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A与伪YCA修正主义分子的分歧

10/18/2015 posted in  中流击水  

作者:邵钟萍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的中国左翼运动,是以国企老工人运动为基础,在党内健康力量和学术界左派推动下发展起来的。但随着老工人运动归于沉寂,党内老左派也由于自然原因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失去阶级基础的左翼运动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与此同时,新工人运动的蓬勃发展,又让左派看到了新的机遇。阶级斗争形势的变化,以及由此造成的革命左翼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造成了各左翼团体在理论和实践方面的分歧和斗争。YCA近期的“分裂”事件,就是其中之一。YCA内部在是否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如何发展马克思主义、是否走与工人阶级相结合的道路等问题上出现了极大分歧,并最终导致YCA将部分顽固的修正主义分子开除。虽然这些斗争都发生在内部,但这绝不是孤立的现象,是阶级斗争在运动中的反映。为了提醒其他左派同志关注到这种错误的倾向,与修正主义分子划清界限,我们准备对斗争中暴露的分歧做一个总的介绍。本文将从理论和实践两个方面介绍分歧的主要内容。

一 理论方面的分歧

1.是否坚持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方法

阶级概念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核心。要反对马克思主义,就必须抹杀阶级的存在。资产阶级学者直接了当的否定阶级的存在,并代之以阶层。修正主义者知道公然否定阶级存在违背事实,就在承认阶级的同时,强调阶级调和,否认阶级斗争具有创造新社会制度的意义。而在修正主义遭到全体革命者唾弃的今天,YCA内部的修正主义分子自然不敢直接否认阶级和阶级斗争。他们采取一种“曲线救国”的办法:不否认阶级,但否认马克思主义阶级划分方式是基于对现实和历史的总结,认为阶级划分的方法有无数种,都是客观的,按照生产资料划分只是一种,而这一种的独特之处在于“公有制目标”。是不是感觉比较抽象?我们来看看提出这种谬论的人是如何解释的:

2015-05-15 16:37:52 修正主义分子L
我们叫坚持两大阶级论,必须说明,为何只能以生产资料来划分阶级

2015-05-15 16:39:25 修正主义分子L
一言以蔽之,我们的事业是要解决占有生产资料问题的,其他问题不归我们管

2015-05-15 16:42:14 C同志
为啥要解决生产资料的问题?就是因为我站在工人的立场上。

2015-05-15 16:42:53 修正主义分子L
人有不同的经济利益,划分为不同的群体,这是客观的阶级。客观的阶级有很多种划分方法。
以占有生产资料多和少为轴,抽象为两大对立的阶级。是因为要解决生产资料问题。

2015-05-15 16:44:27 修正主义分子L
这种划法的独特性,在于我们的目的

2015-05-15 16:45:53 修正主义分子L
@C同志 的说法不合逻辑,没有目的,划法都还没确定,无产阶级还没被划出来,你怎么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

2015-05-15 17:18:18 修正主义分子L
但概念,确实是分了才存在。分有它客观实际的依据,没问题。但某种分法有其独特性,只能因为这种分法符合我们分的目的。

2015-05-15 18:05:32 修正主义分子L
第一,我本人就这么认为的,不按这个逻辑不通,无产阶级立场怎么会先于划分无产阶级的目的存在?当然你可以说:千万种划分方法里,我捡起这种就认定了。对不起,我接受不了这种教徒心态。
第二,历史大失败之后,很难想象新的无产阶级,尤其是广大脑无,会认定一个不直观且只是千万种之一的划分方法。从对美好的新世界的追求出发,建立无产阶级立场(不是从部分工人立场),至少对一部分人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况且历史上也没少讲美好的新世界,我们为啥不能重点讲?

在马克思主义者看来,存在着无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斗争,这个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并消灭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制度;而在修正主义分子眼里,原本就没有马克思主义意义上的阶级(或者只是无数种分法——地域、职称、学历等等—之一),由于出现了一群要搞公有制的人,这些人要解决所有制的问题,才分出阶级。按照修正主义分子的观点,确定一个人是不是同志,只能看他是否认同公有制,而不能谈论什么“无产阶级立场”,因为“没有目的,划法都还没确定,无产阶级还没被划出来,你怎么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

我们知道,“阶级”这一概念的内涵当然是人定下来的。任何概念都是在人脑子里的,但这并不是说,按照某种方式确定某一个概念的内涵是完全主观的。我们之所以按照“是否占有生产资料”,而不是按照贫富,学历高低划分阶级,从根本上讲,是因为马克思主义认为生产决定消费和分配,生产关系的核心是生产资料所有制。阶级本来就不是马克思的发明,而是他以前的历史学家和经济学家从历史和现实经济运行中总结出来的,那些人没有社会主义理想。把马克思主义阶级划分的合理性归结于“我们的事业是要解决占有生产资料问题”,实在是庸俗之至。如果你真的认为有这个目的之后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概念才有独特意义,又如何面对并不认同公有制目标的广大群众呢?是先帮助他们建立公有制目标呢,还是先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阶级地位呢?如果在他们尚未确立公有制目标以前,就使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概念,是不是自说自话呢?

修正主义者看到了这个问题,所以明确提出用所谓“革命共同体”代替(马克思的)“阶级共同体”:

“严格执行经典定义,则没有生产资料、没有多余的生活资料(做一天工,得一天的生活费用)、体力劳动、生产性活动的“工人阶级”(没钱没房收入低的体力劳动者)的确就是被机器取代。如果不执行经典定义,则塑造“无产阶级共同体”更多的是塑造政治上的革命共同体。而革命共同体是由共同的革命目标维系的,这就是为什么修正主义者L:要强调把党的公约数定在公有制上,而不要说阶级出身。

马克思语境下的阶级斗争,就是以社会学意义上阶级划分作为斗争单位。阶级,以及与经济生产领域的阶级直接对应的、政治舞台上的政治势力,是斗争的基本单位、斗争的主体,甚至军事上也是这样,马克思有“产业军”的理论,直接工人以产业系统武装起来进行武力斗争。但事实上从列宁开始就改变了,阶级斗争首先是政治斗争,政治同经济相比不能不占首位,实际上就是从阶级的利益本位驱动,变成了政治目标政治路线导向,就是长者所说的“举什么旗、走什么路”是最关键的问题,旗号先打出来,路线图先指出来,天下豪杰云集响应——只是这种变动,列宁是不自觉的做出的,而非深思熟虑的结果。
——修正主义分子Z言论,其中提到的名字已经替换)

修正主义分子处心积虑地炮制所谓“四位一体”的无产阶级判断标准(我们在《当代资本主义社会还存在“绝对贫困”吗?》 一文的按语中作了批判),而按照这个完全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的胡诌的标准,无产阶级当然变成”稀有物种”。通过这种自欺欺人的办法,消解经济意义上的无产阶级概念,而代之以“追求共同目标”的作为政治共同体的“无产阶级”。所以,修正主义分子脱离无产阶级立场谈论共产主义是完全正常的,因为无产阶级本来就是“政治共同体”嘛!我是什么人不要紧,我为什么人也不用提,只要知道我追求共产主义目标就行了。

为了彻底消解无产阶级立场,修正主义分子还提出了一个荒谬绝伦的观点。他们把坚持公有制目标定义为“公有制立场”,并认为“无产阶级立场全等于公有制立场”,“无产阶级解放全等于公有制”。这种把无产阶级立场解释为认同公有制的做法,简直是胡搅蛮缠。任何马克思主义者都懂得,现实中存在着阶级,不同阶级有各自的利益。我们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上,就是追求这个阶级的利益。利益有大有小,有短期的有长期的,而最大最长远的利益就是使无产阶级从资本的剥削压迫中解放出来。实现解放的根本办法是,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消灭私有制而代之以公有制。公有制是无产阶级获得解放的条件。从无产阶级立场出发,必然认同公有制,但是公有制和无产阶级立场毕竟是两码事。修正主义为了坚持自己那一套东西,甚至玩起了文字游戏,真是可笑之极。

我们在面提到过,修正主义分子认为“没有目的,划法都还没确定,无产阶级还没被划出来,你怎么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也就是说,没有公有制目标,就没有马克思主义意义上的无产阶级概念。所以,不讲公有制目标、理想制度,而用阶级斗争来定义社会主义运动,是违背逻辑的。黑牛在与修正主义分子论战时,指出了这种观点的内在矛盾:

对于我们社会主义者来说,存在一个必须严肃思考的问题,那就是如何理解自己正在进行的斗争。我们的斗争到底是为了实现新的生产关系—公有制—的斗争,还是无产阶级追求自我解放的斗争。一方面,这两个斗争是一个问题的两面,无产阶级追求自我解放的斗争,只能在公有制下才能实现;但另一方面,这两种斗争是从不同的角度出发的。无产阶级追求自我解放的斗争,是指无产阶级处于被剥削被压迫走向不被剥削不被压迫的过程,是从当前两大阶级斗争的现实来定义的;而追求公有制的斗争,则是从一个理想中的新制度,一个可以实现‘人间大同’的美好未来出发进行的斗争。现实和未来,到底哪一个出发点更根本呢?

有人会提出,‘无产阶级从来就不是铁板一块,他们的斗争要不是停留在个人层次,要么停留在单个工厂的层次,相互之间互砍的时候也许还比他们集体斗资本家的情况多得多。什么阶级斗争,根本就没有嘛!所以,用所谓无产阶级的自我解放来定义运动,根本就是一种空想。只能用公有制来定义斗争。而公有制符合无产阶级的利益,所以追求公有制的斗争,就是无产阶级立场出发的斗争。只有社会主义政党领导的斗争才算是真正的阶级斗争。’初看起来,这种说法挺符合实际,蛮有道理的。但是,我们仔细想想,这个公有制到底是什么呢?‘全体人们共同占有生产资料’——也许除了这一句话是大家的共同观点之外,一万个人甚至有一万种解释。我们看到过苏联的公有制,罗默的公有制,还有各式各样的公有制图景,但他们之中哪一个才是符合人类历史发展的公有制呢?我们的斗争是要夺取政权,但引导我们夺取政权的公有制是什么呢?我们的努力会不会是历史上所有的错误尝试之一呢?如何尽量避免前人犯过的错误(尤其是当前人犯过的错误以一种变化了的形式出现的时候)以及前人没有犯过的错误呢?

在社会主义运动已经经历过一个完整的盛衰轮回之后,单纯用‘更符合生产力需要’的‘公有制’的名头去呼吁变革,已经不可能的了。新时代的社会主义者,一方面必须总结历史经验,在此基础上提出能够解决已知问题的新‘制度构想’。同时,还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每一个时代的人都是有局限性的,自己感觉良好的制度构想很可能跟未来实际的情况相差很大。我们已经看到过历史上那些以为名义上的全民所有制(甚至是集体所有制)的实现就意味着阶级斗争熄灭的政党,是如何在阶级斗争的潮流中消灭,又是如何全面恢复私有制,让产生党的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再一次普遍地出现。因此,在我们往前逼近的公有制设想之外,还必须有一个证明这种逼近是有效的判断方法:消灭阶级差别。只要阶级差别还没有消灭,只要全体劳动者还没有实际占有生产资料,只要还存在着一部分因为占有生产资料而得到另一部分人的劳动的时候,阶级斗争就不能停止,就不能宣布社会主义已经建立起来,不能麻痹无产阶级(及其直接延续者)的革命意志,就必须‘继续革命’。”( 《关于历史唯物主义若干问题的思考》)

也就是说,脱离阶级的概念,公有制根本无法明确自身的内容。在人类经历了各种社会主义实验之后,更是如此。要避免这种逻辑问题,必须在定义公有制目标之前,先定义阶级概念,这也就意味着,阶级概念必须脱离公有制目标,基于现实和历史来定义。这也是马克思主义经典做法和传统教材的做法。修正主义搞所谓理论创新,不过是暴露自己逻辑混乱而已。既要坚持修正主义观点又要避免逻辑矛盾,就只能绕开这个问题。所以,修正主义分子一方面不得不承认要用阶级的消灭来定义公有制,另一方面又顽固地坚持“没有公有制目标,就无法得出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概念的特殊性”,似乎这两个问题之间毫无关联似的。许多同志们觉得这种争论很无聊,这只能表明修正主义分子很无聊,而革命者绝不能让修正主义分子用无聊的问题掩盖严肃的错误,因此只能忍着生理反应跟他们玩这种无聊的游戏。如果读者同志一开始就对修正主义言论报之以嘲笑,那么仅仅作为一个读者而言,就不必深入到这种无聊中去了。

2.共产主义是无产阶级阶级斗争的必然结果,还是追求理想社会的运动;坚持无产阶级立场还是全人类立场。

修正主义分子们绞尽脑汁地找这么多理由来“修正”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方法,其目的在于论证共产主义运动首先是追求理想制度的斗争,而不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所造成的两个阶级之间的阶级矛盾的必然结果。他们不是站在无产阶级之中,带领无产阶级群众一道通过各式各样的斗争把整个阶级尽可能地团结起来,进而夺取政权,实施所有制的变革,而是站在全人类的角度,站在无产阶级之上,追求一个理想制度。修正主义分子所承认的共产主义的无产阶级性只是在于,无产阶级最不反对公有制,这个运动最符合无产阶级的利益。阶级斗争的主线,无产阶级的革命主动性,全都被抽调了。

这种把共产主义理解为追求理想制度的看法,在马克思恩格斯创立新世界观的时期,就尤为盛行。空想社会主义以及空想社会主义与德国哲学混合物—真正的社会主义—正是这样看待运动的。恩格斯在《共产主义者和卡尔·海因岑》一文中对这种观点进行了批判:

海因岑先生"认为共产主义教义的核心,简单说来就是废除私有财产(通过劳动获得的财产也包括在内)和作为这种废除的必然结果的共同利用人间财富的原则"。

海因岑先生异想天开地认为,共产主义是一种从一定的理论原则即自己的核心出发并由此得出进一步的结论的教义。海因岑先生大错特错了。共产主义不是教义,而是运动。它不是从原则出发,而是从事实出发。共产主义者不是把某种哲学作为前提,而是把迄今为止的全部历史,特别是这一历史目前在文明各国造成的实际结果作为前提。共产主义的产生是由于大工业以及由大工业带来的后果,是由于世界市场的形成,是由于随之而来的不可遏止的竞争,是由于目前已经完全成为世界市场危机的那种日趋严重和日益普遍的商业危机,是由于无产阶级的形成和资本的积聚,是由于由此产生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共产主义作为理论,是无产阶级立场在这种斗争中的理论表现,是无产阶级解放的条件的理论概括。

社会主义运动的实际内容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目的是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共产主义运动当然指向理想的制度,但是这个理想的制度并不是某种完善的东西,而只是基本原则和框架而已。共产主义的理想只是在消灭私有制的过程中实现的。消灭现存的生产关系,也就意味着建立新的生产关系——因为人类不可能脱离一定的生产关系来进行生产。社会主义运动的核心是无产阶级运动或工人运动,工人阶级在与资产阶级斗争的过程中,为了实现本阶级的利益,最终不得不站起来反对现存的所有制关系,而他们反对这种关系之后所建立的新的关系,只能是集体占有的制度即公有制。马克思主义之所以把共产主义理解为消灭现存状况的运动而不是实现理想的运动,是因为实现理想的运动的说法,并不能反应运动的实际情况,而且会使得人脱离运动的现实基础即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马前卒等人为什么反对罢工,因为罢工运动不是为了实现社会主义,甚至不是为了全阶级的经济利益,所以是狭隘的,不值得支持。

正因为如此,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提出“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而不是说“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建立公有制”?

修正主义者在革命同志批判的压力下,也不得不承认运动的无产阶级性,但是他们的理解是非常狭隘的:

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贯穿资本主义始终,资本主义下的其他矛盾(例如民族矛盾)要么可以在资本主义下化解,要么因为与两大阶级的矛盾相纠缠而不能化解。并且,无产阶级直接利益和公有制不冲突,最容易接受公有制(其中的个体平均而言容易接受先进社会制度,在且仅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该群体具有政治上的先进性)。因此,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是消灭资本主义建立新社会必须依靠的基本力量——是否认识到这一点正是空想社会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的根本区别。
———修正主义分子L言论

他们只是看到无产阶级没有生产资料,因而对公有制最不反对,或者说最容易接受。只是把无产阶级斗争看做是自己可以依靠的力量,而不是争取消灭私有制即实现社会主义制度的力量。从根本上讲,他们是把无产阶级看做一种消极的因素。这种观点是违背了马克思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认为共产主义运动是反对现实的运动,是消灭私有制的运动,而(自发的)无产阶级运动一旦充分发展起来,也必然导致对私有制的否定。比如,“占厂”运动就是对私有制的一种否定,虽然只是局部的否定,但它表明了,无产阶级的苦难来自于其与生产资料的分离,而要消除苦难,就只能重新与生产资料结合。这种结合,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只能是集体占有。修正主义分子之所以否定无产阶级群众所具有的这种革命性,关键是在于他们只是把无产阶级看作是一个受苦最深的阶级,而不是一个具备改变自身命运,改变整个社会制度能力的阶级,就如同马克思在《哲学的贫困》中所指出的:

在无产阶级尚未发展到足以确立为一个阶级,因而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斗争尚未带政治性以前,在生产力在资产阶级本身的怀抱里尚未发展到足以使人看到解放无产阶级和建立新社会必备的物质条件以前,这些理论家不过是一些空想主义者,他们为了满足被压迫阶级的需要,想出各种各样的体系并且力求探寻一种革新的科学。但是随着历史的演进以及无产阶级斗争的日益明显,他们就不再需要在自己头脑里找寻科学了;他们只要注意眼前发生的事情,并且把这些事情表达出来就行了。当他们还在探寻科学和只是创立体系的时候,当他们的斗争才开始的时候,他们认为贫困不过是贫困,他们看不出它能够推翻旧社会的革命的破坏的一面。但是一旦看到这一面,这个由历史运动产生并且充分自觉地参与历史运动的科学就不再是空论,而是革命的科学了。

修正主义者否定或歪曲运动的阶级性的目的在于,他们想论证社会主义运动是解放全人类,而不仅仅是解放无产阶级的运动。修正主义分子在争论最激烈的时候曾说,“不让我提解放全人类就是否定了我参加运动的动机,我就没法玩了”(大意)。我想这的确是真情流露。把社会主义运动看做是无产阶级的解放运动是科学社会主义区别于空想社会主义的地方。马克思主义强调,在阶级社会里,人类是分为阶级的,不同阶级争取自身利益的斗争最终导致了新社会制度的到来。虽然“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自己”,但这并不表明运动本身是追求全人类的解放而不是无产阶级的解放。用人类解放代替无产阶级解放,只能起到模糊阶级视线的作用。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92年德文第二版序言》中国指出:

例如本书,特别是在末尾,很强调这样一个论点: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单纯的工人阶级的党派性学说,而是一种最终目的在于把连同资本家在内的整个社会从现存关系的狭小范围中解放出来的理论。这在抽象的意义上是正确的,然而在实践中在大多数情况下不仅是无益的,甚至还要更坏。只要有产阶级不但自己不感到有任何解放的需要,而且还全力反对工人阶级的自我解放,工人阶级就应当单独地准备和实现社会革命。1789年的法国资产者也曾宣称资产阶级的解放就是全人类的解放;但是贵族和僧侣不肯同意,这一论断——虽然当时它对封建主义来说是一个无可辩驳的抽象的历史真理——很快就变成了一句纯粹是自作多情的空话而在革命斗争的火焰中烟消云散了。现在也还有不少人,站在不偏不倚的高高在上的立场向工人鼓吹一种凌驾于一切阶级对立和阶级斗争之上的社会主义,这些人如果不是还需要多多学习的新手,就是工人的最凶恶的敌人,披着羊皮的豺狼。

其他阶级的人或者本阶级受到非无产阶级思想影响的人的确可能是为了人类解放才认同社会主义,但是,他们要参加到运动中来,就必须接受无产阶级的立场,必须认识到社会主义运动是无产阶级的解放运动。如果不接受无产阶级立场,反而想尽各种办法歪曲和消解无产阶级立场和运动的阶级性,那就只能与这种人决裂,而不是任由其在革命队伍里进行非马克思主义宣传。

3.是否承认无产阶级的先进性

社会主义者之所以与无产阶级结合,是因为无产阶级是唯一真正革命的阶级。在现代社会的各个阶级中,无产阶级是最先进的阶级。这种先进性不是由于无产阶级掌握最先进的科技,而是由于无产阶级由于其所处的地位,必然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发生矛盾,必然走向私有制的否定。其他阶级也可能反对资产阶级,如濒临破产的小农和小资也反对资产阶级,但他们只是反对大资本的竞争,而不是反对私有制本身。
如果认同了无产阶级的先进性,那就必然得出社会主义者应该与无产阶级实行最彻底结合的结论。修正主义者希望把党搞成一个凌驾于所有阶级之上的机构,当然要否认无产阶级的先进性。如下便是内部群聊中关于无产阶级先进性问题的争论,由于相关记录太多,本文只摘录一小部分较为关键的内容:

2015-05-05 23:44:29 马前卒
手机打字 我觉得就不要说什么阶级先进性

2015-05-05 23:44:50 马前卒
就说共产主义科学性

2015-05-05 23:54:34 修正主义者L
公有制当然不是对所有人有利,抽象的子孙后代幸福或人类幸福,不属于那个群体的利益
搞公有制不剥夺无产阶级,无产阶级最容易接受公有制,在大尺度上是说得通的
但这不意味着无产阶级随时最革命,搞运动不用特别找无产阶级,谁好运动运动谁

2015-05-06 00:00:10 修正主义者J
所谓无产阶级作为革命动力,在马克思时代语境下,是着眼于无产,着眼于穷苦

2015-05-13 12:40:59 黑牛
先进性不仅仅指无产阶级最容易接受公有制,这是只从被动方面看,即只从社会主义政党的拉人视角来看。先进性还在于,无产阶级由于自身处境,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发起对资产阶级的斗争,直到达到公有制才能结束。达不到就一直斗,这就是历史主动性。

2015-05-13 12:41:25 修正主义者L
错误

2015-05-13 12:41:55 修正主义者L
什么叫“达到公有制才能结束”呢?

2015-05-13 12:42:12 黑牛
达不到公有制,还会一直斗下去

2015-05-13 12:42:26 修正主义者L
很多矛盾本来就会一直存在

2015-05-13 12:42:29 黑牛
即使上一次和这一次隔开几十年

2015-05-13 12:42:34 修正主义者L
一直斗下去有什么先进性?

2015-05-13 12:44:44 修正主义者L
还是没有说一直斗有啥先进的

2015-05-13 12:44:57 修正主义者L
很多矛盾都是一直斗呢,都先进?

2015-05-13 12:45:02 黑牛
是冲突制度的一直主要力量

2015-05-13 12:45:08 黑牛
看谁大啊
2015-05-13 12:45:21 黑牛
马克思主义认为这个大

2015-05-13 12:45:26 黑牛
你认为不是,那还说啥

2015-05-13 12:45:30 修正主义者L
没有实证支持

2015-05-13 16:44:39 修正主义者L
再说一遍
无产阶级的直接利益和公有制最不矛盾,最有可能支持公有制这一先进社会制度,在且仅在这个意义上,无产阶级具有先进性

在修正主义者看来,无产阶级的革命性不体现在其与资产阶级的对立和斗争中,而只是体现为“直接利益和公有制最不矛盾”。似乎公有制这个东西只是某个超阶级的机构才能提出,而无产阶级运动无论怎样,都不会导向公有制。我们在前面谈到过的占厂运动即是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斗争激烈化后的结果。工人阶级如果不想直接向资本家投降,就只有夺取生产资料一条路可走。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工人阶级的先进性是主动的,虽然这种主动性仍然需要先锋队的引导,才能更快地实现自己的目的,但向着消灭私有制这个方向却不容怀疑。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如果工人阶级都失去了这种主动性,那任何社会主义运动都是根本发展不起来的。而在修正主义眼里,工人阶级要么没有先进性,要么只有一种消极的先进性。这种先进性“在大尺度上是说得通的”,“但这不意味着无产阶级随时最革命,搞运动不用特别找无产阶级,谁好运动运动谁”。自然,最后的结论是要党与工人运动相脱离。

修正主义者否认无产阶级先进性的提法的愿望是极为迫切的。所以,他们看到马克思主义者大量引用列宁语录之后,又开始质疑马恩没有相应的说法。如下聊天记录并没有太多理论内涵,只不过想要表明,修正主义者对“无产阶级先进性”这一提法的极端敌视。

2015-05-14 11:35:29 C同志
“最先进阶级的最觉悟的先锋队”
列宁说的。明显是把阶级的先进性和党的先进性分来说的。

2015-05-14 12:19:05 修正主义者J
至少不是你们争论的那种先进,和“称天才”的语录一样

2015-05-14 12:19:19 修正主义者J
语录要分析

2015-05-14 12:23:13 修正主义者J
“第一,这里没有马克思的话。”为什么毛分析“称天才”语录,一开始就来这么一句呢?所以,一个提法马恩没有列宁有,这就是值得分析的第一步,不能直接拿来当成宝贝一样

2015-05-14 12:23:58 修正主义者J
第二步,恩格斯列宁有“称天才”的话,进行语义分析,这是第二步,是你陈伯达要表达的意思吗?

2015-05-14 12:29:53 S同志
当我们在德国创办一种大型报纸的时候,我们就有了现成的旗帜。这个旗帜只能是民主派的旗帜,但这个民主派到处,在各个具体场合,都强调了自己的特殊的无产阶级性质,这种性质是它还不能一下子就写在自己旗帜上的。如果我们当时不愿意这样做,不愿意站在已经存在的、最先进的、实际上是无产阶级的那一端去参加运动并推动运动前进,那我们就只好在某一偏僻地方的小报上宣传共产主义。(这是恩格斯在《马克思和<新莱茵报>》里的话)

4.是否承认党的阶级性

修正主义分子否认党的阶级性,最突出的表现是否认党员应该站到无产阶级立场上来。

“对于小资化的无产阶级或者不从事生产性活动的无产阶级,要让其认同无产阶级共同体,则只能是从抽象意义上阐述“你也配姓赵?”,进而谈论“你要一个怎样的社会”,而非从绝对意义上说。

对于比较有钱,但愿意为共产主义奋斗的人,我们也不必非要让他们自认是无产阶级,直接让他们认同共产主义目标即可。”(修正主义分子Z言论 )

修正主义以为如果不能“自认是无产阶级”(这当然是与事实违背),就只能用“共产主义目标”来判断,但实际上非无产阶级的个人也完全可以占到无产阶级立场上来。恩格斯本人是资本家,同时又是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领袖。不过,非无产阶级的个人不是说只要认同“共产主义目标”就可以参与到无产阶级运动了。关于非无产阶级分子参加运动,马克思恩格斯明确提出了标准,并强调运动不需要那些“不是自己首先钻研新的科学,而宁可按照搬来的观点把这一新的科学裁剪得适合于自己”的非无产阶级分子参加:

在至今的统治阶级中也有人归附斗争着的无产阶级并且向它输送教育者,这是发展的过程所决定的不可避免的现象。这一点我们在《共产党宣言》中已经清楚地说明了。但是这里应当指出两种情况:

第一,要对无产阶级运动有益处,这些人必须带来真正的教育者。但是,参加运动的大多数德国资产者的情况却不是这样的。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不是自己首先钻研新的科学,而宁可按照搬来的观点把这一新的科学裁剪得适合于自己,匆促地为自己制造自己的私人科学并且狂妄地立即想把它教给别人。所以,在这些先生当中,几乎是有多少脑袋就有多少观点。他们什么也没有弄清楚,只是造成了极度的混乱——幸而几乎仅仅是在他们自己当中。这些教育者的首要原则就是拿自己没有学会的东西教给别人。党完全可以不要这种教育者。

第二,如果其他阶级出身的这种人参加无产阶级运动,那么首先就要要求他们不要把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等等的偏见的任何残余带进来,而要无条件地掌握无产阶级世界观。可是,正像已经证明的那样,这些先生满脑子都是资产阶级的和小资产阶级的观念。在德国这样的小资产阶级国家中,这些观念无疑是有存在的理由的,然而这只能是在社会民主工党以外。如果这些先生组成社会民主小资产阶级党,那么这完全是顺理成章的。那时我们可以同他们进行谈判,视情况甚至可以结成联盟等等。但是在工人党中,他们是冒牌分子。如果有理由暂时还容忍他们,那么我们就应当仅限于容忍他们,而不要让他们影响党的领导,并且要清楚地知道,和他们分裂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且这个时间看来是已经到了。党怎么能够再容忍这篇文章的作者们留在自己队伍中,这是我们完全不能理解的。但是,既然连党的领导也或多或少地落到了这些人的手中,那党简直就是受了阉割,而不再有无产阶级的锐气了。

至于我们,那么,根据我们的全部经历,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将近40年来,我们一贯强调阶级斗争,认为它是历史的直接动力,特别是一贯强调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认为它是现代社会变革的巨大杠杆;所以我们决不能和那些想把这个阶级斗争从运动中勾销的人们一道走。在创立国际时,我们明确地制定了一个战斗口号:工人阶级的解放应当是工人阶级自己的事情。所以,我们不能和那些公开说什么工人太没有教养,不能自己解放自己,因而必须由仁爱的大小资产者从上面来解放的人们一道走。”

——马克思,恩格斯:《给奥·倍倍尔、威·李卜克内西、威·白拉克等人的通告信》

他们当然不能理解什么叫做“无产阶级立场”,因此就完全不能懂得列宁所说的“必须首先把自己同一切人划清界限,即仅仅把无产阶级一个阶级专门单独地划出来,然后再说无产阶级解放一切人,号召一切人,邀请一切人。”修正主义分子以真理在手的架势,质疑列宁主义:

“读经而不读历史的结果就是不懂经典本身就有时代背景。经典作家当时也有论战的环境,有“意有所指”的需要,有“指桑骂槐”的隐秘教诲。当然也有可能是读懂了,然后照抄这套搞法,但你不能指望论战对象不懂。
看看黑牛所列举的这些经典段落,“必须首先把自己同一切人划清界限,即仅仅把无产阶级一个阶级专门单独地划出来,然后再说无产阶级解放一切人,号召一切人,邀请一切人。”这个如何操作呢?比如我们先把资产阶级后代某先生划出去,再说邀请一切人(中的某先生)?
恩格斯说共产主义也是解放包括资本家在内的人这个说法“在实践中在大多数情况下不仅是无益的,甚至还要更坏”,是说先把资本家恩格斯清除出去然后再邀请一切人(中的恩格斯)吗?
列宁说“先把自己同一切人划清界限……再说……邀请一切人”是说把他这个贵族的儿子(列宁父亲累官至省国民教育总监,获得贵族称号)先开除出去,再拉进统一战线吗?
这几个问题的意思是,党的阶级性到底通过什么体现?成员的成分、职业呢?还是观点立场呢?过去的口号一再被机械地操作为出身论,这不是偶然的。
仔细想想就知道,当恩格斯、列宁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们是说党的宗旨、方针、政策要按照“无产阶级立场”来,那么“无产阶级立场”又是什么?
阶级政治不按出身操作就只能按照观点操作,没有第三条道路。”

——修正主义者Z言论。

这些人以为列宁跟他们一样猥琐,搞什么“隐秘教诲”,实际上,列宁明确指出过,党在发展党员的过程中,要重视阶级成分。工人和资本家入党的预备期是不同的。

我认为,延长新党员的预备期是极端重要的。在季诺维也夫的提纲中规定工人入党的预备期为半年,其他人为一年。我建议,只有在大工业企业实际做工不下十年的工人,预备期方得为半年。其他工人规定为一年半,农民和红军士兵规定为两年,其他各种人为三年。特殊的例外,须经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监察委员会共同批准。

工人的半年预备期无论如何也阻挡不住这种势头,因为用伪装的办法混过这样短的预备期是再容易不过了,况且在我们这种条件下,很多知识分子和半知识分子加入工人队伍,简直没有任何困难。综上所述,我得出如下结论:我们必须大大延长预备期(白卫分子十分清楚地看到我们党的非无产阶级成分,我觉得这一点更可以证实这个结论),如果工人的预备期仍为半年,那么为了不自欺欺人,绝对必须确定‘工人’这个概念,使这个概念只适用于那些确实由于自己的生活状况而必然具有无产阶级心理的人。如果不是在工厂一心一意呆上许多年,就不可能养成这种心理,它是由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的一般条件陶冶出来的。

——《列宁:关于接收新党员的条件》

修正主义分子叫嚷着“阶级政治不按出身操作就只能按照观点操作,没有第三条道路”,但是他们怎么不提这个观点应该包括哪些内容呢?难道只需要“公有制目标”就行了吗?马克思恩格斯的要求是“无条件地掌握无产阶级世界观”,列宁看重“无产阶级心理”,无论如何,不只是政治目标这么简单。如何看待阶级和阶级斗争,如何理解阶级斗争在历史中的作用,党是追求无产阶级解放还是人类解放,我们的党是为谁服务等等,都是与出身无关的观点,都可以用来判断一个人到底是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比如明确说自己是为了人类解放而来的人,即使也号称追求公有制,也不应该把他放入党内。至于有些人(下图所示)认为连“为了无产阶级”都不敢说,就更要慎重考虑了:

12124

6.党与群众的关系

修正主义分子最大的错误,就是把党看成是脱离无产阶级的一个组织。他们认为,革命就是党实现自己目标的过程。至于群众的作用,他们是不管的。即使在黑牛指出群众是比党更大的力量时,他们也认为,这个力量不是我能左右的,因此与我无关。如下这段修正主义分子Z的言论最具代表性:

黑牛用农民比喻先锋队,用土地比喻群众,这个比喻尤其地好,形象生动地说明了一个问题:农民不能选择土地,先锋队不能制造一个形势(经济危机)。于是黑牛喋喋不休地告诉大家“光先锋队干活是不够的,还得(形势来了以后)群众起来(拥护)革命”,就有了一种智叟嘲笑愚公的气质。

这么一个先锋队并不能干预的因素(革命形势的到来后群众普遍地拥护革命)要大谈特谈,干什么用呢?一般有三种可能性:

1、有人不知道这个道理,要讲给他听。
黑牛任何一次讲到这个道理我都明确表示同意。问题是今天的左圈,实在是农学家太多,而农民太少。农学家做太久了,我今天想做个农民,种点革命的粮食出来。

2、有人打算不顾及形势未到,搞左倾盲动主义。
目前没看到有任何迹象。

3、祈祷和仰望,搞图腾崇拜。

恰好在愚公移山的故事中,毛泽东做了一个比喻,他说我们共产党人就是愚公,群众就是上帝。只要我们努力就可以感动我们的上帝(人民)。

我曾批评说XX青年网的问题是距离产生美,这个说法追究得还不够深,左圈真正的问题是用“无产阶级”替代“绝对精神”、用“群众”替代“上帝”,于是本该发动群众,却变成等待群众的觉悟。

以修正主义者的见识,当然想不到强调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到底有什么意义。他们认为,群众再牛逼,还不得我“革命者”来办事不是?我作为“革命者”,只能控制自己的队伍,群众运动的高涨,完全不在我的控制之内。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开启传销模式,拉人,造势,然后拉更多的人,造更多的势,有人有钱,趁着天下大乱夺取政权。你跟我强调群众多重要,有什么用呢?难道我该做的事情—拉人,造势,挣钱—有什么变化吗?

光是强调群众的作用,自己却只是顶礼膜拜一动不动,那自然是没有意义的。但是,我们这里对群众作用的强调,是要提醒自认先锋队的人,应该紧密联系群众。如果一个党脱离群众,当无产阶级运动高潮到来时,是没有任何力量去左右运动的方向的。假使布尔什维克没有长期参与无产阶级的各种经济和政治斗争,能在二月革命之后逐步获得工人认同掌控苏维埃,并进而夺取政权吗?同样,如果我们脱离工人阶级,拒绝实行与工人阶级最彻底的结合,能够在工人运动中获得一定的发言权吗?如果社会主义者在工人运动里面一点发言权都没有,又如何能够引导运动以夺取政权呢?

修正主义分子说,强调群众的作用是意识形态的,因为他们外在于我们的无法控制的力量。马克思主义者则认为,只强调党的作用才是意识形态的,因为他们不敢承认群众才是历史的真正创造者,失去了实事求是的基本科学态度。修正主义分子还说,我们强调群众的作用,是在搞学术团体,而不是党。马克思主义者恰恰认为,连群众的力量都不敢承认的人,又如何懂得与群众结合的意义?这样的“党”,不仅没有力量夺取政权,甚至连学术研究都做不出来,只能编造一点“四位一体”之类的假冒伪劣欺世,想当学术团体都不够格。

修正主义者胡说什么左圈用“群众”代替“上帝”,连这种话都说得出来,无怪乎他们把左圈称为泥潭了。群众不是什么上帝,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先锋队自然有其不可替代的作用,但这种作用是有限的。群众的觉悟的提高,不仅靠先锋队教育,更重要的是群众自身的政治经验。列宁对那些得了幼稚病的人强调了这一点:

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在思想上已经被争取过来了。这是主要的。没有这一点,那就连走向胜利的第一步都迈不出去。可是,这离胜利还相当远。单靠先锋队是不能胜利的。当整个阶级,当广大群众还没有采取直接支持先锋队的立场,或者还没有对先锋队采取至少是善意的中立并且完全不会去支持先锋队的敌人时,叫先锋队独自去进行决战,那就不仅是愚蠢,而且是犯罪。要真正使整个阶级,真正使受资本压迫的广大劳动群众都站到这种立场上来,单靠宣传和鼓动是不够的。要做到这一点,还需要这些群众自身的政治经验。这是一切大革命的一条基本规律,现在这条规律不仅在俄国,而且在德国都得到了十分有力而鲜明的证实。不仅没有文化、大都不识字的俄国群众,而且文化程度高、个个识字的德国群众,都必须亲身体验到第二国际骑士们的政府怎样懦弱无能、毫无气节、一筹莫展、对资产阶级奴颜婢膝、卑鄙无耻,亲身体验到,不是无产阶级专政,就必然是极端反动分子的专政,然后才能坚决转到共产主义运动方面来。

我们看到,修正主义者一方面把先锋队抬得非常高,似乎没有他群众就不能进步了,另一方面,又拒绝参与到无产阶级的运动中去,逐步启发无产阶级的觉悟。列宁则相反。一方面,认为先锋队的力量是有限的,革命不仅是先锋队干出来的,还是群众干出来的,而群众愿意干革命,需要他们自身的政治经验。同时,列宁又强调党紧密联系群众,只有与群众同在,才能够有机会在群众思想发生改变时进行引导。

最后,我们不得不澄清一点。修正主义分子造谣说“于是本该发动群众,却变成等待群众的觉悟。”请问,你哪只眼睛看到XX青年网的同志,左圈的同志在等待群众觉悟而不是发动群众呢?当左圈的同志在工人中发动斗争,启发群众的觉悟的时候,你在干什么呢?QQ群里灌水,讽刺这些斗争是“盲动”,嘲笑左圈是泥潭吗?既然你们认为左圈是泥潭,那就请离泥潭远一点,在旁边东张西望的干啥呢?你还是回到QQ群里畅想建国大业去吧!

二 实践方面的分歧

理论方面的分歧必然表现为实践上的分歧,或者可以反过来说,理论上的分歧是实践分歧的一种反应。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党要走跟工人阶级彻底结合的道路,只有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才能获得胜利;而修正主义者却不承认这一点。他们采取一种实用主义的态度,管它资产阶级无产阶级,哪里来钱来人快,我就去哪里。对于实践部分的问题,我们就不正面论述,直接对修正主义分子Z某谈策略文章中的某些段落进行批判。

1.拒绝参与工人运动

毛当年主张从城市转向农村,根本原因是农村的统治阶级力量相对薄弱。我们今天也是如此,统治阶级哪里镇压力度弱,优先进入哪里。工厂中的运动是统治阶级颇为敏感的,容易遭来镇压,而学生和脑力无产者那里相对隐蔽。”
———修正主义者Z言论

修正主义者想要避免走进工人的心理太急切,才能说出这么没有逻辑的话。首先,不能把在工人搞运动,和在学生和脑无中搞宣传看成同样危险度的事情。如果你跑到工厂里面跟人业余时间搞一搞学习,我看统治阶级也不会觉得那么敏感。反之,你在学校里面搞罢课,或者到软件公司里面去组织罢工,恐怕会找来更残酷的镇压。其次,工厂里面的罢工运动,多是工人们遇到了资方欠薪欠社保等问题,自发或者稍加引导后发动起来的,如果运动遭到镇压,(只要工作方法得当)也会不只是镇压社会主义者或者觉悟工人,而是镇压所有参加罢工的工人。如果连这种镇压都害怕,想要躲开,那你又能干成什么事呢?是不是跑到学生里去发动罢课就更安全呢?恐怕是要避开一切危险,在网络和咖啡馆里这些“相对隐蔽”的地方,以隐蔽的方式,做一些让统治阶级丝毫不感到敏感的宣传和发展人的工作就行了吧。当年的白区工作强调隐蔽精干,但与此同时,红区正在进行真刀真枪的斗争。如果大家全都隐蔽精干了,远离危险的斗争,还有革命胜利的一天么?我们绝不是鼓吹盲动,但拒绝盲动绝不意味着静止不动,而是要在核心政治组织的组织协调下,长期地坚定地在工人阶级中展开行动。

2.只重视发展先锋队的“传教”,完全漠视在群众中的工作

投入同样的一个人力,在不同的地方,分别会产生什么效果,每年产出新的共分子多少人?流失多少人?目前看来,各左圈都只能在学生中稳定产生支持者、志愿者,原因在于学生1、有知识能理解革命理论,2、是一种暂时的有闲阶层,可以抛开生计投入革命。在体力工人中的工作,一般是纯消耗。在脑力无产者中的工作…显示出这条路是可以尝试的。

社团工作,应该主动向从小当班干部、团干部,乐于参加辩论赛、演讲比赛,家庭出身较好、有理想主义情结、长得帅成绩好等等这种类型的人去“传教”。
——修正主义者Z言论

修正主义者把体力工人中的工作,看成“纯消耗”。这充分地表明,他们根本不把群众中的积极分子也算作“人”。党在无产阶级中的工作,目的就是要影响和团结无产阶级中的积极分子,与他们一起掌握工人运动的主导权。而且实践表明,社会主义者在工人中也的确能够发展出觉悟工人,并不是像某些人说的那样,是“纯消耗”。如果以工人没什么钱来支持革命为由,把这些觉悟工人不算“人”,那么请问你们这些“修正”了的“人”,又能够拿出多少钱来支援革命,能做出多大牺牲呢?

修正主义者的社团工作思路,就是优先发展高富帅。看来我们这些出身工农的矮穷戳,高攀不上你们的“公有制目标”了。对穷逼百般不信任,对富逼花式跪舔,这也算是修正主义的“优良传统”了。

3.永远脱离群众的党

颜色革命如何取得胜利?有这么几个条件

1、全社会的动荡和危机。使得不仅群众希望变革,统治阶级或者军队军官也没有政治自信,不敢镇压群众。

2、先锋队完善的组织。以便在关键时刻组织队伍冲击“冬宫”,并在夺取“冬宫”之后在全国各地夺取政权,避免统治者逃到地方进行反扑。

3、充足的经费。参考当代的颜色革命,危机之前夺权者会组织几个月的长期示威,进行试探性的暴力骚扰,进行宣传上的轰炸,以上种种都需要大量经费。

4、有力的宣传工具。参考NHK电视台关于颜色革命的纪录片,美帝如何培训颜色革命者制造舆论。”
——修正主义者Z言论

修正主义者Z在畅想他认为最有可能的夺权模式之时,是完全没有考虑党与群众的关系的。他们能看到的是,群众起来了,先锋队有人有钱有媒体。然后,事情就这么成了。修正主义者嘲笑别人“读经不读史”,其实自己是既不读经也不读史。如果布尔什维克真的像修正主义者那样,把党变成一个脱离群众的东西,那就根本不可能在十月革命一个多月前掌握苏维埃。如果布尔什维克不能掌握苏维埃,又如何组织彼得格勒苏维埃的军事委员会领导十月革命?群众运动的发展转向,只有长期参与到群众斗争中去的政党才能予以影响。一个长期脱离群众的政党,既无法突然参与到群众运动中去获取群众信任,更不可能从外部领导群众运动。

4.塑造前所未有的“先锋队神话”

一个生物学上的人类个体只能按照五十年尺度来做计划,但是一个延绵不绝的团队可以按照百年、千年尺度去做谋划。“深谋远虑的投机团伙”,这是对YCA最大的赞美。
———修正主义者Z言论)

历史上有可以按照千年尺度去做谋划的团队吗?

似乎没有。封建王朝最长也不过几百年。教会倒是存在了几千年,但他们似乎并没有什么谋划。

希望伪YCA能够创造历史。

我们认为,党并不是一个往一千年后的某个时间点做谋划的团队,而是要随时随地与群众紧密联系,利用一切机会组织群众,启发群众,在形势到来之后,带领群众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

对于无产阶级政党来说,纪律不是你说有,说能就能有的。维持纪律需要多方面的条件,其中一点就是党要密切联系群众,列宁在《左派幼稚病》在总结俄国革命经验时说道:

无产阶级革命政党的纪律是靠什么来维持的?是靠什么来检验的?是靠什么来加强的?第一,是靠无产阶级先锋队的觉悟和它对革命的忠诚,是靠它的坚韧不拔、自我牺牲和英雄气概。第二,是靠它善于同最广大的劳动群众,首先是同无产阶级劳动群众,但同样也同非无产阶级劳动群众联系、接近,甚至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同他们打成一片。第三,是靠这个先锋队所实行的政治领导正确,靠它的政治战略和策略正确,而最广大的群众根据切身经验也确信其正确。一个革命政党,要真正能够成为必将推翻资产阶级并改造整个社会的先进阶级的政党,没有上述条件,就不可能建立起纪律。没有这些条件,建立纪律的企图,就必然会成为空谈,成为漂亮话,成为装模作样。可是另一方面,这些条件又不能一下子就产生。只有经过长期的努力和艰苦的实践才能造成这些条件;正确的革命理论——而理论并不是教条——会使这些条件容易造成,但只有同真正群众性的和真正革命的运动的实践密切地联系起来,这些条件才能最终形成。

修正主义分子一方面在实践上把先锋队和群众割裂开来,另一方面,却强调先锋队可以“按照百年、千年尺度去做谋划”。这不是在塑造神话,又是在干什么呢?

三 总结

读者同志们可以看到,YCA和伪YCA的分歧,绝不是如某些人所说,是固守马列教条的人(指YCA)与发展马列的人(指伪YCA)之间的斗争,而是马克思主义者和非马克思主义者的斗争。在理论上,伪YCA消解阶级概念的现实性,否定无产阶级的先进性,拒绝承认社会主义运动是无产阶级的解放运动,否定群众史观,夸大先锋队的作用,使先锋队称为脱离群众的空洞的机构。在实践上,伪YCA阻碍社会主义者与工人阶级相结合,甚至对积极参与工人运动的革命左派同志百般嘲弄。正是因为伪YCA大力宣扬这些修正主义观点,才造成了所谓的“分裂”,即YCA开除了伪YCA修正主义分子。YCA提醒广大左派同志注意文中指出的各种错误倾向,用马列主义理论武装自己,千万不要上假马克思主义伪马克思主义的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