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1年10月31日 23:32

希共中央委员:中国的国际角色

作者:Elisseos Vagenas (希腊共产党中央委员,负责中央委员会国际部)
发表于《共产主义者评论》 2010年第六期

黑夜里的牛 翻译

(少年中国评论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中国,一个新的全球力量的崛起,已经引起了全世界分析家和普通工人的巨大兴趣。在那些懂得开始于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随后在全世界引起包括中国革命在内的一系列重要的社会政治斗争的这一社会革命时期的政治化人群中,这种兴趣更加强烈。关于中国兴起的兴趣是矛盾的,因为它的实力增长是在红色的旗帜下,在中国共产党执政下进行的。

    然而,苏联的反革命事件的教训之一就是,并非凡是苏共所说的,共产主义者都应该不假思索地接受。每个共产党,在他们仍旧忠实于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原则的时候,都应该研究自身成长的情况,以及国际共运的经验。关于这些,都应该用马列主义的理论工具,形成自己的观点。希腊共产党与有不同方向的共产党保持双边关系,同时也正视其对马列主义原则和社会主义建设的背离。

    在这个基础上,希腊共产党在继续与中国共产党保持双边关系的同时,也系统地关注新事态,并形成自己的看法。这些看法不仅公开发表,同时还传达给了中国共产党。纵所周知,希腊共产党从十七大(2005)起就已经开始注意中国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扩张。在以后时期中,这种趋势得到加强,甚至愈加明显了。


中国国际地位的新进展



经济领域

    中国经济力量的增长是毋庸置疑的。普遍认为中国已经赶超了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同时在2010年超过德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出口国。2009年的1-9月,中国出口了9570亿美元的产品2。80%的政府交易由出口构成3。中国向182个国家出口50000种商品,同时与其中的80个国家签署了贸易合作协议。中国最基本的贸易伙伴是主要资本主义国家(日本,美国和欧盟国家),与他们的贸易占其外贸总交易的55%4。

    一个反映了近二十年发生的变化的事实是,尽管中国1993年还在出口石油,但今天不仅不出口,石油进口总量已经与美国相当了。

    2010年,中国获得了亿万富翁总数第二的位置(排在美国之后), 这些富翁们的财富以每年222%的速度增长。还有人估计中国1000个最富裕的人每年财富增长30%——从4390亿美国到5710亿万美元5。

    我们可以把这些数据跟其它数据相比较。这些数据说明了数以亿计的工人在现代中国遭遇的痛苦和剥削,作为中国共产党公开执行了30年的“致富奔小康”政策的结果。我们将会在下面提到,根据中国商会的估计,如中国电视显示那样:世界五百强的8.5%是中国企业(43家)。虽然这时美国垄断企业相比中国,利润的规模要大两倍,但趋势是中国垄断企业盈利更多,比美国企业的积累速度要更快。6

    官方数据也显示在2004年到2010年这段时期内,中国私营企业的数量增长了81%,而今天中国私人交易数量已经达到了35.96亿。2009年,五百家最大的私营企业的利润增长了23.27%。8

    与此同时,这些企业与中国国企一起更多地参与了国际竞争。这些公司中的117家参与了481项共计225.27亿美元的海外投资计划9。2009年,中国全部的全球投资达到56530亿美元(全球投资的5.1%),这让中国在全球投资者中排行第5。10

    中国经济力量的崛起促使国际银行(例如汇丰银行、德意志银行、花旗银行)在2010年6月推行以人民币替代美元进行交易11。

    同时,中国在2010年9月增持30亿美元的美国债券,达到8670亿美元,继续保持自己的领先于日本,作为美元债券的最大外国持有者的地位12。另外,中国与国际基金组织签署了一个协议,以便购买价值500亿美元的债券。13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特点是中国渴望掌握尽可能多的自然资源,而这些资源正越来越多地被中国公司控制。非洲处于这场活动的中心。如下数据尤其典型:1990年中国与非洲贸易总额总共大约50-60亿美元,到2003年增长到180美元,而2008年达到了1000亿美元14。如今中国在几乎所有的非洲国家中都有显著的经济存在。在赞比亚和民主刚果(DRC)的铜矿带,有着世界上增长最快的中国城。苏丹已经成为中国市场的主要石油供应国之一:每天有600,000桶苏丹石油运往中国。中国三分之一的进口来自非洲,安哥拉、赤道几内亚和苏丹成为最大的供应国。另外,乍得、尼日尼亚、阿尔及利亚和加蓬也在向中国供应石油。

    作为从非洲国家取得自然资源的交换,中国投资这些国家的道路基本设施和港口,劳动力再生产所必须的设施(教学楼、医院、住房),以及工业设施。中国公司在安哥拉和莫桑比克修路,同时还升级他们的港口和铁路。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Addis Ababa)和肯尼亚首都奈洛比(Nairobi)的许多项目都有中国公司参与。

    北京对原材料的寻求不仅仅限于非洲,还扩张到不那么远的地区。中国在缅甸的矿业和其他资源(木材,宝石)上有着可观的投资。按照缅甸国家计划和发展部长的说法,外国直接投资在2008-2009财年比上一年增长了6倍(从1.73亿美元增加到9.85亿美元),87%的投资来自中国。按照某些估计,缅甸经济的90%是由中国资本支撑的。

    中国公司在中东也很活跃,特别是在伊朗,据估计仅仅一个生产铝的工业中心(产量为110,000)的建造投资就达到了5.16亿美元。伊朗与沙特阿拉伯竞相为中国提供原油。

    中国的另一个重要石油供应国是委内瑞拉。中国已经为这个国家炼油业的发展提供了20亿美元的投资。2004年,委内瑞拉每天向中国出售12,000桶石油,到2006年每天出售200,000桶,计划到2011年,这一数字达到500,000桶。在运往中国之前,这些石油先在一个新建立的专为委内瑞拉的原油设计的工厂中进行处理。这些石油要先通过巴拿马运河。中国商业力量控制了运河,按照中国的投资计划,对运河重新设计,以便油轮能够通过。为了在经济上绑住委内瑞拉,中国与其签署了价值900亿的基础设施、以及采矿业、农业和电信发展合同。

    中国在西伯利亚和中亚也能够获得客观的自然资源。在2010年8月,连接中国和自然资源丰富的西西伯利亚的输油管道开始使用。最开始中国会从俄国每年进口1500万吨石油,以期在未来达到两倍的数量。

    另外,通过建造自土库曼斯坦达到30万立方米输气能力的管道,中国能够从里海地区获取天然气。同时,中国正与俄罗斯石油公司Gazprom谈判修建两条新的输气管道。这两条管道每年可输送天然气630立方米,这与俄罗斯通过南溪(South Stream)天然气管道向南欧输送的天然气相当。另外,据估计,中国掌握了哈萨克斯坦23%的炼油业。

中国军事力量的增长

    几年来,与其他帝国主义国际一样,中国也大规模地增强其军事力量。如今,中国军事力量是全球最大的,共有230万军人。不过,众所周知,最重要的不是军队的数量,而是现代武器系统的侦测能力和灵活,装备精良的武装力量。

    2010年,中国军费增加了7.5%,达到5321亿元(779亿美元),比俄国的军费支出多出25%,比美国少十倍。但应该注意的是美国估计中国实际的军事支出应该要翻一番,达到1500亿美元。同时还估计,中国的军费自2006年以来翻了两番!16

    中国现在持有434枚核弹头17,1500枚弹道导弹,大部分的射程为2800公里,有20枚为4750公里,还有4枚达到12000公里。中国拥有世界第三大的潜艇部队,是全球拥有能携带弹道导弹核潜艇的五个国家之一。在2007年,中国(用导弹)击毁了自己的一个卫星,证明其有能力在太空采取行动并发展自己的太空计划。中国仍拥有7580辆坦克、144艘战舰,差不多1700架战斗机,其中500架第四代战斗机(俄国的第四代,美国的第三代——译者注),并且在2018年中国自己的第五代战斗机将会服役。中国进口武器,但也通过购买武器系统专利,简单复制这些技术,制造了许多现代武器 。不久将会寻求其第一首航空母舰。

    按照中国社科院的报告,依据军费支出,武装力量的规模和设备,中国处于世界第二的位置18。综上所述,即使中国目前还不能与美国的军事力量相比,即使中国在回应第一次核打击的理论威慑(比如俄国就拥有这种能力)的问题上落后于美国,但仍旧在军事领域取得了显著的进步。

加强在国际组织的存在

    中国自联合国建立之初起就是成员国,还是安理会的永久成员。中国增加了对联合国的经济捐助,从2000年联合国预算的0.995%增加到2006年的2.053%,而在1988年中国声明自己有能力参与联合国“维和部队”。自那以后,中国参与了许多联合国的维和行动(利比亚、阿富汗、科索沃、海地、苏丹、黎巴嫩等等),还保持了一只超过6000人的维和部队1920。中国国防部长在一次演讲中提到中国在2010总共参与了24次维和行动,10000名士兵参与其中,是参与维和行动的安理会成员中最活跃的。

    2001年,中国与俄国还有中亚国家一起成立了上合组织(SCO)。虽然上合组织每年都会进行大规模军事演习,但并不被认为是一个军事“联盟”,而主要是在推动地区国家间的经济联合和自身政治安全议题。这说明了中国与自然资源丰富地区联系的重要性。例如中亚,在未来20年里,将变成帝国主义对手之间纷争的根源。同时,中国自1991年起就已经成为亚太经合组织(APEC)的成员国。该组织最初由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于1989年建立,共有21个国家参加,在这些国家中生活着全世界40%的人口,拥有全球54%的GDP,而44%的全球贸易也在这一地区进行。

    最后,中国还参加了最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论坛(作为G8的观察员和G20的正式成员),而与此同时,在没有任何特殊组织成立的情况下,中国和金砖国家(巴西、俄国、印度、中国)协作在国际力量对比中寻求提升。这些国家紧密协调他们在G20中实施的干预,同时也在联合国协调他们的活动。


对中国在国际帝国主义体系中地位和角色的评估

关于经济地位

    1. 中国,特别是自从1980年代起往后,已经把自己的经济与国际资本主义市场联系起来。中国领导层没有否认这个事实,而实际上还因此受到赞扬。作为巨大的廉价劳动力工厂,向有能力来此投资的资本家提供高利润率,中国积极参与了全球资本主义角色的分配。

    2. 作为方向转变的结果,中国被其他帝国主义强权接纳,首先是美国,然后是日本,欧洲,因为中国作为全球出口力量依赖于他们。中国是国际帝国主义体系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这种依赖及相互依赖的关系通过中国持有美国债券表现了出来。

    3 只要中国在经济上加强,对原材料和燃料的需求就会增加。由于这个原因,帝国主义国家间在中亚,中东,非洲,拉美进行的关于能源控制的全球性竞争正在加剧。

    如同列宁所说:“资本家瓜分世界,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心肠特别狠毒,而是因为集中已经达到这样的阶段,使他们不得不走上这条获取利润的道路;而且他们是‘按资本’、‘按实力’来瓜分世界的,在商品生产和资本主义制度下也不可能有其他的瓜分方法。实力则是随经济和政治的发展而变化的” 22。
    争夺市场份额的竞争特别地激烈。美国最近的政治-经济集团努力推进立法就表明这一点。这些法律规定对那些他们认为为了保持出口商品具有有竞争力的价格,人工干预汇率,使得汇率被低估,并以这种方式来控制市场,清除竞争对手的国家进行制裁。

    下面的这些论点用来反驳上面所作的概述:

    a, 关于苏联也有对外经济联系的争论。我们应该提醒自己如下事实:苏联超过一半的经济交易是和经济互助委员会中的其他社会主义国家达成的。几乎三分之一的交易涉及石油和天然气。苏联储量丰富,在1960年代以后,受所谓“和平共处”和“和平竞争”机会主义观点的指导,增加出口,出现了发展与最发达国家关系的转向。尽管如此,苏联既未持有1/3的美国的美国债券,也没有输出资本。所以任何人都不会想到苏联会购买比雷埃夫斯(Piraeus)港和亚塞奥(Thriasio)港(均为希腊港口——译者注)。事实表明今日之中国与社会主义国家(如苏联)之间存在着本质差别。

    b,有时我们听见某些人说,与其他帝国主义国家相反,中国在发展中国家的投资不是为了掠夺自然资源,而是建造他们的基础设施(道路,楼房,设施,医院和学校等),促进经济合作23。中国在发展中国家实施了特殊的医疗计划,训练这些国家来的高官们,为了减少中国从这些国家进口货物的税收,这吸收了欠发达国家向发达国家总量的50.1%.24。中国还同时提供低息贷款。以上的事实被一些人看作是“社会主义”中国和其他帝国主义国家之间存在差别的证据。

    即使我们承认中国操纵非洲、亚洲或其他地区的方式与其他帝国主义强权之间存在差别(有时这是有疑问的,因为他们都在欠发达国家发展了类似的人道主义和教育计划,例如欧盟直到2008年仍是非洲最大的援助者和商业伙伴)25,但本质上这些措施并没有改变中国活动的最终目的。中国的目的在于帮助在这些国家的中国投资,帮助控制这些国家的中国资本的行动,也就是资本积累。这些活动是有帮助的,例如在需要商人来运作现代基础设施(道路、港口、机场、建筑),还有劳动力教育必须的基础设施的时候。中国银行提供低息贷款,或者中国吸收这些国家的出口,其目的在于保障中国资本有更好的条件渗入这些国家,同时还与他们增强联系——着眼于指派他们作为政治盟友参与到各种国际组织中(联合国,世贸组织等),中国试图在这些组织中与其他寻求加强自身国际地位的帝国主义国家一起领导国家联盟。

中国提升为帝国主义的平衡力量

    对中国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地位不断增长的兴趣,与中国在地区和全球崛起引起的力量对比的巨大变化是否会导向一个新的帝国主义平衡力量的形成相关,而苏联在过去就起着这样的作用。

历史惯例

    提醒我们自己一些过去的事实是很重要的。只要苏联存在着,中国的外交政策就会是与美国配合对抗苏联。这个立场最初是作为对苏共20大的机会主义转变的批评。当然,我们如今知道一开始中共并没有公开或者实际上与苏共20大的方向划清立场。后来,中苏的边界争端促使中共发表了自己的不同意见。中共的立场对苏联有一些影响,结果苏联机会主义滑向了在和平共处的框架下与帝国主义强权长期和平共处和竞争的立场。尽管20大后中国没有把自己的批评限制在机会主义观点上,但选择这样一个策略,在实践上导致中国在许多场合都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苏联处于敌对的立场,与美国协调一致,反对世界革命运动的利益。中共按照其关于三个世界的分析行事:第一世界由超级大国构成(实际上苏联被贴上了社会帝国主义的标签),第二世界由超级大国赋予的联盟构成,而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则组成第三世界。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国对苏联在阿富汗给予人民革命政府力量支援的态度。
    中国这次是美国组织的联盟的一部分,与沙特阿拉伯、巴基斯坦和其他国家一起,向阿富汗最反革命的社会-政治力量提供资金支持,用来发动反对新建立的人民政府的武装斗争26。
    在1992年7月19日的华盛顿邮报中,有一篇关于在90年CIA有关阿富汗战略的文章提到,中国卖给CIA武器,还赠送了一小批武器给巴基斯坦。文章同时还强调:“中国发挥了多大的作用成了战争中保守得最好的秘密” 27。文章还提及了中国供以加强反革命力量的武器的种类。

    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在越南民族解斗争时期,中国对越南人民的态度。中国拒绝了苏联关于组建联合行动组织支持越南的提议。“中国拒绝了苏联关于向苏联侵略者关闭空域的提议。中国领导拒绝提供向苏联提供南方的机场以便保卫越南的苏联战斗机驻扎。中国当局妨碍苏联向越南民主共和国运输武器。”28不久,就在把越南从帝国主义手里获得解放的几年之后,中国发动了一场针对越南的军事打击。1979年2月,中国的副主席邓小平在访问华盛顿之前,说道需要给越南一点血的教训,对此美国政治家鼓掌欢迎,表示保证西方国家向中国提供武器。29 经过30天的战斗,中国参与侵越战争的600,000部队,在损失了60,000 士兵,大约三百辆坦克和100件重炮和迫击炮之后,被迫撤退。

    现在我们知道,在那段时期中美有过许多不同层级的接触。1979年11月4日,一份“泄露”的官方文件在纽约时报发表,其中提到美国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事援助估计已经达到500亿美元,为了——文章暗示道——给苏联红军制造障碍。31另外,在美国国防研究与工程秘书威廉•佩里1980年访问北京时,他通知中国,美国政府批准了400项向中国出口两用商品和军事设备的许可申请。其中包括地球物理计算机,重型车辆,C-130运输机和运输直升机等各种物资。32
    还有一个例子是中国在安哥拉内战中采取的立场。当地的反动势力与曾经侵略国安哥拉人民共和国的南非种族主义军队结成统一战线,而中国向其提供经济和军事援助。

    苏联向安哥拉人民共和国提供武器和军事顾问团,还有数以千计的古巴志愿者。这些战士自愿参加战斗,在击溃南非军队和国内反动军队的斗争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就像已经解密的CIA文件所显示的,在这段时期内,中美之间存在着一种特殊形式的协作,包括在安哥拉采取的军事行动。34

现状

    让我们回到当下。今天,随着在中国占统治地位的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随着参与到例如WTO这样的帝国主义组织,随着同化到帝国主义体系之中,中国的立场与其他帝国主义强权并无区别。中国与美国之间的任何分歧都与分赃相关,而为了市场经济的利益,以及反对那些冒犯了主要帝国主义强权垄断的国家,这种分歧可以变得不重要。但在劳动权益方面,他们是和谐的。
    中国对伊朗核问题的态度就是一个例子。我们知道,中国与主要石油供应国伊朗发展了紧密的经济联系。尽管有着这种合作,中国,还有俄国,依然与美国、法国、德国和英国(“六国集团”)一起加入了伊朗核问题谈判,要求伊朗退让,接受联合国提供的关于伊朗核问题的条件。而在之前的2010年8月,中国同意了联合国安理会对这个国家采取制裁。35

    另一个例子是中国在科索沃问题上的立场。虽然中国和其他帝国主义强权还没有在官方上承认科索沃,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并未在联合国安理会采取一致和果断立场反对北约对巴尔干半岛国家的袭击,而当联合国就北约主导(臭名昭著的科索沃部队)36的维和行动进行投票时,中国弃权。后来,中国又派出警察部队参与了北约对科索沃的占领。
    此外,2010年我们得到了海牙国际法庭卑鄙的判决。海牙法庭声明科索沃声明独立并没有违反国际法。对于这个非常重要的决议,一些法官持有不同的立场。于是,俄国、斯洛伐克、巴西和摩洛哥的法官反对给予科索沃合法地位,而美国、日本、德国、法国、巴西、墨西哥、新西兰、塞拉利昂和约旦的法官则表示支持。这一重要的决定寻求改变巴尔干半岛诸国的边界,打开了教唆对少数民族问题进行公开论战的潘多拉魔盒,但正如公布的文件提到的,中国法官由于“程序问题”,没有参加。阿尔巴尼亚随后呼吁北京承认科索沃的独立,并运用其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影响力让其他国家也支持承认。38

    第三个例子是中国总理温家宝在2010年访问希腊时在希腊议会发表的讲话。中国总理声明中国支持一个稳定的欧洲,因为“我们相信一个统一强大的欧洲能够在世界发展中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还说道“在看到希腊减少赤字,走出外债阴影,打开经济发展前景时,他感到高兴”。 39在这这两句话中,中国总理,同时也是中国共产党政治局的正式成员,设法总结中国领导层对欧盟的欧洲帝国主义中心和泛希社社民政府的支持。而为了减少劳动力成本,社民政府在减少赤字的托辞下正在实施残酷的反人民计划。

    中国领导与希腊政府签署了大量的协议,这些协议会给希腊某些部门的财阀带来利润,但仅此而已。臭名昭著的五十亿中国投资只不过是对希腊那些服务于中国造船业的船主们雪中送炭,也是达成其通过希腊渗透进欧洲市场的目标。中国垄断企业和某些希腊公司进行的港口和铁路线相关的建造、使用和运营,以及造船业基础建设,会加剧不平等的发展,牺牲人民的需要。资本活动在关键基础建设中的扩张和加强,与反人民政策相结合,已经造成了一批更加廉价的工人,他们的劳动权利和工资都被削减了。橄榄油出口仅仅让控制橄榄油的大商人,而不是处境持续恶化的贫苦农民受益。然而,这次访问被“社民”的泛希社政府用来让人民相信,多亏了中国(还有卡塔尔,以色列等等)的投资,经济会发展起来,所以GDP会增长,而人民能得到从资产阶级的餐桌上掉下来的面包屑。当然,实际上我们在谈论资产阶级走出危机的前景,这不会减少有利于大资本的发展,也不会减少人民的贫困和失业。我们在谈论逐渐削弱我们国家生产能力,将其卷入帝国主义竞争的发展。不管怎样,我们肯定不能谈论中国对希腊人民斗争的“国际主义贡献”。

    最后,中共可能暂时保持自己的“共产主义政党”的头衔。众所周知,中共仍然与社会党国际发展了紧密的联系。2009年,中共与社会党国际组织了一场联合研讨会,主题是“不同的发展模式,即绿色经济”。泛社希和社会党国际的主席帕潘德莱乌,在他的演讲中表达了“国际有进一步加强双边关系的需要,而今天的研讨会就证明了这一点。”40 在2010年六月的会议期间,泛希社和中国还讨论了“在社会党国际框架中扩大合作”的问题。41
    讨论中国世界地位的《中国不高兴》一书于2009年在北京出版(三个月内就销售了700,000册,后续还销售了几百万册)。除其他事情以外,这本书特别提到:
    “我们是最适合担当世界领导的。”就像其所说的,因为中国比其他任何国家能更有效地管理世界自然资源,所以中国应该担当世界领导。同时还提到中国军队应该在国外保卫主权,保卫那些中国在那有“根本利益”的国家。43 那就是说,建议把中国军队调动到有中国资本活动的地方(这就是书中提到的所谓“持剑经商”——译者注)。我们应该提醒自己,中国在所谓的“反海盗战争”中扮演了积极的角色(在中国总理前不久访问希腊期间,希腊政府和中国政府签署了“联合声明” 44,在这份声明中,希腊政府为中国海军在索马里海域保卫了希腊船只,向中国政府表示了感谢),试图控制最重要的国际海上军事通道。

    在前面提到的书中,有一个关于中国“对生存空间的需要”的讨论,指出西伯利亚的广阔区域“应该让伟大的中国人民来耕耘”。 45
    不言而喻,如果没有共产党的批准,这样一本书是不能够在当今中国发表的。无论谁表示怀疑,必须瞧瞧中共中央的机关报《人民日报》所写的:“中国最终看来准备对俄罗斯远东地区施加根本的影响力,但不是以莫斯科担心的方式。这种影响力不是来自大规模涌入的中国移民,而是来自无法预知的俄罗斯人本身的‘中国化’…… 一旦发生严重危机,面对莫斯科衰减的政治和军事实力,这些俄罗斯人可能宁愿选择北京,而不是他们自己的政府。在这种假设的情况下,俄罗斯远东地区可能成为中国的一个省。”46(人民日报并未刊载这篇文章,此文是人民网从东方早报转载过来的。尽管如此,人民网作为人民日报的网上平台,能转载这样的文章,也表明官方的确比较认可这样的说法。——译者注)

    与上面一致,我们应该提醒自己,在2010八月初,越南国防部的代表阮志咏做出了如下的声明:“越南要求中国立刻停止其对越南主权的侵犯” 47。在有着能源矿藏的南中国海,出现了 “灰色地带”和主权存在争议的地区。

    当然,在竞争框架中,既出现了联盟合作,也出现了反联盟。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虽然习惯性地把”共产主义”的严重罪名指向政治对手,但当中国总理为了寻求进入欧洲的策略性“门户”, 访问“永恒的城市”(指罗马——译者注),计划在2015年把两国的贸易增加两倍到1000亿美元,“发展港口和其他投资时,为了表示敬意,贝卢斯科尼又可以把罗马圆形大剧场照成“共产主义”红色。48

与俄罗斯、印度和巴西合作以改变国际组织中的力量平衡

    近年来,中国与那些试图提升自身国际地位的国家(俄罗斯、巴西、印度)开展了协调和合作,即所谓的“ 金砖四国”。同时,中国还在地区联盟例如上合组织(与前俄国以及前苏联中亚加盟共和国一起)发展伙伴和盟友关系。这些盟友和伙伴关系可以被视为对美国单极世界的反对吗?

    首先,我们得明确“单极世界”不存在,也从未存在过。在国际帝国主义体系之中,一直都存在分化,美国在战后立即寻求世界世界第一的位置,领导了反对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的斗争。北约和华约之间的斗争是一场阶级斗争。苏联解体之后,苏维埃势力终止,帝国主义之间的斗争加剧了——由于其强大的力量,美国在帝国主义国家中扮演了领导者的位置。由于资本主义不平衡的发展,新兴的资本主义力量出现在美国身旁。欧盟,日本也要瓜分原材料,运输线路和市场。资产阶级媒体和分析家将其展现为“单极世界”,作为“多极世界”的终结。在这个过程中,资本主义危机爆发的不平衡加速了资本主义势力相互关系的巨变,但是这并没有让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安全和平。只要全国性的、全地区性的、全球性的劳资矛盾没有解决,只要新兴国家依旧被渴求新市场和原材料的资本所驱动,我们就不会有任何根本性的改变。在国际帝国主义体系中变得强大的国家不可能扮演当年苏联所扮演的角色,因为他们的运转是以为本国垄断企业获取更多的利润为基础的。中国的情况就是如此,不能就因为它打着红色的旗帜,不能因为执政党还有“共产主义”的名头,就否认这一点。

    另外,当我们聚焦金砖国家或者上合组织国家之间的合作,或者中国、印度以及喝过的外交部长们所达成的协调时,不应忘记这只是资本主义的一个方面而已。在合作的背后,这些国家之间存在着尖锐的敌对和矛盾。比如,中俄之间关于中亚的能源,以及中国在俄罗斯远东的雄心就有存在着矛盾。中印之间也是如此。除了为解决的边界问题(比如在2010年8月,印度就派了两个师的部队到阿鲁那恰尔邦以加强在边界上对中国的防御),关于东亚的势力范围也存在着激烈的竞争。众所周知,印度在2009和2010年就中国军事现代化,并为印度军队设置相应目标反复召开会议。50.

    在拉丁美洲国家中,改变与美国关系的趋势也在发展,而巴西在最前线。因此,这些关系寻求加强与中国、俄国、印度还有欧盟之间的关系。在资本主义世界中,竞争和合作共存。相互依赖和盟友关系的锻造与敌对和反联盟密不可分。

    同时,所有那些认为中国是美国“单极性”的“刹车”的人都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中国在2001年就公开支持所谓的“反恐战争”。中国支持了联合国安全理事会2001年的1373次决议,这一决议把在“恐怖主义”的托辞下实施帝国主义侵略行为制度化了。自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向着完全不同的方向发展。2002年,20多个国家参加了共产党和工人党的国际会议,他们指出:“911的事件成了一个托辞。在这个托辞下,以向恐怖主义宣战为名,向人民自由和权利发起前所未有的进攻的进攻。各种反抗资本主义全球化,反抗IMF,世界银行,欧盟等国际组织做出反人民决议的抵抗运动,各种反抗帝国主义干涉和侵略,反抗北约的反帝国主义运动,以及任何反抗独裁政权和种族主义政权的社会的和民族的解放运动,都统统被帝国主义者贴上了恐怖主义的标签。51

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联盟

    1986年7月10日,中国官方表达了自己加入关贸总协定的愿望。而在2001年的12月11日,中国成为了作为关贸总协定的世界贸易组织的第143个成员国。

    在WTO中,中国强调全球资本主义体系中的次要矛盾。在提交给中共十六大的报告中,江泽民谈及“南北发展的差异”,还谈到“来自发达国家的经济,科技和其他优势的压力” 52。按照某些估计,中国一直在寻求把自己表现为发展中国家的代表和领导。53
    尽管在经济上国际地位加强了,但中国领导依旧坚持把中国称为“发展中国家” 54。这种断言基于三方面的理由.a)2008年中国的人均GDP只有3300美元,居全球第104位;b)在13亿中国人中,超过7亿是农民.;c)工业、农业和服务业部门在中国的经济构成中分别为49%, 11%和40%,而在更加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中,农业和工业所在的比重要低一些。2009年,工业增长了9.5%,服务业增长了8.4%,而农业只增长了4.2%。

    但联合国和经合组织的排名是成问题的,没能反映中国的实际情况;而中国也被自己的领导人列为“发展中国家”。这些“发展中”资本主义经济现象是由于东西方国家之间深度的不平衡。关于西方国家的数据提供了更精确的图景55。而资本主义的真实情况是怎样,自然也要向西方发达地区索取:生产集中于少数人手中,社会不平等的增长。

    从这种观点来看,在类似的资本主义不平衡发展中,中国和其他国家(例如印度)的联盟并不都处于亚非落后社会的地位。然而“落后”的名义下,“爱国梦”被创造出来,被想尽办法用来给劳工运动、共产党以及其他激进组织设置圈套,怂恿人们忘记当前的阶级斗争以及建设另一个社会的需要,把精力都投入到“加强他们国家的国际地位”的工作上来。对“国家发展”的追求常常与有选择性的“反帝国主义”结合在一起。这种“反帝国主义”把火力集中在他们描绘为“帝国”的美国,也许还有一些强大的西欧国家身上。所谓的“golden billion”(属于经合组织的三十个最发达国家)理论就是在这种逻辑之下完成的,即把每个国家各种货物的人均消耗作为基本定义标准。
    同时,那些过分看重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差别的人忘记了,甚至像美国这样的最富有的资本主义国家,普通阶层群众当中也存在着匮乏和贫困的现象。而在最穷的国家中也有许多人发财致富,甚至可能比所谓的发达国家更加露骨富。

    因此马克思的分析仍然正确:“一个国家相对于世界市场中的另一国家生产能力更强,工资相对于另一国也就更高。在英格兰,不仅名义工资而且实际工资也比大陆更高。工人吃的肉更多,满足的需求更多。然而,这只适用于工业工人,对农业工人并不适用。但相对于生产能力,英国工人的工资(相对于其他国家的工资)并不更高”。 56

    如果共产主义力量放弃了国际无产阶级联合口号,转而支持把世界分为“南北”的思想或者所谓“golden billion”理论,他们就会轻易地掉进与“国家资本”联合的陷阱中去,而所谓的国家资本则是要在全球资本主义体系中为自己寻求一个更好的位置。在那种情况下,作为共产主义者,他们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修改列宁关于“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的论点。但列宁的理论适用于资本主义的这一整个反动阶段,因此也适用于每个资本主义社会,无论他们的在世界市场上的力量如何。由于这个原因,还有一个问题是,试图把自己表现为“发展中国家”领导的中国的态度,增加了这种方向迷失,造成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混乱,就因为做这种努力的领导是贴着“共产主义”标签的政党统治的大国。

所谓向世界市场不可避免的“开放”

    中国和其他国家在参与全球化时,也推动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逐渐加强:“今天,在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中,中国不能从世界其他地区孤立地发展起来,而世界在实现繁荣的进程也不能无视中国”。 57但“全球市场”不是什么中立的东西,不是资本主义生产和社会主义生产之间的产品交换。代表着今天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工资水平遭到攻击的所谓的“全球化”现象,并不是什么新事物。实际上,《共产党宣言》中已经提到了“世界市场”:“ 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使反动派大为惋惜的是,资产阶级挖掉了工业脚下的民族基础。古老的民族工业被消灭了,并且每天都还在被消灭。它们被新的工业排挤掉了,新的工业的建立已经成为一切文明民族的生命攸关的问题;这些工业所加工的,已经不是本地的原料,而是来自极其遥远的地区的原料;它们的产品不仅供本国消费,而且同时供世界各地消费。旧的、靠本国产品来满足的需要,被新的、要靠极其遥远的国家和地带的产品来满足的需要所代替了。过去那种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给自足和闭关自守状态,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互相往来和各方面的互相依赖所代替了。物质的生产是如此,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各民族的精神产品成了公共的财产。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于是由许多种民族的和地方的文学形成了一种世界的文学(注:“文学”一词德文是“Literatur”,这里泛指科学、艺术、哲学、政治等等方面的著作。——选集中文版编者注)。”58

    能够把中国参与世界市场看做是不同的经济体之间由于国际关系而不得不进行的商品交换吗?不能。因为我们讨论的是通过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在中国不断积累的资本向外的输出。

    众所周知,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的基础首先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集中,中央计划,以及相应的在国际经济关系中的经济手段,比如1918年4月建立的外贸国家垄断。

    甚至在新经济政策(在论及当前中国时,许多人喜欢援引它)的条件下,作为反对日益增长的资本主义趋势的堡垒,国家垄断也变得更加重要。列宁在与伊万诺维奇的公开辩论中,捍卫了保持外贸垄断的重要性。而斯大林后来指出了这种必要性,“经济需要被计划,以保卫人民经济的独立性,使得我们的经济不被转变为资本主义经济的附庸。这取决于我们不要变成资产阶级经济的附庸。” 59

    1926年12月13日,在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第七次全体会议的闭幕讲演中,斯大林摧毁了因为苏联与资本主义国家有经济联系,就认为苏联依赖于国际资本主义市场的神话。他指出在这种关系存在着相互依赖,但强调这种相互依赖于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结构中国家经济的同化有所不同。60那就是,非同化要求中央计划,外贸和银行系统中的国家垄断以及工业的社会主义化。中国的现实与新经济政策时期的苏联完全不同。在中国:
    a, 外贸方面没有实行垄断。数千家在中国运营的外国公司控制了中国外贸的最大份额,而这当然由他们计划所决定,基于他们的盈利而不是中央计划经济。
     b, 有440家外国银行在中国营业,他们至少获得了中国国有银行10%的股份。而2005年以来,中国发展了国内私营银行部门。
    C, 相当比例的工业是私有的或者(以股份公司的形式)被私有化了。据估计,私有部门的产出了70%的GDP。
    d, 中国的立法,特别是经济和商业部门的立法,是完全和谐的。多亏WTO帮助了全球资本主义经济规范。


结语

    综上所述,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在中国占据统治地位,如今已是事实。或慢或快,都将会导致政治系统,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和上层建筑的所有因素更大程度的适应,他们的资本主义特征都会在象征形式上表现出来。阶级矛盾的深化会达到成熟,同样地,对以自己的政党代表的反对资本主义政权的革命劳工运动的需要也会变得成熟。

================

注释:

1. “The threat of the yellow giant” http://www.paraskhnio.gr/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435:2010-09-06-100051&catid=13:paraskhnioston-kosmo&Itemid=8
2. China is now the largest exporting power in the world”, http://www.eurocapital.gr/index.php/permalink/5287.html
3. http://sino.by/analitics/109-analitics
4. http://o-kitae.ru/sovremennaya-ekonomika-kitaya/16.html.
5. The philosophy of the success of the Chinese billionaires”, http://www.buffett.ru/investments/?ID=3293&print=Y
6. “The largest companies in China and in the world” http://russian.cntv.cn/program/news_ru/20100906/102640.shtml.
7. “The number of privately-owned business in China has exceeded 3.5 million”, http://www.ttservice.by/index.php?name=news&op=view&id=4 .
8. “This year the 500 most powerful private business have 5 specific characteristics”, http://russian.china.org.cn/exclusive/txt/2010-09/01/content_20841263.htm .
9. Ibid.
10. “China in 2009 was amongst the five biggest investors in the world”, http://www.bfm.ru/news/2010/09/06/kitaj-v-2009-godu-stal-pjatym-krupnejshiminvestorom-v-mire.html .
11. “The global economy: The Chinese cycle”, http://www.warandpeace.ru/ru/reports/vprint/51067 .
12. “The USA: Acquisition of American bonds by China”, http://www.capital.gr/NewsPrint.asp?id=1048344 .
13. “China proceeds in the world”, http://www.chaskor.ru/article/kitaj_poshel_po_miru_18811 .
14. “ A clean-up of raw materials”, http://www.expert.ru/printissues/expert/2009/40/resursnuy_pylesos. The statistics that follow in this section are from this article.
15. “The Pentagon is concerned about the increasing military power of China”, http://www.bbc.co.uk/russian/international/2010/08/100817_cnina_military_report_pentagon.shtml .
16. “The Pentagon: China continues to increase its military power”, http://www.voanews.com/russian/news/world-news/US-China-military-2010-08-16-100809179.html
17. “The overall strength of China”, http://www.journal-neo.com/?q=node/488 .
18. “China has the 2nd most numerous army in the world”, http://vpk.name/news/35274_voennyii_potencial_kitaya_zanimaet_vtoroe_mesto_v_mire.html
19. Statistics from the Russian language website of the Chinese Ministry of Trade http://russia.mofcom.gov.cn/article/subject/zhongguo/lanmufff/200803/20080305410262.html .
20. “Zemin Zebao” http://russian.people.com.cn/31521/6980549.html
21. Yian Jiechi “The PR China pays more and more attention to development, taking on more and more responsibility”, speech in Munich, 5 February 2010, http://russian.people.com.cn/31520/6889574.html
22. V.I. Lenin “ Imperialism, the Highest Stage of Capitalism”, Collected Works, Synchroni Epochi, vol.27 ps 378-379.
23. From the website of the Chinese Embassy in Athens: http://gr.chinaembassy.org/eng/xwdt/t261536.htm .
24. ibid.
25. Resolution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on the 23rd of April 2008 related to the policies of China and their impact in Africa, 2007/2255(INI) (2009/C 259E/08).
26. Nikita Medkovitch : “The financial dimension of the war in Afghanistan (1979-1989)” http://afghanistan.ru/print/?id=18319.
27. Steve Coll: «Anatomy of a Victory CIA s Covert Afghan War», «Washington Post»,19 July 1992, http://emperors-clothes.com/docs/anatomy.htm.
28. A.S. Voronin; “Vietnam, independence, unity, socialism”, “Sychroni Epohi”. Ps 96-97
29. A.S. Voronin “ Vietnam Today”, “nea biblia”, p. 109
30. ibid
31. Consolidated Guidance No.8, summary in the “The New York Times”, 4 November 1979,p. A1
32. Jonathan Pollack: «The Lessons of Coalition Politics: Sino-American Security Relations», Santa Monica: RAND Corporation, 1984, p. 70.
33. S. Lavrenov-I. Popov “The Soviet Union in local wars and conflicts”, http://militera.lib.ru/h/lavrenov_popov/index.html .
34. http://www.arlindo-correia.com/gleijeses4.pdf .
35. Newspaper “Imerisia”, 23 September 2010, http://www.imerisia.gr/article.asp?catid=12337&subid=2&pubid=61921147 .
36. “The Military Force in Kosovo (KFOR)”, http://tosyntagma.antsakkoulas.gr/afieromata/item.php?id=395 .
37. http://www.rian.ru/world/20100722/257443658.html .
38. http://www.hellasontheweb.org/2010-04-05-22-20-08/2010-04-06-12-08-05/785-2010-09-01-20-11-24?tmpl=component&print=1&layout=default&page= .
39. Athens News Agency-Macedonian News Agency
40. http://www.inews.gr/news/1/iper-prasinis-anaptixis-simfonoun-sosialistiki-diethniskai-kommounistiko-komma-kinas.htm .
41. http://www.pasok.gr/portal/resource/contentObject/id/b334bc62-b685-4619-8b73-b72f8e76276a .
42. Its full title is: “China is not happy. An important era, important goals and the internal and external upheavals”. “ Chiansou Zenmin Tsoumanse”, which publishes political, philosophical and literay books. March 2009.The authors are five well-known journalists and writers: Song Shaojun, military analyst of the central televison channel “Fenwan”. Wang Xiaodong, journalist. Song Qiang, deputy editor of “the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social studies”. Liu Yang, journalist, media commentator on economic, cultural and political issues.
43. “Chinese military strength”, 26.8.2010, http://www.odnagdy.com/2010/08/blog-post_9626.html
44. Joint statement for the deepening of the extensive strategic cooperation between China and Greece, http://greek.cri.cn/161/2010/10/04/42s4914.htm .
45. “Why China is angry with Russia”, http://kp.ru/daily/24313/506551 .
46. “China is more and more attracted to the Russian Far East”, http://world.people.com.cn/GB/1030/6677024.html , translated into Russian: http://www.inosmi.ru/world/20080130/239263.html .
47. “China’s neighbours are arming themselves with whatever they can”, http://www.ng.ru/world/2010-08-10/7_vietnam.htm
48. “Italy welcomes China with…a red Colosseum”, http://www.euro2day.gr/news/world/125/articles/607508/ArticleNewsWorld.aspx .
“India has sent 2 divisions to its borders with China”, http://www.warandpeace.ru/ru/news/vprint/50479 .
49. “India is increasing its military strength in response to China”, http://flot.com/nowadays/concept/opposite/indiareadiesforchinafight/index.php?print=Y .
50. Statement of the International Meeting of Communist and Workers’ Parties, Athens 2002 http://www2.rizospastis.gr/story.do?id=1320825&publDate=2002-06-26%2000:00:00.0 .
51. Report to the 16th Congress of the CPC, http://russian.china.org.cn/news/txt/2002-11/19/content_2050838.htm .
52. A. Liukin: “The Chinese “vision” and the future of Russia”, http://www.mgimo.ru/news/experts/document151024.phtml .
53. “China: increase in the rate of its economic development”, March 2010, http://www.imperiya.by/economics2-7364.html .
54. Over 80% of the population lives in the Eastern regions which account for about 10% of China’s territory. Source: Russian geographic website: “Description of China”, http://geo-tour.net/Asia/china.htm .
55. K. Marx: “Theories of Surplus value”, part 2 “Synchroni Epohi”, p 13
Website of the Chinese Embassy in Athens, http://gr.china-embassy.org/eng/xwdt/t261536.htm .
56. K. Marx-F. Engels: “The Communist Manifesto”, “Sychroni Epohi”, ps 29-30.
57. From the article of J.V. Stalin “Discussion about the Handbook of Political Economy” (January 1941), in Richard Kosolapov: “Comrade Stalin has the floor”, “Discussion about the Handbook of Political Economy”, 29 January 1941, “paleia”, Moscow, 1995, ps 161-168.
58. J.V. Stalin: “His closing speech at the 7th plenary session of the Executive Committee of the Communist International”, “Collected Works”, v. 9, ps 132-136.
59. “The financial market of China”, http://www.globfin.ru/articles/finsyst/china.htm .

原来来自 希腊共产党官方网站(http://inter.kke.gr/)

文章评论(0)
回复
276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