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3年07月14日 00:07

革命社会主义者:埃及的“勇敢少年”

译者按:埃及正在进行二次革命。革命的每一个进展或者倒退都吸引着千万人的眼球,对处于类似政治环境的中国来说,更是如此。自2011年以来,埃及人民通过不断的抗议展示了勇气和力量。但革命进程中出现的周折又颇让人费解。长期以来,媒体上宣传的政治团体主要是穆斯林兄弟会,好像革命是兄弟会领导似的。实际上,埃及革命的主力军是青年人和工人,而左派和自由主义者正是这群反叛者的急先锋。埃及左派派别较多,除了传统的纳赛尔主义左派(前总统候选人萨巴西组建的埃及民众潮流党),还有社会民主党(中左)、革命社会主义者、埃及社会主义党、工人民主党、埃及共产党等若干政党。其中,革命社会主义是一个托派组织,在2011年解放广场的抗议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他们也由于经常支持穆斯林兄弟会这一立场而广受埃及国内外社会主义者的批评。下面这篇文章是2012年的一篇埃及媒体对革命社会主义者的报道。译为中文的目的是为了让大家对埃及当前反对派的构成能有更全面的认识。YCA翻译团队还会陆续翻译对其他政党的报道。

革命社会主义者:埃及的“勇敢少年”

 


Revolutionary_Socialists_Egypt_Main_pic_1
作者:Bisan Kassab 发表于 2012年2月15日

翻译:黑夜里的牛 此文是YCA翻译团队 国际共运翻译计划的第三篇

埃及革命社会主义者绝不是在政治上不负责任的团体,尽管他们现在被这样声称。他们在二十年前就开始了政治行动来支持埃及的劳工运动,采取激进但又务实的路线以寻求改变。

开罗—在描述革命社会主义者(Revolutionary Socialists,RS)的时候,某些活动家使用了“勇敢少年(Brave kids)”这一术语。尽管他们先前由于与伊斯兰主义者合作,受到了左翼和自由派的批评,却同样面临穆斯林兄弟会著名成员塔基(Gamal Taj)律师的诉讼。

控告指责革命社会主义者(RS)企图消灭政府。其中引用了RS成员纳吉布(Sameh Naguib)的一项声明。该声明认为旧政府必须垮台,而武装部队最高委员市在失去了士兵的信任之后,也应如此。

但由于社交网站和报纸上对伊斯兰主义者的广泛谴责,他们迅速收回了指控。兄弟会的领导,包括他们的最高领袖巴迪( Mohammad Badie),也发表声明否认塔基的控告。律师协会的自由委员会也批评兄弟会提出这项指控。

革命社会主义者第一个警告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在穆巴拉克被驱逐后的当天就会夺权,而那时保持中立的军委仍然被视为“革命的保护者”。今天,他们的出版物公开指责最高军委统治集团大量使用反革命暴力和镇压。

革命社会主义者还以其对工人阶级的强烈捍卫而著称,特别是当工会被指为了经济稳定顽固地拒绝放弃自身要求的时候。

自创始起,革命社会主义者(RS)参与了一次又一次地战斗,其中的许多显得太大,以至于这个群体无法处理。在1980年代后期,他们的支持者因为他们在许多问题上的原则立场而认为他们是“勇敢的人”;而大多数精英则将他们视作“缺乏政治智慧的傻瓜”。2003年,国家安全检查官把革命社会主义者(RS)的成员形容为“企图推翻统治政权的亡命之徒”。

直到在1991年工会选举中支持罢工工人,革命社会主义者才把自己视为一个有组织的团体。那时,革命社会主义者的成员溜进al-Tebbin的钢铁公司,举起一副在此前的保安袭击中被杀害的工人的照片。

在1994年Kafr al-Dawwar公司罢工事件中,他们是第一个站出来声援罢工工人的,包括组织学生支援团体曝光对罢工的镇压。这场镇压是以枪声和试图烧毁工厂告终。

1997年,他们支持反对试图否认农民对土地的保有并强加按照市价的短期租赁的新法律的农村运动。正是在同一年,卡迈勒·哈利勒(Kamal Khalil)——埃及革命社会主义的教父——发起了第一次对穆巴拉克下台的公开要求。

第二次巴勒斯坦起义之后,他们运动在新的机遇中迎来了新千年。革命社会主义是埃及巴勒斯坦团结运动的创始者之一。

正是在这个时候,对伊斯兰主义者的立场把他们与其他左派区别开来了,这些左派都是坚决反对与伊斯兰主义者合作的。从那以后,革命社会主义按照这一口号行事:“个别时候可同伊斯兰主义者联合,但一直反对政府”。这一立场之后在2006年以色列对黎巴嫩的战争中得到加强,那时他们参与了与穆斯林兄弟会的联合行动。

尽管他们的规模小,革命社会主义者却站到了反对2003年侵略伊拉克战争的最前线。五月20日和21日,数万群众聚集在解放广场抗议这场侵略战争。这在穆巴拉克当政时期还是头一次。

工人运动在2006年底的复活——运动的复活延续至今——开启了革命社会主义者得以在工人中扩大自己影响力的机遇。

2007年,他们最先号召工会独立。此前,他们在寒冷的冬夜到财政部门口支援对财产税收税人的罢工。罢工结束后,埃及第一个独立联合组织成立,这一组织后来变成工人独立总联合会。

 


纳吉布(Sameh Naguib)案
在去年十二月份反对任命詹祖里(Kamal al-Ganzoury)为总理的抗议中,革命社会主义者(RS)占据了新闻——太多以至于他们可以与关于真正抗议的新闻相比了。

这主要归因于革命社会主义者的成员纳吉布(Sameh Naguib)在其运动组织的研讨会上所做的一个评论。他在研讨会上说,士兵和低级别军官已经失去了对军队指挥官的信任。

当局将其解释为呼吁推翻政府,怂恿政府支持者呼吁采取行动反对该组织。革命社会主义者的反应引人注目。他们发表了一项声明,名为“是的,我们要驱逐暴君、贫困和服从的政府”。

随后,他们发现自己面临国家检察总长的诉讼。至于纳吉布(Sameh Naguib),他在二月十日即上周五,在亚历山大里亚的一场反对最高军委的示威中,遭到了攻击。

在将其移交给该市军政长官总部之前,一群流氓袭击了他。而在军政长官总部,他受到海军指挥官本人的审问。

在他被释放之后,国有的埃及电视台剪辑了他做的声明,使之看上去好像他在感谢军队把他暴徒手里救了出来,而这是他后来所否认的。

原文是阿拉伯文,本文译自其英文译文。

英文链接:http://english.al-akhbar.com/node/4235

文章评论(0)
回复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