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 2013年08月09日 23:53

比斯诺登更有效:美国警方对占领运动的监控

编者按:斯诺登让美国政府对普通人的大面积网络监控行为曝光,引发人权质疑。其实,依托高科技的网络监控在现实中收效甚微,9-11以来,恐怖分子曾策划过42起袭击针对美国本土的袭击,其中只有1起是真正被“棱镜”发现的。美国警方有着更加历史悠久和效果显著的监控方式,那就是由大量人力构成的传统情报系统,而“卧底”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在本文中,大量的内部文件将告诉你,作为私人企业保护伞的美国警察机构,是如何利用所谓的“反恐情报网络”,对菲尼克斯市的“占领运动”进行深入监控。

对占领运动的监控

马修•罗斯柴尔德

YCA翻译组 尘沙 译

摘自DBA出版社、媒体与民主中心出版的蒲福•洪戴的调查报告《异议还是恐怖:国家反恐机构与美国财团是怎样共同对付占领华尔街运动的》。

在过去几年,国土安全部和地方执法人员对“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积极分子进行了广泛的监控,并给出一个勉强的理由:他们构成了恐怖威胁。国土安全部和其他执法部门总是和私人企业协调一致,成为华尔街的公司以及其他被抗议者批评的公司的利益代言人,或者与这些公司形成合作。

最近,DBA出版社(DBA Press)和媒体与民主中心(the Center for Media and Democracy)获得的数以千计的公共文件为以下事实增添了证据:执法部门逾越法定界限进行执法、扩大自身行政权力的情况正不断增多。这些文件有些是从联邦和各州的公开档案中查询到的,有些是依据《信息自由法案》索取的。其中显示,执法部门可能正在将数千名美国公民当作罪犯来处理,仅仅因为他们对财团在经济和政治领域的支配地位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美国政府在“9•11事件”后建立的反恐机构,现在已经转而去对抗行使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所规定权利的守法公民。反恐机构不仅掌握了最先进的监控技术,而且拥有围绕(所谓的反恐)方针与各州执法部门协调行动、与私人企业的代表人物合作的众多“联合中心”。通常,他们以国家安全为名所进行的工作,是为美国的大财团的利益服务,而不是专心于保护美国社会并使它免受像“4•15波士顿马拉松事件”那样的现实恐怖袭击的威胁。

“政府已经以国土安全为名义建立起一套强大的国内监视系统,这个系统如今被滥用于监视普通的美国人,尽管他们不过是担忧公司正在对我们的民主施加过度的影响,”媒体与民主中心的主要领导人、美国公民自由协会在国家安全问题上的前高级立法策略师丽莎•格拉夫说。“我们数百万的税款被浪费在对抗正直美国人的民主权利上,这些人和可能引发恐怖事件的暴力犯罪毫无关系,他们只是敢于对所谓的法律政策发出异议。”

这些文件揭露了全国范围内执法部门滥用权力的很多事件。它们所描绘的在凤凰城地区的执法情况就是一个明证。当地警方与全州的联合中心合作,并从国土安全部得到大量资金,想尽办法跟踪并渗透“占领凤凰城”以及其他激进组织。

在2011年10月,摩根大通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要在公共场合露面。华尔街巨头戴蒙作为美国最大银行的首脑,在2008年美国经济的崩溃中起了关键作用,是一个不光彩的角色。戴蒙要在凤凰城市中心的亚利桑那响尾蛇的主场切斯球场和他的数千员工举行一个会议。在会议举行的四天前,摩根大通公司的区域安全经理丹•格雷迪把即将举行会议的事情通知给了凤凰城警察局的国土防御局的侦探珍妮弗•欧尼尔。这两个人主要考虑的是,刚刚成立了“占领凤凰城”组织的积极分子可能会扰乱会场,或者给戴蒙带来其他麻烦。

欧尼尔把监视潜在的恐怖分子作为自己的工作,并因为戴蒙的即将到来而加紧监控“占领凤凰城”。

为摩根大通公司而进行的对社交媒体的监视,相比于亚利桑那州执法部门正忙于的对“占领”运动的积极分子的广泛监视来说只是冰山一角。这些监视通常是为私人企业的利益服务的。

欧尼尔是作为“社区联络计划”的协调者进行工作的,这个计划由亚利桑那州反恐信息中心也就是这个州的“联合中心”负责。这个中心由以下机构的代表组成:凤凰城、梅萨、坦佩的警察局的国土防御小组;马里科帕县治安官办公室;亚利桑那州公共安全局情报小组;联邦调查局亚利桑那州联合反恐部队;InfraGard组织(一个联邦调查局的商业合作伙伴)的亚利桑那州分部;国土安全部。这个联合中心在2012年从国土安全部获得了30000美元的资金用于为自己的工作做宣传以及扩大私人企业在其中的参与。

欧尼尔经常与银行以及其他公司的安全主任分享她从“联合中心”获取的信息。“社区联络计划”所规定的目的是防止恐怖活动,识别恐怖威胁,保护关键的基础设施,树立对于“局部安全问题、挑战以及商业合作”必要性的意识。但是记录表明,它经常被大公司和银行用作对“占领凤凰城”即将进行的抗议活动的预警系统。

自从警察局派卧底去参加“占领凤凰城”的一些早期会议以来,欧尼尔就掌握了这个组织的不少信息。这个卧底说自己是一个名叫索尔• 德劳洛的无家可归的墨西哥人,并且参加了10月2日“占领凤凰城”在当地一家咖啡厅举行的活动策划会议。他给凤凰城警察局主要犯罪者管理局职业犯罪小组的警官汤姆•范•多恩报告了积极分子们的详细计划。同时,凤凰城警方也在范•多恩的督促下继续监视该组织的Facebook页面。

2011年10月初,两个来自警察局同时也为反恐联络办公室和亚利桑那州反恐信息中心工作的侦探参加了凤凰城警方举行的“占领亚利桑那事件应对会议”。凤凰城会议中心的安全负责人也应邀参加了这次会议。警察局提出了一个“事故处理方案”以对付抗议者,其中包括组建“大规模逮捕”团队,必要时组建有权使用胡椒粉和化学药剂的“现场机动队”或者“战术反应小组”。

反恐联络办公室的成员之一克里斯托弗•CJ •雷恩,被任命为事故处理方案的总监。他和凤凰城消防局和凤凰城毒品管制局一起工作,正是这两个机构指定了去参加“占领凤凰城”的活动的13个卧底副官。凤凰城警察局也与“凤凰城市中心伙伴联盟”有紧密的配合。据“凤凰城市中心伙伴联盟”的网站说,它的存在是为了促进凤凰城市中心的发展以及营造一个充满活力的环境。它的董事会成员包括以下公司的执行官:像亚利桑那联盟银行那样的金融机构、安永咨询公司、矿业大公司麦莫兰铜金、拥有全州最大销量报纸《亚利桑那共和报》的合众媒体以及凤凰城NBC的从属机构。

凤凰城警察局在准备占领凤凰城活动的过程中将“凤凰城市中心伙伴联盟”称作战略伙伴。警察局向市中心的银行通报了有计划的抗议活动的基本情况。根据一个文件,警方还保证在这个问题上继续同他们合作。

在10月14日,大约300名抗议者在公民空间公园集结,并且向大通大厦、美国银行、威尔斯费高广场和平进军。

警方没有进行针对那天活动的逮捕。在10月15日,大约1000名抗议者在凯撒•查韦斯广场集结, 他们中的数百人向附近的一个公园进发,并于上午11点在公园碰到了向他们发出警告并将他们驱散的警察。

因为抗议者拒绝离开公园,警方在公园逮捕了45人,又在凯撒查韦斯广场逮捕了3人——一人是因为擅自进入,两人是因为“在街头制造危险”。

根据DBA出版社和媒体与民主中心所取得的档案,在2011年10月14日到16日,凤凰城警方在应对“占领凤凰城”时花费的纳税人的钱达到了245200.08美元。

但是这并不是监控活动的结束。在10月17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凤凰城警察局的分管国土安全部门的助理总警监特雷西•蒙哥马利让另一个警官从监控社交媒体的人们那里以及一切信息流中搜集情报,并更新这星期的可能正在参与“占领”活动的抗议者名单,还坚决要求制定出一个对这些个人的长期监控计划。

长期监视意味着警方将监视“占领凤凰城”的成员的Facebook对话以及他们使用社交媒体的记录直到2012年。

在2011年秋季和2012年的大部分时间,凤凰城警察局的一名警员似乎除了密切注意“占领凤凰城”之外什么也没做。布伦达•达汉是反恐联络办公室的风险情报分析员,她配合亚利桑那州反恐信息中心以及国土安全局进行工作。她的大部分工作涉及到监视像Facebook这样的社交媒体网站以跟踪与“占领凤凰城”有联系的人。她把自己获得的信息发送给包括联邦调查局在内的其他执法部门。

“跟踪占领凤凰城的活动是我的一项日常职责。”达汉在给联邦调查局特工艾伦•麦克休的电子邮件中写道。“我的主要工作是检查社交媒体、网页和博客。我想把我们各自知道的信息在我们之间公开,以便在你想让我分享一些信息或者你有什么信息想要分享时,我们可以合作。”

在2011年10月的活动中,她向“凤凰城市中心伙伴联盟”的成员发出了警报,并建议其他商业人士当他们遇到示威者带来的麻烦时与警方联系。

当梅萨的一个侦探告诉她梅萨市的一位议员宣称自己被“占领凤凰城”的成员邀请去参加对美国银行的抗议时,达汉向凤凰城警察局和亚利桑那州反恐信息中心的其他官员发出了警报。

在2011年11月3日,梅萨警察局信息和反恐小组就“银行转账日”抗议活动发表了公报。这个全国性的抗议活动旨在动员人们从大银行中取出自己的存款。欧尼尔与达汉联系,询问她“市中心是否有某一个了解之后对我们更有利、而且需要我们了解情况的银行”。

达汉回答说:“‘占领凤凰城’刚刚更新了他们的页面,说他们将要向富国银行、美国银行以及大通大厦进发。他们要举行一个“信用卡破坏仪式”,但我们还不确定他们要在哪个银行门前举行这个仪式。我们将继续监视他们的Facebook页面。”

为了帮助达汉的工作,凤凰城警方的其他警官也不断为她的记录提供材料 ,她的记录包含有被逮捕的、被传唤过的、甚至因为与“占领凤凰城”有联系而被警方警告过的公民的名字、地址、社保编号、体貌特征、驾照、家庭住址。

达汉也曾为了去确认被认为与“占领”组织有关的个人而使用过人脸识别技术。达汉从Facebook上抓取照片,并把它们输入到人脸识别系统中去。

这里有一个使用人脸识别系统的事例。在2011年11月18日,亚利桑那州反恐信息中心接到了对一个“占领运动顽固分子”的匿名举报,说此人有制造暴力威胁的嫌疑。这个举报者写道,“我意识到从技术层面上说没有找到她的罪证,但我找到了一个现实的罪证:非法持有并使用大麻。我曾经透过相机看到过她吸食大麻。我会尽力在以后弄到一张照片。”这个举报者后来弄到了这个激进分子坐在电脑旁的一张照片。

达汉试着去处理剩下的事情。“我们有一张来自Facebook的照片,并试着去进行人脸识别,但是她戴着眼镜。”达汉在12月23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

达汉并不将自己的工作局限在亚利桑那州。她根据31个联合中心提供的在55个城市和26个州新兴的“占领”运动的数据编制了一个电子表格。不管这项工作可能给一个像达汉这样的忙人带来了多少兴奋感,报告还是总结称“参与者中的绝大多数是和平的、有合作精神的、守法的”。

一个抱怨凤凰城警方镇压“占领”的公民很快成为警察局的调查对象。在2011年12月14日,一个名叫大卫•穆林的关心(“占领”运动)公民给警察局发了一封电子邮件。

“亲爱的警官,”这封邮件写道,“请考虑不再干涉占领运动。他们在为我的利益说话,我想美国社会的一大部分都在为公司的贪婪、对政治家和选票的收买而感到不安。我们正在为公民们收回自己的美国,你们最好不要挡我们的路。谢谢。大卫•穆林。”

穆林明显是在针对12月8日警方对“占领凤凰城”凯撒查韦斯广场小营地的袭击,在这次袭击中警方逮捕了6名积极分子,指控他们违反城市露营条例。

在邮件发送后的几分钟,穆林就引起了凤凰城警察局的分管国土安全部门的助理总警监特雷西•蒙哥马利的注意,蒙哥马利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这是一封威胁我们事业的有意思的电子邮件。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吗?”

当天晚上,国土防御局的指挥官吉尔里•布莱斯让劳伦斯•海恩上尉派人去检查这封电子邮件。被海恩上尉派去的人正是达汉。

第二天早上6:15,达汉把穆林的Facebook链接发送给海恩。

达汉的一个同僚给她发了一条祝贺信息:“布伦达,干得好!”

正当达汉继续她的监控工作时,她开始担心自己在网上能被检测到,她向上级申请提供一台“空白的电脑”,最好能带一个匿名器。

同时,达汉的卧底同事索尔•德劳洛,在保持匿名的问题上遇到了困难。

在2011年7月,凤凰城地区的一个积极分子伊恩•费克斯图德提到,“一个看上去像卧底警察的恶心家伙”正在凤凰城市中心的康斯贝尔咖啡厅附近游荡。(在2010年,这家咖啡厅被《凤凰城新时代报》评为无政府主义者、革命分子和梦想家的最好去处,但是从那以后便停业了。)

根据伊恩•费克斯图德的话,这是个面部整洁的中年人。他自称“索尔•德劳洛”。尽管他的外表很整洁,他还是坚称自己无家可归——而且经常对自己在街上生活时警方带来的麻烦发牢骚。他说自己是墨西哥华瑞兹市人,但是他除了说他与那里的无政府主义者有联系之外,几乎不公开自己的任何其他细节。

在10月3日的一封邮件中,范•多恩警官写道:“索尔在10月2日参加了在康斯贝尔咖啡厅的‘占领凤凰城’的会议。”范多恩在会议上传阅了德劳洛对这次会议上各项事情的记录。积极分子提到的一个项目是“与警方打交道”,甚至讨论了制作“你也是我们一员”的标语。

在11月3日的电子邮件中,范•多恩写道:“索尔•德劳洛现在和以后将被用来在广场附近以及在和无政府主义者的交往中试着去收集更多信息。”

索尔•德劳洛继续检举凤凰城的积极分子直到2011年11月9日。在他卧底的最后一个月,他把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一个即将进行的针对美国立法交流委员会的抗议活动。这次抗议活动于11月30日在斯科茨代尔的威斯汀基尔兰度假村和水疗中心的门外进行,此时美国立法交流委员会正在里面召开州和国家政策峰会。

美国立法交流委员会宣称有来自各州的2000名立法者作为会员,他们将与全国范围内的大企业以及保守派智囊团进行交流,并提出立法草案。它在近几年广受批评,因为它推动了选民证件法案,以及所谓的“坚守立场”法,后者正是造成2012年佛罗里达州特雷翁•马丁案争议的原因。

在亚利桑那州,积极分子们谴责美国立法交流委员会是因为它支持“不在城市给非法移民提供避难所”法案。美国惩教公司——美国盈利性监狱和移民拘留部门的主要运营商——是美国立法交流委员会公共安全和选举工作组的长期成员和担保人。第二大和第三大的私人监狱和拘留中心的运营商——杰欧集团、管理和培训集团——也和美国立法交流委员会有关系。

所以,当执法部门听说了这场针对美国立法交流委员会的抗议之后,就给索尔•德劳洛安排了这项任务。

警察给上级的一封关于这次集会的电子邮件上说:“头儿:索尔昨晚参加了一次准备骚扰美国立法交流委员会的有组织的会议。他们为即将举行的集会而散发的宣传材料都可以在他们的网页上找到,其中包括地点和时间……‘占领’运动的成员也参加到对美国立法交流委员会的抗议和骚扰活动中来,他们的Facebook 页面上很快会有相关信息……由于美国立法交流委员会协助起草并支持了SB1070法案(支持执法工作和安全社区法),拉丁裔社区的居民也参加到这次集会中来……除了基尔兰度假村以外,上述网页还将其它几个地方列为抗议目标。”

凤凰城警察局的警员和亚利桑那州联合中心分管威斯汀基尔兰地区安全事务的领导一起,检查了即将举行的针对美国立法交流委员会的抗议活动。凤凰城警察局还制作了一个涉嫌策划针对美国立法交流委员会的抗议活动的积极分子的统计表。费克斯图德的驾照照片出现在其中。杰森•欧文德也在其中,他是一个贵格会成员,曾在11月9日针对美国立法交流委员会的抗议活动中担任街头医生。

但是索尔•德劳洛作为卧底的日子到头了。在集会后,一个支持移民权利的积极分子找到他并就他作为卧底的事情做了交涉。这个积极分子自己说,她曾经在索尔•德劳洛经常光顾的凤凰城的星巴克咖啡厅当过一名吧员。当她和索尔•德劳洛进行交涉时,他否认之前见过她,并且很生气地否认自己是卧底。然而,索尔•德劳洛在执法部门背景的信息的传闻使他暴露了。但是,在他暴露之前,他不但和“占领凤凰城”的成员、针对美国立法委员会的抗议者混在一起,而且和基于信仰的组织以及支持移民和原住民权利的组织有接触。

我就德劳洛在“占领”运动中的卧底行为向凤凰城警察局提出了质询,下面是他们的答复。

“‘占领’运动在很长一个时期内以制造骚乱的形象在国内出现,”特伦特克伦普警官在给我的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监控了能得到的情报,因为这些情报可以被用于信息化警务。这些每天都在流动和变化的情报为我们定位、削弱、控制将要发生的抗议活动提供了指导。我们的这个做法既保障了公民能行使自己权利,又确保了社区在我们的保护之下,以及让公民们的行为在合法范围之内。我不能证实我们局有便衣警察或者卧底的任何信息。”

亚利桑那州联合中心和凤凰城警察局被“占领”运动以及针对美国立法交流委员会的抗议所困扰,这导致他们去监视民权领袖杰西•杰克逊。

按计划,杰西•杰克逊将作为“我们是一体”大会的主要发言人发表演讲。这次活动是由黑人工会联盟、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拉美裔全国委员会以及许多其他劳工和民权组织主办的。

和联合中心合作的凤凰城警官说,杰克逊在11月30日就露面了,并与“占领凤凰城”的成员见了面。

“大约晚上九点,杰西•杰克逊和一些助理人员到达抗议地点并与示威者进行了交流,”警察局内部的一封电子邮件里写道。“他停留了一个多小时,一些媒体机构赶到那里对这次来访做了拍摄。”

警察局的反恐官员担心杰克逊也要参加针对美国立法交流委员会的抗议和“占领凤凰城”举行的向自由港迈克墨伦铜金矿公司的办公室的进军活动。(自由港迈克墨伦铜金矿公司是美国立法交流委员会和国家政策峰会的赞助商。)

杰克逊确实参加了那些活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凤凰城校区的学生报纸《市中心幽灵》上说,当人群到达自由港迈克墨伦铜金矿公司的大楼时,杰克逊说,“我们是关心和热爱这个国家的人。继续进军直到正义、爱和温暖出现在大地上。”人们行进至凯撒查韦斯广场后,杰克逊又说道:“‘占领’是一种精神,一种爱国和民主的精神。这种精神绝不是监禁或者喷辣椒粉所能压制下去的。”

凤凰城的攻击性的和可笑而浪费的反恐行动,只是DBA出版社和媒体与民主中心揭露的关于执法部门和反恐机构在跟踪和平抗议者时所采取行动的一个缩影。文件显示,全国各地的警察局和联邦调查局,都在监控占领运动。

他们也在调整自己的策略。在2011年10月11日,“来自13个警察局的代表召开了电话会议以解决关于不断增长的抗议活动的问题。”一封在凤凰城警察局传阅的电子邮件中写道,“会议在结束前,代表们达成了通力合作用有效率的策略去解决占领华尔街抗议活动所带来问题的共识。”

这些文件揭露了,上至国土安全部和情报分析的国会警务办公室、下至凤凰城警察局的执法部门,都在监控反对国防授权法案的活动,这个法案授权总统用法定程序将任何人投入监狱并剥夺其权利。

DBA出版社、媒体与民主中心所获得的文件得出的关于国土安全部、联邦调查局、地方执法部门跟踪占领运动等左翼激进主义运动的作用的结论,与其他一些证据所揭示的结论一致。

在4月初,民事司法合作基金通过信息自由法案获得的政府解密文件显示,国土安全部的日常情报简报中包含一份关于“积极分子的和平示威”的报告。他们的文件显示联邦调查局将占领运动作为潜在的恐怖威胁。它们揭露了国土安全部在阿什维尔、波士顿、芝加哥、达拉斯、底特律、劳德代尔堡、休斯顿、杰克逊维尔、泽西城、林肯、迈阿密、明尼阿波利斯、凤凰城、盐湖城进行的针对抗议活动的监控行为。

“联邦执法部门使用强权对和平的示威活动进行系统的监控和破坏的一幅令人不安的图景”浮现了出来,民事司法合作基金的执行理事玛拉•佛海登赫利尔德说。

新的信息也不断从各种新闻组织爆出,包括维基解密。在2012年2月,维基解密发布了国土安全部2011年10月的一个文件,题为“特别报道:占领华尔街”。它的第一句话用粗体写着:“和公众抗议活动相关的大规模集会,对交通、商业、政府工作有着破坏性影响,特别是当集会在大城市发生时。大规模示威活动也有演变为暴力活动的可能性,给执法活动带来了很大挑战。”

国土安全部的文件提到了“抗议活动的和平性质”,但是警告说“对‘占领华尔街运动’的不断增长的支持增加了暴力活动的可能性。”被《滚石》杂志第一次报道的这个文件,得出结论说“对形势的高度和持续的感知”是必要的。

对占领运动的监控只是“9 •11事件”后对美国公民权利的侵犯的令人担忧的情况的一部分。执法机构,从大学校园警察直到国民警卫队和五角大楼,都把合法的政治抗议视为恐怖主义,并参与了监控活动。

联合反恐任务部队和联合中心的建立,造成了对完全无辜的抗议者的个人信息的广泛共享。这些执法部门和私人企业(包括联邦调查局主导的商业联盟Infragard)的紧密联系使它们(对国家法律)的忠诚变得模糊起来。

特别是联合中心,已经变成了低质量信息的源泉。2012年10月参议院国土安全及政府事务委员会的报告中指出,“联合中心传递的信息的质量很低——经常以次充好,很少能够及时,有时危害到公民的自由权以及隐私权法对公民的保护,有时直接取自公开出版过的信息,往往和恐怖主义无关。”事实上,参议院国土安全及政府事务委员会对联合中心进行了13个月的调查,得出结论说,联合中心“不能识别关于恐怖威胁的任何信息”。

The Progressive 2013年6月发表

文章评论(0)
回复
27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