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翼党如何看待欧洲和德国经济

7/14/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一个新欧洲从底层产生

亲爱的朋友们:

毋庸置疑,我们都来自于一个团结的,民主的欧洲。但悲伤的是,当下的欧盟组织正在毁坏欧洲的一切希望。欧洲难民数量急剧上升,多国政府财政崩溃,而欧盟处理它们的方式仅仅告诉我们自由主义政府是多么道德沦丧。与之形成鲜明对比,一个团结的跨境网络正在逐渐成长起来:沿着巴尔干路线,不仅有希腊人还有柏林人。一个不一样的欧洲,一个贴近底层的新欧洲正在形成。在我们这个时代,如果说欧洲仍旧有希望,这个希望一定不是来自于精英,而是这些泛欧网络的活动家团结的结果。是这些运动告诉我们:但凡支持国家退回到闭关自守的状态——退回到一个单一民族国家把自己紧紧包住的状态——是绝对错误的。难民运动凸显出国际合作的重要性。国家主权问题不能成为忽视人权的借口。难民运动还指出,单一民族国家就能解决人类的重大问题只是一个美好的幻想。

未来不应该是民族主义者和满心祈求回归到所谓“美好的旧时代”中去的那些人想象的那个样子。一个权威的欧盟不值得争取,变成一个单一的民族国家也不值得争取。我们老是在争吵这是一个坏的时代还是我们有一个糟糕的历史传统。但我们从这样的争吵中无法获得激进民主的朋友。

与之相反:我们需要知道更多关于欧洲的事情,而不是固步自封,这样才可以面对更多人类的重要问题。我们的欧洲需要一个重新的开始——去变得团结,民主和长久。这个重新的开始要明确斩断与新自由主义的联系。我们要一个社会主义的欧洲,一个属于每个人的欧洲。我们需要一个Plan C!

计划的一部分可能是一个公民的社会联盟,表达和实践真正的民主理念。因此第一步,我们将基本收入用于缓解国家贫困人口的生活水平。不是仁慈地去施舍给予,每一个人的生活都能够得到保障是一项基本的权利。这一项基本权利应该在每一个国家都得到实行,这项基本的权利应该对每一个生活在欧盟的人都是有效的。这才是一个会让每一个人都觉得安全的社会。

民主不是一项政策而是一个进程——通过这一过程,人民实现自治。还民主于民,把它们从技术官僚们的政治后花园中夺走。那些会被政策决定影响生活的人必须有权利去决定如何制定政策。

环境问题证实了我们身处的世界秩序中民主是多么的缺乏:人们眼睁睁看着他们的家园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但是他们不能发表自己的看法。他们不能影响那些与他们的生活紧密相关的环境政策的制定。任何一个欧洲民主国家必须严肃对待这个问题,必须与其他国家协商合作。人民不能只包含一个民族。

群众之中蕴含着希望。近些年,欧洲有越来越多的人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提倡个体的主动性。在雅典和马德里的广场,有人集会,为环境恶化而斗争;学生在示威,工人也在罢工。他们通过各自的行动去跟 “进一步被剥削”说不。资本主义社会过去常常发生周期性的危机,人们就会站出来拒绝“进一步被剥削”,我想这次危机也不例外。

这个夏天,我们聚在一起,我们看到欧洲正在发生什么呢。

各个国家之间的边界正在消失,各个国家正在联结在一起。

各个政党的人聚在一起,参加组织举办的活动或者集会。在这之中,人们越来越明白——我们能够改变欧洲,让它变得不同,变得更加团结,民主,无界限。

这是一个很好的时机,我们应该抓住它。一场原始的全民公投怎么样?让每一个公民都来参与决定欧洲未来的走向:即拿什么来替代欧洲现有的政策:紧缩政策还是真正的民主政策?

当然,这里没有任何的保证。我们甚至要忍受可能的失去。但我们一定会赢,只要我们坚持。我们应当作出如下的决定:

温柔的抗议活动应该变为跨国的民主运动,在行动之中,我们不拒绝有组织的暴力。

这个有着长期危机和生态破坏严重问题的欧洲需要一个崭新的开始。

我们还在等什么呢?现在正是该做些什么的时候。谢谢大家。

注释

[1]柏林人民剧院(Berlin Volksbühne):建于1913-14年间,位于柏林的市中心罗莎·卢森堡广场。原始建筑正面刻有”人民的艺术”箴言,表明这是一座为人民、为城市里的劳工阶级提供平价但引人入胜的节目的剧院,兼具當代性和政治性。现在的人民剧院是柏林最现代的剧院。2013年德国联邦选举时曾发起一场哥特式海报宣传活动。

[2]Diem25:(Democracy in Europe Movement 2025)欧洲民主运动2025。由希腊的前任财政部部长亚尼斯·瓦鲁法基斯于2016年2月9日在柏林提出的一项方案。提出摆脱当前的欧洲被重工业和农业集团控制的局面,以及欧盟官僚化严重的问题。

欧洲各新老左派政党,包括绿党,Podemos,左翼党,独立候选人,和社会民主党和进步的自由主义组织的少数成员,响应这个方案,组成了一个广泛的联盟。这个联盟希望做一些事情,并提出,“如果欧洲再不民主化,就会瓦解”,“欧洲所剩下的时间不多”。

DIEM25提出试图在将来的10年内还权于民,建立公民的欧盟管理制度。在此之前,积极行动主义者要求立即提高欧盟的透明度,其中包括:

直播欧洲理事会,经济及财政事务理事会和欧洲集团的开会纪要。
发布欧洲中央银行的决策摘要
公开有关的重要协议的所有资料
建立政客的强制性登记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