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09年04月03日 20:16

尼尔•克拉克:欧洲的左翼复兴

作者:尼尔•克拉克

本世纪初,社会主义在欧洲还说不上山河一片红的话,那么现在,整个欧洲的确已经是“红旗飘飘”了。

2000年,《历史终结》(The End of History)一书的作者弗兰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美国《时代》杂志撰文称:“如果社会主义就意味着必须由政府操控大部分经济命脉,并且通过‘财富分配’来实现社会平等,那么在我看来,即使在下一代,社会主义再度‘复兴’的可能性只能接近于零。”

如果福山先生至今仍坚持这样的看法,那么,他真应该去现在的欧洲转转了。

在那里,社会主义——这个曾一度被自由资本主义者们认为已经过时了的纯粹的社会形态,正以强有力的姿态迎来它的新一轮崛起。在整个欧洲大陆,形势似乎越来越明朗,曾一度带来“全球化”和“新自由主义”浪潮的各国“中左”政党,如今的选举形势已“岌岌可危”,而取代它们的正是目前如日中天的社会主义政党。

如今,这些备受关注的社会主义政党已明确提出要与“中左”政党拥戴了20多年的“撒切尔主义”划清界限。他们倡导的“私有化”现在正在重新返回“国家化”;同时,号召征收新的“财富税”,加强财富的社会分配;呼吁福利和民权范围的扩大化,期望进一步增加养老金和实行全免医疗。另外,他们还强烈反对战争以及“北约”组织的进一步扩张。

从根本上来说,他们想要极力推翻的就是资本家获取工人剩余价值的经济制度。

欧洲大陆的社会主义运动

在德国,社会主义“复兴”的东风刮得最为强劲。一支由社会民主党(German Social Democratic Party )前任主席、社会主义者奥斯卡•拉方丹( Oskar Lafontaine)协同领导的“左翼”党(Die Linke)自成立18个月以来就一路平步青云,高歌猛进。在今年,这个新晋的“左翼”党就显示出了其不容小视的“威力”,在同社会民主党与西方议会团体的选举竞争中,其争取到了来自下萨克森州、汉堡州以及黑森州的三张代表席位。

去年在德国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有45%的前联邦德国人和57%的前民主德国人认为“社会主义”是一项好的社会制度。同年的11月份,另一项民意调查的结果表明德国人普遍支持德国经济的大幅度“国有化”。另外,有三分之二的德国人表示对“左翼”党各项政策提案的部分支持,甚至是完全拥戴。

无独有偶,就在邻国荷兰,相同的情况也在发生。荷兰社会党(the Socialist Party of the Netherlands )在最近的2006年大选中,竟比议会争取到了几乎高达三倍以上的选票席位。在去年的州际选举中,也一路遥遥领先。

在被人们誉为具有“超凡领导才能”的艾格尼丝•康特(Agnes Kant)的领导下,她本身是一名流行病学家,荷兰社会党“实力”日益增进,已有赶超荷兰工党(Dutch Labour Party)之势。荷兰工党正是荷兰保守派统治政党联盟中的一员, 也是荷兰主要的“中左”党派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能在2005年《欧盟宪法条约》的公民复决投票以及荷兰“大规模移民”议案中投出反对的一票,荷兰社会党,这支唯一的“左翼”荷兰议会政党作出了积极的努力。荷兰社会党的这一举动赢得了广泛的民众支持。而之所以反对“大规模移民”的原因就在于荷兰社会党认为此项议案是“新自由主义政策”的一部分,有可能因此带来劳动力市场的不稳定。

该政党强烈反对“贪婪奢侈”的价值观,认为其正是膨胀的奖励制度和宽松的货币机制下的资本主义产物,他们积极呼吁建立一个“人人尊重、人人平等、团结友爱”的社会。与此同时,像德国“左翼”党一样,荷兰社会党也同样站上了反战的前沿阵地,要求彻底结束荷兰一直以来所扮演的美国“走狗”的角色。

希腊,一个名为“左翼激进党联盟”(SYRIZA))的组织也正蓬勃兴起。在去年的大选中,让人为之一振。作为一支反对新民主政府统治党(New Democracy government)所建立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强有力的公众力量,该政党联盟的民意支持率已经攀升到了接近20%,缩小了与存在已久的同类组织 ——“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PASOK)的距离。有意思的是,左翼激进党联盟尤其受到年轻人的拥戴,获得的30%民意支持中,大多数选民的年龄都在35 岁左右。

在挪威,社会主义者已然掌权。他们的“红绿”统治党联盟就是由社会主义左翼党(Socialist Left Party)、劳动党(the Labour Party)以及中央党(the Centre Party)共同组成。该政党联盟自三年前当权以来,就被贴上了“欧洲左翼性最强政府”的标签。目前,该政府已经停止了国有企业的“私有化”,并逐步加强国家福利、公共卫生事业的发展以及积极改善老年人的晚年生活安养问题。

一旦选民们感到这些大胆的社会主义新政策确实能够改善他们目前由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所带来的生活窘境后,社会主义“左翼”力量必将在选举中“一路飘红”。而他们的成功也必将使社会主义集团内部暂时搁下分歧,为整个社会主义在大选中的最终获胜而团结一致,共同努力。

德国“左翼”党就是由一系列社会主义内部团体共同组成的,其中包括“反对资本家左翼党”(Anti- Capitalist Left )、“共产主义讨论会”(Communist Platform)以及“民主社会主义论坛”(Democratic Socialist Forum)等。希腊的左翼激进党联盟也是由超过十个以上的希腊社会主义政治团体构成。而荷兰社会党原本是一个叫做“荷兰共产党”(Communist Party of the Netherlands)的单个团体,后来许多其他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组织也一并加入,而发展成为现在联盟性质的政党。

“红旗”尚未“飘临”的欧洲国家

当然,欧洲大陆发生的“社会主义”浪潮也不无例外。在法国,尽管新的法国社会党领袖已经产生,由左翼派人士马汀•奥布里担任,但社会党内部却依然分歧不断,以致错失了“挫败”萨科齐当权政府的“大好时机”。

同样在英国,尽管左翼派政党所提出的经济政策受到了自1945年以来的最强关注,但是却依然看不到社会主义“复苏”的明显迹象。

尽管在最初的时候,英国的左翼党也曾出现过几个颇具前途的“新生力量”,像曼彻斯特的“九月左翼公约 ”(September’s Convention of the Left)就是其中之一,它是由几个社会主义团体中的代表自发组成的,但由于其内部不断的争斗和分歧,如今已经名存实亡了。最糟糕的是,由于英国左翼党对 “移民”问题一贯的无视态度,使其失去了其最重要“基石”——工人阶级选民的支持。在英国,没有哪个社会主义团体是像荷兰社会党那样对“大规模移民”政策始终抱有批评和反对态度的。

不过,总的来说,整个欧洲的社会主义形势还是很值得乐观的。随着社会主义浪潮的复兴,以及新自由主义越来越遭到质疑,持有坚定的“反资本主义,反全球化”态度的各色社会主义政党团体将获得越来越广泛的支持。

甚至现在在英国,一贯向既定政党倾斜的选举团体也开始向英国工党施压,劝诫其减少新自由主义政策的采用,而鼓励其将更多的社会主义政策提上议事日程。

转自:国际共运网

文章评论(0)
回复
199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