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引言 | 希腊共青团《关于社会主义的真相与谎言》第一册《关于社会主义经济》

11/17/2017 posted in  理论视野  

2017111701.1

前言

希腊共青团中央委员会目前出版的这本小册子,是为了有助于在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及其科学规律和历史贡献的问题上、反对资产阶级和机会主义的意识形态斗争和政治斗争。

对20世纪社会主义建设的结果进行了解、研究和吸收(希腊共产党第十八次代表大会决议中对其进行了概述),是加强反对人剥削人的斗争的基本前提。

2017111701.2

《关于社会主义的真相与谎言》这套小册子分为三册。你们现在正在读的是第一册。在这一册中,我们处理社会主义经济的问题。另外两册将分别讨论20世纪工人政权的问题和歪曲社会主义建设史的问题。

第一册分为5章,分别讨论5个主题。在每一章开始时,我们将引用资产阶级和机会主义者著作的片段,以便更生动地解释这些问题。第一部分的各章如下:

1、直接社会生产的目的。在这一章里,我们将回应这一论断:没有资本主义利润作为生产动力,生产就会陷入停滞。

2、生产资料的社会化。在这一章我们分析了生产资料社会化的要素,其实现的条件和实现的过程。我们回应了关于“国家主义”的资产阶级讨论。

3、中央计划。在这一章,我们将中央计划作为基本的共产主义关系(生产关系)进行分析,我们对资产阶级和机会主义宣传的中央计划阻碍经济发展的言论进行了反驳。

4、社会主义、市场和商品关系。在这里我们回应了这一问题:“商品-货币关系在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能够存在吗?它能够作为共产主义生产关系的补充起作用吗?”

5、社会主义是否意味着“孤立”?在这一章,我们处理的问题是“一国能不能建设社会主义?如果可以的话,在希腊是否可能建成社会主义?”

2017111701.31917年10月,发生在冬宫的风暴

组织在苏维埃中的俄国工人和贫苦农民,在布尔什维克党的领导下,实现了推翻了资产阶级政府的十月革命,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无产阶级国家。

引言

我们这个时代的年轻人,也就是80年代后出生的人,成长在一个苏联社会主义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已经消失的时期。反革命的后果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危机给这个时期打上了深刻的烙印。关于20世纪社会主义对人类贡献的诽谤甚嚣尘上。

苏联和其他国家的社会主义建设,是工人、工薪阶层、劳动阶级创建的新的、人与人之间没有剥削的共产主义社会的初次尝试。这是人类迈向社会进步的一大进展,它对世界各国人民有着巨大的贡献。

反革命的颠覆不会改变这个时代的性质, 21世纪将是新社会主义革命的世纪。

与反革命颠覆相伴的,是资产家们弹冠相庆,以及他们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及其科学规律的攻击。他们宣传资本主义复辟是资本主义对社会主义的“永恒”的最终的胜利。资产阶级理论家谈到阶级斗争的“终结”、“历史的终结”。这些话语表达了资产阶级的愿望……资本主义被四处推广,它被说成是适应于“人性”的制度。市场的运作被看作是“自然的”和“永恒的”。资本主义利润是生产、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唯一动力。

他们用这些“动听的话”掩盖了资本主义剥削的存在,他们隐瞒利润的来源是直接生产者的无偿劳动,这些生产者由股东——集中的生产资料的所有者雇佣。他们隐瞒了人类的整个历史的特征是社会经济制度从原始共产主义到奴隶制,再到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演替。如今,资本主义拥有以前奴隶制和封建制所拥有的支配地位。资本主义的历史局限性已充分显现。面对资本主义会与奴隶制和封建制度有着同样被取代的命运的观点——即资本主义将会成为过去,资产阶级用尽全部力量去反驳。

由于上述原因,反对20世纪的社会主义建设的言论不仅仅是为了否认历史,还在于反对未来的社会主义建设。

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并不像资产阶级所说的一样,是在实施一个最终失败了的“理论”。人类自身发展中产生的迫切需要,作为漫长人类历史的结果,社会经济制度的演替,以及历史从较低层次向历史更高层次的发展。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过程。换句话说,资本主义的发展是通向新社会——共产主义社会的先决条件和必要条件。

在生产过程中完全无用的股东——即资产阶级——存在的必要性微乎其微。他们的作用是寄生性的。他们完全脱离了产生财富和利润的整个过程,因此他们过着奢侈的生活;他们感兴趣的只是如何又多又快地得到利润,得到多少利润,而并不关心生产的社会效用。

和生产资料一样,生产本身也从一系列的个人行动变成了一系列的社会行动,而产品也从个人的产品变成了社会的产品。现在工厂所出产的纱、布、金属制品,都是许多工人的共同产品,都必须顺次经过他们的手,然后才变为成品。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能够说:“这是我做的,这是我的产品。

——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反杜林论》

”,然而他并没有意识到这艘船是他的财产。广告的口号是:“你不知道你拥有什么!”这是垄断企业股东的现实。

这是因为有组织的资本主义生产中的劳动越来越社会化。这就是说,生产资料的发展和演变使人们只能共同使用它们。这意味着商品生产过程是由数百万人的合作和共同劳动完成的。这些人可能生活在世界各地,他们可能永远不会见面。

大型资本主义公司和垄断集团是由于社会化的劳动加强而形成的,并没有废除生产资料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上的私有制。大公司为了赚取利润,控制了从原材料生产到最终产品的销售整个生产过程。这样的公司汇集了不同的经济部门和成千上万不同国家的员工。

资本主义危机从资本主义诞生的第一刻起就存在于资本主义的DNA中,而它演进的方式表明了资本主义的历史局限。劳动的社会性与资本主义私有制之间的矛盾本身就是不可调和的。资本主义发展中的“连续性”需要破坏生产力;这意味着大规模的裁员,关闭公司,对未售出的货物进行销毁,未使用的货币贬值等。

  • 一些证明生产社会性的例子:

下列是选择所谓“垂直统一管理”策略的典型公司,他们会控制从原材料开始直至回收利用的整个生产流程(例如英特尔、摩托罗拉、富士通、西门子、飞利浦等)。以及广泛利用承包系统的公司的例子,也就是将生产过程划分为几个部分,并将每个部分的生产分配给全球其他合作公司(如戴尔、盖璞、耐克、思科等)。总而言之结论就是:商品是集体的产物,是成千上万的工人的社会劳动的成果。因此,戴尔、英特尔和飞利浦在全球每个公司的“垂直统一管理”生产都需要100,000多名员工的合作,而西门子的生产过程使全球350多万员工一起工作。同样,戴尔公司自己的员工有11万名,广达有大约6万名员工,富士康约有120万名员工,美国旭电约有5万名员工,其他公司数以万计的工作人员与戴尔共同生产产品。

大型垄断集团覆盖了全球。他们在全球都拥有的产品研发,生产和营销网络,通常跨越多个领域经营。为了生产公司的产品,在各个生产部门雇佣了数十万工人。

2017111701.4

例如,在著名的跨国公司飞利浦的网站上述的地图中,我们可以特别来观察公司在全球的活动。飞利浦集团经营电气和电子设备、照明工业和医疗系统行业业务,员工约12.5万人。在100多个国家拥有销售和服务点,124个生产基地遍布全球,在欧洲、北美和亚洲拥有9个研发中心。

  • 一些大公司的工人人数:

沃达丰:85000人

TNT快递:82000人

微软:92000人

壳牌:101000人

宜家:127000人

福特:165000人

通用汽车:210000人

东芝:210000人

社会制度是以生产资料所有权关系为基础来组织生产和整个社会的。拥有生产资料的阶级同时也是掌握政权的阶级,并且按照上述的所有关系决定了总的社会关系、法律和道德规范。即使在衰落的情况下,这一阶级仍然有手段将其意志和利益强加于整个社会。这一阶级不是以进化方式逐渐被推翻,而是以暴力的和革命的方式打倒的。甚至在生产资料所有权从一个阶级手里转移到另一个阶级手里,而不消除人对人剥削的情况下,情况仍然如此。比如从封建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尽管资产阶级所有权关系在旧社会的范围内出现了,但是政治革命仍然是需要的,仍然需要群众(资产阶级、无产阶级和农民)推翻阻碍资本主义发展的旧政权的政治行动。

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合的生产关系。这些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结构,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层建筑竖立其上并有一定的社会意识形式与之相适应的现实基础。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运动的现存生产关系或财产关系(这只是生产关系的法律用语)发生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那时社会革命的时代就到来了......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是社会生产过程的最后一个对抗形式,这里所说的对抗,不是指个人的对抗,而是指从个人的社会生活条件中生长出来的对抗;但是,在资产阶级社会的胎胞里发展的生产力,同时又创造着解决这种对抗的物质条件。因此,人类社会的史前时期就以这种社会形态而告终。

——卡尔·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

从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过渡,更需要工人(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在新社会的第一个不成熟的阶段,社会主义消灭了资产阶级,但还不是一个无阶级(共产主义)的社会。然而,它从一开始就为新的生产方式奠定了基础:集中化生产资料的公有制改造,包括工厂、运输和通讯工具、能源、原材料、土地、集中化的零售业等;生产的中央计划,这种生产是以满足社会需要为目的的;以及工人在直接管理中的控制。

新的生产关系——共产主义——是非剥削性的关系,换句话说,它不是以人剥削人为基础的。寄生现象消失了。没有人生活艰难,没有人的生活需要以牺牲其他人为代价。

共产主义的生产关系不能在资本主义中出现,因为它要求废除生产资料的资产阶级所有权和资本主义的剥削。尽管共产主义生产关系的客观条件可以在资本主义中发展,但是如果不推翻资本主义,共产主义就无法实现。然而,资本主义关系不能自行废除,必须有人去废除这些关系。工人阶级是唯一有意愿并且有能力废除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社会力量。工人阶级也就是没有生产资料的工薪阶层,无论他们是工业行业中的体力劳动者,还是在传统或新的生产部门工作的专业人士,为了生活都必须出售他们的劳动力。但是,工人阶级要能够实现社会主义,必须进行统治,这意味着他们必须掌握政权。工人阶级要有自己的国家,即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工人政权。这一政权以工人以及其他与工人联盟的贫苦大众阶层为基础,废除旧的社会关系,组织新的社会关系。

2017111701.5

看看巴黎公社吧,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

——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引用自卡尔·马克思的著作《法兰西内战》的引言

巴黎公社是工人阶级掌握权力的第一次无产阶级革命,它存在于1871年3月18日至5月28日,共有70天。最终法国和德国资产阶级的联合军队屠杀了革命工人。公社短暂的生命为工人阶级的革命战略积累了许多正面和负面的经验。这段历史供后人研究,并成为卡尔·马克思、弗里德里希·恩格斯以及后来的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珍贵的总结的事实依据。

这些关系也与以前历史上的那些关系如资本主义和封建制的关系等等一样,它们不会立即形成,而是由初级到高级一步步组织起来的。社会主义革命和以前的革命相比的基本区别在于,共产主义生产关系是通过社会中的革命力量即工人阶级的自觉行动创立的。

所以,当谈论社会主义时,我们指的是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个历史阶段。这是一个正在发展中的、“不完美”的社会。在这个社会生活的所有领域中,进行着新的“种子”与旧的“残余”之间的斗争。推动所有经济关系以及随之而来的全部社会关系向共产主义激进转变的斗争也在进行着。

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和高级阶段实际上有什么区别?首先,它们在生产财富的分配上有所不同。在共产主义的第一个不成熟阶段——社会主义阶段,一部分关系到公民的教育和发展,健康保护,对文化、体育和其他服务的使用的社会需要是免费的。但是,在“各尽所能”的同时,个人消费的产品,大部分是以“按劳分配”的原则分配的,而不是实行“按需分配”——这是共产主义的分配原则。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由于生产力的发展和劳动生产率还没有达到满足每个人需求的水平,而另一方面,还因为就每个人在直接社会劳动的态度而言,工人阶级和其他人民群众的意识,还没有达到认为劳动产品属于全社会的水平。共产主义的态度并不立即占主导地位。首先,这是由于个人利益方面存在着资本主义社会遗留下来的根深蒂固的观念,即便这是以牺牲同事的利益为代价。换句话说,这是由于工人之间的竞争。另外,由于工人阶级还没有联合成为一个阶级,不能全面了解生产过程的各个部门,没能在组织工作中发挥重要作用,所以仍然有可能出现的是,发挥管理职能或从事专业高科技的工人会把他们的个人利益或者团体利益置于社会利益之上,从全部社会产品中索取更大的份额。

不平等和差异依然存在,比如脑体差别、高低技术工种的差别、城乡差别等。这些差别必须通过计划逐步消灭。

2017111701.61898年(希腊)拉夫里奥Kamariza,煤矿入口的矿工

资本的条件是雇佣劳动......资产阶级无意中造成而又无力抵抗的工业进步,使工人通过结社而达到的革命联合代替了他们由于竞争而造成的分散状态。于是,随着大工业的发展,资产阶级赖以生产和占有产品的基础本身也就从它的脚下被挖掉了。它首先生产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

——马克思《共产党宣言》

历史经验也表明,在共产主义的第一阶段即社会主义社会,在新的生产关系之外,从旧社会继承下来的旧的生产关系依然存在。这些旧的生产关系将在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逐渐被消灭。苏联的农业生产中就有过这种情况。也就是说,在基本生产资料和集中化生产资料的社会化之外,一些不能立即实现社会化的经济部门中,仍然保留着个人和集体所有制的形式。因此,在这些生产部门中,为了创造消除非共产主义生产关系的条件而组建了合作社。

由于所有这些原因,社会主义社会仍然有阶级矛盾,因此阶级斗争以其他的形式和手段继续存在。工人阶级是这一斗争的领导者,而斗争的目的是为了消灭这些矛盾本身。随着工人阶级发挥了其应有的历史作用,这个阶级也同样改变了自己的角色。它不仅成为社会产品的生产者,而且是生产过程的直接组织者。

苏联、中欧、东欧等地的社会主义建设,是建设这一新社会的首次尝试。这是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是对于受到剥削桎梏,为了解放而斗争中的工人阶级和全人类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实。共产党人克服了许多困难,在前所未有的极端条件下进行了这次尝试。所有共产党一开始都低估了路线反转、向资本主义倒退的可能性。然而,资本主义复辟是暂时的,这不能改变历史的进程。社会将朝着消灭阶级,剥削和阶级不平等的方向前进。在社会演变的过程中,倒退并不是前所有未的现象。历史上没有哪个社会经济制度是一下就建立起来的,而资本主义获得主导地位的历史本身就证明了这一点。

资本主义已经被历史淘汰了。我们预计到了社会主义的必要以及它符合当今的时代。马克思列宁主义不屈不挠的生命力和符合时代的特征,再次证明其科学理论是不过时的,它作为社会分析、社会知识和社会革命的理论手段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反革命的颠覆不能改变这个时代的特征。如今国际革命运动的衰退是暂时的。新阶段的高潮已经在激烈的阶级斗争中,在国际工人阶级的抵抗中,在人民觉醒和战斗的新现象中成熟了。21世纪将是革命力量集结的世纪,能够抵挡国际资本的反击的世纪。它将是世界革命运动和新一轮社会革命的新高潮。

——希腊共产党纲领(第十九次代表大会之前)

2017111701.7

1991年12月28日,从克里姆林宫降下苏联国旗后的第二天,希腊共产党的中央委员会在《激进报》(Rizospastis)头版上写道:

克里姆林宫降了锤子和镰刀的红旗。我们把它高高举起。世界上数百万共产党人把它高高举起。明天它会在更多的地方升起。同志们,要高举红旗!

  • 作者:希腊共青团
  • 译者:思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