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之声 2014年05月13日 15:20

打工记

编者按:作者是一名普通学生,高考失利后被父母“惩罚”下工厂体验生活。通过他的经历我们可以看出,工厂作为最直接的阶级统治的场所,处处进行着等级制度灌输,纵容和鼓励老工人欺负新工人。而工人虽然有自发的厌恶意识,但没有更高层面的理论指导、组织领导,只能寄希望于读书识字、学习技术等个人奋斗。

打工记

文/蜉蝣

昆山,是中国大陆经济实力最强的县级市。记忆中,近十来有大批的家乡人前往昆山打工。仅我们王寨镇汽车站每天就有两趟车接送务工人员。每当节假农忙时节,小小的汽车站都挤满来来往往的昆山打工人员。

八年前,我爸妈也加入了南下昆山打工的行列,于是每年的暑假我都要去昆山度过,也开始了八年的“留守生涯”。八年中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好好上学将来上个好大学,找好工作,你爸你妈就不再受苦受累了”。亲戚邻居们每次和我聊天都会提及这句话。暑假期间和父母住在一起也少不了唠叨:认真读书,考个像样的大学将来好找工作,在城里买房子才能娶到媳妇!娶到媳妇才能让父母的彻底放心,他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这些话语似乎每年暑假都要重复,平常电话里也是不间断轰炸。可怜天下父母心!一辈子吃苦受累为了下一辈能够在这多变的社会里成家立业多不容易。可惜高考结果惨烈,父母希望破灭,作为“惩罚”把我安排到他们厂里干暑假工,说是让我尝尝吃苦的滋味,看看究竟是上学好还是打工好。

一、工厂的基本情况

之前几年里我也到过他们厂里看过,这是一家生产加工电器里的电容器的工厂,系台资企业。

处理好高考之后的事情,我便一头扎进车间开始生产!这几年我那保安老爸积累了一些人脉,和工厂的厂长关系好一点,但也是建立在money上,老爸告诉厂长不能把我安排到有毒的流水线。但是,在其他流水线上没少受折磨。

先介绍介绍工厂的一些情况。话说这个厂老板是台湾人,常年住在厂里,据说是便于监督工人干活。工厂的经理即厂长天天到车间溜溜逛逛,遇到工人偷懒或不合厂规的地方就大发雷霆像老虎一样,但没对我发过火。厂长手下有7名二把手,这些人整天坐在办公室吹空调,写写画画,这7名二把手手下又有大约20名主管,这些主管里又有等级,如大主管,二主管,三主管(这些是我平常叫他们的称号)。小主管下面就是我这样的小喽啰了,工厂有46名小喽啰,这些人大部分来自河南、安徽等地区,尤其是小喽啰们大都是些年龄和我相仿的退学的学生,也有几个比我大的。年龄大些的基本都是主管或是坐办公室的,年龄再大的是保洁、保安、食堂刷碗工等人,另外有3个维修技术人员。我老妈负责厂长和老板办公室的卫生,上下两层楼都要打扫,老爸则是另外两名老保安的“领导”,我姐做材料采购。

工厂占地也就八九亩地,车间厂房却占了绝大部分地方。工人宿舍非常小,一间宿舍住六个人。员工的生活用品摆满了整个宿舍,仅留下一个过道。一层楼一间小厕所。员工洗澡室特别简陋,五根水管且没有淋浴头,只能把水接在桶里洗澡。洗澡室放了两台洗衣机,本来以为是老板发善心,谁知道洗衣机要刷卡付费!再说门卫室,这是我最熟悉的地方,因为每次中午休息我都要去的地方,门卫室也是除宿舍最热闹的地方,这里有普通员工、司机、保安、保洁、部门经理等一些人。为什么这些人喜欢来这里呢?是因为门卫室里有三个空床,能吹空调,有电视看。在这里可以愉快的休息,愉快的在一起扯淡,有时候厂长会过来“凑凑热闹”。门卫室的三个老头保安很是和蔼可亲,平时和来门卫室的串门的员工聊的很嗨。我记得我爸和保安老王经常和司机、包装车间经理、食堂大厨还有车间的小伙子们一起在休息时间里一起侃大山开玩笑,打牌,喝酒。到晚上下班,更是热闹,成群结队来门卫室看电视。我爸和这些人最能聊的来,也经常帮那些员工补自行车胎、给电动车充电,充气,他们都说我爸是微容电子厂的活宝。

说说车间吧,这个工厂有三个大车间,第一大车间分成三个小车间,第二大车间也有三个小车间,第三大车间没分开。老板对车间尤其在乎,吩咐保安每天晚上都要围着厂房查看一番,确保财产安全。

说到这个电容器生产加工历程,分工相当细,电容的两极先要正对在一起,用不知道什么材料把它合在一起,然后附纸带上进行打线即安装导线,再进行涂装即涂上颜料,等风干之后再打印规格等字符,随后要用高电压测试电容的耐压值是否合格,还要测容量等,最后就要去纸带包装了。在这些过程中,每一小步骤都要责任到个人。如有不良品,由出问题的个人掏腰包买下。(我有一次买了好多好多,呵呵~)

我是编外人员,就让我在印测部门帮忙,有时也到包装,反正经常调换工作,有几次被安排了四种不同的活计。有一次到据说有毒的车间去找材料,发现那里气味很重,温度有45度左右,不一会就汗湿了衣服,怪不得老爸不让我在这里干活,一般人受不了。回到印测车间,这个车间有两种打印机器,一种激光打印机,另一个是镭射打印机,。如果用激光打印机就必须全天站在机器旁,算上加班时间要站立13小时,否则就坐在机器旁13小时,期间一直在重复同一个动作,还很容易打瞌睡,如果被发现就要挨骂。印测组还有一个坑爹的地方,就是一个人要至少看三台机器,因为当时人不够(我看一个机器都费劲)。可见我们这些小喽喽有多忙,多累,还要挨骂!调到测试耐压车间,这一些活不是很累,但是危险系数高,400V电压近在咫尺,且没有保护措施,必须时刻注意。有一次师父在教我测试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探针,啪的一声,她的手指甲黑了,幸亏没大碍,但也被主管骂了一通。

在我第一天开始进入生产状态时就遇到了加班,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一直到我辞工还在加班!而且周六周日也要加(对此我表示气愤)!加班就算了,每天加班到11点,这是平均的时间点,有几次加到了11点半(我表示鄙视)。更甚者,有6次中午也要抽出半小时加班,报酬是2包泡面(请允许我使用不文明语言,TMD)。话说刚上两天班,就拜了两个师父,一男一女,两位师父特别热情善良,遇到麻烦会帮我解决,让我避免了二主管的责骂。说到主管不得不提,她和我姐关系很好(我姐以前也在此上班),但她不认识我,被她骂了好几十天,最后才知道我的身份,对此她很不好意思。但为时已晚,我快要离开了。

二、工厂内的等级制灌输

厂规厂纪令人反感,有这么几条是这样的:1.住在外面的员工在进到工厂的时候必须下车推着走,否则一经发现扣款50元。2.车间的空调未经主管同意不得开启,否则罚款20元。3.食堂就餐不得带出,一经发现视轻重罚款。这些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其他的不一一列出。这些厂规厂纪都是厂长规定的,因此平时员工们见到厂长很是害怕。就是在食堂就餐都要离他的专座好远才能愉快的吃饭,食堂有二十套桌椅,其中一个是专为厂长设置的,其他人不能用而且这张桌子擦的非常光亮,食堂里有一消毒柜也是为这些领导准备的,普通人用不了。有一次我坐在厂长的对面吃早饭,旁边的同事很是惊讶,回到家老妈告诉我下次不要坐在他对面怕影响不好,但我依旧坐在他对面的桌子上吃饭,我吃我的他吃他的,有什么影响不好的?吃个饭都把人搞得不爽,还能不能愉快的生产了?

食堂做饭也要分等级,每次吃饭前食堂工作人员首先给领导们准备好饭菜,接着才能为下面的员工打饭,老板和厂长顿顿四菜一汤大鱼大肉,普通员工只有少少的一荤两素。这是咋了,天天累的要死的只能吃这么一点,不干活的却大鱼大肉吃成大肚子。这何其逆天!

至于其他的小喽啰我接触不多,上班不准讲话,下班我就蹿了,也说不上几句话。但从平常休息的言谈举止中,他们对厂里的一些人和事很无奈,敢怒不敢言,尤其对那些主管们更是讨厌。可能因为产量或其他原因,厂长骂主管不会管理,主管无处发泄,只能对准底下的小喽啰,小喽啰们无可奈何只能默默忍受低头苦干。主管骂人可谓恶毒,有一点错误都要骂上半天,做出样子给厂长看,厂长随时可以通过安装这车间的摄像头观察主管和员工。如此等等,也不怕遭报应。

在工作十几个小时之后还要无偿贡献半小时留下打扫卫生!(请再次允许我使用不文明语言,尼玛!)还不准提前走,否则扣钱,全程有三个主管监督。刚开始我还不敢跟他们顶撞,这些人和我爸妈关系都还不错,没好意思。但后来我还是顶撞了,因为实在忍无可忍。和我一起去的还有几个大学生,他们在受到责骂时也不吭声,只是事后才和同事谈到不合理的地方。没办法呀,出门在外只能忍了,斗又斗不过人家,大家都这个心理。

三、老员工欺负新员工

提一下我那俩师父,大师父是比我大俩三岁的帅气小伙,善良讲义气,听他说过他的故事,从小家庭情况不怎么好,又调皮捣蛋。好不容易上到初中二年级,又因为打架被开除,在社会上鬼混了几年也没混出样子,就幡然醒悟进厂打工,来到这个微容电子厂。刚进来就受到一些老员工的欺负,那些老员工仗着工资高一些、资历老一些常常在生产中故意出一些难题刁难他。比如故意把一些产品弄坏然后在车间里大声喊:某某,你怎么搞得,产品都成这样了你还站着不动!故意让主管听到然后骂他,以此来取乐。那几个技术员也常常没有好气的欺负他,有时因为他没有及时更换零件或给机器上油而导致机器不能工作,这些技术员就得来修理,不管碰上什么样的问题,首先责怪他朝他翻白眼然后说一些难听的伤人自尊的话语,等技术员进行完这一系列令人讨厌的行为动作之后才会去修理机器,更可气的是还会报告给主管,主管听到技术员们的小报告就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来训骂他。

他说刚进厂的时候,每天要被那些老员工尤其是那些技术员故意捉弄取笑,而后还要被主管骂好几次。他说他很伤心,不想被人家这样对待,期间也想回去继续读书但又不可能了,怎么办呢?不能总这样受人白眼吧,就努力工作自学一些维修技术,他已能处理一些专业维修技术人员碰到的常见问题,很受上层领导重视,他说他这四五年在二主管的苛刻要求下自己钻研的这些维修技术,同时也在辛苦的劳作,在劳作的时候逼自己熟悉操作技能,他可以独自操作6台打印机,非常不容易,以前瞧不起的同事现在都对他另眼相看了,他在给我讲这些的时候我很是感动。

四、个人奋斗的幻想

我问他以后咋个混法,他说他现在已存下几万块钱,再加上父母的积蓄准备明年回家讨个老婆,在家乡开个维修家电的店铺,不再在外面打工了。他对我说外面的世界不好混,这世道就是弱肉强食,谁有钱谁过得好,还告诫我回去一定要认真读书,读书改变命运,千万不要走打工这条路。这些话经常听到,特别是出来打工的人经常会对他们的孩子说这些话,他们认为孩子只有学好知识考好大学才能不像现在这样受累受苦的给别人打工。小师父是个比我年龄还小的小女孩,一出外打工两年了,可能孤身一人在外,在厂里也总是受人欺负,记得每次主管责骂她的时候她总是在默默劳作,像是不把主管的放在心上,事后会在同事间发发牢骚说要过几年找个有钱的男人嫁了,也要活的自由有尊严不要天天看人家眼色。诚然,大小师父的这些想法貌似很实际,但现实情况不允许他们实现他们的想法。

每次想到这些就气愤,想到官方的宣传更是气愤,“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在何处?

算了,不再回忆那些令人气愤的事情了。我们没有时间为这些感到愤怒,毕竟我们地球人以后还要愉快的生产,还要愉快的玩耍!

文章评论(0)
回复
467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