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准备解雇上百万名工人

3/14/2016 posted in  当代中国  

13050.1

在本周六即将开始的全国人大前夕,中国政府已经宣布要在国有的煤炭与钢铁企业进行大规模裁员。其他基础产业的进一步裁员也正在进行之中,据估计将有上百万的工人将会失去他们的工作,而这也为接下来高度紧张的政治与社会情绪埋下了伏笔。

中国共产党已经推迟了对于重工业大量过剩产能以及所谓的僵尸企业(仅仅靠低息贷款勉强维持生存的国有企业)的处理,因为他们担心这会引发大规模的社会动荡。但是,由于经济放缓和债务堆积,当局也不得不暗示将有一系列裁员行动。

李克强总理在去年12月的经济工作专家座谈会上表示:“我们必须下定决心推进工作。要有勇气对“僵尸企业”、“绝对过剩产能”的企业狠下刀子。“李克强将会向全国人大提交他的年度工作报告,这个报告将会在为政府奠定基本经济方针的十三五计划中被审议。

3月1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宣布,为了在煤炭与钢铁行业去产能,将有180万名工人被解雇,其中包括130万煤矿工人和50万钢铁工人。相比工信部部长苗圩宣布的将在两个行业裁员一百万的消息,这个数字增加了不少。

据路透社报道,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府官员暗示政府正计划在包括水泥、玻璃、造船业等多达七个产业中进行大规模裁员,未来三年内将有六百万人因此失业。

当今中国的大量产能过剩与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的全球经济不景气密切相关。针对当时的出口崩溃以及多达2000万的失业,中共领导层进行了大量的刺激计划并推出大规模的廉价贷款,这也带来了房地产行业大量的的投机泡沫。

和全球其他国家政府一样,北京政府也认为危机只是暂时的,只要主要的资本主义经济得到恢复,出口的增长也会重新开始。而基础产业也会随着基础设施工程、房地产建设与持续的廉价贷款供应而重新扩张。

然而,出口市场的停滞,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投资放缓以及被吹上天的向服务型经济的“过渡”最终都没能支撑起经济增长率。

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经济放缓,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开始表现出来。中国对于基础产业投入的需求下降造成了全球商品价格的暴跌,而这对巴西、俄罗斯、南非、澳大利亚以及加拿大等商品出口国都造成了严重的冲击。

中国的过剩产能规模相当庞大。据估计,中国的钢铁产能过剩已经由2008年的每年1.32亿吨攀升到2014年的3.27亿吨,这相当于世界第二大钢铁生产国—日本总产量的三倍多。而在同一时间段,水泥的过剩产能由4.5亿吨发展到8.5亿吨,几乎增长了一倍;在炼油方面,这个数字是从0.77亿吨到2.3亿吨;而在平板玻璃方面,则是0.76亿箱到2.15亿箱。

据《金融时报》报道,2013年,42%的国有企业都是亏损的。去年,这类企业的总利润已经下降到了2001年以来的最低点。国有企业与私人企业之间的资本回报率差距是20年来最大的。为削减产能过剩而进行的政府干预可能会更多的以向金融及银行系统施压表现出来,因为国有企业的债务占据了所有商业债务的50%。

日益增加的不良债务很难不让人深深担忧。中国欧盟商会上个月的报告指出,中国的不良贷款在2015年的头十个月里上升了35%,即760亿美元。

中国政府削减产能过剩与裁员的计划对于一些地区的打击相比其他地区更重,这无疑加剧了地区间的紧张局势。省和地方政府经常通过提供贷款来保持“僵尸”国有企业的生存,以避免大规模裁员和社会动荡的不断产生。而在新的削减计划之下,中国所谓的“锈桶“地区—即失业率已经很高的东北地区,将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13050.22016年3月9日起,黑龙江双鸭山上万名矿工连续四天上街游行堵铁路,打出“共产党还我们钱”、“我们要活着我们要吃饭”、“陆昊睁眼说瞎话”等横幅,当地政府调动上千警力镇压。一位矿工家属张女士表示,矿工讨薪是被逼无奈,有的矿工2015年的工资都没有开全,有的今年拖欠工资,少则数月多则半年,并且工资从原来的一千多元降至五六百元,而且矿工的医疗费也长时期未有报销,取暖费亦未发放,这让老百姓怎么生活?

国共产党希望通过为下岗工人提供再培训与就业提供补助等方式,来防止工人阶级的普遍抵制。工信部部长苗圩上周宣布将会为下岗的钢铁与煤矿工人提供一千亿人民币(相当于153亿美元)的补助。但是上周钢铁工人高健强(音译)告诉《中国日报》地记者说:“效益不好的厂子实在是太多了。一千亿听起来是不少,但是我觉得这并不能解决所有人的问题。”

许多失业的人其实根本就找不到工作。中国最大的商业银行,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CICC)在一月份预测道,未来两年里,从业于煤炭、钢铁、电解铝、水泥与玻璃行业的一千万人当中有30%会失去工作。

CICC报告的结论是,这些失业工人当中会有一百万人找不到新工作。这一估计基于对上一轮国企大规模裁员的分析,在上世纪90年代的那一轮大规模裁员中有2100万名国企工人下岗。而他们当中仅有三分之二的人找到了新工作或者被调配到了其他岗位。

在本世纪初,中国的平均经济增长率是10%,最高时达到过惊人的14%。而如今官方公布的经济增长率仅为6.9%,而且这一数字仍在减小中。失去岗位的不仅仅是重工业,主要面向出口的制造业部门也面临着同样的打击。官方公布的失业率是4%,然而其他的一些分析,比如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的研究,则认为真实数字可能接近10%。

美国“商业内幕”网站上周的报道中谈到农历新年之后,上百万的农民工再度回到他们工作的地方,而未来他们将面临什么还很难说,“尤其是在许多小厂子挣扎于没有订单、库存积压的背景之下”。中国最重要的制造业中心之一,广东省的出口量据估计今年仅会增长1%。

在被计划要裁掉的大量工人当中,已经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抗争迹象。根据位于香港的中国劳工通讯提供的数据,相比2014年,2015年的罢工次数已经有了剧烈的上升。2015年全国范围内共发生了2774起罢工,这几乎是2014年的两倍。2016年才刚刚开始,但数据显示仅一月份就已经有了504起罢工。这些统计数据仅仅是部分记录,因为相关的统计只能依靠媒体、新闻报道以及直接与当地联系来进行。

13050.3萍矿集团高坑煤今年2月开始停产,工人在停产期间只能领到每月470元的工资,集团至今未公布复工时间,有消息称集团准备在近期全面裁员。2月29日上午,数百名工人发起示威,聚集到萍矿集团大楼外,要求集团给工人一个说法,一度将交通阻断。工人被大批警察暴力驱散,多名工人遭到殴打,至少一人伤重入院。现场图片显示,大批手持棍棒、盾牌的警察与工人在萍矿集团附近的一个十字路口处对峙,有工人受伤倒地,被送医院救治。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本周二,当局宣布130万煤矿工人将被裁员后的第一天,数百名中国西南城市-安源的煤矿工人在萍乡市内发起来了游行。当地的国有煤炭公司缩减了生产,解雇了一些工人,并让其他人都回家待着以大幅削减工资。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来自三个煤矿的上千名工人打出了“工人要生存,工人要吃饭”的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