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运信息 2014年08月13日 22:11

论里斯本的第15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

[编者按]每年一次的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是苏东剧变后各国共产党相互交流和讨论的重要场合。通过比较与会各党代表的发言,我们不难看出,虽然在一般的、抽象的原则上保持着基本的一致,但是,当年第三国际在各国孵化出的共产党组织历经本党、本国以及国际历史几十年的变迁,在革命策略、意识形态甚至阶级属性方面发生了种种变化,并由此导致了相互之间或隐晦或公开的分歧。这些都打着“共产党”旗号的党,有的仍然保持自己作为工人阶级革命政党的本性,有的则变化为实质上的修正主义-改良主义政党,有的甚至堕落为资产阶级政党。在去年(2013年)的国际会议上,这些共产党之间的分歧前所未有地公开暴露。其间,以希腊共产党为一方,以其他一些共产党为另一方(其中显然包括窜至该会、大讲外交官话的某共),就许多问题展开了争论。这次会议的分歧和争论具体内容是什么,它又反映出这些共产党名实之间存在着哪些差别,下面这篇希腊共产党的文章或许能告诉我们答案。

 

论里斯本的第15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

作者:吉厄戈斯·马瑞诺斯(希共中央政治局委员)

译者:sovietlijie

CominternIV.jpg_1422996966

 由葡萄牙共产党主办的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于2013年11月8—10日在里斯举行。我们在会上看到,形形色色的共产党透过自己的行动和代表,试图从自身的思想政治立场出发,分析过去发生的事情。

 为了凸显那些与共产主义运动息息相关的问题,也为了向各国共产党人介绍这些党的实际状况和立场,希腊共产党也参与了这次讨论。

 1、反革命事件甫一发生,希腊共产党就特别关心共产主义运动的重组。

 希腊共产党为整合共产主义力量以及召开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做出过贡献。希腊共产党克服了遇到的主要困难,尤其是一些要求摈弃共产党的独立性并期望能够在“左翼”共同行动的名义下与机会主义势力、新老蜕化变质的党相撮合的观点立场。

 虽然存在着严重的思想政治分歧,但我们党还是非常注重强调共同的目标和发起共同的行动。我们党和其他共产党一道,致力于召开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这一会议从1998至2004年在雅典召开,后来则由其他国家主办。

 我们党尤其坚持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这是一个困难而复杂的问题。只有通过建立起以马列主义世界观、阶级斗争原则、革命策略为基础的团结基石,才能解决这一问题。在此基础上,才能加强各国共产党切实的共产主义性质,才能实现工人阶级的联合及其与大众阶层的联盟,才能使工人阶级群众力量为推翻资本主义野蛮制度、建立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而集中整合、做好准备。

 显然,共产主义运动的革命联合是非常必要的。没有战略轴心,没有革命理论与实践的结合,就不会有这样的联合。而革命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作为共产主义运动的日常任务,就是各国共产党自身和工人阶级做好准备,以回应对剥削性的资本主义制度、资本及其政治代理人和共产主义运动内部腐蚀性的机会主义的斗争所提出的要求。

 那种认为通过单纯的“求同存异”就能实现共产主义运动的联合的看法阻碍了讨论,并忽视了制定革命战略并调整各国共产党以适应旨在废除人剥削人的阶级斗争所提出的主要要求。

 这就使它们对于资产阶级和机会主义势力的腐蚀作用毫无抵抗力。这些势力试图使共产党走上议会主义道路,阉割他们并使之成为资产阶级政治体制的一部分。就像参与所谓欧洲左翼党的许多共产党以及其他一些遵循相同路线的共产党一样,这些企图是通过无原则的合作、参与贴着“左翼”-“进步”标签的资产阶级管理政府、陷入阶级合作逻辑、支持帝国主义中心来实现的。

 2、希腊共产党不顾困难,努力促成历次国际会议和其他一些国际共产党会议签署共同声明。但是,我们党已经强调过,在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事务上的妥协,以及努力形成以共识名义缓和分歧的共同声明并不能向各国共产党人、工人阶级和人民传达真实客观的信息。

 这样造成的混淆就让人们无法明白真实情况,并阻碍人们思考问题的原因以及制定独立的革命战略(它会在全世界促进形成服务于工人阶级和大众阶层利益的共产主义运动的独立斗争)。

 里斯本的第15次国际会议由于在重大问题上存在分歧,不可能形成一份共同声明。由于“搅混水”和歪曲事实的看法正被人传布,我们希望指出某些问题。

 甚至在国际会议之前,希腊共产党就对共同声明的第一份草案明确了自己的立场:如不进行重大修改,就不能存在讨论的基础。希共和其他共产党提出了一系列的看法和意见。不幸的是,会议并没有考虑我们党的基本意见。

 希腊共产党的看法(并不仅)包括以下问题:

 在关于帝国主义的概念问题上:希腊共产党认为这一概念已经被弗·伊·列宁定义为帝国主义的最终和最高阶段。不幸的是,在共同声明的草案中,并没有正确地表述这一关键问题,在某些部分,存在着对这一概念的错误理解——仅仅当做一种侵略性的对外政策。

 资本主义危机的原因和本质:我们今天所面对的是一场深刻的、资本过度积累和生产过剩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这场危机源于资本与劳动之间的基本矛盾。要反对将之定义为“金融”危机、“结构性”危机,这会混淆这场资本主义危机的性质和原因。

 社会联盟问题:希腊共产党支持工人阶级与其他贫苦的大众阶层(比如贫农、贫困的城乡小资产阶级)建立联盟的政治路线。但绝不同意和那些打着“反垄断阶层”标签的部分资产阶级合作。

 所谓“新兴”国家的问题:这些国家(它们的经济基础是由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主导的)现在面临的问题不是从国外“进口”的(而共同声明草案却这么认为),而是这些国家自身资本主义生产模式所导致的。

 拉丁美洲的发展也是一样的。希腊共产党审慎地追踪着这些发展变化和进程,我们表达了自己与拉美共产党以及人民的斗争团结一致,但是我们也批评这些有着强大的垄断基础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路线。这些国家在帝国主义内部的竞争中起到了独特作用,并且实行着以被剥削的工人阶级和大众阶层为代价服务资本的利益与利润的战略。

 资本主义框架内的改良:希腊共产党在我国为工人阶级取得成果而斗争,比如争取完全免费的公共教育制度、医疗、福利的斗争,争取提高工资和养老金的斗争,等等。但是,我们是将这种斗争与对社会的激进变革、工人阶级政权和垄断资本的社会化结合起来的。扩散这样的幻想是危险的:在资本主义框架内,能够通过改良来“改正”这一剥削制度。

 国家间的资本主义联盟问题:欧盟是一个国家间的资本主义联盟,因其作为欧洲垄断集团的代表的本质和对人民的攻击性而具有反动性,而这并不仅仅由于资本主义联合(一体化)的日益深入。对其他亚洲、欧亚大陆、拉美等地区的资本主义国家联盟,也是一样的道理。它们同样地服务于大公司集团。工人决不能支持帝国主义和帝国主义“中心”。

 资本主义国家间的矛盾:新“老”资本主义政权之间的竞争围绕着市场份额、对自然资源的控制、交通路线、输油管道以及其他等等而展开。资产阶级无论大小,都是依靠自身(经济的、政治的、军事的)力量的“掠食者”,它们剥削劳动力,还试图提升自己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

 所以我们认为,工人阶级不能在资产阶级里选边站,而在共同声明草案的文本中却存在着类似的说法。

 尤其是在拉美问题上,共同声明草案这样认为:参与了20国集团的大资本主义政权、帝国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政府促进了反帝斗争。它忽略了这样的事实:这些政府正是为了壮大本国经济中的垄断资本而管理着资产阶级的国家政权。

 革命还是改良的问题:就这一问题,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只能有一个答案——革命!不幸的是,在共同声明草案中,几次提及“建立主权国家和进步的替代社会的进程中的发展变化”和通过“在体制内取得相应地位”来“改变政权的阶级内容”。

 在选择管理资本主义问题上,各国共产党有着痛苦的经验。“欧洲共产主义”的例子是众所周知的。上述观点进一步制造了混淆和幻想,美化了资产阶级政权,解除了工人运动和人民运动的武装。今年正好40周年的智利政变的经验就是典型。不能允许支持这些观点。

 反对机会主义的战线:必须遏止严重地损害过共产主义运动和工人阶级斗争的机会主义势力。

 和其他力量的政治联盟:工人阶级和其他大众阶层的联盟是极端重要的问题。联盟的策略、力量的集中和准备措施是由推翻资本主义野蛮制度的战略目标所决定的,决不能与形形色色的管理游戏(其顶峰就是社民主义和机会主义)沆瀣一气。

 关于社会主义的“模式”:人们已经注意到,在围绕“拒斥特定模式”(应是指认为社会主义不存在某种共同的模式,译者注)展开的讨论的背后,是拒斥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科学规律,例如工人阶级政权(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性、生产资料的社会化、中央计划。历史地讲,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民族模式”和“通向社会主义的不同道路”的背后都隐藏着对我们理论的修正,以及为背离共产主义原则而辩护。因此,我们党无法同意那些制造混淆,并为机会主义磨坊添加小麦的观点,以及像所谓“21世纪社会主义”那样的社民主义理论。

 3、由许多国家共产党参与、并在里斯本会晤的“工作组”(它负责国际会议的准备工作),已经表明共同声明的草案无法成为讨论的基础。这一点在各国共产党的全体会议上也得到了明确。会议就下一阶段的共同行动达成了一致,这样一来就能在人民的问题日益恶化的情况下促进斗争。这也表明,各国共产党在一系列问题上存在共识。

 希腊共产党的代表无论是在“工作组”中,还是在全体会议上,都通过详尽切实地表明了希共对那些存在分歧的基本问题的看法。

 希腊共产党的代表在各国共产党全体会议上的发言指出:

 “由于在希腊共产党这一方和其他共产党之间存在着众所周知的分歧,共同声明从一开始便受到具有战略意义的重要问题拖累。这一文件渗透着这样的错误观点: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存在着过渡社会经济制度,并由此存在着过渡政权。

 这一文件谈到了资本主义框架内的反垄断革命性变革。这是一种空想、一种误导,并且美化了剥削制度。

 经济的“金融化”又是什么意思呢?这是资产阶级和机会主义分析的基础。它掩盖了资本主义危机的本质。它提到所谓的“赌场资本主义”,并试图争取一种“健康的”、“生产性的”资本主义。

 我们支持古巴革命,我们追踪着古巴的发展,我们表达着与古巴团结一致。

 我们和越南共产党进行了讨论,但是我们对所谓“包含资本主义市场的社会主义”的看法是不同的。社会主义有着具体的科学规律,违反它们就会付出高昂的代价。

 我们之前还讨论了中国问题,而我们以数据为基础论证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在中国已经占据统治地位。2013年,400位中国资本家的财富增长了1500亿美元。

 显然,我们不能支持拉美的资产阶级政权,尽管那些地方的共产党参与或支持它们。例如,巴西是一个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那里有着强大的垄断集团,它们有着丰厚的利润,但在另一边却是5500万贫民。

 在发言的结论部分,希腊共产党指出:“这份共同声明草案为斗争提供了错误的方向,会导致与体制的同化,会使共产主义运动的策略不符合争取社会主义的阶级斗争的需要。”

 在这次国际会议的讨论中,内容是丰富的,讨论各方也运用了经验,还激发了思考。从中是能够得出结论的,而希腊共产党也将致力于此。但不幸的是,会后某些共产党代表在发言和访谈中,却随意地做出了会导致种种问题的解读。

 例如,那些不同意声明的共产党要么是缺乏领导国家的责任感的党,要么是小党,这是什么意思?

 用资产阶级的标准定义共产党是危险的立场。不参与资产阶级管理的游戏,在什么情况下会对共产党是消极的呢?

 对于各国共产党的独立斗争、共产主义运动和工人-人民运动重组来说,不参与资产阶级管理的游戏是责任和前提。

 真正产生消极作用并使共产主义运动退却的是和社民主义拉上关系,是支持或参与管理垄断集团并剥削人民的资产阶级政府。

 基于议会标准来讨论共产党的“大”和“小”的目的又何在呢?

 一个为推翻资本主义而不懈斗争、为工人运动奠立基础付出巨大牺牲、自己的干部遭到雇主集团和资产阶级国家谋害的党,为什么会是小党呢?一个将议会活动绝对化,并助长了通过资产阶级议会能够解决人民的问题、能够满足人民的需求的幻想的党,为什么会被视为“大”党呢?

 历史经验表明,群众性的共产党如果将议会主义极端化并脱离革命路线,那么最终将忽视并破坏自己与工人阶级的联系,并倒向机会主义-取消主义的逐步蜕化的道路,就像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共产党那样。

 有些共产党在议会中并没有代表,却正在严酷的反共环境中进行斗争,以劳动场所优先,面临无数困难,并试图制定革命的策略。有些共产党虽然有议会代表,却支持欧盟及其政策,并在很早以前就放弃了革命道路,比如那些领导着欧洲左翼党的共产党。

 每个党都要为自己的观点负责。

 希腊共产党认为,共产主义运动的问题不能通过引经据典来加以解决,而是要通过对存在争议的战略性问题进行切实的讨论,以革命的重组为目标才能得到解决。全世界的男、女共产党人都有理由和责任参与这一进程。

2013年12月15日发表于《激进报》

原文标题:

On the 15th International Meeting of Communist and Workers’ Parties in Lisbon

原文地址:

http://inter.kke.gr/en/articles/On-the-15th-International-Meeting-of-Communist-and-Workers-Parties-in-Lisbon/

另参看土鳖共运砖家相关文章,其中荒诞滑稽、带有YY色彩的评论和献策文字可直接忽略:

http://myy.cass.cn/news/745469.htm

文章评论(0)
回复
453文章总数
最近:
1 2 3 1,024
少年中国评论微信二维码

关注少年中国评论微信号,让我们终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