是指大规模发出信息的成本低了,单向传播的成本低了。受众之间互相交流的成本并没有同步降低,反馈信息的成本没有同步降低。结果就是吸引眼球或者耳朵的信息是作用最大的信息,刺激你体内荷尔蒙和本能,不用你过脑子的信息才是最大行其道的信息。美国之音和新闻联播都是走的这个路数。在这个路数下,人民相信自己直觉的判断力,跟着眼前的胡萝卜走,坚信自己的直觉引导向光明。结果呢?结果就是自由主义大行其道。刚才说的那些萌发自工业社会早期,背景却是农业社会简单结构的普世价值大行其道。直到互联网时代早期还是如此。  互联网有两个效果。一是单向发布信息更廉价,于是真相党遍地,自由主义烈火烹油。看这个帖子的不要以为你在bbs混久了,看透了自由主义。网民的主体是在新浪网新闻下面发评论的人,是看着凤凰卫视真相揭秘骂街的人,是看着袁腾飞的视频说过瘾的人。自由主义在中国从未如此盛行过。我平时在bbs外接触的人,从出租车司机到市县级官员,再到大中小学老师,无不把眼前的问题用自由主义方式的骂街来总结,并认定民主自由可治百病。从这个角度说,今求德说的继续保持正确。南方系确实还有上升空间,信息廉价的趋势还要继续推着社会在旧轨迹上走。至于互联网的第二个效果——信息交互,影响还要几年才出来,按下不表。

    乌合之众出现意味着多数人半通不通地开始参与政治,起因是识字率提高和人口集中。比起吃不上饭才参与政治,这是进步。俄国革命与美国选举,都是精英动员乌合之众,20世纪是乌合之众时代。不过这个过渡期要结束了,标志是小资在微博上感叹“乌合之众永远是多数!”,好比扫盲班一期学生嘲笑别人睁眼瞎。

    总而言之,你要拿人当人看,别以为群众不会上网,不会质疑,不会思考。堆砌的廉价信息远不如用逻辑和事实引导群众思考。欧洲的古登堡造出印刷机,第一部印刷作品是圣经,所以欧洲爆发了惨烈的宗教战争。但印刷机能印的不只是圣经。等到书籍散播,民智渐开,上帝就滚到垃圾堆去了。网络时代也一样。张宏良这样的人出现,是网络时代早期的标志,廉价信息首先加强的是少数投机者的政治谣言。自由派和民族主义共同分享了这个时代。现在单向交流的时代结束了,乌合之众的时代结束了。反动学术棍子手横行,不过是网络时代的一个插曲而已。非要死撑面子,最后怕是连个下场都没有。

文章评论(0)
回复
3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