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2017

他们想建造极乐空间,但我们要生存

11/27/2017 posted in  当代中国

直接社会生产的目标 | 希腊共青团《关于社会主义经济》第一章

11/24/2017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苏联是民主国家吗?

11/22/2017 posted in  史海沉钩

被机器人代替的白领,别喝鸡汤了,多向英国工人阶级前辈们学习学习

11/21/2017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列宁对改造无产阶级国家机关的思考

11/20/2017 posted in  基本原理

前言、引言 | 希腊共青团《关于社会主义的真相与谎言》第一册《关于社会主义经济》

11/17/2017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苏联农业真的连沙俄都不如吗?

11/16/2017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农民把土地都交出去了,最后谁会成为超级大地主?

11/14/2017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建成社会主义需要怎样的物质文化条件?

11/13/2017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苏联早期文学 | 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主体地位是如何确立的?

11/10/2017 posted in  革命文艺

无产阶级先锋队与社会主义

11/9/2017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诗歌 | 十一月七日,新的胜利

11/8/2017 posted in  革命文艺

二月革命史话

11/3/2017 posted in  史海沉钩

1917年7月的日子

11/2/2017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左派中关于中国社会性质的几种观点

10/31/2017 posted in  当代中国

持久斗争的开始 – 纳萨尔巴里起义50周年

7/23/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苏联共产党俄罗斯支部) 第十次代表大会会议公报 2017年4月27日

7/23/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坚持走列宁的道路

7/23/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评中俄两国的修正主义

7/23/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法国几个共产主义党派对第一轮大选结果的声明

7/23/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希腊78个城市举行五一示威,反对政府和帝国主义

7/23/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土耳其数万工人举行五一示威

7/23/2017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印度士兵:毛主义袭击者中妇女占七成

7/23/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第19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将在十月革命的故乡举行

7/23/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欧洲共产党人聚会柏林,纪念5·9反法西斯胜利日

7/23/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乌克兰共产党2017年五一节声明

7/23/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伊朗矿难致35人死亡,原因是政府搞私有化和缺乏监管

7/23/2017 posted in  国际观察

耶鲁大学的学术民工们建立工会了!

6/23/2017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欧洲左翼党关于欧洲形势的两则声明

6/8/2017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手持康乃馨的人——纪念65年前牺牲的希腊共产党人贝洛恩尼斯

6/8/2017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共运信息

澳大利亚工人反对加班费下调

6/7/2017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埃及当局“偷走”面包,导致穷人抗议

6/7/2017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印共(毛)展示缴获枪械

6/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希腊总理被意大利学生怼了

6/7/2017 posted in  国际观察

第13次欧洲共青团会议在伊斯坦布尔举行

6/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欧洲青年团结起来抵抗反共产主义

6/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法国共产党支持梅朗雄

6/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希腊共产党妇女节活动

6/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哈萨克斯坦当局逮捕罢工领袖

6/7/2017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法西斯分子攻击土耳其共产党人

6/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波兰法院终止共产党案件,反共检察官上诉

6/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美国侵略与干涉战争简史

6/7/2017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古巴女外交官谈妇女问题

6/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匈牙利工人党: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欧洲

6/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土耳其共产党:资产阶级的绝望是无产阶级的希望

6/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法国共产党人革命党:改变什么,怎样改变,靠谁改变

6/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立陶宛社会主义人民阵线:十月革命100周年发言

6/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卢森堡共产党论资本主义危机

6/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阿根廷工人举行总罢工,反对新自由主义政策

6/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列宁”当选厄瓜多尔总统

6/7/2017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劳动节 – 和土耳其共产党一同前进!

6/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列宁格勒的共产党员们反对关闭列宁墓

6/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俄罗斯革命共青团(布)的性质和任务

6/7/2017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希腊共产党谴责美国对叙利亚的袭击

6/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希腊共产党声援以色列监狱中的巴勒斯坦政治犯

6/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叙利亚共产党:美国是最大的恐怖分子

6/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黑暗里怀念光明——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

5/12/2017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欧洲共产党倡议”2017年妇女节声明

4/1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党戳穿资产阶级的谎言

4/1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资产阶级为什么支持希腊激进左翼联盟?

4/1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论十月革命

4/1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英国新共产党论十月革命和社会主义

4/1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芬兰共产主义工人党:近五分之一的芬兰人处于贫困之中

4/17/2017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希腊共产党对纳粹分子的重大胜利

4/1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希腊共青团举办“学生节”活动

4/1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希腊青年运动消息三则

4/17/2017 posted in  国际观察

雅各宾 | 我们需要的党(二)

3/27/2017 posted in  基本原理

雅各宾 | 我们需要的党(一)

3/21/2017 posted in  中流击水

震撼世界的1917年3月8日

3/8/2017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奥地利工人党致土耳其共产党

3/1/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欧亚经济共同体是“苏联2.0”吗——来自“哈萨克社会主义运动”

3/1/2017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巴基斯坦人民工人党纲领

3/1/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波兰共产党论美国驻军:在反帝国主义反军国主义活动中坚持阶级立场

3/1/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俄罗斯渔船船员在北海罢工

3/1/2017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法国共产党人革命党:分析帝国主义的现实在今天是重要的

3/1/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伊拉克共产党谴责对示威者的暴行

3/1/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南斯拉夫新共产党:我们的传统是无产阶级国际主义

3/1/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比利时工人党:政治危机中的机遇与挑战

3/1/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工人阶级的终结?

3/1/2017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意大利共产党-共产主义人民左翼召开第二次代表大会

2/28/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苏丹政府抓捕共产党人

2/28/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西雅图社会主义者发动5000人的游行

2/28/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日本共产党评安倍访问珍珠港:对战争没有反思

2/2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斯威士兰土匪政府迫害进步学生

2/27/2017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外资服装厂拖欠工资,缅甸工人罢工

2/27/2017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欧洲左翼在留欧退欧问题上的分歧

2/2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希腊“金色黎明”暴徒企图把难民的孩子撵出小学

2/27/2017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古巴的婴儿死亡率低于美国

2/27/2017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印共(毛):还记得五年前袭击村民的警察吗?

2/2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当共产党人,不是去吃野餐”——悼念德国共产党的老战士赫伯特·密斯

2/2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日本宪法规定的生存权有保障吗?

2/27/2017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希腊和土耳其青年:共同的问题、共同的斗争、共同的未来

2/27/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美国工人:资本家要当劳工部长?没门!

2/27/2017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招新一千人:加拿大左翼学生社团2016年最新成就

2/26/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库尔德工人党真伪辨——詹尤克洋骗术揭秘

1/22/2017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全世界的极右翼政党都在期待川普的总统就职

1/18/2017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俄罗斯汽车工人罢工争取车间供暖

1/15/2017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欧洲共产党和工人党倡议”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1/15/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在苏联,生活真是太无聊了

1/15/2017 posted in  史海沉钩

葡萄牙共产党:我们需要更多的组织

1/15/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塞浦路斯劳动人民进步党:继续同受苦的人们站在一起

1/15/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如何看待合作社在社会变革中的作用?

1/15/2017 posted in  基本原理

欧洲共产党人在胜利日的声明:谴责欧盟的反共企图

1/6/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特朗普的员工:make our workplace fair again

1/6/2017 posted in  国际观察

葛兰西书信集《火与玫瑰》选段

1/5/2017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德国马列主义党:国际主义联盟是对政府向右转的进步而革命的回应

1/5/2017 posted in  共运信息

2017年十月革命纪念日历

1/5/2017 posted in  中流击水

乌克兰发生反犹事件

1/5/2017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人工智能时代,社会主义是劳动者唯一的出路

1/4/2017 posted in  中流击水

2016

南斯拉夫新共产党:远离女权运动≈背离马列主义

12/22/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吉尔·斯坦因 | 美国大选结束,绿党将继续战斗

12/20/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欧洲共产党人纪念十月革命——社会主义是必要和及时的

12/20/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圣西门:技术治国论的鼻祖

12/16/2016 posted in  史海沉钩

欧洲共产党人支持巴勒斯坦人民正义斗争

12/16/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五周年纪念:占领华尔街开启了斗争的年代

12/13/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南斯拉夫新共产党:沿着马恩列斯的道路前进

12/12/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纪念一二九运动 | 青春之歌的旋律

12/9/2016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匈牙利工人党:我们是议会外最强大的党

12/8/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数千示威者抗议美国-北约-欧盟的帝国主义计划和希腊激进左翼联盟的“左翼”政府的立场

12/6/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全世界的工人阶级联合起来——为了工作,为了和平,为了环境——实现真正的社会主义

12/5/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古巴人民的呐喊

12/2/2016 posted in  史海沉钩

为民主和世俗化而斗争的孟加拉工人党

12/1/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工业革命后的空想社会主义

12/1/2016 posted in  史海沉钩

欧洲共产党人向菲德尔·卡斯特罗致敬

12/1/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大学生社会主义者”取得成功

12/1/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工人运动和奴隶制度

11/27/2016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加拿大:谁在挣最低工资?

11/23/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印度Neemrana大金空调制造的工人罢工

11/22/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南斯拉夫新共产党:高举马列主义红旗

11/21/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马克思主义的本质与马前卒的历史唯心论

11/20/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工人阶级没有先进性?谬论!

11/19/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从两个基本观点看何为修正主义

11/19/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把激进情绪转变成反对保守党紧缩政策的群众运动

11/15/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葡萄牙共产党:2016年大选表明美国政治体制已堕落

11/13/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中俄已同样远离共产主义

11/12/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关于革命这一概念的思考

11/10/2016 posted in  基本原理

你好,胜利的十月

11/7/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反对劳工权利的人也敢妄称马克思主义者?

11/7/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马来西亚 |《2017年财政预算案》有给到低收入社群什么保障吗?

11/6/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为什么我认为马前卒的一套不是马克思主义?

11/5/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团结起来,反对川普!

11/4/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比利时工人党乔·科特尼尔对保罗·科克肖特的采访

11/3/2016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工联主义和移民

11/3/2016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惨不忍睹的大选辩论表明人们需要替代选择

11/3/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崛起的中国,战争的导火索

10/24/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英国退欧、移民与剥削

10/23/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巴黎公社末占领法兰西银行的原因及其后果

10/21/2016 posted in  史海沉钩

葡萄牙共产党|全国性行动:“就业权利、生产和主权——爱国主义和左翼替代”

10/21/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苏联 | 斯达汉诺夫运动

10/16/2016 posted in  史海沉钩

一个名叫“霸道总裁”文化怪胎

10/13/2016 posted in  革命文艺

信息技术:通向直接民主的大门

10/11/2016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劳动价值论与边际效用论:哪一个是科学的经济理论?

10/9/2016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魏特林 | 空想社会主义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之间的纽带

10/5/2016 posted in  史海沉钩

满怀骄傲和意志:一位烈士的父母的纪念

9/29/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幻城》——强者崇拜与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9/27/2016 posted in  革命文艺

2016年英国工党党魁选举:科尔宾连任

9/26/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布尔什维克是如何到工人中间开展工作的?

9/22/2016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希腊工人示威抗议齐普拉斯政府

9/19/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信息和经济学:对哈耶克的一个批判

9/18/2016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关于社会主义的五个问题——对《科学与社会》2012年讨论的回顾与评论

9/16/2016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退出承包地——农村继续资本主义化的政策

9/15/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左翼的产儿:库尔德工人党的形成

9/14/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关于“中国模式”的评论

9/8/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北京折叠》:既是现实的隐喻,又是资本主义的真实前景

9/8/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细数体育明星们退役后的悲惨境遇和缘由

9/6/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参考 | 法共对苏联经济的评论

9/4/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史海沉钩

抵抗成员:为什么我参加竞选

9/4/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能否消灭资产阶级家庭?

9/2/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基层民众在委内瑞拉的艰难时期里日益强大

8/30/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欧盟没有对波兰的反共迫害予以谴责,甚至试图为之辩护

8/28/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托派观点|社会主义经济将如何运作?

8/26/2016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也谈“出轨”事件

8/22/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去年,最富有的老板们收入增长了10%

8/21/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社会改良还是社会革命?反击伯恩斯坦主义

8/19/2016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共产党人要求什么?

8/19/2016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关于欧盟经济和金融事务委员会的决定以及欧盟对葡萄牙的勒索

8/18/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比利时工人党关于英国退欧的声明

8/18/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十七届共产党工人党会议|比利时工人党来稿

8/18/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殖民主义视野下的弱国女性群像——谁杀死了“蝴蝶夫人”?

8/18/2016 posted in  革命文艺

俄国革命:工人运动的发展与《火星报》

8/10/2016 posted in  史海沉钩

2016年全国大会标志着社会主义替代党向前迈出的一大步

8/7/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人、机器人和价值

8/6/2016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非常法令”时期的德国社会民主党

8/5/2016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印度制造:给公司的胡萝卜,给工人的大棒

8/3/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日漫中的革命悖论——如何“拯救世界”?

8/1/2016 posted in  革命文艺

脱欧已矣,脱资何时?

7/31/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谈一谈“三大差别”

7/27/2016 posted in  基本原理

论欧盟向社会主义的过渡

7/25/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桑德斯放弃革命:是时候支持吉尔·斯坦因了

7/25/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调查显示,当前多数的千禧一代拒绝资本主义

7/22/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另一个欧洲是可能的,另一个欧盟是不可能的

7/21/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关于英国全民公投结果与退出欧盟的关系

7/18/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左翼党如何看待欧洲和德国经济

7/14/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如何看待列宁的新经济政策

7/13/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亲历者谈斯大林时代的选举

7/12/2016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印共(毛)| 妇女在人民战争中的作用

7/11/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第一国际与合作社

7/10/2016 posted in  史海沉钩

我们需要社会主义政策来终结住房危机

7/8/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苏联时期的穆斯林妇女是如何摘下面纱的?

7/6/2016 posted in  史海沉钩

社会主义的理论和现实

7/5/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深度剖析避税天堂之殇,对政府的错位信任

7/5/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九十五年,沧海桑田

7/1/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为什么需要统一的社会主义欧洲?

6/26/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墨西哥的“幽灵”工会

6/26/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俄国革命:从劳动解放社到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

6/22/2016 posted in  史海沉钩

中国工人阶级的反抗

6/22/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关于国有企业与社会主义的一点思考

6/16/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西班牙PODEMOS党总书记谈”PODEMOS”

6/15/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德国左翼党应该做什么

6/12/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宣言与共产主义者同盟

6/11/2016 posted in  基本原理

2015-2016年尼泊尔毛派若干新闻

6/9/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简记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第18届党大会

6/7/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资本控制下的中国足球如何引发群众内斗?以“国舜天安”被侵蚀为例

6/6/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符不符合大宋的核心价值观

6/5/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革命年代德国最著名的报纸”——《新莱茵报》

6/2/2016

埃塞俄比亚的繁荣时代

6/2/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中国工人抢了美国工人的工作?

5/31/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伊朗人民党:议会选举已经结束,但反对专制的斗争仍在继续

5/30/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到处落户的资本——要搬去印度的只有苹果吗?

5/27/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人类的《创业史》——也谈大众创业

5/25/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科幻|想象更加美好的未来

5/24/2016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委内瑞拉:最后的警告

5/23/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亦庄打工见闻

5/22/2016 posted in  青年之声

奋斗与原罪——白手起家的神话

5/20/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纪念文革五十周年|五·一六通知与文化大革命

5/18/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租房一代

5/18/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无产阶级革命的最高峰

5/17/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三国共产主义运动评析

5/15/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控制中国篮球的资本家们终于开始撕逼了

5/12/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葡萄牙共产党(PCP)中央委员会的报告

5/11/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太阳的后裔”不只成就了宋仲基

5/10/2016 posted in  青年之声

《走向新社会主义》中文版序言

5/9/2016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资本主义的缺陷,让社会主义再次复兴

5/6/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土耳其共产党对社会主义的探索

5/5/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古巴的挑战

5/5/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魏则西事件”之后的思考

5/4/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桑德斯, 美国社会主义和占领运动的遗产

5/3/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欧洲有望变得更好?

4/29/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数据对比:苏联1976和中国2016

4/28/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七年已逝:纪念阿努拉德·甘迪

4/26/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童工之死,谁之过?

4/25/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我们未知的究竟是什么?

4/22/2016 posted in  青年之声

为什么苹果和谷歌的工程师会支持桑德斯?

4/21/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人口衰减,凭什么拿同性恋和堕胎开刀?

4/20/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不丹红军崛起于最后的香格里拉

4/18/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书评|代议制民主真能实现民主吗?

4/15/2016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阿尔都塞系列讲座(二):阿尔都塞的国家理论

4/14/2016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女权主义反抗资本主义

4/13/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委内瑞拉的错误和前景

4/13/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欧洲文学中革命英雄形象的兴衰

4/11/2016 posted in  革命文艺

现实主义者的困境

4/9/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资本主义、任人唯亲与希拉里·克林顿

4/8/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印共毛|在”叛乱“中心的日子(终)

4/7/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私有制是女性遇袭的罪魁祸首

4/7/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桑德斯和左派:社会主义者的作用是什么?

4/7/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脱离了赤贫,却又要陷入新的贫困

4/5/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希共:社会民主派的“眼中钉”

4/5/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去产能”中损失的钢铁,够建些啥?

4/2/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纪念遇罗克:莫道书生空议论,头颅掷处血斑斑

4/1/2016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印共毛|在“叛乱”中心的日子(四)

4/1/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生产方式概念含义的演变

3/29/2016 posted in  基本原理

“后希望”的民主党

3/28/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一个世纪前,另一位社会主义者在监狱中竞选总统

3/25/2016 posted in  史海沉钩

阿尔都塞系列讲座(一):阿尔都塞与“断裂”

3/24/2016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印共毛|在“叛乱”中心的日子(三)

3/23/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疲于管理你的生活?应当责备害人的制度

3/22/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异化魔咒——解救小王子

3/21/2016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古巴革命的未来

3/18/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艺术特长生改革真的促进公平了吗?

3/17/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印共毛|在“叛乱”中心的日子(二)

3/16/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中国政府准备解雇上百万名工人

3/14/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21世纪的第一次大萧条

3/11/2016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印共毛|在“叛乱”中心的日子(一)

3/10/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让农民卖地——对他们的最后一次掠夺

3/10/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在三八节思考女权运动

3/8/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美国:劳动人民争取带薪育婴假

3/7/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希腊共产党和葡萄牙共产党抗议乌克兰政府禁止乌共

3/5/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接受了高等教育的她们,为什么愿意出卖身体?

3/3/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艾伦·伍德|约克大学的罢工——一个时代的标志

3/2/2016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德国罢工热潮

3/1/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丑恶的资本主义英雄007

2/28/2016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委内瑞拉选举结果的原因和影响

2/28/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资本主义与女性身体

2/28/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经济计划是超计算性的吗?——来自康托尔对角化(Cantor Diagonalisation)的论证

2/19/2016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艾伦·伍德:知识分子的退却

2/19/2016 posted in  理论视野

纪念艾伦·梅克辛斯·伍德

2/18/2016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化石能源用完了,拿什么来建设社会主义?

2/17/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印尼|仍然是行动主义的时代

2/16/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地铁不让打盹了?可我们还是困啊……

2/15/2016 posted in  青年之声

法共和联合左翼正式确认两党统一

2/12/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吓走上海女孩的年夜饭背后有怎样的阶级鸿沟

2/11/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资本论》依然刻画着我们的时代

2/11/2016 posted in  基本原理

对迈克尔· A. 莱博维奇(Michael A. Lebowitz)的采访——关于《资本论》、“现实社会主义”和委内瑞拉

2/5/2016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不打破资本逻辑,农民工哪有成为市民的一天?

2/4/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中国——全球经济“煤矿里的金丝雀”?

2/3/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赵家人高在哪里——英国和天朝的众生相

2/2/2016 posted in  青年之声

社会主义者在西雅图再次胜选

2/1/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印尼:左翼宣传在社交媒体找到出路

1/28/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是谁让劳动群众卖儿卖女?

1/28/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财政紧缩沉重打击了英国的年轻人

1/26/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读《问苍茫》:谁主沉浮?

1/26/2016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别把什么黑锅都往文革身上扣

1/22/2016 posted in  青年之声

一切要从两岸劳动者的利益出发

1/21/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新的总统、旧的菁英——从劳动者的立场评析2016年总统大选

1/20/2016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苏联改革的另一种可能性——《为什么苏联没有建成全国性计算机网络》一文的启示

1/20/2016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为什么苏联没有建成全国性计算机网络

1/19/2016 posted in  史海沉钩

莫尔和葛德文:工业革命前的英国社会主义思想

1/19/2016 posted in  史海沉钩

菲律宾社会主义者的长征

1/15/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左翼旋风背后,是惊人的失业

1/15/2016 posted in  国际观察

生产过剩才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根本起因

1/14/2016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再论帝国主义问题

1/14/2016 posted in  理论视野

眼球爆裂背后,超时加班谁之罪?

1/14/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贫民的政治—印度尼西亚的社会主义

1/12/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对银川纵火案的所思所想

1/9/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革命的民主与专制

1/9/2016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今日菲律宾左翼

1/7/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纪念毛主席

1/4/2016 posted in  青年之声

玻利瓦尔革命已经失败了吗?

1/4/2016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从文青的民国教授梦说开去

1/1/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2015

《走向新社会主义》2004年捷克文版序言

12/30/2015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走向新社会主义》第十五章:对相反观点的考察

12/30/2015 posted in  理论视野

纪念毛主席——浅谈学生知识分子与当下中国

12/29/2015 posted in  青年之声

美国工人是如何争取到罢工权的?

12/26/2015 posted in  国际观察

近期事件背后的历史和现实

12/25/2015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走向新社会主义》

12/23/2015 posted in  系列专题

评印度最后的土邦国王死了

12/21/2015 posted in  国际观察

《走向新社会主义》第十一章 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贸易

12/21/2015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从“产品抵工资”看资本主义危机

12/16/2015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工厂日记

12/15/2015 posted in  青年之声

Leftist Music|你站哪一边?

12/11/2015 posted in  革命文艺

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关于阿富汗共产主义运动诞生50周年的声明

12/9/2015 posted in  共运信息

社会主义与创新

12/7/2015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宪法日”后看宪法

12/6/2015 posted in  当代中国

马丁·哈特-兰兹伯格:对中国改革经验的批判性评估

12/1/2015 posted in  当代中国

二十一世纪马克思主义

11/30/2015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透过《哆啦A梦》看日本社会

11/29/2015 posted in  革命文艺

《无法避免的战争》展现的印共(毛)真相

11/27/2015 posted in  革命文艺

访谈|科克肖特:经济物理学和社会主义

11/20/2015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地平线上的乌托邦——B村迷思

11/17/2015 posted in  当代中国

骑士之死——个人英雄主义与精英思维的迷失

11/6/2015 posted in  革命文艺

美国工人阶级的困境

11/6/2015 posted in  国际观察

《走向新社会主义》第十二章:公社

11/6/2015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走向新社会主义》第十三章:论民主

11/3/2015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走向新社会主义》第十四章:产权关系

11/3/2015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走向新社会主义》第十章:对外贸易

11/1/2015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阿尔都塞与中国 ——中文版《阿尔都塞著作集》序

11/1/2015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列宁主义政治中的改革与革命

11/1/2015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初探三十年代法国法西斯未能上台的原因

10/29/2015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如何理解群众史观?

10/27/2015 posted in  基本原理

《雅各宾》杂志采访希共中央国际关系部

10/25/2015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资本论》没有谈到产业升级吗?

10/24/2015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马克思恩格斯真的不懂第二次工业革命吗?

10/21/2015 posted in  青年之声

所谓列宁的“德国奸细”问题与十月革命的发动

10/20/2015 posted in  史海沉钩

YCA与伪YCA修正主义分子的分歧

10/18/2015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是什么让他烦恼?——评电影《夏洛特烦恼》

10/14/2015 posted in  革命文艺 青年之声

小镇秩序——手执钢鞭将你打

10/13/2015 posted in  当代中国

罗贾瓦:战火中的革命

10/12/2015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德共机关报《我们的时代》采访希共中央国际关系部负责人

10/9/2015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人民联盟”称自己代表着哪个阶级的利益?

10/9/2015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恩格斯与宪章派报纸《北极星报》

9/27/2015 posted in  史海沉钩

西方国家工人阶级意识新变化及未来展望

9/24/2015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当代资本主义社会还存在“绝对贫困”吗?

9/21/2015 posted in  基本原理

马克思的无产阶级贫困化理论及其当代发展

9/21/2015 posted in  基本原理

马克思:资本和劳动之间的斗争及其结果

9/19/2015 posted in  基本原理

列宁:关于接收新党员的条件

9/16/2015 posted in  基本原理

意大利的形势和意共的任务

9/15/2015 posted in  共运信息

阶级分析与群众运动的起源 —— 一种马克思主义的法西斯主义批判

9/4/2015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希腊共产党评激进左盟分裂 ——“激进左盟2.0”与又一次欺骗人民的企图

9/3/2015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国际观察

中国社科院代表团1996年访朝报告

8/31/2015 posted in  国际观察

称同志是进步,称职务是正常,称兄道弟是反动

8/26/2015 posted in  当代中国

日本目前的左翼现状是怎样的?

8/22/2015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如何破解能源危局:关于新型核能的两篇译文

8/15/2015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资本主义的镜像——《福尔摩斯》

8/12/2015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希腊的货币主权

8/2/2015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县城里的“政治家族”现象调查

7/28/2015 posted in  当代中国

《毛主义信息公报》采访印共(毛)总书记贾纳帕蒂同志

7/17/2015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希腊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新协议—备忘录的声明

7/16/2015 posted in  共运信息

7月5日的全民公投和希腊共产党的立场

7/11/2015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世界陷入生产率低迷困局

6/24/2015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当年那些尊孔读经的军阀

6/17/2015 posted in  史海沉钩

罗尔纲:回民反清起义杰出领袖杜文秀

6/9/2015 posted in  史海沉钩

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声明

6/4/2015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关于“六三”大罢工的几个问题

6/3/2015 posted in  史海沉钩

《走向新社会主义》第六章:详细计划

6/2/2015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走向新社会主义》第七章:宏观经济计划和预算政策

6/1/2015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致米兰声援印度人民战争国际会议

5/31/2015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论马克思和弗洛伊德

5/30/2015 posted in  理论视野

第四十一

5/26/2015 posted in  革命文艺

抬头看见新华社,低头想念巴维尔

5/25/2015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关于历史唯物主义若干问题的思考

5/18/2015 posted in  基本原理

“复活”封建礼教的闹剧当休

5/4/2015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反法西斯胜利70年后:希共论反对法西斯主义和帝国主义战争

5/2/2015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不丹反政府组织及武装:现状、趋势及影响

5/1/2015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吕新雨:大众传媒、冷战史与“列宁德奸案”的前世今生

4/28/2015 posted in  史海沉钩

醉翁之意不在酒——评李世默和福山的对话

4/27/2015 posted in  中流击水

两个世界的对话

4/23/2015 posted in  青年之声

认命日报刊文:民国青年走到金字塔顶端的概率不会比蒋中正小

4/23/2015 posted in  青年之声

陈独秀“二次革命论”的来龙去脉

4/17/2015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希腊的谈判及其“红线”

4/12/2015 posted in  国际观察

论《平凡的世界》里的三种道德困境

4/11/2015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可笑的幻想与可耻的背叛:评《大道之行: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社会主义》

4/10/2015 posted in  青年之声

乌克兰共产党的理论主张及其历史性落败

4/8/2015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刘统:红军长征是多面化的,历史真实不应掩盖

4/4/2015 posted in  史海沉钩

“转进”与“回归”:对西方马克思主义历史走向的一组论文

4/2/2015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大分裂:1914年的社会主义与战争

4/1/2015 posted in  史海沉钩

是谁把人变成鬼?

3/31/2015 posted in  青年之声

先党后军:中共早期与“枪杆子”关系考论

3/29/2015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关于寒假在黄山市某著名饭店的工作体验

3/27/2015 posted in  青年之声

新中国成立初期贯彻《婚姻法》运动中的社会问题及其解决

3/27/2015 posted in  史海沉钩

李光耀:成者王侯

3/25/2015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地中海东南部和巴尔干地区帝国主义竞争的加剧——希腊共产党对希腊可能卷入一场帝国主义战争的看法

3/20/2015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

3/14/2015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在供电公司工作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3/11/2015 posted in  当代中国

醉梦挪威

3/8/2015 posted in  青年之声

印共(毛)的思想理论和战略战术

3/7/2015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在党政机关工作是什么体验

3/6/2015 posted in  当代中国

计件制工资是否需要支付加班费

3/3/2015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在华为工作是什么体验?

2/28/2015 posted in  当代中国

设在中国的马共广播电台

2/27/2015 posted in  史海沉钩

纯粹经济范畴内的“阶级”界定

2/16/2015 posted in  基本原理

论土地革命时期中共活动经费来源及影响

2/14/2015 posted in  史海沉钩

邓力群 :刘少奇提高不了,毛泽东也贬低不了

2/13/2015 posted in  史海沉钩

激进左盟中委:激进左盟胜利之后

2/13/2015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菲律宾共产党的历史 、理论与现状

2/9/2015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一个强大的工人—人民反对派:希腊共产党关于希腊大选结果的声明

2/8/2015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说说工人的老师

2/6/2015 posted in  青年之声

从《窦娥冤》到屌丝的逆袭

1/22/2015 posted in  革命文艺

论西方国家工人阶级的现实境况和社会地位

1/22/2015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左翼理论家们的阿基里斯之踵 ——以对拉克劳思想的剖析为例

1/16/2015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走向新社会主义》第五章:战略计划

1/4/2015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少年中国评论2014年好书推荐榜

1/1/2015 posted in  中流击水

2014

玻利瓦尔革命困境中的委内瑞拉共产党和工人阶级

12/31/2014 posted in  共运信息

马尔科•维•达•华西斯:帝国主义的扩张及墨西哥共产党的任务

12/29/2014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走向新社会主义》第八章:消费品市场

12/25/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20世纪70年代以来发达国家经济全球化的表现及其对雇佣劳动者的影响

12/23/2014 posted in  国际观察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文萃第四期电子版发布)

12/22/2014 posted in  公告帮助

西方社会“中产阶级危机”的真相

12/16/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走向新社会主义》第四章:计划的基本概念

12/9/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从当代企业理论的角度看《资本论》

12/4/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市场失灵将医药行业引入“囚徒困境”

12/3/2014 posted in  当代中国

一次暑假打工见闻

12/2/2014 posted in  青年之声

邓野:傅作义政治转型过程中的双重性

11/19/2014 posted in  史海沉钩

信用恐慌:起源与对策

11/17/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实事求是的分析方法(兼对在经济学中滥用数学工具的批判)

11/14/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走向新社会主义》第三章:工作、时间和计算机

11/13/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将以本身标志在来届大选上阵

11/7/2014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关于《资本论》第2卷与第3卷中劳动价值论的矛盾论述之解疑

11/5/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2014年印尼总统大选访谈录:佐科威开创新时代?

11/3/2014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德意志中间等级与纳粹主义

11/1/2014 posted in  史海沉钩

顿涅茨克共产党的前世今生

10/30/2014 posted in  国际观察

解读鲁迅:勇猛坚韧的革命战士

10/28/2014 posted in  革命文艺

《走向新社会主义》第九章:计划和信息

10/26/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中共建党经费来源探秘

10/25/2014 posted in  史海沉钩

20世纪60年代西方学生运动的若干特点

10/24/2014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平等主义者的追求应是消除非自愿的劣势

10/23/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帝国幻象

10/23/2014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概念的渊源和演变

10/20/2014 posted in  基本原理

关于地铁评论二则

10/19/2014 posted in  当代中国

文艺的《黄金时代》

10/19/2014 posted in  革命文艺

齐泽克解答英国卫报的十九个问题:福山不再是福山主义者

10/18/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当代儒家:不能违背“家无二主”这种自然的道理

10/16/2014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印度政府围剿印共(毛)的阶段、战略及成效

10/12/2014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回归马克思的核心论点——评介左大培新著《解释资本雇佣劳动:突破企业理论的前沿》

9/25/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实践形态与学术形态的国际毛主义:对话理查德·沃林

9/14/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埃及:政变之后

9/12/2014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思索:委内瑞拉革命的未来

9/1/2014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意识形态与全民兵役

8/30/2014 posted in  中流击水

为何穷人必须变得有钱才能活得下去?

8/15/2014 posted in  青年之声

论里斯本的第15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

8/13/2014 posted in  共运信息

第一次世界大战与民族

8/2/2014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印共(毛)评2014年印度大选

7/18/2014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布伦纳:高盛的利益就是美国的利益——当前金融危机的根源

7/17/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走向新社会主义》第二章 消除不平等

7/17/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哲学的党性——列宁哲学的一种辩护

7/11/2014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新自由主义的国家角色

7/5/2014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对伊拉克共产党的有关消息的全面辟谣

6/30/2014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久加诺夫的VIP俱乐部

6/29/2014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从《金星英雄》看蓝英年的“不诚实个性”的本质原因

6/26/2014 posted in  革命文艺

记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第16届党大会

6/24/2014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尼泊尔两大毛主义党尚未走上合并之路

6/22/2014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德国共产党与世界革命危机[1]

6/21/2014 posted in  史海沉钩

美国共产党对社会主义理论的新探索

6/18/2014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土耳其共产党对当前帝国主义的分析

6/16/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印度共产党(毛主义)与印度共产党(马列)纳萨尔巴里合并声明

6/15/2014 posted in  共运信息

鲁哈尼政府代表谁的权益?

6/12/2014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停滞与金融化——矛盾的本质

6/10/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稳健与外交”政府、最高领袖制神权政权与美国以及全球资本主义谈判的幕后

6/8/2014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乌克兰共产党致欧洲议会和欧洲理事会中共产党、工人和左翼政党代表的公开信(乌克兰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6/7/2014 posted in  共运信息

红色孟加拉邦的兴衰

6/6/2014 posted in  共运信息

2014年泰国政变:民主的倒退

6/5/2014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对皮克提“资本论”的事后思考

6/4/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中国梦想秀》是个神马玩意

5/26/2014 posted in  当代中国

议会中的共产党人和阶级斗争

5/24/2014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我想将你们尽可能地引向远方”——伊文思与二十世纪的中国

5/20/2014 posted in  革命文艺

2014年印度全国大选:国大党历史性惨败,印度教沙文主义右翼势力狂胜

5/19/2014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从两个美洲说开去

5/19/2014 posted in  青年之声

昆明实践活动总结

5/17/2014 posted in  青年之声

一次跨年打工经历

5/16/2014 posted in  青年之声

打工记

5/13/2014 posted in  青年之声

俄国民粹主义与早期社会民主主义运动的关系

5/11/2014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希腊共产党反对机会主义的斗争——来自1949—1968年的经验

5/9/2014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乌克兰共产党关于被法西斯分子非法驱逐出议会的紧急声明(乌克兰共产党议会党团)

5/7/2014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英】罗思义:评判富人,应重纳税轻慈善

5/6/2014 posted in  中流击水

黄纪苏:革命的前因后果

5/5/2014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国民党与营妓——“军中乐园”的血与泪

5/2/2014 posted in  史海沉钩

裕元工人的团结斗争——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125周年

5/1/2014 posted in  当代中国

中产阶级还会存在吗?——马克思论贫富分化

4/26/2014 posted in  基本原理

中国的医疗制度病了吗?

4/21/2014 posted in  当代中国

“族化”的大学毕业生何去何从?

4/20/2014 posted in  青年之声

埃及:民主革命与阶级斗争紧密相连

4/16/2014 posted in  国际观察

论战后西方发达国家的脑力劳动无产阶级

4/13/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对一次祭扫活动的吐槽

4/10/2014 posted in  青年之声

斯蒂格利茨:《不平等的代价》序言

4/7/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京津冀一体化的地皮政治经济学

4/4/2014 posted in  当代中国

走向现代之路——《现代性》一书摘要

3/30/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阿尔都塞:马克思的科学发现与哲学

3/28/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教育与就业:阶级再生产

3/24/2014 posted in  当代中国

漫谈脑体分工

3/23/2014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消费视野下新生代农民工阶级意识个体化研究

3/17/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是小资,还是脑力劳动无产者

3/12/2014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对左翼青年进工厂问题的思考

3/12/2014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论社会主义者当前的问题和任务

3/12/2014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被你这个人生赢家所屏蔽的世界

3/8/2014 posted in  青年之声

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关于乌克兰最近局势的联合声明

3/3/2014 posted in  共运信息

陈映真:一九六三年至今的台湾民族主义

2/26/2014 posted in  当代中国

乌克兰到底怎么一回事?革命还是……?

2/23/2014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反思与启蒙——记昆明之行

2/21/2014 posted in  青年之声

雅克•比岱:请你重读阿尔都塞

2/16/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起义“国军”将士是如何实现心灵裂变的

2/11/2014 posted in  史海沉钩

背负婊子的骂名也要走这条路,因为贫穷是更为深刻的耻辱

2/11/2014 posted in  当代中国

有关阶级问题的六点看法

2/5/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张承志:劳动者的休憩时刻

2/1/2014 posted in  革命文艺

百色起义的领导人究竟是谁

1/29/2014 posted in  史海沉钩

美媒:全球性阶级政治或卷土重来

1/28/2014 posted in  国际观察

CONSENSUS OF THE LEFT-WING YOUTH

1/23/2014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彝族童工背后的社会困境

1/22/2014 posted in  当代中国

西方社会的阶级不平等——西方左翼学者的视角

1/17/2014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无法忽视的声音——新工人艺术团印象

1/13/2014 posted in  革命文艺

论21世纪的工人阶级

1/13/2014 posted in  国际观察

社会主义者在西雅图选举胜利!——在美国乃至国际上带来惊天动地的影响

1/11/2014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西雅图市激进左翼议员卡萨姆• 萨万特就职演说

1/11/2014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走向新社会主义》第一章:不平等

1/3/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马克思主义和历史创制学

1/1/2014 posted in  理论视野

2013

关于托名毛泽东的网文《心之力》的全面证伪

12/30/2013 posted in  中流击水

“社会合作”思想及其对工人阶级的消极影响

12/28/2013 posted in  理论视野

1949——1978年中国“剪刀差”差额辨正

12/26/2013 posted in  理论视野

纪念毛泽东

12/25/2013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我们应该如何纪念毛泽东?

12/24/2013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尔东西南北风

12/23/2013 posted in  公告帮助

我心中的毛主席

12/22/2013 posted in  中流击水 青年之声

《走向新社会主义》导言

12/19/2013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第一书记秋利金的发言 | 第19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

12/14/2013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列宁即使倒下,也在指引我们前进——希腊共产党评推倒列宁雕像事件

12/14/2013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为了人民的利益征收高额遗产税

12/9/2013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张承志:真正的人是X

12/7/2013 posted in  史海沉钩

浅论两种社会主义观

11/14/2013 posted in  基本原理

自发性与自觉性

10/29/2013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浅论资产阶级的慈善

10/10/2013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怎么说和怎么做——兼评《阶级和富士康工人》一文

10/6/2013 posted in  中流击水 青年之声

别了,再也回不到祖国的陈平

9/19/2013 posted in  共运信息

阶级和富士康工人

9/17/2013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既不要斯库拉,也不要卡律布狄斯 ——关于埃及的流血事变

9/6/2013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论为什么学生时代信马列不该谈恋爱是对的

8/30/2013 posted in  青年之声

Allin Cottrell关于计划经济问题的回信

8/25/2013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埃及革命社会主义者关于当前危机的声明

8/17/2013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比斯诺登更有效:美国警方对占领运动的监控

8/9/2013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伊拉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哈米德•马吉德•穆萨访谈

8/1/2013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埃及共产党总书记萨拉赫·阿德勒同志访谈

7/21/2013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讲故事的政治

7/19/2013 posted in  革命文艺

革命社会主义者:埃及的“勇敢少年”

7/14/2013 posted in  共运信息

Abolish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7/6/2013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澳大利亚社会主义者联盟候选人山姆·韦恩莱特访谈

7/5/2013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要问钱怎么没的,先说钱怎么来的

7/4/2013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为什么读柄谷行人

7/2/2013 posted in  理论视野

第三届工人(国际)学术研讨会工人报告汇编

6/25/2013 posted in  当代中国

斗争的逻辑——对中国工人斗争动向的探讨

6/25/2013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关于工会斗争的若干问题

6/25/2013 posted in  当代中国

不破哲三:回首日共九十年

6/23/2013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国械日军

6/20/2013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关于乌托邦的笔记

6/19/2013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印共(毛)中央军事委员会负责人巴萨瓦拉吉同志访谈

6/16/2013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刘小枫何以成为问题,或毛泽东何以成为问题?

6/14/2013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关于科学的几点思考

6/7/2013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从私有化狂潮中的一叶小舟说起——访问依棉感受

6/1/2013 posted in  当代中国

JF厂的斗争

5/29/2013 posted in  当代中国

计算、复杂性与计划——再谈社会主义核算论战

5/29/2013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消灭知识产权

5/20/2013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为了全学联的大跃进

5/19/2013 posted in  共运信息

玩具厂半个月打工经历

5/18/2013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关于共产主义运动中的一些战略问题——从希腊共产党的经验出发

5/16/2013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加加美光行:文化大革命与现代日本

5/10/2013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伊莱·弗里德曼:中国工潮

5/6/2013 posted in  当代中国

中国农民也会终结?——读《农民的终结》有感

4/22/2013 posted in  当代中国

事实胜于雄辩——统计数据告诉你查韦斯时代的委内瑞拉

3/30/2013 posted in  国际观察

硝烟后的双眸——浅论阿尔都塞及其哲学

3/28/2013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我们今天怎样做子女

3/24/2013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当今移民和劳工问题:帝国主义、不平等发展和被迫移民

3/24/2013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哈基姆:女权主义者对性别平等的十二个误读

2/23/2013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变质的法共放弃了镰刀锤子

2/21/2013 posted in  共运信息

1990年代初以来希腊共产党的经验

2/1/2013 posted in  共运信息

阿尔都塞:论布莱希特和马克思

1/14/2013 posted in  革命文艺

2012

南欧的罢工

12/26/2012 posted in  共运信息

马克思主义和宗教——人民的鸦片?

12/18/2012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沉默比他们的话语更响亮:候选人都未倡导的有效经济政策

12/16/2012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有名无实的激进分子、希腊的新星——阿莱克斯•齐普拉斯

12/11/2012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从马克思主义者的视角看当今的阶级意识

12/5/2012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工业时代的铁与花

11/20/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关于社会权利关系及其变革规律的常识性讨论

11/11/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自由市场”体制使我们所有人注定走向威权主义吗?

11/7/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卡米拉•巴列霍,世界上最迷人的革命者

10/23/2012 posted in  国际观察

马克思是建构理性主义者吗———评哈耶克对马克思的批评

10/11/2012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民主

10/8/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

钓鱼岛钓出了阶级统治的“奥秘”

10/6/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诸环境主义的意识形态根源——《现代环境主义导论》读书札记

10/3/2012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

10/1/2012 posted in  公告帮助

理论书简:关于全球化背景下左翼的后现代转向

9/24/2012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漫谈近日的爱国风潮

9/23/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

社平党(美国)全国代表大会第一号决议:社会主义平等党的观点

9/23/2012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从统治到剥削和反叛

9/22/2012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路易•阿尔都塞:1918-1990

9/21/2012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机器中的劳动与资本 ——马克思主义传统中的机器论

9/10/2012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中国文明只有63岁——《大目标》后记

9/8/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

镜中碎脸——从日本现当代文化看异化问题

9/2/2012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震骇一时的牺牲,不如深沉的韧性的战斗——读鲁迅演讲杂文《娜拉走后怎样》

9/2/2012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哥谭市的无产阶级专政:评《黑暗骑士崛起》

8/26/2012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字幕组:一个对谈录

8/22/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搜索”什么? ——从电影《搜索》说起

8/22/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运动的新进展——观PSM有感

7/11/2012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走出洞穴?——关于民族主义的一些探讨

7/11/2012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举起“民主”旗帜的君主主义者和有神论者

6/30/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解构时代的革命话语重建

6/27/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

马克思主义中的国际主义

6/24/2012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救赎神学、黑格尔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

6/17/2012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妇女为何受压迫?——马克思主义与妇女解放

6/14/2012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中国贵族无政府主义的兴起?

5/25/2012 posted in  当代中国

一部要重视的文学史:《国文国史三十年》

5/21/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

美国左翼学术的新趋向:危机时代的激进想象力

5/13/2012 posted in  国际观察

苏联的自动化管理系统(Автоматическая система управления—АСУ)

4/8/2012 posted in  史海沉钩

运动即目的?——David Graeber访谈

4/6/2012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两篇贾樟柯的影评

3/26/2012 posted in  革命文艺

被消费的经典——《九三年》的演出

2/29/2012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卢卡奇对政治自主性的批判——读《理性的毁灭》

2/26/2012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在困境中战斗,在堡垒中坚守——荐《赤旗飘扬——和日共在一起》

2/20/2012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安德罗波夫之路——苏联1983年版《劳动集体法》

2/17/2012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慈善家们的罪恶——观感动中国2011有感

2/14/2012 posted in  当代中国

2011

次大陆的策略

12/28/2011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共运信息

葛兰西是“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吗?

12/19/2011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人人网左派青年的共识

12/8/2011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唯心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必然性

12/4/2011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张汝伦:马克思的哲学观和“哲学的终结”

11/23/2011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胡亦男:对尼泊尔政局的简略介绍及分析

11/23/2011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倾情奉献:少年中国评论文萃(第一期) 电子版下载

11/7/2011 posted in  公告帮助

希共中央委员:中国的国际角色

10/31/2011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国际观察

希共通讯:必须把人民的愤怒引向真正的出路

10/27/2011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有关历史必然性和革命主体性的两篇文章

10/22/2011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怒放的恶之花 ——读曹征路的新作《民主课》

10/11/2011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历史唯物主义何以可能的现实追问——从“哲学语境”到“中国语境”的研究范式转型

10/8/2011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张宏良讲座现场记录

9/12/2011 posted in  基本原理

@马克思——评论伊格尔顿新书《Why Marx Was Right》

9/4/2011 posted in  中流击水

一次廉价的旅行——暑期南下打工记

9/1/2011 posted in  当代中国

邈邈工业化,不尽诗与歌

8/29/2011 posted in  革命文艺

走出埃及:幽灵般的政治实践

8/26/2011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告别革命,就走向了永恒吗?——读《另一种叙事:告别革命之后的“瓦解”与“构建”》

8/15/2011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希腊共产党三八节通讯译文两则

8/15/2011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英国骚乱事件评论翻译两则

8/11/2011 posted in  国际观察

简述马来西亚左翼发展

8/11/2011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有正当有邪

8/9/2011 posted in  中流击水

王新生:马克思是怎样讨论正义问题的?

8/4/2011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她用歌声战斗——日本人民音乐家关鉴子

7/24/2011 posted in  革命文艺

讲座:俄罗斯激进左翼概况

7/23/2011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该是终结谣言的时候了——漫谈第三次科技革命中的苏联

7/23/2011 posted in  史海沉钩

斯大林最后的讲话

7/9/2011 posted in  史海沉钩

美是一种战斗力

6/20/2011 posted in  革命文艺

资本暴政下的极权鬼影——漫谈《一九八四》

6/15/2011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萨苏:侵华日军眼中的真实地雷战

6/11/2011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少年中国荐书榜之一

6/6/2011 posted in  公告帮助

走入广阔天地,在大风大浪里成长

6/6/2011 posted in  公告帮助

YCA学习活动讨论总结

6/6/2011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卡•马克思:工人调查表

6/5/2011 posted in  基本原理

伊拉克共产党历史概述

6/2/2011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列宁:调查提纲(1894-1895年)

5/31/2011 posted in  基本原理

与埃及社会主义者的谈话

5/20/2011 posted in  国际观察

资本主义时代为何如此漫长—— 一点个人看法

5/20/2011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写于伟大卫国战争胜利66周年

5/9/2011 posted in  国际观察

第一次是正剧,第二次是闹剧,第三次是CCTV的狗血连续剧

5/4/2011 posted in  中流击水

俄罗斯尘封的历史——98年政变,罗赫林之死与普京上台

5/2/2011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沃勒斯坦:利比亚局势评论两则

4/29/2011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对重庆讲座的理解和探讨

4/25/2011 posted in  当代中国

阿尔都塞:致让•拉苦劳瓦的信(1949-1950)

4/23/2011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有关转基因技术的一些问题

4/17/2011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资本主义发展的萧条性长波产生的根源——西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近期有关争论综述

4/11/2011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集草为巢》影评: 印度农民工的苦难

3/5/2011 posted in  革命文艺

欧洲左派如何看待中东?

2/20/2011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合作社、国有工营–资本主义制度中工人自治的两难

1/29/2011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告别革命与继续革命——评《让子弹飞》

1/26/2011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张广天:我的歌献给你们

1/23/2011 posted in  革命文艺

为了劳动者的理想

1/23/2011 posted in  革命文艺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若干问题——所谓小资产阶级

1/19/2011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血色将至

1/16/2011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凄风苦雨中的毛泽东展览馆

1/15/2011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张宏良的左转理论及其对中国左翼运动的变革

1/13/2011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李佩成院士:全球气候并非一直变暖

1/12/2011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苏联生活水平统计

1/4/2011 posted in  国际观察

2010

生活水平对比——苏联1980与美国2008

12/29/2010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左克:子虚乌有——关于马克思“私生子”的考证

12/25/2010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委内瑞拉查韦斯“21 世纪社会主义”初析

12/17/2010 posted in  共运信息

马克思回来了吗?——访美国约克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利奥·帕尼奇

12/16/2010 posted in  共运信息

社会主义现代化是俄罗斯走向复兴之路——久加诺夫在俄共中央全会上的报告

12/15/2010 posted in  共运信息

里克·库恩:亨里克·格罗斯曼论经济危机中社会主义者的责任

12/13/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简评秦晖教授借比较中印经济抹黑新中国

12/12/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谈瓦解苏联

12/10/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新旧制度更替从旧制度薄弱地方开始是一般规律

12/8/2010 posted in  基本原理

亚当·法布瑞:自由主义者梦想的破灭——1989年以来匈牙利演变的轨迹

12/7/2010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中华魂》刊文谈刘文彩史实

12/6/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艾伦·伍德:重建历史唯物主义

12/5/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刘华杰:斯大林给李森科改稿子

11/29/2010 posted in  史海沉钩

谍战剧里都有哪些虚假情节 国共隐蔽战线较量真相

11/23/2010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关于当今青年学子渴望“成功”的思考

11/22/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共产党在无产阶级革命中的作用

11/16/2010 posted in  基本原理

淡定的中国人

11/5/2010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再读马雅可夫斯基

11/4/2010 posted in  革命文艺

萨苏:满街去抓毛泽东的日本兵

10/30/2010 posted in  史海沉钩

怎么办?——近期读书总结

10/28/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电影《托洛茨基》观后感

10/27/2010 posted in  革命文艺

齐泽克:赛博空间时代的列宁

10/20/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孟捷:危机后的政治经济学

10/18/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葛兰西和孤独

10/11/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若干问题——所谓生产性和非生产性

10/3/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若干问题——所谓价值转型中的总量二相等命题

10/3/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若干问题——超额利润

10/3/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克雷-鲍文:从骨灰上三起三落的印尼共产党——印尼共产党简史

9/30/2010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史海沉钩

马克思主义的政党理论

9/22/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廖学盛:正确对待《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

9/21/2010 posted in  史海沉钩

百年老狼——经济危机的脉络

9/16/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知识分子的理论与实践——霍炬访谈录

9/16/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一些人 ,一些事,一些思考 —— 一零年夏成都调查报告

9/14/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古巴的社会主义和人

9/10/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性别、种族、阶级与女性解放

9/4/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分裂世界和危机时代的统治秩序——《共产党宣言》研读会预告

8/25/2010 posted in  公告帮助

王小嗨:给我给我力量啊

8/21/2010 posted in  革命文艺

智效和:商品生产与社会主义——解读马克思和斯大林的”对立”

8/19/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徐禾:马列主义经典作家关于社会主义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有关理论

8/18/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智效和:列宁是否改变了马克思的社会主义观

8/14/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柳冬妩:巨大的城市太小太小

8/3/2010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叶汝贤: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7/6/2010 posted in  基本原理

说自己和说别人

7/6/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工人运动、科学理论和共产主义——《共产党宣言》研读会预告

7/1/2010 posted in  公告帮助

福斯特:为什么要进行生态革命?

6/29/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吕清平、蔡大平:西方学界关于巴迪乌思想研究综述

6/29/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爱德华多·加莱亚诺新书推荐

6/28/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萨米尔·阿明:纯经济学还是现代社会的巫术?

6/18/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路易·阿尔都塞:关于“意识形态国家机器”的说明

6/18/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辨正马克思的社会主义观

6/12/2010 posted in  基本原理 理论视野

《小万神殿》之(五) 阿尔都塞

6/7/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美国工会状况及其复兴战略

6/7/2010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国际观察

叶汝贤:现实的人及其历史发展的科学

6/5/2010 posted in  基本原理

杨德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当代西方经济学——兼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理论导向

6/2/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日本共产党前主席不破哲三:马克思仍然活着,而且活得很健康

6/1/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讲座: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与走向分析

5/24/2010 posted in  公告帮助

血酬、货币和共产主义运动——《德意志意识形态》研读会预告

5/22/2010 posted in  公告帮助

校清洁工生活工作实态调查报告

5/21/2010 posted in  当代中国

许建康:经济长波论及其各学派分歧的最大焦点

5/19/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泰国人民民主运动路漫漫

5/19/2010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当前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背景下西方经济思潮的新动向

5/13/2010 posted in  国际观察

80后,真的是“喂大”的吗?

5/12/2010 posted in  基本原理

20世纪结束了,中国要习惯帝国主义

5/12/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斯·齐泽克: 抵御民粹主义诱惑

5/6/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鲁迅: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5/6/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国际共运遭遇挫折的三个根本原因

5/5/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资本主义能战胜气候变化吗?

5/4/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分工、个人和虚假共同体——《德意志意识形态》研读会预告

4/24/2010 posted in  公告帮助

社会主义和民主主义——纪念列宁同志诞辰140周年

4/22/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齐泽克:为列宁主义的不宽容辩护

4/21/2010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巴特拉伊论尼泊尔的新民主主义革命

4/20/2010 posted in  共运信息

齐泽克评《阿凡达》:土著的回归

4/13/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王小东:关于中国未来政治体制的一些初步思考

4/13/2010 posted in  当代中国

贱民的歌唱

4/10/2010 posted in  革命文艺

我的共产主义观

4/9/2010 posted in  基本原理

竞争、阶级和全球化——《德意志意识形态》研读会预告

4/8/2010 posted in  公告帮助

司马工:《晚年周恩来》不以事实说话

4/4/2010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城市住宅与公有制

4/3/2010 posted in  当代中国

“转基因作物增加农药使用”的谣言可休矣

3/31/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再释转基因

3/30/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生物育种——农作物增产的重要途径

3/29/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转基因食品是否有问题

3/28/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22度观察:转基因食品,是天使还是魔鬼?”笑点集合

3/28/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走出中世纪的世界历史步伐——《德意志意识形态》研读会预告

3/27/2010 posted in  公告帮助

“少年法西斯”心态

3/26/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坚持奋斗的乌克兰共产党

3/25/2010 posted in  共运信息

科学大争论——转基因作物安全吗?

3/24/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底层、学校与阶级再生产

3/23/2010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共产主义的回归:伦敦“共产主义观念”大会的透视与反思

3/23/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阿兰·巴迪乌:一分为二

3/19/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转植酸酶基因玉米详解(附:对一篇新闻的评论)

3/18/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我为什么选择转基因食品

3/18/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汪荣祖:“为蒋介石翻案”的失败之作

3/16/2010 posted in  史海沉钩

笔谈:《蜗居》及其时代处境

3/13/2010 posted in  当代中国

思想的统治和历史的谎言——《德意志意识形态》研读会预告

3/11/2010 posted in  公告帮助

曹建海:政府工作报告意在为高房价托市

3/10/2010 posted in  当代中国

李成瑞:魏巍是实践和捍卫毛泽东思想的英勇旗手

3/10/2010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历史唯物主义的政治哲学解读——张文喜教授访谈

3/7/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以热力学定律的名义

3/7/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中国左翼会像六十年代美国左翼一样走向失败吗?

2/26/2010 posted in  当代中国

不言而喻”的大杂烩

2/22/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榎本正敏:21世纪——社会主义化的时代

2/22/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花神咖啡馆与周恩来早期旅法革命活动

2/21/2010 posted in  史海沉钩

房地产领域还有多少真话?

2/12/2010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大时代”的文学现状——怀念巴尔扎克

2/9/2010 posted in  革命文艺

智效和:混淆“过渡时期”与“共产主义第一阶段”的后果

2/9/2010 posted in  共运信息 理论视野

别怕,转基因食品不是要转你的基因

2/4/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张旭东:在“当代性与文学史”圆桌讨论会上的发言

1/27/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毛泽东的理念设计

1/26/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读书》10年第1期:关于《帝国的话语政治》的讨论

1/26/2010 posted in  中流击水

丁玲:影片《偷自行车的人》观后

1/20/2010 posted in  革命文艺

李燕:全新的女权主义理论和实践

1/19/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白求恩:从医疗事业中清出私利 实行医疗制度社会化

1/19/2010 posted in  史海沉钩

作为技术研究者的马克思

1/18/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熊蕾:父亲的信仰——纪念熊向晖同志

1/15/2010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广松版《德意志意识形态》的编辑学价值

1/10/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MEGA2《德意志意识形态》之编辑与广松涉版的根本问题

1/10/2010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徐康:与谢泳先生辩沈崇事件

1/4/2010 posted in  史海沉钩

我经历的“沈崇事件”

1/4/2010 posted in  史海沉钩

2009

马克思主义的佛教观和佛教的马克思主义观

12/30/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费孝通:为了所有的阿Q都能睡上宁式床

12/28/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苏联“三十年代大清洗”人数考

12/28/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档案材料看苏联30年代大清洗数字的夸大——兼答郑异凡先生

12/28/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韩立新:日本马克思主义

12/26/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以卵击墙

12/25/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晚明:中国早期近代化的开端

12/25/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两种立场,各有归属:由《他的国》、《小时代》说开去

12/21/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台湾方面关于西路军的一篇文章

12/20/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激进左翼运动重新席卷亚洲

12/19/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蜗居》与大型资本的两种面孔

12/18/2009 posted in  当代中国

保罗•哈里:国外学者关于毛泽东思想与经典马克思主义关系的争论

12/15/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斯大林是冤枉的

12/9/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浪漫爱在人间世

12/8/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2010,中国经济何去何从?

12/7/2009 posted in  当代中国

不好笑的激进笑话

12/7/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利益群体症:剖析美国劳工运动中的“美国病”──评《出卖团结》

12/2/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爱因斯坦:为什么要社会主义?

12/1/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中国上了“比较优势”的当

11/28/2009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市场经济、经济危机与社会主义前途–奥尔曼教授访谈

11/24/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拉康精神分析理论介绍

11/20/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菲律宾“新人民军”撑了六十年

11/19/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左大培:建龙集团——以“先租后买”方式夺取国有资产

11/14/2009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台湾昔日大学生组共产党被判刑 回首往事不言悔

11/13/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齐泽克:如何从头开始

11/6/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智效和:为什么说股份制不是公有制的实现形式

11/5/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为《资本论》一辩——与胡培兆先生商榷

11/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古巴社会主义50年的变迁

11/3/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我国低工资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10/31/2009 posted in  当代中国

中国被忽视的非正规经济:现实与理论

10/29/2009 posted in  当代中国

智效和:评谢韬、辛子陵 “重建个人所有制”言论

10/27/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毛泽东与黄陂会议——兼谈《炎黄春秋》们为何反毛

10/26/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从帝国崩溃到和平崛起——金冲及谈百年中国复兴之路

10/22/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孔庆东:共和国春秋——建国篇(1949-1956)

10/21/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书评《权力与金钱:从马克思主义观点论官僚层》

10/19/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问题与复兴

10/17/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我党地下金库负责人肖林

10/15/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哲学的深度探讨—— 《费尔巴哈论》研读会之二预告

10/14/2009 posted in  公告帮助

财产权与宪法之关系的比较研究

10/14/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电视瘾并非隐喻

10/14/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中西医结合:半个世纪的争论

9/30/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建国六十年:辉煌的工业化历程

9/30/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陈越:领导权与“高级文化”——再读葛兰西

9/26/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哈贝马斯:三种视角——黑格尔左派、黑格尔右派和尼采

9/25/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左大培:联想香港上市——借钱给私人以低价“购买”国有股

9/23/2009 posted in  当代中国

高梁:搞房地产不等于城市化

9/22/2009 posted in  当代中国

纽约革命书店《毛主席语录》最畅销

9/20/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英国卫报载文:左派错失了翻身的大好机会?

9/18/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牛津大学著名马克思主义哲学家G.A.科恩于8月5日去世

9/18/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为什么说中医不是科学?

9/17/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马克思主义研习推荐书目

9/16/2009 posted in  公告帮助

刘日新:对当前国际和国内经济危机问题补充几点看法

9/15/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南帆:现代主义、现代性与个人主义

9/14/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旷新年、王向阳:镀金时代的文学

9/9/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刘维颖 :评曹征路长篇小说《问苍茫》

9/8/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蔡特金:列宁印象记——妇女、婚姻和性的问题

9/7/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指导无产阶级政党思想理论建设的经典文献——读《怎么办?》

9/4/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听一位美国司机“分析”经济危机和前景

9/4/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走近“猛兽”齐泽克

9/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新中国前30年不开放是毛泽东因的失误的看法不符合历史的真实

9/2/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俄共议员访谈:如何富有成效的抵抗危机——秋季将会给出答案

9/1/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鲁迅滚蛋皆因笔下人物复活

9/1/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关于”三农”问题的症结与蒲鲁东主义

8/31/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抗战壮丁非正常减员近千万——驳兵役科长之子流沙河的“抗战回忆”

8/31/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为我们社会的未来建言—告全港市民书

8/30/2009 posted in  当代中国

俄罗斯社会妖魔化列宁的思潮及其危害

8/30/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梁文道:时空错乱的“革命文学”

8/28/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大卫•诺思论伯恩斯坦及其历史问题

8/27/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当前有关“普世价值观”的争论及其评价

8/27/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社会主义再思--什么是社会主义过渡﹖

8/25/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中国文坛上的“华盛顿共识”

8/25/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菲律宾毛派通讯:取得人民战争的更大胜利

8/23/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批判张宏良

8/2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工人诗歌》2号:工人文学无疑已经存在

8/22/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社会主义转向中的学生和工人:辛格模式

8/20/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印度共产党(马列)八大文件《总纲》

8/16/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公民社会”袪魅

8/11/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中国工人终于有了自己的节日

8/11/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列宁:《列夫·托尔斯泰是俄国革命的镜子》

8/9/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失败的制度——资本主义全球化的世界危机及其对中国的影响

8/8/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通化钢铁公司私有化:“阳光下的改制”同样黑幕重重

8/7/2009 posted in  当代中国

美国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理解资本主义》译者导言(孟捷等)

8/7/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人力资本”究竟是个什么东东?

8/5/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

8/3/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吉林省有关当局拒不改邪归正

8/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当代马克思主义问题——与迈克·桑德斯博士对话

8/1/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新视野中的“延安文艺”——青年学者三人谈

8/1/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大卫•M•兰普顿:“大跃进”时期的医疗政策

7/24/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俄共主席久加诺夫出席南方联邦专区党内积极分子讨论会

7/24/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金融扩张必将导致终极危机——乔万尼.阿里吉访谈录

7/24/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潜伏》:危机和腐败时代的信仰之路

7/16/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革命文艺

《冰山上的来客》电影赏析

7/15/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21世纪初经济大萧条的根源——马克思的魔咒是资本主义的良药

7/14/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理论视野

叶利钦促成苏联解体内幕

7/12/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阿尔都塞:无主体的主体性

7/12/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回到马克思

7/9/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选举制胜不是弱者战胜强者的精神图腾——就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尼泊尔、玻利维亚、委内瑞拉形势答友人问

7/7/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从左翼理想青年到无产阶级战士————《冬夜战歌》读后感

7/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当代世界资本主义体系面临四大危机

7/1/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堪称人类历史奇迹的新中国扫盲运动

7/1/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权威报告指中国财富加速向少数人集中 亿元户91%是高干子女

7/1/2009 posted in  当代中国

游击时代

6/23/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苦读马列,深入工农

6/22/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沈阳见闻:零落成泥碾作尘,但愿香如故

6/22/2009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印度学者谈:毛泽东的经济思想

6/22/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工农形象在我眼里是怎么改变过来的

6/19/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20世纪美国左翼文学思潮研究综述

6/19/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俄罗斯现代史》译者前言

6/18/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法国调节学派的消费社会批判理论—以阿格里塔为例

6/18/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五四”之后的两种启蒙

6/18/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当代中国

揭开《活着》的画皮——评电影《活着》

6/18/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日本“新穷人”捧热《蟹工船》

6/10/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马克思:关于自由贸易的演说

6/4/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夏尔.贝特兰 :中国的文化革命与工业组织——管理以及劳动分工的变革

6/3/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理论视野

人间正道是沧桑――纪念《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67周年

6/3/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沃勒斯坦:美国要出现阶级对抗

6/2/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国民党三巨头身边的“潜伏者”

6/2/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列斐伏尔:日常生活的恐怖主义批判

6/2/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学说

6/2/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资本主义的“空间修复”逻辑

5/29/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格瓦拉:一个纯粹的人

5/28/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一個台灣人的毛派之路:回應「新民主主義者」陳明忠先生

5/27/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现代社会印证了马克思的预见

5/25/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流亡海外的东南亚共产党遗族

5/25/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在焦虑中流亡,在边缘处批判——纪念萨义德

5/24/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资本论》解析了当今美国金融危机和世界经济危机——兼简析中国的经济危机

5/24/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托洛茨基:斯大林与中国革命

5/24/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鲜为人知的白奴制度:美国国父华盛顿曾役使白奴

5/23/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法律在强权前冬眠,淫官只能用刀来终结

5/23/2009 posted in  当代中国

钟关平:也谈五四的“真实”

5/19/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日刊文章:贫困正在日本蔓延

5/19/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迪拜奢华的背后

5/18/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国际观察

理解毛泽东:一种结构主义的尝试——从阿尔都塞的《保卫马克思》谈起

5/18/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资本主义文化精神史论

5/17/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发胖的黑暗——读《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

5/17/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人的命运,书的命运——《血管》的前世今生

5/17/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史海沉钩

对当前宏观经济形势和扩大内需问题的一些思考

5/13/2009 posted in  当代中国

金融危机:一场全球性的资本主义系统性危机

5/13/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尼泊尔革命简讯

5/11/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奥卡姆剃刀

5/11/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组织起来——《创业史》阅读笔记

5/11/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普列汉诺夫: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

5/11/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批评资本主义是因为它无法永远维持下去-访齐泽克

5/10/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吴玄《陌生人》——访谈与评论

5/6/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普拉昌达对尼泊尔十年人民战争的总结

5/6/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欧美发达国家共产党论当前金融危机

5/6/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资本时代的人生悲歌——《问苍茫》及其叙事伦理

5/6/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人有病,天知否!?—— 一位教授遗孀从上访到疯人院之路

5/6/2009 posted in  当代中国

改良主义批判

5/5/2009 posted in  系列专题

剩下的都是好样的

5/1/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想住大房子”何罪之有?——与王小东讨论

5/1/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改革开放中的“右派幼稚病”

4/15/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新医改的全面解读

4/14/2009 posted in  当代中国

新医改最后博弈:围绕市场化与回归计划激烈交锋

4/14/2009 posted in  当代中国

瑞典社民党的理论、政策创新与瑞典历史变迁

4/12/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气候变化、增长的限制与社会主义的必要性

4/12/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沃野: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女权主义

4/12/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全球统治阶级:亿万富翁及他们的由来

4/12/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毛泽东的《论十大关系》——探索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4/11/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乌戈·查韦斯:“另一个世界是可能的!”——委内瑞拉总统发人深省的演讲

4/11/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新自由主义30年祭

4/11/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萨米尔•阿明:尼泊尔,充满希望的革命进展

4/11/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专访列宁:市场经济绝对不是社会主义

4/9/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真正的人是X

4/9/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诗歌:我是一个美国人

4/9/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在路易·阿尔都塞葬礼上的致辞

4/9/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日本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的特点与近况

4/9/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毛主席在解放西藏百万农奴中的历史功绩

4/9/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从古典帝国主义理论到新帝国主义理论

4/9/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雷日科夫细述苏联解体根源

4/9/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普拉昌达论国家与民主

4/9/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美国金融危机的实质、走向及其对中国的影响——范强威、余斌对话美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瓦迪·哈拉比

4/8/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青年马克思和青年毛泽东的一点比较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张飞岸:空想的民主社会主义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马克思回来了

4/3/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谁在搞鬼:FBI与土地私有化——耕者无其田中国农村土地私有化的必然结果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一位哲学家的心路历程—— 纪念刘奔逝世两周年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无产阶级才有天使——评西单女孩

4/3/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茅于轼堪称“孤篇压倒全唐”的改革纪念文章——点评《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伊格尔顿:真正的左派无须引以为疚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毛主席继续革命的伟大战士魏巍同志 ——在纪念毛主席诞辰115周年北京高峰论坛会上的发言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弗·杰姆逊的毛泽东情结

4/3/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保罗·斯维齐:在纪念毛泽东诞辰一百周年会议上的讲话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何新论毛泽东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时代呼唤新的毛泽东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世界从来不简单 历史何尝会温柔?(上)——2008世界危机之不负责胡扯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何新谈张五常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巨人的瘸腿:从城镇医疗不平等谈起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红星美女:贫民窟——被社会遗弃的人间地狱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致一个右派朋友的信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张广天现象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市场 婚姻 爱情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玩革命”与革命理想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佛教与马克思主义人生观比较——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的粗浅理解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浅论悲剧美的产生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一个80后女生对毛泽东思想的认识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我们记住了您的叮咛——魏巍同志逝世满月祭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为毛泽东辩护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我观张五常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知识分子和工人运动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每月评论:中国与社会主义

4/3/2009 posted in  当代中国

资本主义的世界性危机和社会主义前景

4/3/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列宁:马克思主义和改良主义

4/3/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卢森堡的魅力

4/3/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伊格尔顿:马克思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小康社会中的工人阶级

4/3/2009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哈耶克竞争理论的错误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社会分析和符号解读:如何看待晚期资本主义社会中的流行文化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颓废时代里的“伟大的哲学冲突”——尼采的马克思主义读法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安哲的《养蜂人》

4/3/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当前世界粮食危机发生的深层原因

4/3/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全球化进程中的拉丁美洲传统作物(玉米篇)

4/3/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欧洲反资本主义左派大会宣言

4/3/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印共(毛)在21世纪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国际研讨会上的报告

4/3/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党内辩论:革命还是改良

4/3/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民主共和国还是人民共和国?

4/3/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汉娜•阿伦特:瓦尔特•本雅明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哈贝马斯和利奥塔论后现代性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从“资产阶级世纪”中苏醒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知识分子与民族理想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十月革命──目击者的实录

4/3/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新左派评论》的重建与西方左翼思潮的发展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列宁最后的遗嘱——《给代表大会的信》

4/3/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俄罗斯学者巴加图里亚谈《共产党宣言》

4/3/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俄罗斯毛泽东主义党简介和临时纲领

4/3/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面对现实,忠于理想”–英国左派剧作家简介

4/3/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从法国共产党到马列毛主义共产党

4/3/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南斯拉夫:工人自治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4/3/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马克思与自由主义民主

4/3/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新左派青年的午夜

4/3/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乌克兰左翼的激进尝试

4/3/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毛泽东论政治经济学的对象和方法——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10周年

4/3/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革命及相关词语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符号、性别与传播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马克思主义对“人”的界定

4/3/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阿尔都塞:在黑格尔之前的列宁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社会主义与官僚主义

4/3/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谢韬先生《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之我见

4/3/2009 posted in  当代中国

英国铁路私有化改革失败的启示

4/3/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什么是官僚资本以及官僚资本的两重性

4/3/2009 posted in  当代中国

斯大林“建成论”的错误与对现实社会主义的重新定位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经济成长阶段论——市场浪漫主义的暧昧期许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马克思主义对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的批判

4/3/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西欧共产党关于当前全球金融危机的看法

4/3/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世界金融危机形势下的俄共

4/3/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汪晖经典之作《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为什么说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

4/3/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美国左翼学者安舟:中国变化的颜色

4/3/2009 posted in  当代中国

今天的阿尔都塞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书介《沉默的大多数——美国工人阶级家庭生活》

4/3/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斯拉沃热•齐泽克:列宁主义的自由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人民日报》评《红灯记》

4/3/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对巴黎公社的经验追述:从马克思到列宁

4/3/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文革前的阶级与阶级斗争

4/3/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过渡时期、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一些必要的分析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狂欢与喜剧:巴赫金和布莱希特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哈特和奈格里为21世纪重写了《共产党宣言》吗?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瞿秋白:多余的话

4/3/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中国第一个共产主义小组的形成

4/3/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读郑小琼长诗《挣扎(2006.7.30—8.6)》

4/3/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日本:无产阶级文学重新流行

4/3/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哲学作为革命的武器—阿尔都塞访问稿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葛兰西:阶级的不妥协和意大利历史

4/3/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罗莎·卢森堡对“资本主义适应论”的批判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作为思潮的“晚期马克思主义”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现代解放”仅只是“政治解放”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2005年土耳其毛派17烈士殉难事件

4/3/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理解张承志–一位中国作家的孤独旅程

4/3/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马克思经济危机理论

4/3/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全球马克思主义研究风起云涌——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总报告(2007)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列宁:俄国社会民主主义者的任务

4/3/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沃勒斯坦:经济灾难的政治透视

4/3/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革命时期的爱情

4/3/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葛兰西:现代君主论·政治的科学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4/3/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好的市场经济”咋也被轮奸了?

4/3/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金融危机的根源并未超越马克思的逻辑——访西南财经大学教授赵磊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曹征路《那儿》

4/3/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文怀沙现象—— “大师”不单是“真假”问题

4/3/2009 posted in  当代中国

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崛起

4/3/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2007年度日本马克思主义研究报告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鞍钢宪法与后福特主义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汪晖:鲁迅逝世70周年:一个真正反现代性的现代性人物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葛兰西:夺取国家

4/3/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巴布石金的回忆(上)

4/3/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巴布石金的回忆(下)

4/3/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尼尔•克拉克:欧洲的左翼复兴

4/3/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马前卒 :酒后经济学随笔

4/3/2009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扎里茨基访华演讲:左派的概念

4/3/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格达活佛:情系红军将士的“红色活佛”

4/3/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毛泽东时代的经济遗产

4/2/2009 posted in  史海沉钩

马克思主义的中国来源以及中国传统文化的马克思主义分析

4/2/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詹姆斯·彼得拉斯:世界经济危机挑战拉美新左翼政府的改良主义

4/2/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跨国公司在拉丁美洲的扩张遭遇抵抗

4/2/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论福斯特对马克思主义生态观的辩护

3/30/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印度左派的“红色”天空

3/29/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俄罗斯红色左翼青年政治组织

3/29/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卡斯特罗论世界金融危机

3/24/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当前全球左翼的基本现状与发展趋势

3/24/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张承志:总是在路上

3/21/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意识形态霸权——美国社会中的思想控制

3/20/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普列汉诺夫:昂利•柏格森

3/17/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克里斯·哈曼:利润率和世界的今天

3/16/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古巴医疗外交享誉全球

3/15/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国外共产党组织开展国际协调和联合行动

3/15/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当前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的起因

3/15/2009 posted in  理论视野

生产过剩而非金融崩溃才是危机的核心

3/4/2009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对哲学上的革命变更和现代转型的认识

3/3/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和菲律宾新人民军在一起(1)——来自游击前线的报导

3/3/2009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张飞岸:恩格斯晚年的合法斗争思想

3/3/2009 posted in  基本原理

中国的“小林多喜二”在追问——读曹征路的《问苍茫》

3/3/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2008

曹锦清:谁能告诉农民今年种什么

12/16/2008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共产主义原理》

12/16/2008 posted in  基本原理

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

12/15/2008 posted in  基本原理

保罗.斯威齐:《共产党宣言》在当代

12/12/2008 posted in  基本原理

布罗代尔:卡尔·马克思

12/11/2008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张承志:鲁迅之后的作家

12/10/2008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全球传媒、新自由主义和帝国主义

12/8/2008 posted in  国际观察

依旧怀念一九六八:传播媒体与反对示威

12/7/2008 posted in  史海沉钩

马克思: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

12/6/2008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我们时代富有魅力的伟大的男人”——纪念保罗·斯威齐

12/5/2008 posted in  国际观察

韩德强:五十年、三十年和二十年

12/3/2008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广松涉:关系存在论与事的世界观(代译序)

12/2/2008 posted in  理论视野

齐泽克:《黑客帝国》或颠倒的两面

12/1/2008 posted in  理论视野

切·格瓦拉:永远的怀念

11/27/2008 posted in  史海沉钩

2008:委内瑞拉玻利瓦尔革命向何处去

11/26/2008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对美国次贷危机根源的反思

11/22/2008 posted in  国际观察

对马克思异化劳动思想的研究

11/21/2008 posted in  基本原理

马克思: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

11/20/2008 posted in  基本原理

读沃勒斯坦的《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兼论21世纪上半叶的中国问题

11/19/2008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法国1968:终结的开始》序言及第一章

11/17/2008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和菲律宾新人民军在一起

11/15/2008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普拉昌达2007年五一节演讲

11/12/2008 posted in  共运信息

重庆万盛失地农民考察报告

11/11/2008 posted in  当代中国

美国毛主义者众多

11/10/2008 posted in  国际观察

普拉昌达的思考——如何建立有利于反修的党,国家和军队

11/9/2008 posted in  共运信息

到尼泊尔去

11/8/2008 posted in  中流击水

新版《列宁和哲学》导言

11/8/2008 posted in  基本原理

也谈人性、恶和文革

11/7/2008 posted in  史海沉钩

刘放桐:对哲学上的革命变更和现代转型的认识

11/7/2008 posted in  基本原理

罗骞:马克思与现代性批判

11/6/2008 posted in  基本原理

索飒:五月广场母亲

11/6/2008 posted in  革命文艺

对中国农民工的重新解读——评《中国农民工的政治经济学考察》

11/5/2008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农民工的阶级属性及其向工人阶级的转化

11/3/2008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印度北方农民运动和“毛派”武装斗争考察报告

11/2/2008 posted in  共运信息

我的社会主义观之一 革命的必然性与无产阶级的阶级意识

11/1/2008 posted in  基本原理

以郎咸平事件为契机掀起对改革观进行全民反思的浪潮

10/30/2008 posted in  中流击水

十年来中国城市住宅售价上涨的三阶段

10/28/2008 posted in  当代中国

全球经济危机

5/5/2008 posted in  系列专题

民主自由问题

5/5/2008 posted in  系列专题

解读毛泽东时代

5/5/2008 posted in  系列专题

历史唯物主义研究

5/5/2008 posted in  系列专题

辨析社会主义

5/1/2008 posted in  系列专题

转基因问题

5/1/2008 posted in  系列专题

民族主义研究

5/1/2008 posted in  系列专题

俄罗斯共产党:在国家官僚资本主义中争取社会主义的艰难探索

4/3/2008 posted in  共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