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4年06月22日 23:50

尼泊尔两大毛主义党尚未走上合并之路

尼泊尔两大毛主义党尚未走上合并之路

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发言人帕姆法·布萨尔〔Pampha Bhusal〕访谈

 

eKantipur.com

2014年3月24日

译者:sovietlijie

 

编者按:2012年6月,基兰同志(即文中的莫罕·拜迪雅)领导尼共(毛)从普拉昌达领导的尼联共(毛)中分裂出来。尼共(毛)和尼联共(毛)之间的分歧在哪儿,尼共(毛)的纲领和路线是什么,两年以来,两党之间的关系发展得怎么样,是否有再次合并的可能?下面这篇访谈便简明扼要地回答了这些问题。

 

自2012年6月从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分裂而出,莫罕·拜迪雅〔Mohan Baidya〕[1]领导的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便干扰着尼泊尔的整个政治进程。该党声明要进行一场长期的“以人民战争形式为基础的人民起义”,并明确表示制宪会议无法制定一部“人民的宪法”。随后,该党积极抵制11月19日的制宪会议选举,并号召人民参与抵制。但是,投票结果却显示,投票人数达到了破纪录的水平。自那以后,尼共(毛)便保持沉默。直到最近,该党才与尼联共(毛主义)签署了一项联合声明,宣布两党将组建工作联盟,以抵制计划中的地方选举,这便使两党合并的流言甚嚣尘上。普拉纳雅·拉纳〔Pranaya SJB Rana〕与罗珊·瑟德哈伊〔Roshan Sedhai〕采访了该党发言人帕姆法·布萨尔,谈及了两党合并的前景、它们对地方选举的抵制和该党的路线图。

 

问:与尼联合共(毛)合并的前景如何?

答:大家要明白,迄今为止,我们只是和尼联共(毛)组建了一个工作联盟。由于思想和政策上的分歧,我们从尼联合共(毛)里分裂出来了。但是,我们仍然认为,所有革命的共产主义政党都应该走到一起。所以我们启动了与帕里·塔帕〔Pari Thapa〕领导的尼共(联合)以及马尼·塔帕〔Mani Thapa〕领导的尼泊尔革命共产党的合并进程。现在,我们主要是阻止有碍《全面和平协议》和国家重建的活动(比如推动地方选举)。在这一问题上,我们提出与尼联共(毛)接触,并达成共识,因此我们签署了组建工作联盟的联合声明。这是我们迄今所达到的地步。

 

问:但在上周接受《邮报》采访时,尼联共(毛)主席普什帕·卡迈勒·达哈尔[2]似乎暗示两党很接近组成联盟了。

答:当然,工作联盟常常是政党合并的前奏,但现在,我们还没有达到合并的程度。尼共(毛)仍然认为,由于制宪会议已经被那些曾经反对联邦主义、世俗主义以及共和主义的人所把持,我们需要进行一场新的人民起义。而另一方面,尼联共(毛)却在赫托达〔Hetauda〕做出决议[3]:革命已经完成,要采取另一条社会主义运动路线。只有当尼联共(毛)更正这条路线时,我们才会组建联盟。

 

问:两党之间的主要分歧之一,是你们对于印度的意识形态立场。在这一方面,两党是否有所接近?

答:国家主权问题仍然是尼泊尔面临的主要问题。事实上,对尼泊尔的外国干涉有增无减,尤其是宣布成立共和国之后。我们已经变成印度新殖民计划的一部分了。我们想废除1950年的印-尼条约,并且希望停止一切对我们的行政、政治和政府的干涉,同时停止侵占我们的水资源,停止侵犯我们的边境。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国家主权。而在你们对普拉昌达同志的采访中,他宣称自己在大选前忽视有关国家主权的问题是一个错误。我们视之为积极的变化。

 

问:在11月大选前,你们要求举行所有党派参与的协商会议,达哈尔现在则称自己支持这一想法。你们是否仍然愿意参加这样一次协商会议?

答:我们之前要求举行一次协商会议,但现在,我们要求的是一场高层次的全国评议会。事实上,制宪会议已经落入了保守势力之手。制宪会议不会制定出人民所希望的进步的、联邦的共和宪法。所以,我们提议制宪会议内外的毛主义者走到一起,组成能制定出进步宪法的评议会。这一评议会本质上是政治的,但它将不仅包括政治家。其中也将有专家和来自公民团体的代表,比如尼泊尔记者协会和尼泊尔律师协会。各种观点都将在评议会上得到协调。

 

问:这是不是将完全排斥制宪会议?你们曾号召人民抵制11月的大选,但数百万人民却拒绝了你们的号召而去投票。这最新一次选举对你们难道毫无意义吗?

答:制宪会议对我们来讲毫无意义。由制宪会议制定的宪法将不会得到广泛的支持,甚至会在未来成为加剧暴力行径的借口。在国王统治和评议会时期都有过投票选举。那些选举没有改变任何东西。改变比选票更重要。问题的关键是谁主导的选举,和为什么进行选举。在11月大选期间,动员了数千军人。我们的抵制本质上是和平的和政治性的,但是国家方面却决定像战争一样对待它。我们已经警告过,通过这种方式选出来的制宪会议不会制定出一部人民的宪法。看看现在的制宪会议吧,它已经开始破坏变革进程了。只需听一听这次关于地方选举的所有谈话,就能明白。

 

问:是不是和我们举行地方选举的时机有关系?尼泊尔已经超过15年没有地方代表了。

答:对。为什么在过去15年里没有地方选举呢?为什么现在突然举行地方选举如此重要呢?地方选举本可以在2008年和制宪会议选举一起进行,可那时为什么不行呢?我们现在提议,应该通过各党和一届全国评议会来达成一项新的高层次政治协定。这一评议会将制定一部联邦的、共和的宪法,然后在这部宪法的基础上,我们才能进行地方选举。我们将划分新的省份,这些省份的划分将由宪法进行。

 

问:所以尼共(毛)的路线图大概是什么样的?

答:我们的计划是一场新的人民起义。这包括结束外国对我国的干涉,并通过废除1950年《印度-尼泊尔友好条约》以及其他允许外国势力侵占我们的资源的不平等条约来重建国家主权。这也意味着,保卫我们的边境,使之免于遭受侵犯。外国势力也觊觎着重要的战略性资源和基础设施。第二,我们希望制定一部人民的宪法,这部宪法是具有包容性的、按比例代表的、联邦的以及共和的。如果制宪会议妄图制定一部将我们带回1990年的反动宪法,我们就将发动长期人民运动。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消除那些使人民的日常生活日益恶化的现象,比如通货膨胀、失业以及腐败。新政府建立以来,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水、牛奶和汽油就都涨价了。现在,甚至计划提高电价。我们希望结束这一切。

 

问:您不断提到一场“新的人民起义”。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答:这将是一场以“人民战争”形式为基础的人民运动。我们知道,如果有必要的话,人民会拿起武器,组织一支军队和一个革命的党。我们认为,尼泊尔人民仍然有能力自己改变尼泊尔。现在,那些反对变革的人和外国势力代理人的行为决定了起义的形式。但是,我们经验告诉我们,终究不能靠和平手段变革国家。

 

问:但暴力手段在过去已经衰落了。如果你们通过放下武器而加入主流政治进程,你们又怎么能够鼓动运用暴力达到政治目标?

答:和平手段从来都达不到它们的目标。暴力革命在推翻评议会和君主制中起到了主要作用。我认为,我们仍然需要非和平的抵抗手段。只要国家压迫人民,人民就将起而暴力反抗。

 

问:您认为尼泊尔人民是否愿意又进行一场长期的暴力革命?甚至毛主义势力也不像他们当年战争岁月时那样了。

答:我们的力量在于人民。只要必要,人民就会拿起武器。如果开始了公开起义,我相信即使那些现在仍在主流政治进程中的人也将加入我们。当贾南德拉二世处于其统治巅峰时,甚至内政部的军官都跑到大街上进行抗议了。当政府方面命令警察向抗议者开火时,他们拒绝服从。这还是不到十年前的事。我相信党和人民仍然有力量起义。

 

译者注:

[1] 即基兰同志。

[2] 即普拉昌达。

[3] 指2013年2月,尼联共(毛)在赫托达举行“七大”。

文章评论(0)
回复
467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