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左派青年的午夜

4/3/2009 posted in  革命文艺  

作者:昆华

早已不服从康德的绝对命令
更不曾有老气横秋的路径依赖
每一行批注都是为未来立法
可惜儒家早已复辟
他们甚至不屑于回想 曾有个妄图立法的对手

一口红茶 一片面包
就一页诸子的发黄书页
泡茶的不仅是历史 更有红袖的暖炉

窗外隐约游荡着 炸馍与鱿鱼的实体
隔壁更上演着 脂粉与安全套的呻吟
但这里仍然寂静 寂静得像《小逻辑》的页码

时代早就不让竖子随随便便飞龙在天
可 城中村里 每一滴墨迹 都化入了与每个人紧握的巨手